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实用|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IT|图片|
                     >>新闻中心>>社会新闻>>正文

对陕西百余村民打死一“坏蛋”事件的调查
2002年4月5日 10:11

“东王爷”如果仙魂有知,恐怕也料想不到,有一个村民会被打死在为“东王爷”自己过的庙会上。

按陕西省周至县侯家村乡凉水泉村村民的说法,“东王爷”就是封神榜里的黄飞虎。每年的农历正月二十八,侯家村乡周围10个村都要轮流给“东王爷”过庙会。轮到哪一村,庙会就在哪一村主办,其他村则要送纸送蜡送香火。“东王爷”庙会是候家村乡邻近10村一年一度最为隆重的大事。

凉水泉村33岁的村民李小栋,正是被打死在该村给“东王爷”敲锣打鼓送香火的途中。

事发之后,凉水泉村以“全体村民”名义向县乡两级政府都送有《情况汇报》。《情况汇报》中就李小栋被打死的经过“汇报”如下———

农历正月二十八(3月11日)上午九时,全体村民敲锣打鼓上会。村干部张文杰给大家发烟,每人一包。刚出村口,李(小栋)走近张要烟,张给了一包,李不同意,说要两条,张未给,李即破口大骂,扑上去抢烟,并又喊来一骑摩托的同伙打张文杰,张未还手,李妻又从家里拿来一把菜刀准备行凶,此时激起了民愤,群众一拥而上,将其围住,李和其妻便和村民们打在了一起,村民将刀夺下。村民们见李捣乱,将队伍撤回村内,但李和妻子追回村内大肆臭骂全村群众,正在这时,四屯派出所的两位民警赶到制止其妻,李妻不但不听,反而使出泼妇的劲辱骂民警,继而对民警大打出手,将民警手脸抓破,此时李小栋如狂犬一般持刀从家里扑向围在群众中的民警,此刻群众愤怒了,眼红了,积压多年的怒火从胸中喷发而出,一百多名群众一拥而上,你一拳我一砖砸向了李小栋……结果,他死了。

题为《拯救百姓,为民除害,除暴安良,替国分忧———李小栋持刀行凶被打致死一案的情况汇报》中,称李小栋“长期以来好逸恶劳,吸毒贩毒,称霸乡里,无恶不做,为筹得毒资到处偷盗、抢劫、勒索、诈骗,本村和邻近各村群众及行路人均深受其害,吃尽了该李的苦头”。汇报中同时罗列李的“劣行”14条以上,其中一条是担任组长期间挪用公款8000多元。《情况汇报》后附200余名村民签字。

就李的死亡经过,四屯派出所副所长史军强告诉记者,当天接到该村群众报警,称“有烟民捣乱”,他和另一民警赶到凉水泉村李小栋家里,遭到李妻围攻,他的腿上被咬了一口。李小栋跑出家,到村中公用电话叫人来帮忙,结果被打死。李被打时,他和另一民警被围在李家,不在出事现场。

李妻3月28日对记者说,李小栋是向张文杰要烟,张一盒都不给才发生的争执。在民警来之前,她和丈夫已经遭到村民毒打。民警来后没有出示证件,就说他们妨碍公务,要抓他们,村民趁机殴打李小栋,李是躲避挨打逃跑时被村民打死的。并指称打死李的其实只有几个人,但公安机关至今没有抓任何人。

事发当天,周至县公安局刑警队即参与调查,并在李家院子做了尸检。

3月28日,事发半个月后,记者先后走访了周至县公安局、四屯派出所和凉水泉村。

在周至县公安局,刑警队一名刑警让记者先和办公室联系,办公室一名干事上楼和领导联系之后说———领导说了,必须和西安市公安局联系,征得市局宣传处同意。干事当场向市局打过电话后说———市局宣传处请你先到他们那儿去。记者随后上楼直接找领导,但一个都没有找到。

在四屯派出所,副所长史军强讲述了事发经过,但对如何调查和进展情况,只说案件正在调查中。

凉水泉村距县城不到两公里。村中一户人家门前,聚集着七八个村民。记者说明来意后,一个退休职工模样的人说:“事情已经过去了,不说了,再怎说,也是村里娃嘛。”其他人也是沉默不语。

但见到记者到来,很快又聚集了更多的村民,尽管他们嘴里说着不愿再说,但还是断断续续说开了。

“他死了好,不死,一村人都不得安宁,这下为全村除掉了一害。”“村里集资给他家出了钱,加上各种花费有两万多元,出个车祸也拿不到这么多钱,这事了结了。”

“是村民集体打死的他,要受法,也是我们集体受!再说农民么,打死的是坏人,也受不了啥法。”

据记者了解,村民所反映的李小栋的劣行,以前大都没有报案。“报案管啥用,抓几天、判几年还不是照样放出来为害乡里,所以这样打死他最好!”一村民说。

李小栋正是这一天被火化的。“李小栋是有一些毛病,但也不应当被村民打死呀,国家还有没有法?”李小栋67岁的父亲李振堂说。他和老伴当天都到邻村亲戚家赶庙会,途中知道这事情后,就蒙了,老伴至今躺在床上。

李家当天在现场的只有李小栋的妻子,她因也遭到殴打和悲伤此前一直住在医院,今天因火化李小栋才被接回家来。她指称打死李小栋的其实只有几个人,不是村民说的全村人齐上,另外致命伤是头上用铁棒打的那一下,身上再没有别的伤。现在全村搞联名信是想掩盖杀人真相。说的时候,她突然抱头痛哭:“我头痛的很,啥也想不起来了!”

李家几个亲戚承认接受了村里给的钱,说还和村里签订了一个协议,但具体内容想不起来了。

“李小栋死后,这家里就再也没有主事的人了”,李的一个舅舅说,“我们现在是弱者,弱者无法和大家抗衡,更无法和社会抗衡。我们没有办法,只能接受村里的钱先把娃安顿(安葬)了。”

“没有法,哪里有法啊?”李家人哀叹最多的是这样一句话。

编辑:吴菁  来源:中国青年报4月5日 作者:黄博 


 





克隆人行不行?
生化恐怖笼罩美国
2001年台北选战
第十届上交会
巴以冲突又添血债
中国加入WTO
美机在纽约坠毁
山西煤矿事故频发
巴西女孩的天桥梦
广东湛江江门爆炸案
不明船只被日击沉
阿根廷爆发大骚乱
呼和浩特火灾
西安麦当劳被炸
印巴濒临战争边缘
赵薇长沙遇袭
江西一烟花厂爆炸
巴以濒临战争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