|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实用|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IT|图片|
                     >>新闻中心>>社会新闻>>正文

19岁矿工井下被困21天:这辈子再不想下井
2002年4月3日 09:25

脸谱

杨显斌,陕西省紫阳县人,今年19岁。2001年6月,杨显斌离开家乡,前往洛阳市宜阳县打工。今年3月7日,杨显斌所在的焦家凹锦阳煤矿二矿发生透水事故。杨显斌等七名矿工被困井中。在断绝了食物、阳光和一切通讯的情况下杨显斌在深达800米的矿井里呆了整整21天。3月27日下午,在地面抢救人员昼夜紧张作业以及杨显斌自身努力寻找出口的情况下他第一个被救了出来。

原声

他虽然幸运的得以逃生,但总的来说仍然是一个悲剧——宜阳市民王某

就是一辈子找不到工作,我也不会让他下井做矿工了——杨显斌的父亲

杨显斌被救出来时神志还很清醒,只是身体非常虚弱——现场抢险人员

不是家里穷,我绝对不会让他去干这活,现在只希望他能早点回家——杨显斌母亲

年轻的矿工杨显斌在黑暗的矿井下支撑了21天并活了下来,绝对是一个奇迹。见到他时,19岁的他用一双刻满老茧的手紧紧地握住记者,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他费力地从病床上坐起,向记者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像我这样的人能获得赔偿吗”?

3月31日中午,记者在洛阳市宜阳县医院见到杨显斌时距离他获救已经过去了4天。其间,他经历了一次转院和他自己也记不清多少次的注射治疗。他的父母也从老家陕西紫阳赶到了他的身边,一家三口以这样的形式重逢于异地这个不大的病房里,全家人的脸色看起来都不太自然。杨显斌不停向记者重复的一句话是:“我的一个同伴昨天被找到了,但他已经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不知道剩下的5位同伴现在怎么样了,但愿他们能和我一样幸运。”

采访在午夜进行

在得知杨显斌可能去了县医院后,经过近4个小时的辗转,记者终于见到了杨显斌。但是见面后不久,杨显斌的父亲杨承保就紧张地对记者说:“我们现在不方便接受采访。”并称:前两天因为接受了西安某家媒体的采访,事后被有关人员狠狠地教训了一顿。现在每天早上到深夜都有人会来巡视,如果发现……后面的话杨承保没有说完。记者最终经过杨显斌及其父母的同意,将采访时间定在了31日深夜12点开始。

灾难发生时他正值午夜班

记者和杨显斌的母亲及舅妈一道守候在杨显斌身边的看护床上,杨显斌的父亲则守在病房门口,并告诉记者如果有人来了你就说是我老家的亲戚。在这段形式特殊的采访中杨显斌给记者讲述了21天被困矿井前后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

杨显斌所在的锦阳煤矿实行的是三班倒的工作制。杨显斌遭遇这场灾难时正值他值午夜班,事故发生的时间是当天夜里10点多钟。杨显斌说:“如果事故晚两个小时发生他应该已经下班了。”杨显斌当初来宜阳打工的原因仅仅是为了凑足去福建打工的路费,那时他母亲在福建打工并给他找了一份工作,可是他们一家却没有足够的经济实力使杨显斌踏上南下的火车。“我父亲身体不好,为了治病家里已经欠了一屁股的债。妹妹还要读书,家里田也不多。”

老板从没有进行过安全培训

杨显斌有一个亲戚在宜阳本地,多次到过宜阳的他知道当地有很多煤矿需要工人。初中毕业的杨显斌说他没有什么文化,除了挖挖煤拉拉煤也实在想不出还能做些什么。于是挖煤和拉煤便成了杨显斌工作的全部内容。这也是杨显斌人生路上第一次找到工作,那时他刚刚18岁。当时老板许诺的报酬是每月700元,杨显斌说:“我当时连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老板,因为700块钱足够我去福建的了。”可是结果却是杨显斌每月最多只能拿到一百多元的工资,“其他的钱都被老板扣了,他说我工作没有做满。”杨显斌说他根本不知道找到工作是要和老板签合同的,所以他至今也没有和老板达成任何书面上的用人协议。靠着每月的这点收入,工作了一年多的杨显斌最终也未能前往福建。

杨显斌说他也不知道干矿工要先学习一些起码的安全常识,即便是去年亲眼看到有同事在矿井中困了3天,还有亲耳所闻某某在自己所在的矿上遭遇横祸等等。“老板从来没有对我们进行过安全培训,就是有人出事了老板也不会让我们今后多注意。”但杨显斌记住了当时被困了3天的那个同事获得了2000元的赔偿,所以他认为自己也应该获得更多的赔偿。

21天的噩梦从大水包围开始

杨显斌说:“大水到来时,我和另外一个同事正在拉煤。而并不是像有些媒体所说的我在‘打钻放炮将煤矿的一个保安煤柱打穿引发透水事故’,我的工作就是挖煤和拉煤,放炸药的事根本不归我管。”

杨显斌回忆说:“我们见水迅速地蹿了上来,便都往高处跑。目的地是不远处一个废弃的矿洞。可是就当我快要爬到洞口的时候我的同事踩住了我的肩膀。大水淹没了我的身体,我的同事不会游泳,他便死死地踩住我拼命的往上爬。结果他被水冲走了。我水性还好,借助水的浮力我顺着坡道成功爬进了洞里。大水一开始拼命往上涨并且速度很快,我便拼命地往高处逃,等到我筋疲力尽倒在洞里,发现大水就在我身边1米左右停止了上涨。”

但杨显斌21天噩梦般的生活也正是由此开始的。

第10天开始想用手掏到出口

“我始终相信总会有人来救我的,只是时间的问题。所以我一定要坚持下去,哪怕是一年我也要等。”杨显斌说他打发时间的方式就是不停地思考到底该怎么出去。第10天的时候我开始趴在地上想用手掏到出口,于是我不停的干,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干了多长时间。后来发现手疼的受不了,仔细辨认才知道所有的指头都在流血。记者看了看他的手,发现指甲间的煤渣深深地嵌在了里面。“洗了很多次都洗不掉。”

第20天时听到了水泵抽水的声音

随着时间的推进,井上的抽水工作也越来越见成效。现场的人员描述当时的情景时说:“几台水泵不停地抽,响声震得人耳朵发麻。”

杨显斌说水害了他也救了他。“我是跟着水退的方向寻找出口的,水退一步我就小心地跟进一点点,因为我担心水还会涨起来。”在第20天的时候,杨显斌通过自己的努力终于离洞口的距离越来越近。“忽然,我似乎听见了隐隐约约的水泵声。我很激动连忙开始呼救,可是水泵的声音太大。几次都失败了。”就这样直到第21天杨显斌才被人发现。

饥饿和孤独是21天中最难忍受的

杨显斌说这21天中饥饿是最难忍受的。“没有办法我便开始喝身边那混着煤渣的水。一天两次用手捧着喝,因为担心身体会受不了所以每次都只喝少许的几口。”

除了饥饿还有孤独,“这个时候我想的最多的是我的父母以及从前快乐的生活。”打发时间和保持体力的另外一个方式是睡觉,杨显斌在洞里睡的第一觉是坐着的。因为害怕又有什么突如其来的变化,之后几天他才敢席地而睡。由于潮湿,他身上的温度也越来越低,衣服也总是湿的。杨显斌用睡觉的次数来计算所熬过的天数。“我算自己在洞里呆了21天,结果真是21天。”

杨显斌在洞里哭了多少次连他自己都记不清楚。“一想起家人就哭。”杨显斌说他求生的欲望很强,“我不愿这么一点年纪就走了,我还没有去福建,还没有给父母尽孝。所以每次哭完我都会继续寻找出口。”

杨显斌还说当时在洞里好像并没有什么害怕,反而现在住在医院想起以前的事情有些后怕。“我现在甚至不敢听到水管的流水声,听见就感到特别恐怖。想起在里面受的那些苦,闭上眼睛就想哭。”

获救后至今不敢照镜子

杨显斌入院时身体状况还算稳定。“就是很虚弱,缺钙缺营养。然后身上有一些外伤。都是在洞里磨破的,背上有,手上有,甚至臀部也不例外。”医生说目前主要进行一些康复性的治疗,现在看来效果还不错。据杨显斌说,医疗的费用都是由政府支付的,但是曾有官员让他及早回家但却不提供足够的路费。“说只给50块钱,这根本不够车费。而且我回去了这事恐怕就算完了。”

杨显斌获救至今都不敢照镜子,“这21天我瘦了30多斤,我能想象我现在的样子。等好了再看吧!”说完用手捋了捋头发。

他坚决认为事故的真正责任人是矿主

突如其来的大水出乎杨显斌的意料,但杨显斌坚决认为事故的真正责任人是矿主。至于杨显斌当时究竟有没有打钻放炮,相关的政府人员表示也不清楚。至于该消息最初的出处,杨显斌的解释是:“我不知道,反正我没有接受过这样的采访。”

事故发生后,该矿已经停止了生产,而矿主也于事发后不久逃之夭夭。

如果有机会很想去读书

截至记者发稿时,透水事故的抢险工作仍在继续。记者多次努力但最终未能获得最新获救的人数。宜阳市民中传出的剩余六名矿工全部遇难的消息记者未能得到核实,但是杨显斌透露的一个同伴已经遇难,记者得到了相关部门的肯定。

另据了解,包括杨显斌是否给予赔偿在内的多项事宜目前政府均没有出台一个具体的书面文字。杨显斌满怀期待地说政府可能会在住院期间给予他每天30元的补助,说完眼睛一亮。医生说杨显斌还需要进一步恢复,所以暂时还不能出院。杨显斌说对于未来目前还没有什么打算,反正这辈子也不会再下井做矿工了。当问及有没有信心获得索赔时,他深深地低下了头,“对于法律我知道太少。如果有机会我很想去读书,但看来这辈子也没什么希望了。”

编辑:吴菁  来源:北京青年报4月3日 作者:卢荡 
  • 矿井噪音整日扰民 村民讨说法遭毒打[图文]
  • 河南禹州发生特大矿井瓦斯爆炸24名工人待救


  •  





    克隆人行不行?
    生化恐怖笼罩美国
    2001年台北选战
    第十届上交会
    巴以冲突又添血债
    中国加入WTO
    美机在纽约坠毁
    山西煤矿事故频发
    巴西女孩的天桥梦
    广东湛江江门爆炸案
    不明船只被日击沉
    阿根廷爆发大骚乱
    呼和浩特火灾
    西安麦当劳被炸
    印巴濒临战争边缘
    赵薇长沙遇袭
    江西一烟花厂爆炸
    巴以濒临战争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