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实用|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IT|图片|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正文

为贿赂者与受贿者牵线 "腐败托儿"众生相
2002年4月4日 21:30

东方网4月4日消息:“腐败托儿”,是指在贿赂案件中那些穿梭于行贿人与受贿人之间,为其牵线搭桥、介绍贿赂的人。腐败这颗“毒瘤”,在社会多种因素的交互感染下得以滋生、扩散,而“托儿们”的所作所为在其中起到了“催化剂”的作用。

从浙江省检察机关近年查处的一些贿赂案件看,“托儿”的作用与影响不可低估。有的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了受贿人的行为,在社会上产生了恶劣影响。“托儿”的存在,提升了社会维护政务廉洁、司法公正的成本及代价。

“托儿”众生相

在形形色色的贿赂案件中,“托儿”的身份各具不同,有地痞流氓、商界大佬,也有娇色美女,他们大多心计多端、阴险狡诈。本文集中圈点浙江近期4大“名托儿”,以期引起人们的警觉与深思。

(一)抓“小辫子”的“老太”

论起“托儿”在社会上造成的恶劣影响,臭名昭著的瑞安“地下组织部长”陈仕松十分具有代表性。因有过“跳大仙”经历而被称为“老太”的陈仕松,虽说目不识丁,充其量不过是一个“村支书”,但在当地却一度凌驾于市委、市政府之上,气焰嚣张。

一个小小的村支书何以能成为百万人口城市的“老大”?陈仕松的手段并不复杂,靠的就是跟梢抓“小辫子”,为此不惜使用一些“特务”手段。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有一次,陈仕松对一名公安人员查处走私案不满,跟踪其1个多月后,将“黑材料”向对方一抛,效果十分灵验。此后,他将这一方法大量用于政界要员,通过跟踪、盯梢,搜集领导干部有关金钱女色等方面的隐私,以达到控制对方的目的。有时,甚至设计圈套,诱其就范。陈仕松就是利用这些手段,揪住了原瑞安市委书记叶会巨的“短处”,把他变成了自己手中的棋子。而叶会巨同时也发现了陈仕松的可用之处,和他结成了“同盟”,利用陈仕松作为“耳目”,打探其他领导的“情报”。

据调查,在陈仕松、叶会巨结成“同盟”的几年里,瑞安市不少中层领导干部的调配、选任,均由陈仕松先定“调子”。一些人想调整一下职位或得到叶的重用,也往往直接找陈仕松帮忙。其中,给叶会巨所送的“礼金”也是由陈仕松提议或通过其转交。陈仕松这一“托儿”,几乎成了市委书记的“代理人”。

(二)“呼风唤雨”的“表姐”

在闻名全国的“中国小商品城”--义乌市,有一个类似于湖南女巨贪蒋艳萍的女人,社会上不少人趋炎附势地尊称她为“表姐”。年过30赵丽娟十分懂得开发和经营自己的姿色,让男人拜倒在石榴裙下,心甘情愿地为自己效力。她内心里深深地认同这是一条可以使自己获得虚荣和更多财富的捷径。一次偶然的机会让她认识了原义乌市公安局长柳至多。在温情攻势下,柳至多不久便沉迷于赵丽娟的魅力,与其发生了两性关系,并一发而不可收。然而柳至多在当时并不知道,被这位不同寻常的女人收归到石榴裙下的领导干部,他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柳至多、赵丽娟过从甚密一久,柳至多的一些部下逐渐从他们的关系中闻到了“鱼腥味”,便开始巴结她,试图通过她的“枕边风”得以顺利升迁。赵丽娟成了公安局不上编制的“大姐大”。当地的黑社会也靠上来,左一个“表姐”右一个“表姐”地哄着赵丽娟。一到春节,赵家门口常常停满了高级轿车,向她拜年的人络绎不绝。正是这位擅长交际的“表姐”,为柳至多介绍来不少“生意”,并不遗余力地给柳至多送来巨额财物。同时,她还着力为柳至多培养“忠实信徒”,凡是有人通过她而得到过柳至多的“关照”的,她都要反复叮嘱“以后要听柳局长的”、“不要忘了柳局长”。

(三)“关照私生活”的“老鸨”

在人们的印象中,靠妓女获利的“老鸨”多为女性,而温州市某摩托信息公司法人代表张胜,为了攀上原温州市鹿城区公安分局局长王天义的关系,竟热心地当起“老鸨”,长期为他开宾馆房间、找“三陪女”供其“淫乐”。

日前被当地检察机关依法起诉的“浙江第一贪”王天义既是温州市鹿城区公安分局局长,又是区委常委,在当地位威权重。此公贪财好色,因此被人盯上了缝隙。张胜明白若能攀上这样一位要员,甚或能控制他,无疑对自己会大有“益处”。因此,他想方设法与与王天义拉上关系后,一方面不断向王天义介绍贿赂,一方面充当起王天义的知已,格外关照他的“私生活”,心甘情愿地为他拉起皮条。

据张胜交代,由于王天义妻子和小孩已定居国外,便从1998年初开始,经常约一些女人到宾馆开房间吃喝玩乐。一次,张胜向王天义提议,经常开宾馆房间不安全,不如租房好,得到了王天义的赞同。于是,张胜先后在温州鹿城区金信商厦、温富大厦、水心百花苑等处租房供王天义使用。而那些陪王玩乐的女人,大部分是张胜从卡拉OK歌厅等处招来的“三陪女”,还有的是王天义本人在社会上结识的“女朋友”。张胜回忆,自1998年上半年至2000年初,他为王天义开宾馆房间、提供吃喝玩乐的次数在百次以上,为王天义支付的酒菜费、住宿费及小姐的小费就有10万多元。

(四)“无本生利”的“掮客”

大凡做“托儿”做出了名的,都不会是“等闲之辈”。温州市某物资贸易有限公司董事长姚某,在温州市鹿城区公安分局局长王天义受贿案中,也扮演了一个不可多得的“掮客”角色。

王天义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一案的一个显著特点是,他利用收藏字画、瓷器、银元、鸡血石及西方艺术品等途径,大肆聚敛不法之财。检察机关查明,他拥有的各类收藏品共计1573件,价值总计达600多万元。几年来,姚某帮助王天义充分“开发”的这些藏品的“价值”,手段令人瞠目结舌。姚某为了使王天义既能收下他所“介绍”来的钱财,又可规避法律,不失体面,想出了一种办法:即先由他从王天义手里买下一、二件王天义收藏的书画作品,将其卖给“送礼人”。然后,再由送礼人把这些“购”得的书画“赠送”给王天义。姚某出的这一主意,自然得到了王天义的认同。如此这般先“卖”后“纳”,无本得利,又不失体面,令王天义十分受用。1998年6月,一位姓杜的干警因工作中发生了一些问题,王天义表示查清后予以严肃处理。姚某从中牵线,让王天义拿出一幅标价为2.86万元的画交给自己“卖”给杜,当晚,这幅画就由杜某以送“礼”为名送回到了王天义的手里。据调查,在两年多的时间里,由姚某从中搭桥,采用“买卖字画”的方式,王天义就从公安分局下属干警身上捞了近30万元。

“托儿”的歪脑筋

“托儿”与受贿人的关系是利益关系,“托儿们”花费心机为他人谋利益的同时,同样有大利可图。透过众多的贿赂案件中“托儿们”的所作所为,可以归纳出他们主要受益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拉大旗作虎皮面对着受贿者的权势.

这些“托儿”一方面怀着功利之心想攀上高官,以提高自己的社会地位;一方面也想控制其一、二,为已所用。瑞安市的“老太”陈仕松就是一个典型。他在控制了市委书记叶会巨后,嚣张之极。有一次,一帮人请他吃饭,陈仕松为了表现他的“能量”及与市委书记非同一般的关系,与他人打赌,他可以在一刻钟内叫“叶书记”赶到。结果,叶会巨不敢怠慢,按时赶到。陈仕松凭借与叶会巨的关系,经常大行狂妄之事。有一天,陈仕松对公安局一位副局长说:“最近你的位子要变一变,你要到老大(指市委书记叶会巨)那儿走一走,我可以陪你去。”这位副局长心想:“你算什么,我要找书记干嘛不能自己去?”第二天下午,那位副局长从叶书记那里出来没多时,陈仕松即打电话给他说:“你老兮(意为很狂妄)!竟然自个儿找老大,你等着吧!”那位副局长听罢这才大惊失色。温州鹿城区公安分局局长王天义的“托儿”姚春涛也是如此。他与王天义拉上关系后,就在社会上四处张扬自己与王天义的关系非同一般,借此提高自己在社会上的地位与生意场上的信誉,并引诱他人求其帮忙办事。王天义在听到这些情况后曾一度有所微辞时,姚春涛急忙给王天义送去5万元以示检讨,借此稳固两人间的“铁杆”关系。

二、送人家的钱交自己的“人情”。

在“托儿”们看来,“介绍贿赂”乃是一本万利之事:送的是他人的钱,留的是自己双份的“情”--一份是行贿人的“人情”,一份是受贿人的“人情”。这一“情”字颇有价值。对受贿人来说,“托儿”是他们的“财神爷”,但也是埋在自己身边的一颗“炸弹”,因此,有时也不得不对“托儿”们礼让三分。而对行贿者来说,若是靠“托儿”帮忙达到了目的,心里必存一份“感激”。义乌“表姐”赵丽娟,在人们的印象中是个很讲“义气”的人。凡是有求于她,她都会热情帮忙。那些求她帮忙的事,在通过“柳局长”之手或看在柳的面子上办到后,那份感激之情自然大多留给了她。因此,她成了许多人的“表姐”。再如“托儿”张胜,他与王天义拉上关系后,不断向王天义介绍贿赂,求其办事的人自然对他感恩戴德。1998年3月,温州某鞋业有限公司职工谷某与他人发生纠纷,用刀将其砍成轻伤后被刑拘。谷的堂兄请张胜出面向王说情,让谷先取保候审,经过张做“工作”,谷不仅得到取保候审,还被处理成一般治安案件,仅仅拘留15天就没事了。事情办成后,当张办汽车租赁公司缺乏资金时,谷的堂兄“投桃报李”,很痛快地借给他20万元,这笔款项到王天义案发时尚有10万元未归还。

三、大发“关系财”,截留“好处费”。

在不少案件中,“托儿们”在介绍贿赂的同时,自己也从中渔利,大大捞了一笔。瑞安“老太”陈仕松在案发前,凭借与市委书记叶会巨的“铁”关系,垄断了所在镇几乎所有的工程项目,经过他的手“盘剥”一道后,这些项目才能转包他人。许多干部为了能与他搞好关系,主动把生意拉到他的餐馆和桑拿中心。此外,他在为一些干部跑官、帮助他人打通土地征用、建房等关节的过程中,从中收取好处费就达10万多元。在办案过程中,检察机关人员还发现,“托儿”在介绍贿赂过程中大多存在截留“贿金”的现象。如1995年6月,温州市鹿城区张某伙同他人赌博中,将欠赌债的曹某绑架索款,张因此被公安机关收容审查。张的家人请和公安分局局长王天义关系不一般的姚某帮忙,把张“保”了出来。后张在年底又因赌博被抓,在交了15万元的担保金后得以取保候审。事后,张家又托姚帮忙将保证金要回来,并承诺将部分保证金送给姚。在随后的一年多时间里,张某分3次给了姚活动经费11万元,而姚在请王天义帮忙过程中送给其的财物只值人民币4万多元,大头还是落入了自己的口袋。

这4个“托儿”因涉嫌介绍贿赂罪,均已被检察机关立案侦查;其中,陈仕松已被判刑。

新闻背景:我国有关“介绍贿赂罪”的司法解释

新华网北京4月4日电根据我国的法律和司法解释,腐败犯罪的中间人被界定为介绍贿赂犯罪嫌疑人,其行为属于刑法严厉打击的严重刑事犯罪。

我国新颁布的《刑法》第三百九十二条规定:向国家工作人员介绍贿赂,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介绍贿赂人在被追诉前主动交待介绍贿赂行为的,可以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1998年5月11日,最高人民检察院第九届检察委员会第二次会议通过的“关于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立案侦查案件范围的规定”中明确指出,根据刑事诉讼法第十八条的规定,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立案侦查的案件的范围,包括刑法分则第八章规定的贪污贿赂犯罪及其他章中明确规定依照第八章相关条文定罪处罚犯罪案件,介绍贿赂案明列其中。

1999年8月6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布的《关于人民检查院直接受理立案侦查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中,明确规定了介绍贿赂罪的界定和立案条件:

介绍贿赂罪是指向国家工作人员介绍贿赂,情节严重的行为。

“介绍贿赂”是指在行贿人与受贿人之间沟通关系、撮合条件,使贿赂行为得以实现的行为。

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

1、介绍个人向国家工作人员行贿,数额在2万元以上的;介绍单位向国家工作人员行贿,数额在20万元以上的;

2、介绍贿赂数额不满上述标准,但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

(1)为使行贿人获取非法利益而介绍贿赂的;

(2)3次以上或者为3人以上介绍贿赂的;

(3)向党政领导、司法工作人员、行政执法人员介绍贿赂的;

(4)致使国家或者社会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

编辑:周炜  来源:新华网 作者:吕国成 
  • 收受贿赂 广西一名全国人大代表被免职
  • 曾幻想当副总理 原河北省国税局长受贿千万
  • 广东省建委原副主任张三戒受贿被判缓刑
  • [综合]受贿数额有待核实 龚建平案预审可能受阻


  •  





    克隆人行不行?
    生化恐怖笼罩美国
    2001年台北选战
    第十届上交会
    巴以冲突又添血债
    中国加入WTO
    美机在纽约坠毁
    山西煤矿事故频发
    巴西女孩的天桥梦
    广东湛江江门爆炸案
    不明船只被日击沉
    阿根廷爆发大骚乱
    呼和浩特火灾
    西安麦当劳被炸
    印巴濒临战争边缘
    赵薇长沙遇袭
    江西一烟花厂爆炸
    巴以濒临战争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