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实用|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IT|图片|
                     >>新闻中心>>财经新闻>>正文

谁来做安全套市场老大?杰士邦杜蕾斯决雌雄
2002年4月6日 15:48

东方网4月6日消息:上海、北京报道另一条腿在国内安全套市场这片深浅难测的池塘里扑腾了4年之后,杰士邦的水性眼见着越来越好。

“我们现在是国内安全套第一品牌。”杰士邦(武汉)卫生用品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学海宣布。去年,杰士邦在中国的销售数量为3000万只。

这是一个拿钞票换来的成绩———光是派发安全套、赞助各类活动,去年杰士邦就投入了500万人民币。

但有一点,“头把交椅”现在还不是杰士邦的囊中物:根据杰士邦自己的统计,去年他们在中国私人购买安全套市场上的占有率不到10%,与国内市场的另一洋品牌———杜蕾斯相差无几。

于是,杰士邦开始策划“新一轮创意”———产业并购。“现在已经谈得差不多了。”王学海透露。

杰士邦的胃口很大,它瞅准的目标是国内最大的一家国家定点安全套生产厂——桂林乳胶厂。王学海的底气来自于武汉人福高科技产业股份有限公司——杰士邦(武汉)卫生用品公司的控股公司。

从去年年底开始的收购谈判中,王学海一直使用的是另一个身份——人福科技副总裁。按照计划,人福科技将斥资4000万人民币收购该厂70%的股份。不过很显然,这笔收购最大的受益者将是杰士邦。

因为“收购过来之后就与杰士邦捆绑在一起,杰士邦的市场占有率将升至30%以上”——这意味着杰士邦可以成为国内安全套行业理所当然的“老大”了。

但对杰士邦来说,桂林乳胶厂的意义显然不止于此。“一直以来我们都缺了一条腿。”王学海打了个形象的比方。此前,杰士邦(武汉)卫生用品公司仅是英国杰士邦的中国总代理,并不直接生产产品,“没有生产,我们的价值链是不完整的。”

值得一提的是,“同行们的捣乱”是王学海在收购谈判中遇到的阻力之一。

王学海有些无奈,“很简单,这次收购必然在业内引起震荡,比如行业的重组、势力的再次分配等,肯定会有人着急。”

不过,杜蕾斯似乎并不在此列。

竞争者

“在中国市场,现在杜蕾斯的排名是第一。”青岛伦敦国际乳胶有限公司总经理罗宾.普莱斯针锋相对地强调。这个1998年成立的公司中,SSL(杜蕾斯)集团与青岛双蝶集团各占了50%的股份。

目前,杜蕾斯在中国安全套高端市场上已经占据了最大的份额,虽然10%的市场占有率显然与其目标还有些距离。有一个数字可以说明问题:2000年,青岛伦敦国际乳胶公司生产并销售避孕套约5000万只——只及其设计年产量的一半。

不过,这并不影响罗宾.普莱斯的信心:“至今为止,我们在中国还没有遇到真正的竞争对手,杰士邦也不是。他们的收购对我们的下一步计划没有什么影响。”罗宾.普莱斯“傲视天下”的资本来自于杜蕾斯22%的全球市场占有率。”

“杰士邦现在也不会将杜蕾斯当作竞争对手。”王学海声明,“因为现在大家的市场份额还都比较小,远远没有到‘不是你死了我才能活’的境地,等两家在一起的市场份额超过50%了再谈竞争还差不多。”

话虽这么说,“暗斗”却是有目共睹———两家公司中文网页的设计几乎如出一辙。“他们在学杜蕾斯。”罗宾.普莱斯的语气毋庸置疑。而王学海也拿出了一个“鲜活”的例子:“1999年,杜蕾斯曾经放出风来要让杰士邦在中国消失,结果呢?并且,我们在终端掌握和渠道建设上是全国最好的。”

但杜蕾斯和杰士邦都心知肚明,不管怎样,现在它们都还没有打进中国安全套行业的“主流队伍”。中国政府每年采购的12亿只安全套,被分配到全国7个定点厂制造,——与杜蕾斯和杰士邦无缘的这一部分,已经占据了70%左右的份额。

更为严重的问题是,这7个厂商的产能在30亿只左右,大大超过国家收购量。无法吃饱的生产厂商,转而寻求其他路径———为社会上的定单加工。从某种程度上说,它们对促成国内现存500多家安全套企业、1000多个品牌的混乱局面“助了一臂之力”。

在某种意义上,杰士邦收购之举将触动国家计生委药具发展中心。

谁能做老大

原因很简单,药具发展中心的一个著名安全套品牌———爱时,也是在该厂生产的。

实际上药具发展中心的日子已经不再“无忧无虑”了。2000年4月,政府开始动作,把安全套的市场准入权从药具站手中拿回来,改为实行经营许可证制度。现在,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正在和国家计生委、卫生部、工商总局、质检总局、公安部等部门研究制定有关生殖健康产业管理和销售等方面的规定,改革计生委系统的营销垄断做法是其中的内容之一。

压力之下,药具发展中心开始有所动作。比如最近紧锣密鼓策划的社会营销方案,就是用低于成本的价格,在市场上出售安全套,亏损部分由国家补贴,让老百姓最大限度地受益。“现在国家要大规模组织安全套社会营销了。”药具发展中心主任赵玉祥很自信,“所以我们才是能对这个行业产生巨大影响的力量。”

赵玉祥认为,将来消费者可以从3个渠道获得安全套产品:每年国家的免费发放、社会营销、市场购买。

那么,杰士邦等企业只能走第三条路。一个现实是,这条路非常不好走。比如《医疗器械监督管理条例》把安全套划为二类医疗器械,企业必须持有医疗器械经营许可证方可经营,这给安全套铺向市场增加了难度:因为医疗器械许可证的取得门槛颇高,一般的超市和店铺不会去申请。“现在我们正在帮一些超市申请许可证。”王学海只好出此对策。

不过去年10月1日国务院出台的一个“防艾滋病5年行动计划”,让王学海看到了希望:“比如‘计划’提出中央和省级电视台、广播电视台的第一套节目每周至少播放一次艾滋病性病防治的公益广告或有关节目,同时指出现行法律与规定与‘计划’冲突的都要进行修正。所以估计今年关于安全套的广告禁令就会放开。”

如是,杰士邦有理由好好庆祝一番了,而罗宾.普莱斯也表示,一旦国家允许,杜蕾斯肯定要增加广告投入。

看来,眼下还很难说谁是最后的胜利者。但可以肯定的是,在这个以每年15%的速度增长的市场上,销售价格乱、销售网点乱、生产品牌乱的“三乱”现象不会长久下去:无论药具发展中心,还是杰士邦、杜蕾斯,都明确提出必须“提高行业门槛”。

编辑:靳慧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丁琳 袁一泓 李志茵 
  • 国际巨头加紧瓜分市场 上海零售业洗牌应战
  • 时刻准备登陆 进口车老板笑对中国市场
  • 瞄准衍生产品市场 "机器猫"改名再来中国
  • 宝马举办五城市试车会加强进军市场力度


  •  





    克隆人行不行?
    生化恐怖笼罩美国
    2001年台北选战
    第十届上交会
    巴以冲突又添血债
    中国加入WTO
    美机在纽约坠毁
    山西煤矿事故频发
    巴西女孩的天桥梦
    广东湛江江门爆炸案
    不明船只被日击沉
    阿根廷爆发大骚乱
    呼和浩特火灾
    西安麦当劳被炸
    印巴濒临战争边缘
    赵薇长沙遇袭
    江西一烟花厂爆炸
    巴以濒临战争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