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实用|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IT|图片|
                     >>新闻中心>>社会新闻>>正文

广东发生人间惨事 钟家六口五人相继发疯
2002年4月7日 10:49

3月27日傍晚,一个报料电话急急打到本报,称广东连平县溪山镇东水村白屋合作社有一桩世所罕闻的奇闻惨事:村民钟再波一门6口有5人相继发疯,钟家疯儿当天凌晨发狂,一把火烧掉村民十余间房屋。20年来,“疯状”愈演愈烈的疯子一家陷入水深火热,附近村民的精神和肉体都饱受折磨,但善良的人们十分同情疯子一家的遭遇,仍默默地支持着他们的生活。在报料人杨先生的带领下,3月28日,记者驱车数百公里前往东水村作了一番深入调查,所见所闻令人震惊不迭、忧心不已。

疯子夜半火烧连营 全村老少人心惶惶

记者到达东水村时,村子里刚发生的“火烧连营”事故犹让村民们心有余悸。就在前一天凌晨5时许,“大疯子”———钟家长子钟石栋放的一把火烧掉了邻居的10间房屋,有的房子到这时还在冒烟,更多的只剩一片断壁残垣。村民们说,事发时村民大多还在梦乡,幸亏发现火情的村民急中生智拿起一面大锣拼命地敲,不但惊动本村老幼赶来救火,邻村的人看见滚滚浓烟也火速赶来帮忙。村民们说,村里的房子都是一家挨着一家,要不是被烧的房前刚好有一口水塘,又得以及时扑救,全村的人现在可能都无片瓦存身。

村里几位老人听说有“从省城来”的记者前来察看,步履蹒跚地赶了过来。老人抹着眼泪对记者说,疯子们放火、打人、拆房子已是家常便饭,他们发疯时手抓木棒甚至杀猪刀喊打喊杀,村里上至80岁下至几岁的人都备受惊吓,人心惶惶。但因为同情疯子一家的惨况,村民们在财产和人身安全遭到侵害时都不忍心提出索赔。

在村民的带领下,记者来到疯子们的家,这里家徒四壁,笼罩在凄惨的气氛中。唯一神智正常的户主钟再波脸如刀削,茫然无措;卧室里肮脏的床上躺着他蓬头散发、一脸疯相的妻子叶带娣;相邻的房间里关着他们正发疯叫嚷的大儿子钟石栋。由于石栋前晚肇事放火烧屋,此时他被一条粗粗的铁链锁着脖子,正躺在地上。村民们说,石栋发疯时暴力异常,锁他双手双脚都会被他用蛮力挣脱,所以只得用极难受的方法拴住他的脖颈,使其无法动弹。

钟再波说,他家里本来有5个疯子,3年前年仅22岁的女儿钟天然发疯时在105国道被车撞死;两个多月前排行第五的小女儿钟飞雪也发疯走失,音讯全无;排行第四的儿子钟石良也于两天前走失至今未回;钟妻叶带娣两个多月也曾走失,后来钟再波在村民的支助下,辗转奔波了一个多星期,两天前才在距家100多公里的从化吕田镇将她找回。

十八岁发疯成“魔咒” 弟妹远避仍难逃厄运

遭此不幸,最痛苦的莫过于清醒者。

悲苦难抑的一家之长钟再波,断断续续地向记者述说了20年来的可怕遭遇。

钟再波今年52岁,22岁时与邻村的叶带娣自由恋爱,一年后(即1973年)两人结婚,婚后夫妻感情甚笃,次年生下长女钟×珍,其后8年间又生下两儿两女:1976年生下长子石栋,1977年生女天然,1980年生次子石良,1982年生幼女飞雪。

钟家的悲剧始于飞雪降生半年后的那个除夕之夜。一向温顺勤劳的钟妻突然发了狂,抱着飞雪在村外漫山遍野地乱走,用剪刀剪烂家里的被褥,猛砸家什,又将身上的衣服撕得粉碎,裸着身子在村里唱歌跳舞,疯得厉害的时候要么出走,要么放火烧村民的房子。从此,钟再波又做爹又做妈,独自拉扯5个孩子。

可钟再波做梦也没想到,妻子发疯只是钟家一连串灾难的开始。他的孩子们除了大女儿钟×珍成人后顺利婚嫁(其时全家正常)并生儿育女外,其他4个儿女一到18岁就开始发疯,而且症状都与其母相似。

1994年,刚满18岁的大儿子石栋也像母亲一样突然发疯。次年,一直细心照顾哥哥、刚满18岁的的天然也跟着失去神智。兄姐接连失疯令两个弟妹惊恐万分,他们担心同样的厄运会落到自己头上。为了避祸,石良初中毕业便远走惠州打工,可他最终没有逃脱日夜担心的事,1997年,虚岁18的石良因为发疯被工友送回了家。这一年飞雪才15岁。

家里人接二连三地犯病给飞雪带来巨大的心理恐慌,还念初中的她一天天算着日子,害怕18岁生日的到来。村民们说,为了逃过哥哥姐姐们的劫难,她曾刻意地与一男青年谈恋爱,她急不可待地想早点结婚,试图逃避灾难的降临。

到了2001年正月,19岁的飞雪终于过了18岁这个“梦魇年”,乡亲们都帮她松了口气。正月20日这天,钟再波见飞雪起床后愣愣地发呆,已经胆颤心惊地等了几年以为没事的父亲只顾忙着照管其他疯子,一点没意识到小女儿的不对劲,直到她跑到村里脱光衣服又唱又跳时,做父亲的才像挨了一记闷棍般彻底地绝了望。

家族无疯史村民疑“邪怪” 钟家人惧怕自动弃屋迁居

钟再波说,自己一生没做过一件伤天害理的事,夫妻双方家庭追查到祖宗八代也没有遗传病史,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遭到这样的“天谴”。村民们在钟家出现了3个疯子时也开始坐不住了,议论纷纷,怀疑钟家所住的老屋“风水不好”,钟家人遭了“邪”,众人一方面对钟家深表同情,一方面又怕这种“邪怪”会殃及全村,遂帮助钟家择地另建新屋。

1997年,村民们借钱借砖帮钟家建了一幢独门独户的新屋。可村民们悲叹着告诉记者,新房子并没给钟家带来好运,随后的5年间,钟家又添了两个疯子。

尽管如此,村里无论老幼都很尊重和同情钟再波:“他太勇敢、太伟大了,20年了,没有人能像他那样独自承受这么沉重的打击,他受的苦超过了常人所能忍耐的限度。”

回想往事,坚强的钟再波也忍不住痛哭失声,他说自己也多次想过放弃,抛弃这个家远走他乡,但终究狠不下心来。

家无完物食无肉膻 慈父苦撑闻者落泪

村民们都说,钟再波以前非常勤劳能干,干活时能一人顶仨,这20年来,他为家里5个疯子付出的超乎人们想象。钟家5个疯子时“好”时“坏”:所谓“好”也就是病情轻点,“坏”即意味着极度暴力。钟再波说,厉害的时候,4兄妹会互相打得头破血流,两个身强力壮的兄弟经常对打,他遭暴打已成常事,可他即便受了伤也不能躺倒,还要硬撑着给妻儿煮饭、洗衣、擦屎尿,因为疯子们发疯时随地便溺,常弄得满身污秽。

在东水村当了12年村书记的卢立阳告诉记者,钟家常年至少会有两个人发“大疯”,要么离家出走,要么伤人毁物,钟再波又要照看,又要出门找人,全家已没人能劳动,幸好同村的人都非常善良,不但没有歧视他们,还千方百计伸出援手,出劳力帮钟家种稻种菜,没米下锅便接济他一点柴米青菜,多年来钟家的衣食就是这样在乡亲们的帮补下勉强支撑过来的。

可是,连平县是广东有名的贫困县,溪山镇是有名的贫困镇,东水村年人均收入不到1500元,乡亲们能给钟家的接济也就极其有限。钟再波说,他除建屋时欠乡亲们的1万多元钱没还外,疯子们长年服药也令他举债不断,如果不服药他们的病情就会更重、更暴力。

记者看到,钟家的赤贫的确令人心酸:家无长物,连一床像样的被子也没有,就连厨房里的锅也已破破烂烂。钟再波说,家具都被疯子们砸得片甲不留了,家里长年没有肉吃,能活下来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

五疯子暴力殃及数村镇 政府表示适当关注

采访时,记者一直被激动的村民们层层围住。他们说,多少年了,才盼来有人关注这件悲惨的事情。村民们最担心的是,钟家疯子的暴力倾向越来越严重,现在这个灾难已不再是钟家的事,东水村和附近五六个村也被殃及,社会安定堪忧。

村民们反映,钟家疯子发病时无所不为,他们上屋揭瓦,夜半放火,逮着鸡鸭就拧断脖子,见老人、小孩等弱小就上去追打,有时还抢过村民手上的菜刀喊打喊杀。最可怕的是看似神智不清的疯子竟然也会记仇,石栋、石良两兄弟就多次对曾帮助其父捆绑他们的村民叫嚣要“杀你们全家”。

由于东水村的壮劳力平常都在外务工,村民们非常担心村里老幼对付不了疯子兄弟。一些人为防意外,整天守在家里,更不敢放小孩单独外出,一到天黑就早早关门闭户,附近五六个村落也被闹得鸡犬不宁。

记者在村里调查时,溪山镇派出所副所长赖火艳闻讯火速赶了过来。他对记者说,钟家的事镇政府都知道,1997年,经镇政府努力,连平县民政部门将钟家列为“赤贫优抚对象”,每月领取100多元的补贴。由于暴力倾向最强的石栋喜欢到自己曾就读过的小学、中学去游荡,当地派出所民警几乎成了该村的“常客”。前一天他们接到“火烧连营”的报案后,马上派出几名民警前来处理。

虽然钟家疯子令当地警方疲于奔命,但赖副所长对钟家仍深表同情。赖副所长说,放过火后,石栋的神智有过短暂的清醒,他哭着求赖副所长“送我去医院,救救我们全家”。随后,他将钟家疯子“祸害社会”的事向新上任的镇委书记谢振伟作了报告。

在溪山镇政府,记者见到了谢书记。他表示镇政府会对此适当“关注”,但因财力有限,要彻底解决疯子们的事尚有困难,只能再向上级部门汇报。

得悉镇政府的态度,村民们焦虑异常。他们说,“疯状”越来越严重的疯子随时会干出更为严重的伤人毁物事件,这已经成了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他们呼吁政府部门和社会各界尽快伸出援手,以解钟再波一家和全体村民于倒悬。

 选稿:小红 来源:新快报4月7日 作者:张桂萍 
  • 老两口差点遭大祸 乖儿子变成武疯子


  •  





    克隆人行不行?
    生化恐怖笼罩美国
    2001年台北选战
    第十届上交会
    巴以冲突又添血债
    中国加入WTO
    美机在纽约坠毁
    山西煤矿事故频发
    巴西女孩的天桥梦
    广东湛江江门爆炸案
    不明船只被日击沉
    阿根廷爆发大骚乱
    呼和浩特火灾
    西安麦当劳被炸
    印巴濒临战争边缘
    赵薇长沙遇袭
    江西一烟花厂爆炸
    巴以濒临战争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