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实用|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IT|图片|
                     >>新闻中心>>科教卫IT>>正文

应对校园保护费 多数孩子选择以暴制暴
2002年4月8日 14:34

校园暴力话题我们已经持续关注了数期,孩子们如何对校园暴力说“不”?本报此次了解了一些孩子的想法,从孩子们的答案中,我们不难发现:多数孩子竟对校园暴力持“以暴制暴”的态度。

面对校园暴力,受害的孩子不得已用暴力的手段对付暴力,然而这种说“不”的办法是让更多曾经远离暴力的孩子转而滑进暴力的圈子。这种恶性循环是我们不希望看到的。

其实制止校园暴力———正如法官的观点———不仅要救助那些受校园暴力侵害的孩子,更要挽救那些实施暴力的孩子,因为他们正滑向犯罪的边缘。解决校园暴力,首先要制止暴力,包括不用暴力手段来向校园暴力说“不”。

我用牙咬她们

一初二女生:我在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就遇见过这样的事,当时我个子很小,学校里有两个女生欺负我,经常在放学的路上堵住我,有时候向我要钱。不给她们就打我,她们长得又很壮,我很怕她们。

最初几次我都被她们打了,只能哭着回家,告诉了母亲,希望母亲帮我出气。但是母亲反而批评了我一顿,最后还说:“她们打你,你不会咬她们吗?”后来又有一次,这两个女生在放学的路上堵住了我,向我要钱,我不给,她们其中一个就冲过来打了我一巴掌。我就抓住她的胳膊,真在上面狠狠地咬了一口。结果那个女生就哭着跑走了,另外一个也吓跑了。从此她们见了我就躲。

习武打回尊严

一高二男生:我觉得就是要靠自己的力量打回来。我就不怕那些人。在上初二的时候,我们班里就有一个小帮派,有四五个人,个子都和我差不多。当时我是一个人,他们就向我要保护费。我当然不给他们。后来就和他们动了手。他们人多,我当然打不过他们。

挨了打之后,我就回去一个人锻炼身体,练习“武功”。等他们再找我的时候,我还和他们打。我和他们打了很多次架,也挨了很多次打。到后来有一次,我真的把他们都打输了。最后他们还成了我的朋友。其实他们也不是太坏。

找大人来解决

一高二男生:我觉得和他们那些人打没有什么好处,最好还是告诉老师和家长,让大人来解决。

有人觉得一被欺负了就向家长和老师告状,小学生才会这么干,被人知道了很没有面子,但是总比被他们欺负要好。一般他们都是很多人在一起,和他们动手一定吃亏。

我就被人收过一次保护费,当时我没有钱,他们就有3个人在放学的路上截住了我。我当时很害怕他们打我,就告诉他们第二天拿钱给他们。第二天一早我就告诉了老师。老师找到那几个学生,带到办公室狠狠地批评了他们一顿。之后他们一直要报复我,说要打我。我就离他们远一些,过了一段时间也就没事了。

团结就是力量

一初三男生:我没有被别人要过保护费,但是一上初中的时候,就听说有一些学生被人收保护费。当时也很担心。一直在想要是他们找到了我,我该怎么办。

后来,我和班里的几个同学熟了,在一起说到这件事,他们也很害怕。于是我们就商量出学校的时候最好几个人一块。按我们的想法,只要我们有几个人一块,那些人也不敢轻易找我们。就是那些人要找我们中间的一个人,其他的人也可以及时去向老师反映,这样不会太吃亏。在刚上初二的时候,一个初三的学生找我,要我一个人出去。我知道那个学生“名声”很不好,就没有跟他出去。以后一连好几天我都和那些朋友在一起。

编辑:吴菁  来源:南方都市报4月8日 
  • 发生在上海的家庭暴力


  •  





    克隆人行不行?
    生化恐怖笼罩美国
    2001年台北选战
    第十届上交会
    巴以冲突又添血债
    中国加入WTO
    美机在纽约坠毁
    山西煤矿事故频发
    巴西女孩的天桥梦
    广东湛江江门爆炸案
    不明船只被日击沉
    阿根廷爆发大骚乱
    呼和浩特火灾
    西安麦当劳被炸
    印巴濒临战争边缘
    赵薇长沙遇袭
    江西一烟花厂爆炸
    巴以濒临战争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