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实用|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IT|图片|
                     >>新闻中心>>科教卫IT>>正文

微软(中国)总裁专访:15分钟改变命运
2002年4月7日 02:14

4月2日,上任一周的微软(中国)总裁唐骏在京首度同媒体见面,这位新掌门人引起业界的广泛关注。在唐骏上任之前,记者在上海对他进行了深入的专访

10年前发明卡拉OK打分机 8万美元进商界

记:上海很多地方卡拉OK都有一种打分的机器,非常的不准。听说原来这个打分机是你发明的。你怎么会想到去做这样一个机器?

唐:那是1992年也就是10年前在美国发明的。人们在唱歌的时候,就觉得需要一种尺度衡量你唱得好与坏。那我就想如果卡拉OK机可以打分的话,每个人在唱歌的同时就可以给他一个分数。

记:你当时把这个专利卖给了谁?

唐:当时我就把它卖给了韩国的三星公司。

记:你拿了多少钱?

唐:当时那个数字对我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数字。所以我就轻易地把这个数据卖给了他们。他们出价出了八万美元我没有回价。对我一个穷学生来说,那是一个天价。我好几天没有睡好觉。

记:结果呢?

唐:结果?就是后来发现会做生意和不会做生意是两码事。当时我是学生,对做生意根本不懂。三星公司因为有了这个我们所说的卡拉OK计分器,在整个市场的占有份额一下子从百分之十几涨到百分之三十多。当时三星的竞争对手是日本先锋公司觉得没有办法了。最后他们先锋跟三星签订了一个协议,先锋公司从三星公司把专利买了去了。

记:结果三星公司拿了多少钱?

唐:三星公司告诉我拿了150万美元。那是他们告诉我的价钱。具体的价钱我就很难去推测了。

记:你当时是不是觉得特别的亏?

唐:我觉得与其说是亏,不如说是给我上了一课。我觉得做生意可以有不同的方式在做。我是急于求成。或者说我在这个商场没有经验。

记:那样一次经历是不是让你对做生意发生兴趣?

唐:对!其实我还是很感谢三星公司。如果没有它来买我的专利,没有这8万块钱,也许我今天就坐不到这里。为什么呢?因为是他把我带入这个商界。它教会我很多产品、技术、专利可以变成商品,可以带来经济效益的。当时我只是一个做学问的人。它把我从一个做学问的人变成一个做事业的人。

记:我听说后来你就用这8万元钱注册成立了三家公司。

唐:对!当时非常兴奋地拿了8万元钱后,第一件事是用8万元钱中的1万元钱买了一辆车。买完车以后,我就觉得又有很多事可以做。一个产品可以说变成经济效益,我还有很多的想法。怎么样把我脑袋里的想法变成一个产品呢?我就通过剩下的7万元钱成立了我的第一家软件公司。

记:这家软件公司是做什么的?

唐:当时我的专业是学计算机的。对于一个学计算机的来说,最正常就是开一个软件公司。所以当时我成立了一个软件公司:美国双英公司,专门从事软件开发。

记:是做什么软件?

唐:我要做一些有创意的,别人没有做的,或者说别人做得不好的。这样公司才有可能发展。当时对我来说,我的公司如果做一般传统软件的话,也许已经晚了一点。不过做一些具有广泛意义的应用软件的话,有可能会得到很多人的喜欢。

年轻人感情的交流有很多种。有一些就是通过平时生活、工作、学习找到感情。那么还有一些怎么办?或者说你不想局限于自己圈子里。我就想为什么不通过软件来帮助他实现呢。所以我当时就想了一个感情配对的游戏机。

记:销售以后怎么样?

唐:当时投放在日本的时候,给日本的整个游戏软件市场带来冲击。过去的软件是什么?过去的软件是人跟机器对话。这个软件是什么?这个软件是人与人的对话。这就给整个的环境带来冲击。人们就有一个新的思想:没想到计算机可以帮人们达到过去想做、又不愿意做或者做不到的事。

连开两家“皮包公司”

记:你当时另外还开了两家公司。一家是什么好莱坞娱乐影业公司,还有一家是移民咨询公司。听上去名头很大,特别是第一家公司。

唐:其实这两家公司的成立都非常具有偶然性。当时正好是通过一个偶尔的机会让我涉及到了。我当时有一个朋友在北京,他是演艺圈的。他说,唐骏你有没有办法帮那些想来美国演出的人实现他们的梦。在1992年中美文化的交流还不是很多。哎,我就想如果我把你们邀请来游玩一下的话,你也不愿意嘛我也不愿意。那怎么办?当时我已经把自己定为商业人士。那我们就通过商业方式来实现你们的愿望,也达到我的目的。我就通过这种文艺演出的方式(国内当时叫走穴),国内可以走穴国际也可以走穴啊。我帮在中国认识的这些文艺圈的人,举办了一个美国巡回演出,美国十大城市的巡回演出。

记:你怎么好像什么生意都做。

唐:当时就是我敢做。这种生意谁做,谁都不会太吃亏。只是你敢不敢想,敢不敢做。对我来说我就是一个敢。那我觉得我没有什么可怕的,因为我知道市场。在美国的这个娱乐演出市场,还是有一片很大的空间。我进行了成本核算。我看了一下至少我能持平,能持平就够了。这对我也是一种新的尝试。

记:老实说吧,我听到你这两家公司的名字,都觉得你做生意好像有点投机,有种皮包公司的感觉。

唐:这个娱乐影业公司绝对是个皮包公司,刚开始至少是。起初,文艺圈的人来的时候我没有公司,我是以美国双英公司来做,作一个底盘。那么做了美国的十家演出以后,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居然做演出还能赚钱!我觉得好啊,能赚钱的我为什么不再做下去呢?干脆我说我就来做这个生意算了。所以我自己马上成立了这个好莱坞娱乐影业公司。可能你觉得这个名头很大,但你想啊,本身就是个皮包公司,你再不把这个名字做大了有谁会相信你呢?所以我想我就是要把这个名字做大,让你感觉到这不是一个皮包公司。

记:那还一家移民咨询公司是怎么来的呢?

唐:当时我把中国艺术家请到美国的时候,我遇到了很大的困难。全美十大城市广告全打出去了,结果票也全卖出去了。碰到的一个问题是什么呢?这些艺术家们的签证很困难,他们是属于工作签证。在美国要拿到一个工作签证是非常困难的事。当时我把它想得太简单了。我就委托了当时在洛杉机最著名的一家移民律师事务所来帮我办这件事,他们也觉得很容易。但临演出还有一个星期,他们的签证被拒签了。那意味着什么?所有的门票场地都要退。第一,给我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第二,我的公司的信誉度就完全没有了。但我觉得我不愿意看着我的经济利益和声誉失去。我就想各种各样的办法。我给所有当时在洛杉矶加州地区的参议员们写信。写信跟他们讲什么,比如对罗伯特参议员,我说我是你的选民,然后呢,我知道您是最关心教育的,特别是关心下一代的教育;现在我有一个问题需要您的帮助,什么问题呢?我请了中国艺术家访美演出,但由于种种原因他们的签证被拒签,除了给我带来经济的损失之外,更重要的一点,很多的观众们会有一种失望,我每天接到无数个小孩给我打来的电话,他们说什么?他们说为什么中国的艺术家不来呢?难道他们是坏人吗?我说罗伯特议员你知道吗,我不能解释我也不能骗他们。美国是一个民主国家,你是关心教育的,你来帮助我,我应该怎么来回答这些小孩。这个信发出去以后,效益就来了。你不要看美国这些政治家们,他们也怕,他们怕什么?他们怕政治效益。罗伯特当时是民主党参议员,如果他不回我的信我会怎么做?我会把这封信告诉共和党的参议员。我说,你看我给民主党的参议员发了信,他连信都没有回,或者他回了信,但他没有真正来关心他的每一个选民或者关心下一代。等到下一次选举的时候,他就会把这封信拿出来说,在电视屏幕上你还记得某一件事吗?当时一个选民提议你关心下一代,你却没理他。

记:结果是这些参议员众议员帮你办成了这件事?

唐:第4、5天的时候,美国驻北京大使馆给我打来一个电话,他说现在我们想重新审理这个案子。我就把一些资料用传真给他发过去。这个传真过去没有几个小时,我们在北京的艺术家们就得到通知去取签证。就是这么个简单的过程。我是做生意的。我想嘿,我说这就奇怪了,当时我出了将近1万美元请洛杉矶最有名的律师事务所办,这些人没有办下来。我一分钱没花,就花了5天的时间就办下来了。他可以办律师事务所,我为什么不能办而且有可能比他办得好。这就让我萌发一个想法:我完全可以来办律师事务所。在艺术家走了以后,我首先赶紧注册登记了一个叫美国第一移民律师事务所。向比尔·盖茨汇报15分钟改变命运

记:你为什么1994年去微软了?

唐:我的本行是软件,娱乐影业公司也好,移民事务所也好,对我来讲是皮包也好,还是投机也好,这都不是我的长久之计,我不想做下去。我只是发现一个商机,我在商机里面投机了一下,但我不想永远作投机。我的最主要的目的是我怎么样把我的软件公司做大。但这个软件公司很难做大,我好像到了一个境界,很难做下去了。我就想如果我能到微软这样的公司里面去呆上1、2年,把他们的管理、经营、运作的经验偷回来,偷回来我再到洛杉矶,再来把我的公司办起来。我不去“偷”,我告诉你,永远永远只能做这个小型的公司。

记:在微软这样大型跨国公司里面,你会不会觉得容易碰到一些问题,比如说升迁上的或者说一个“玻璃天花板”的问题。

唐:当然有。因为这是一个真正的美国的公司,毕竟我是一个中国人。先不用说民族的差异、文化的差异,最简单的语言上都有差异,我的英语不可能和美国人讲得一样好。更多的是文化,文化也有很多差异。所有的这些我是处在劣势。可以说微软招聘都是非常非常优秀的员工,你跟这么多优秀的人在一起,我的感觉我是有点残废的人。

记:心里压力非常大。

唐:非常大。不要说你超过他们,你跟他们做得一样好,都要付出比别人多的多。他们走正规的路,我走正规的路可能要花三年五年才能赶上他们。我觉得这种路我走得太难。我怎么样在最短的时间内赶上他们,某种意义上超过他们。我想我应该有一种独特的路。

记:结果呢?

唐:结果我还是发现了别人没有发现的东西。我进了微软以后就发现,微软的软件模式开发有一个问题。当时他们美国人把美国的英文版本作为主体的开发模式,没有考虑到国际市场的影响。英文版开发出来以后,再用一大批人做日文版、中文版、德文版的开发,耗费了很大的人力资源。第二就是投放市场的时间长了很多,比如Windows3.1英文版出来以后,中文版是过了一年半才出来。投放市场晚了,经济效益就晚了。我就开始研究,为什么微软它不可以想象新的模式,就是说英文版、法文版、中文版、德文版一起来开发。我就有这种大胆的设想,我就看能不能在技术上给它改进,在技术上他们提方案。我提出国际版本开发模式,做英文版的同时把国际版本也一起来做了。产生的结果是什么,刚开始我们要投资很多,因为几千名程序员写程序的模式,再也不能以英文版为主,必须要考虑到我们说的国际版本,要把它的理念摆进去。那个阶段是他痛苦转型的过程。等它转型过来以后它带来的效益,就可观了。

记:当你作为程序员提出这一个创意的时候,你的领导重视吗?

唐:这就是微软比较好的地方。微软只要你有创意,公司都会重视。我觉得这是微软用人方面独到之处。虽然当时我是一个最普通最普通的程序员,但是我的想法让管理层他们注意了。他们注意了就进行这种实施性地探讨,给我成立一个小小的部门,让我进行实施性的研究,做可行性报告的调查。

记:第一次对比尔·盖茨汇报紧张吗?

唐:非常非常紧张。比尔·盖茨给了我15分钟的时间。在这样一个公司里面信誉度是最重要的,要是我的汇报失败了,也许我在微软的整个的事业全完了。我为这个汇报准备了很久很久。

记:听完汇报他怎么说?

唐:听完了这个汇报以后他问了很多问题。我觉得比尔·盖茨让我很佩服他的一点:他非常有经济头脑。比他技术伟大的大有人在,但他就是把技术跟经济利益放在一起。我觉得他是一个奇才。技术上他觉得没有问题,他问了很多公司的效益会产生什么样变化?问了这几个问题我觉得是没有人想到,被他问到了。他问的非常非常恰当。好在我过去的经历帮助了我。我以前做过公司。我知道怎么去核算。当他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对答如流,好像我已经准备了。其实我没有准备过。我也没想过他会问这样的问题。但是我的回答告诉了他我有过想法。他不知道我有这样的背景。他觉得很满意。他觉得技术上有这样的可能性,从经济效益上不亏,长远意义上公司还能省很多的钱,更早的投入市场对公司来说,这是最好的选择。所以他对我的答案非常非常满意。

记:所以从此以后你的人生轨迹也改变了。两年以后你也没有回去再办你的小公司。

唐:我觉得这是我有点惭愧的一件事。我没有回去,我现在也回不去了。我不是“海归”我不要读MBA 记:虽然你现在自己也是“海归”,但你不太喜欢“海归”这个称呼。唐:很多人讲起“海归”,都会把我跟“海归”放在一起。其实我觉得我不是“海归”。为什么我觉得我不是“海归”。就是说,我定义的“海归”是什么,是从在国外受教育然后回到中国来工作,带着国外的理念,带着国外的工作方式,甚至带着国外的文化进来的人,这些人是“海归”。他们的长处是有一套先进的管理理念,他们有很多的经验。他们最大的不足之处,是很难真正进入中国的本土。虽然他们是中国人,但他们不想了解或者他们没有了解中国的这种文化。他们跟中国的文化背景、管理理念各个方面有很大的脱节,所以他们很难融入到中国的这种文化里面。你想在一个企业里面不能和员工融合在一起,怎么做好管理呢?

记:你这个打击面太广了。

唐:我不是打击。因为我也碰到这样的经历,我自己的经历告诉我。我觉得创造一个企业文化有两种,特别对外企来说,你把国外这个企业文化全盘照搬的话,最容易。但是你这种文化适合不适合中国,是不是员工喜欢的这种文化,你应该分析。凭什么说我自己不是“海归”呢,因为我现在已经把我融入的公司里面去了。

记:除了“海归”这个词你不太喜欢以外。MBA也是你不太喜欢的一个词。是不是因为你没有读过这个MBA?

唐:大家都在讲做管理首先是要读文凭。其实我是反对这个概念的。因为MBA是教你书本的理论。管理光有理论知识你永远做不好。真正的MBA应该是什么呢,真正的MBA是你有这种管理经验然后再去读一下,MBA是一种升华,然后这个时候出来的MBA可能比较有用。但是你只是读了两三年的MBA出来,告诉你,一点用都没有。真正的企业里面,这样的MBA可以说没有人要。

记:目前为止招过几个MBA?

唐:我的企业里面没有招过一个MBA,因为我知道学这个MBA是不管用的。真正做管理的,你看好了,没有一个是因为他读了MBA。我在微软公司做了这么多年,微软公司给了我很多奖项。其中有一项奖项是让我在全世界的任何一所大学选一个MBA计划,公司送我出去读MBA。这个MBA读书计划,是我在微软期间任何一年都有效。那他给我一个机会时候,我就说我不需要,我不想去读这个MBA。他说你可以到哈佛,到普林斯顿去读一个非常好的MBA的学位,然后呢自身可以提高一点。提高?我不需要通过书本提高。书本帮不了我提高什么。你给我更多的这种机会,对我来说可能是最重要的提高。所以我已经把这个机会放弃了。

记:你是瞧不上。

唐:我不是瞧不上。我觉得没有用,我读了也没有用。我觉得这个理论的东西不能帮助更好的企业的管理,反而你读了两年MBA,你跟整个业界有一个脱节。承受不起两年的时间上的损失。

记:那你平时会看一些管理方面的书吗?包括像《杰克·维尔奇自传》什么的。

唐:我是一个不太爱看书的一个人。为什么?我看了书我会忘。我觉得我所有的知识和经验,更希望从实践工作当中得到。我不是一个很崇尚看书的一个人。《杰克·维尔奇自传》据说是非常有名,看的人也很多。有朋友送了我一本,我大概翻了一下。我翻了一下看了前面几张照片,惟一留下印象是什么?哦,原来杰克维尔奇也是从一个部门经理做起来的。也就是说,他其实做到这么伟大的CEO,并不是说他去读了MBA。他也跟我一样从这么一个部门经理做上来的,这是我惟一得到一个启示。到国企工作对我是最好的挑战

记:你有没有想过要在微软有更加高的位置?

唐:其实我也有很多这样的机会,当时我在微软总部工作的时候,因为做得成绩还不错,微软公司总部给了我很多的机会,给我提升的机会,但是我放弃了。因为我觉得我是中国人,我的根在中国,我希望在中国有所发展而不是说去美国的微软总部去发展。

记:为什么会有这样一种想法?是不是因为觉得在微软这个位置已经是到顶了。

唐:其实你想我现在在微软做总经理这个位置,我觉得外企已经做到顶了。任何一家外企对我来说不会有这么大吸引。但我想我哪一天总会要离开微软,离开微软我就需要一个新的企业。曾经我有一个想法,你知道我想做什么?我想去做一个国营企业。我怎么样去做一个国企,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挑战。我喜欢挑战。我不怕失去任何的一切,金钱、地位、声誉,我都不怕失去。我要的是挑战,做一些别人不想做的或者是别人没想到的事,国企对我来说是一个最好的挑战。

记:接受这样的挑战对你来说你又什么样的收获?

唐:我觉得我去做一家国企的话,可以给我一个很大的机遇,我可以学到很多,我可以了解国企的一些现状,国企的改革,比如说要做好一家国企需要什么样条件,也有可能在那里失败,也有可能在那里成功。如果成功呢,告诉别人做一个国企应该怎么做;失败了,我也可以告诉别人国企我做了,我失败了,然后在哪些方面失败,我也可以给别人一些经验。我愿去尝试。(据采访实况记录整理,有删节)我是一个不爱看书的人为什么我看了书我会忘我觉得我所有的知识和经验更希望从实践工作当中得到我不是一个很崇尚看书的一个人我反对学管理就要读MBA 因为MBA 是教你书本的理论光有理论是做不好的真正的MBA 是你有这种管理经验然后再去读一下MBA是一种升华如果我能到微软去呆上1、2年把他们的管理、经营、运作的经验偷回来再来把我的公司办起来去“偷”的话我永远永远只能做小型的公司。

3月26日,微软公司宣布任命唐骏博士出任微软(中国)有限公司总裁。唐骏将负责微软在中国的业务和运作,包括业务发展战略、市场、销售、技术支持、公司形象、政府关系以及整体管理和协调。同时,唐骏将兼任位于上海的微软全球技术中心的总经理一职,继续负责管理微软公司全球技术中心。

唐骏于1994年加入微软公司,担任微软总部WindowsNT开发部门的高级经理。他所领导的部门成功地设计开发了远东版(包括日文版,简体中文版,繁体中文版和韩文版)WindowsNT3.51,NT4.0,和Windows2000。

1997年年底,唐骏由微软公司总部委派来上海筹建大中国区技术支持中心。1999年7月,微软总部鉴于该中心的骄人业绩,正式宣布提升该中心为亚洲技术中心。2001年10月,鉴于该中心的业务范畴已扩大至全球范围,微软公司正式宣布将微软亚洲技术中心提升为微软全球技术中心。

在管理该技术中心期间,唐骏的管理才能受到微软公司的高度评价。微软公司总部分别在1998年授予其公司的最高荣誉———比尔·盖茨总裁杰出奖和2000年授予其公司杰出管理奖,2001年授予其微软公司最高奖项———最高荣誉奖。

有人把微软(中国)总裁的位子比成烫手的山芋。在唐骏之前,先后就职的是3位中国信息产业的风云人物,杜家滨、吴士宏、高群耀。

唐骏的人才招聘考题

在唐骏的眼中,微软要招聘的人才一定是要具有适应社会的能力。因为社会是千变万化的,所以要适应这样的社会,适应这样的挑战。唐骏的招聘考题里面总有那么几道题,来考察应聘者了解社会的情况,观察他跟人的沟通能力,交流的能力:

第一道题:

电视台著名新闻主持人即将离开他所主持的新闻节目,去另外一家主持新的节目,以寻求更好发展。在他离开之前,在他主持最后一档节目的时候。他将向两年支持他喜爱他的观众致告别词。你来为他写一段短而精,又有创意的告别词。

第二道题:

记者A和记者B相约单独采访某知名人士。时间分别为下午1点到1点半,1点半到2点。记者B等到1:35仍未见记者A结束采访,记者B在2点还有新的采访任务。那么假设你是记者B,你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来说服记者A让他结束这个采访。

编辑:张向林  来源:青年报 4月7日 作者:麦奇 


 





克隆人行不行?
生化恐怖笼罩美国
2001年台北选战
第十届上交会
巴以冲突又添血债
中国加入WTO
美机在纽约坠毁
山西煤矿事故频发
巴西女孩的天桥梦
广东湛江江门爆炸案
不明船只被日击沉
阿根廷爆发大骚乱
呼和浩特火灾
西安麦当劳被炸
印巴濒临战争边缘
赵薇长沙遇袭
江西一烟花厂爆炸
巴以濒临战争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