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实用|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IT|图片|
                     >>新闻中心>>社会新闻>>正文

愿亡灵在天堂得到安宁 透视北京殡葬市场
2002年4月5日 13:00

清明节火了祭品市场

临近清明,祭扫亡人的活动渐进高峰。3月31日上午10时,某公墓里车挤人挨,因为这天是周末,来扫墓的人格外多。在公墓,记者看到,墓碑上、墓面上、碑墓旁边的树枝上压、挂满了各种各样的纸钱,这种纸币在一般的殡葬用品店里偷卖价格为一沓10元,20张左右。而在通往人民公墓正门的路上,“游击军”们却可以以一沓1元甚至8毛的价格卖给你。冥币仿造人民币的版式,面值从20元到一亿元不等。但纸质粗糙、图案模糊,“发行单位”是天堂银行、天地银行有限公司。切开的水果、糕点、还有油炸食品被寻找墓位的后来祭扫者碰翻在地,食物的酸腐跟烧酒的气味混合在了一起。一位在墓区巡逻的保安告诉记者,他们的职责是禁止烧纸烧香的行为,发现了制止了就算了,已经点上的,人又走了,我们就给掐灭。记者在墓区内没有发现烧纸的现象,但是,烧香、点烟卷的不少,开了瓶的烧酒随处可见,撒酒的也不少,一阵一阵的酒气隐约可闻,酒遇到明火会着,加上到处可见的纸钱冥币,无疑给防火安全带来了极大的隐患。为此,北京市消防局成立了“清明消防安全指挥部”,近300名消防官兵将部署在祭扫活动比较集中的52所重点墓地值勤保卫,防止出现冒烟起火事故。

一个清明节“撕”掉鲜花价值30万元

在骨灰堂门边和对面,临时搭起了几个棚子,出售绢花和盆花,绢花主要用来挂在骨灰墙上,盆花则一般摆在坟墓两侧。棚子的边上挂着价目表,盆花包括春菊、蝴蝶花、紫罗兰等,价钱从5元到50元不等。绢花单枝5元,花环、花篮均为30元,长串花链50元。来公墓祭扫的人买单枝的很少,一般买五六支,大多数人为了美观方便而买了花篮、花环。到了碑墓区,碑墓祭扫一般用鲜花束和盆花,最多的在墓的两侧摆了8盆,蝴蝶花、万寿菊、绣球、大盆白鹤芋各两盆,总共300元。记者粗略地算了一下,光西内、西外、外西这三处骨灰墙就有骨灰位5000多个,平均每个挂两个花篮或花环(60元)算,一个清明下来,要消耗30万元人民币。

许多扫墓者还把手中的鲜花撕成一片一片的撒在墓碑上。

记者在公墓西门上山的山路上看到大批的卖花人。3朵花一束的普通装价钱在5元到10元不等,包装稍好一点的花束和花篮就要卖到二十几元。记者上前询问一个卖花的小伙子:“这花多少钱?”“10元一束,今天早上刚过来的。”

吴女士告诉记者:每年清明,她都要为先夫扫墓。今年3月24日、26日、28日、29日、31日,包括钱女士携儿女在内,家中先后有5批亲戚分别前往福寿园祭扫她的先夫。但是,叫人纳闷的是:尽管扫墓时间隔得这么近,可后一批亲戚还是看不到前一批亲戚摆放着的鲜花。当她获悉园方每天傍晚都要对园内墓碑前摆放的鲜花进行“清场”后,不禁大声疾呼:“能否让我们摆放的鲜花再多陪伴亡者几天?”

对此,陵园管理部表示,之所以要每天“清场”,是因为园方规定墓间必须每天都要打扫干净。一些扫墓者留下的鲜花经过太阳照射、露水打湿后,花瓣极易掉落,这样就很容易对墓间环境造成污染。因此,他们只能当天鲜花收掉。陵园是根据鲜花的种类来确定其摆放时间的。对于康乃馨这类不易掉花瓣的鲜花,一般可以让它多摆几天,但对于菊花这类容易掉花瓣的鲜花,那就一定是当天“收掉”。

一套寿衣够一家店吃一个月

山下的一家殡葬用品店里,三个主顾以80元一只的价钱定下了5只中号花圈,这家店的店主是来自门头沟的一对夫妻。他们原来的地方拆迁,刚搬来不久,据他们介绍,这里的生意比以前的要好,除了每月房租、税务要交2000元钱还能净挣一些。“清明是我们的旺季,但买花圈的还是不多,刚才一下子卖了5只,很不错了。昨天我们刚刚卖出去一套寿衣包括内衣内裤、中山装、呢子大衣、棉衣棉裤、双铺双盖的被褥、头枕脚枕,还有放在褥单上面的七星钱、含在死者嘴里的口铃、金元宝等等,寿衣是最好的料子,被褥是用瑞蚨祥的缎料缝制成的卖了1500元。差不多可以赚1000元左右。但我们是小本经营,比不了殡仪馆,一个普通骨灰盒的生产成本约70元,到了那里至少要涨到八九百元钱,那些雕龙饰凤并镶嵌玉石、玛瑙的要价甚至可以卖到几千元乃至上万元。”

一位在朝阳区六里屯开店的店主告诉记者,这个行业轻省,一般情况下,平均一个月他可以卖出10只花圈和1套寿衣,做什么事都不耽误。另外,这个行业并不需要很精深的专业知识,专业知识有要求甚至要求很高的整容化妆一般由殡仪馆的专业人员来操作,个体经营店里购货、销货、接待顾客这些事情一般人在一个月之内就可以熟练掌握。实际上,这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记者从朝阳区民政局了解到,这个行业现在实行代销制,成本低,在一二级公路以外有个固定地方就可以开业。几乎不需要什么本钱。北京市内的殡葬用品经营者有很多是下岗职工,刚开始的时候,他们一般不愿经营,了解过后发现利润很高也就不在乎与之打交道的是死人用品了。

经了解,这些个体经营者的进货渠道主要有两条:花圈的圈架纸花大多来自河北雄县,由经营者自己扎粘,两者合在一起的购价只有五六块钱,好的也不过十几块钱,而对外售价却可以达到60到200元不等;寿衣被褥多来自天津武清县,有的是经营者自己家里做的,特别是内衣和被褥。一位在民政部门工作了18年的一位老民政告诉记者,“这些寿衣店虽然顾客不多,但细水长流,往往是三月不开张,开张养三月。卖一套寿衣,他们一个月都够吃了,卖掉3套,他们完全可以衣食无忧地歇半年。”

那么,现在在市场上出售的殡葬用品或所标示的价格是否存在暴利嫌疑?记者致电市物价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女士告诉记者,殡葬用品的价格已经完全放开,由市场规律来调节约束。他们只负责检查经营者是否明码标价,使用的标签是否符合规定。一位姓赵的主任建议记者登录物价局网站。

在网站上,记者查到了市物价局致市民政局的《关于调整部分殡葬服务收费标准的函》,了解到本次物价局调整殡葬服务项目收费标准的范围包括:冷冻存尸费、中低档接尸车运输费、火化费、骨灰堂骨灰寄存费、墓穴租赁及管理费等。但函中所提到的附后具体收费标准也并没有附在后面,人们能参照的就是殡葬用品经营店和殡仪馆出示的价格,并没有一个物价部门公开的参考标准。

一个白喜事搭进钱财1万多

在某公墓的办事大厅,记者看到一排高低大小不一的墓碑样品,底座上有用毛笔标示的价格。墓碑的质料有汉白玉、太白青、花岗岩、艾叶青等等,价格根据质料、大小、栏杆碑面的样式而定,最低的是由草白玉做成的,标价1.02万元;价钱最高的一座由太白玉制成,标价4万元。一位穿着迷彩服、胳膊上戴着“咨询员”袖箍的工作人员走过来,“先生想买什么样的?”记者表示他们的价格过高,能否便宜一些,工作人员说这里不讲价,这个价钱已经包括墓地价格、刻碑费用,“所有下葬的费用都包括在内了,先生可以买便宜的。”他把记者领到那块1.02万元的草白玉墓碑前,“这是最便宜的了,价格低,也不失体面。”记者仍然嫌高,询问骨灰墙的价格,“这得根据位置了,中间的最贵,2000元左右,最高层最低层最便宜,1000元左右。”

那么,办一次丧事究竟要花多少钱?刚给母亲办完丧事的王先生详细为记者算了一份丧事开销:“身后事的花销分殡仪馆内和殡仪馆外两大块,馆内包括火化费290元,整容20元,遗体接运150元,租用告别厅140元。馆外包括太平间管理费一天100元以及寿衣、花圈、骨灰盒、墓地等。仅火葬和买骨灰盒我们已经花去3000多元,这两天我来为老太太选墓地,本想选个好点的阴宅尽尽孝心,一打听好墓地得花十几万到上百万,实在消费不起,最后只好买了位于八达岭的一块5000元左右的廉价墓地。算下来全部费用已经超过了1万元。办完丧事,我真的有种再也死不起的感觉。”

据有关人士介绍,北京现在每年死亡7万人,以每人平均消费1万元估算,加上常规祭扫活动,每年殡葬行业总收入达近10亿元。更值得一提的是,北京已经提前步入老龄化社会,这也为殡葬业带来巨大潜力,其中墓地开发尤其利润丰厚。据了解,我国的墓地开发业始于20世纪80年代末,首先从南方开始兴起,很快传到北京。同时由于各个殡仪馆放骨灰盒地方有限,清明扫墓造成交通拥堵,因此很多人开始开发新墓地。有人这样形容墓地开发:只要得到政府部门批准,从原来的庄稼地甚至荒山中划出一大片,再分成小块高价卖出。按照规定,墓地应在3平方米以下,据统计,北京市内最便宜的墓地要在1000元以上,贵的可达100万元一座。

烧花圈一年烧掉5.4亿

全国墓葬占地已超过100万亩。面积仅33万平方公里的海南省,每年有900亩土地变成坟茔;陕西省每年平均土葬占地5000余亩,若按人均3000元的殡葬费计算,每年耗资5.4亿元;在经济较发达的温州,全年修坟建墓占去的土地约为100万平方米。据民政部提供的数据,湖南、浙江、福建、广东、云南、贵州六省的“活人墓”目前已有近40万座,海南一个小小的临湘县,“活人墓”更高达5000余座。杭州西子湖一线风景区内已建成“活人墓”1.7万余座。全国每年仅用于做棺材的木材就达300多万立方米,相当于中国四大林区之一的福建省一年的采伐量。至于寿衣、纸钱、冥钞等消费,更是不计其数。殡葬用品属于不可回收的资源消费,如此之大的浪费问题急需社会关注。

殡葬改革向文明迈进

为了提倡文明的殡葬消费,我国在近年相继引入了网上祭奠以及树葬、塔葬等新型殡葬方式,据统计,自1999年我国第一个殡葬网站“中国合法公墓网站”开建以来,在近三年中,上海、哈尔滨、四川等省市相继建立此类网站,北京殡仪服务业也开设网上服务,建立了自己的数字化纪念堂。将去世亲人的容貌、生平等存入网上灵堂,到了清明时节甚至在平时,市民就可以从专门网站上调出亲人的名字,在“灵堂”上拜祭。而以绿色环保为主的骨灰植树葬(单人穴561元,双人穴571元,三人穴581元)无论价格还是意义更显示出一定的优势,但从实施的效果来看,这两种方式均没有得到大众的广泛认可。“又没有什么需要,上殡葬网干什么?”不少网民都表示,点击这样的网站有点触霉头。在丧家看来,与其通过虚拟的网站,不如直接到殡仪馆办理一切手续。而更多的人则认为这两种方式过于轻率,“怕怠慢了先去一步的人”。

对此,一位业内人士指出:“殡葬是一种精神和物质双重消费,而且是持续型消费(扫墓),作为精神消费,殡葬既可作愚昧载体,又可作文明、文化载体,如果光从市场角度讲,我们当然希望人们花钱;殡葬问题主要还是观念的问题,我国政府历来反对在丧事上铺张浪费,同时逐步引导老百姓接受厚养薄葬的观念,不断进行殡葬改革。”据介绍,政府在殡葬形式上有明显价格倾斜。一方面,中国人均耕地面积很少,为防止死人与活人争地盘,民政局严格限制墓地数量和面积,并将价格控制在较高水平上;另一方面,从现行的标准来看,树葬、海葬的价格还是较高,只有进一步降低二者的费用,与传统的殡葬方式拉大距离,才能得到更多人的认同,在这方面民政部门非但不能以赢利为目的,反而要倒贴钱推行殡葬改革。

编辑:吴菁  来源:北京青年报4月5日 作者:祖薇 
  • 透视殡葬行业的腐败现象:骨灰盒里变"魔方"


  •  





    克隆人行不行?
    生化恐怖笼罩美国
    2001年台北选战
    第十届上交会
    巴以冲突又添血债
    中国加入WTO
    美机在纽约坠毁
    山西煤矿事故频发
    巴西女孩的天桥梦
    广东湛江江门爆炸案
    不明船只被日击沉
    阿根廷爆发大骚乱
    呼和浩特火灾
    西安麦当劳被炸
    印巴濒临战争边缘
    赵薇长沙遇袭
    江西一烟花厂爆炸
    巴以濒临战争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