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实用|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IT|图片|
                     >>新闻中心>>社会新闻>>正文

成都三兄弟悬赏十万寻找失散8年母亲
2002年4月13日 08:23

“谁找到我们失散8年的老母亲,我们将重谢10万元。”家住成都市西门的李家庆三兄弟为了找母亲,到公证处办理公证,向社会郑重承诺:“谁能找到我们失散8年的老母亲,这笔钱就是报答他(她)的酬金!”李将带来的10万元现金存进了公证处指定的银行账户,公证有效期截至2003年1月9日24时。本报记者专程跟踪采访了李家庆一家人。

公证员范凯生介绍,像这样以10万元巨额酬金寻找母亲而办理的公证,四川省公证处还是首次遇到。范称,公证生效后,就代表需要公证的人或单位向社会作出了承诺,这10万元将专款专用,在公证有效期内,除非有人能够帮助其找到母亲,否则无人有权动用这笔资金。

1筛选信息成了主要工作

“你是在文川出差时看到她的?你能不能跟我讲具体一点?”

“喂、喂,你那边信号不好,你先挂了,我马上给你打过去。”

李家庆找寻母亲的心情完全可以通过他的语速和表情看出来。4月10日,记者坐在李家庆对面,看着他接电话、记地址、打电话,因此记者不得不见缝插针地提问。

桌上有一大堆从各地寄来的信件和照片,黑龙江、福建、内蒙古、广东等,最多的还是四川和湖南的,这跟四川电视台和湖南卫视的报道有关。李家庆说,自从“十万酬金寻母亲”被报道后,线索成倍地增长,筛选这些信息就成了李家庆目前的主要工作。“如果信里有照片,筛选起来相对容易一些,没有照片的信要看内容,明显与我母亲特征不符的回电话告诉他们说不是,比较像的马上打电话过去请他们寄照片过来。”记者看到一张长途话费清单,1月25日至3月20日,共有303个拨出去的长途电话。

“除了悬赏的10万,你现在大概花了多少钱?”“还没有统计,但肯定不是小数字。话费的开销还算小的,大头的在实地核实上。以前只要听到有一点点像我母亲的,我们就急忙赶过去,什么都不顾。请提供线索的人帮忙寄张照片还是一个朋友想出来的,他觉得我们不看照片就赶过去找人有点盲目。”说到这里,李家庆又补了一句,“请你好好表达这层意思,千万不要让人误会了,不管好心人能不能拍到照片,我都谢谢他,并且希望线索越多越好,我宁愿多花点钱去核实也不愿意漏了信息。”

2寻母广告让很多人都想发财

记者随意翻阅了一些来信,大部分都称是因被三兄弟的孝心感动而提供线索的。一个小姑娘在信中说:“得知你们在电台寻母一事,被你们的孝心感动,希望你们早日找到失散的母亲!”一个60岁的老翁寄来一个在街头流浪的老太太的照片,写道:“因为她不配合,我们费了很大功夫才拍下这两张照片,但照片洗出来后与报上你母亲的照片一对照,又觉得不是。不管如何,还是寄给你做个参考,就算不是你要找的亲人,或许是别人正在找的亲人,都祝你们早日和母亲团聚。”

当然也有一些信件和电话谈到钱的事。一位王先生在信的末尾一段说:“自从看到你们的寻母广告后,很多人都想发此财,他家(指收养像李母的老太太的家庭)的亲朋知道后,便不让外人接触,所以照片很难照,请你谅解。如再有电话是讇讇讇讇讇状蛲返暮怕耄忝遣灰俑牵ㄊ侵盖懊婺切┖芟敕⒋瞬频娜耍┝怠!?

李家庆说:“这人还算好的,有个人提供了一个线索,开始说得挺像的,我们就费尽周折地赶过去了。结果我一看,不是。可那个人拉着我的胳膊不放,说我因为不舍得给钱故意说不是,并指着老太太赌咒说,要是几天后她不见了,肯定是你把她偷偷带回家了,弄得我哭笑不得。我的10万元钱早就存进了公证处指定的银行账户。谁帮我找到母亲,经我们兄弟、亲属确认,谁就可以去领钱。还有的人提供的线索我们一听就觉得不可能,与老太太身高根本不符,可提供线索的人却说,你们10万元都舍得出,这路费舍不得掏,我们替你照顾了老太太这么久,电话费食宿费你们总该担点吧。唉,我自己的母亲,我还不熟悉吗?再说,10万元是一次性支付,它是不变的,而零碎的小钱虽少,却是无限的,我们找母亲付出的远远不能用10万元来衡量。”

310万元酬金把“重谢”量化

“这件事究竟利大还是弊大?我们越想分析出个长短来,越迟迟下不了决心。但最终想到这么多年来找母亲的难处和一次又一次的失望,我们才做出这样的决定:先找到母亲,其他的困难以后再说。这个决定可以说是感情战胜了一切。”

2001年12月的一天,正是李父生日,高朋满座,觥筹交错,当大家喝得都很开心时,老大见到一些年龄大的亲戚,触景生情地说:“一想到母亲一年一年变老,找到她的希望一天天变小,我做儿子的心实在难安。母亲到底在哪里啊?”话还没说完,老大和老三李家庆嚎啕大哭起来。“我们理解他们的心情,”李家的邻居于先生说,“越高兴、越幸福的场合反而越容易让他们想起不知在何方的母亲,每年春节前,是他们最渴望找到母亲的时候。后来,亲戚朋友们一起商量,表示无论如何一定要把老人找回来。”

李家庆谈到了“悬赏”的本意:“以前在启事里一直表示‘重谢’,但‘重谢’是没有概念的,给恩人磕个头是‘重谢’,对于普通的农民家庭,5000元钱也是‘重谢’。我们拿出10万元酬金,是想把‘重谢’量化,这样线索就会更多,找母亲的希望也就更大,如果找到母亲了,这10万元也物有所值了。”

4七年前爱烧香的母亲走丢了

与现在的轰动效应相比,三兄弟长达7年多(从1994年8月17日至去年年底)的寻母过程几乎被人们忽略。

1994年8月17日清晨,李家兄弟起床后发现母亲不在房间,到中午也没有回来。由于母亲信佛,她平常的活动也仅仅是去附近的青羊宫烧香拜佛,他们便到青羊宫和其他母亲喜欢去的地方找,可是没有结果。他们又询问了所有的亲戚朋友,还是没有消息。

李家庆的一个朋友说:“他们花了很大精力找他们的母亲。在《成都晚报》零星地登小豆腐块的广告,因为没有钱,连照片都没有登。他还通过电台发布一些寻人启事,也都是石沉大海。用得最多的方式是动用亲友。托亲戚在所在的乡镇打听,遇到要出差的朋友,就叮嘱对方带着照片到外地去寻找。8年来,他们三兄弟将成都的周边地区都跑遍了,去民政局查询,到公安局询问,通过人口普查寻找点滴消息,养老院、精神病院,所有他们能想到的地方他们都去寻找了。”

李家庆的女朋友一提起他们三兄弟以前找寻的经历,连说“辛苦”:“只要有关于母亲踪影的一点儿消息,他们都不放过。1995年,李家庆听说乐至农村有一位年龄、特征和自己母亲差不多的人,他急忙带了200元钱,借了朋友的面包车就上了路。可开到半途车出了毛病,之后又因违章被罚款,无奈之下,他只好将车委托给靠近乐至的亲戚,一个人在机耕道上走了近3个小时才找到那个村子,可惜,那个人并不是。”

谈起找母亲时的感受,李家庆苦笑说:“没有经济条件时,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有经济条件时,是有劲不知该往何处使。”

5“我最后悔的就是把她接到城里来”

别人说李家庆是孝子,他却自以为愧对这“孝子”之称。他说:“让母亲丢了,就是不孝。人要是有先见之明就好了,我们现在最后悔的就是把她接到城里来,只知道满足她的物质生活,却不注重与她精神上的沟通。”

三兄弟从农村到成都相继站稳脚跟后,把母亲从乡下接到身边,原以为这该是一家人最幸福的日子了。然而,母亲却很不习惯,不会玩扑克,也不会打麻将,在城里无事可做,又孤单,精神状态反而不如以前好了。三兄弟起初未在意,后来他们分析,孤独是导致老人走失的主要原因。

今年1月份,李家庆听说彭州辖区某寺庙里住着一个人,60多岁,也姓杨,自称是射洪人,外形跟母亲的照片很像。于是驱车赶到那里,翻过了几座山,终于到了寺庙。离那人还有一两百米远时,他觉得特别像,激动地踉踉跄跄跑过去,可走进仔细一看,非常失望。李家庆说:“那位老太太看到我,也流露出失望的神色。后来与她交谈时,她流下了眼泪,不知她是因为可怜自己的身世,还是羡慕我的母亲。见到这些老人的窘迫,我更加思念我的母亲。”

李家兄弟一想起30年前与母亲在都江堰市临江村相依为命的艰辛日子,就禁不住潸然泪下。“母亲真苦啊,为了补贴家用,每天早上天还没亮她就摸摸索索从床上爬起来,走几十里山路到深山捡柴,深夜才能回来,”老大说着,已是泣不成声,“她推开家门时,我们都看不到她的人,因为她瘦小的身躯已完全淹没在一大堆柴火之下。”

“母亲生我时,痛得差点儿不行了。村里的接生婆没要一点东西,因为家里只有两个鸡蛋了。6岁的哥哥生火,母亲拖着产后的身体下床为自己煮了鸡蛋,连糖都没有。”李家庆说到这里时,不停地擦眼睛。

6“我们会尊重母亲的选择”

找人本来就是件难事,要有耐心,更需要机缘巧合。“8年了,你们觉得该找的地方都找了,像现在这样找,机会有多大?”记者问。

李家庆分析有三种可能性:“因为母亲信佛,她可能在烧香的时候跟一些寺庙的人认识,受他们的影响去寺庙居住了;第二种情况就是,可能跟别人组织了家庭,现在生活得很愉快,不想回来。我们会尊重母亲的选择,我们绝不打扰她的生活,我们会给她现在的家庭添置东西,认她现在的老伴为再生父亲;第三种情况,我们不愿意说更不愿意去想。每个人总希望自己幸运,不至于那么倒霉。”

在与李家庆的交谈中,记者很奇怪地发现他总是用“走失”而不是“失踪”。李家庆是这样解释的:“因为1994年时我母亲已经有58岁了,多年来的节俭,她平时身上很少放较大面额的钱,所以被人拐骗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更主要的是,她走失过一次。那是1990年夏天,她到中江县的五姨家去,回来的路上因为被小偷掏了钱包,没钱坐车,走丢了。幸亏她被一家好心人收留了,我们后来尊称他为夏伯伯。我之所以还充满信心地找,是因为母子间的心灵感应——我从来就没有母亲发生意外的感觉,更重要的是我母亲是个文盲,她不知道我们在成都的具体地址。如果她到了很偏僻的小山村,那更是音讯全无了。”

现在,李家庆除了每天核实消息,还联络一些好友组织了专门的“寻母小组”,他们带着印好的“海报”到一些可能性大的乡镇去贴。李家庆说:“我们的海报已经贴到了很多地方,最北到了西昌,南边到了峨边、马边等与云南的交界处。我们几乎把四川找了个遍,重庆去了一小部分地区。我们出去时从不走高速公路,而是走以前的老路。海报基本上是每个乡镇至少贴5张——集市、乡政府门口、派出所门口、车站和码头。如果还找不到,我们可能还要想其他的办法。”

7政府在这方面投入的力量不可能太多

四川省治安总队办公室的一个工作人员说:“目前,寻人主要靠报社、电视台和民间力量,或自己贴小广告。我们公安部门有帮助找人的义务,但政府在这方面投入的力量不可能太多,因为这个工作量实在是太大了。最好全国能形成一个有效的网络,当然这是有关社会援助的范围了。”

每年全国有多少人失踪或走失?记者没能查到,但可以想像,那些“寻人启事”的背后是走失者家属长久的伤痛。找寻丢失或失散的亲人就像一场并不自信的持久战,在中介(媒体、亲友、公共场所)中传播“寻人启事”,单一而且难以奏效,能在什么时候结束,人算不如天算。像四川成都的李家庆三兄弟这样悬赏10万元的寻人模式很能引起大众传媒的关注,但有个前提:有充足的金钱和时间。可是,对于全国更多丢失或失散家人又不能拿出巨款来寻找亲人的家庭来说,他们又应该怎么办?如果能够真正形成一个全国性的寻人网络,在全国各省、自治区、市范围内帮助寻人,这必然能给这些家庭以极大的帮助。如果真有这一天,相信李家三兄弟也就不用这样巨款寻母了。我们希望能有更多的好心人提供更有效的寻人方式。

杨母特征:

姓名:杨崇清年龄:65岁出生年月:1936年8月20日籍贯:射洪县柳水沱(乡)

结婚到成都市十二桥西安南路44号,后因故将户口转到都江堰大兴公社(民兴乡)临江大队(村)五队(组),上世纪80年代中期回成都居住,先后住在成都市青羊公寓65栋2单元69号;抚琴小区北二巷23栋2单元2号;白果林小区青西路4号7栋5号。

生理特征:身高:1.5米左右,系四川省射洪县口音。离家出走的时间:1994年8月17日早晨5:40至5:50左右。

联系人:李家庆

在有条件的情况下,请让李母直接与李家庆通电话。

如果李母不能与李家庆本人通话,请知道李母下落的人通过电话或其他方式说出李氏三兄弟中其他两兄弟的姓名或李母一生的重要经历等。

或者邮寄李母近照2至3张到联系地址或成都市书院西街1号《成都商报》社会新闻部刘宇或汤晓初转李家庆收,邮编:610016。

联系地址:成都市抚琴小区北三巷23栋2单元2号李家庆

邮编:610031E-mail:ljqymother.net

寻母热线:013518115454、028-127-0189066、028-6612222

 选稿:小红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李湘荃 
  • 爱子迷失在黑网吧未回--母亲哭诉寻子经历
  • 七旬老人苦觅五十四年终寻得烈士兄长


  •  





    克隆人行不行?
    生化恐怖笼罩美国
    2001年台北选战
    第十届上交会
    巴以冲突又添血债
    中国加入WTO
    美机在纽约坠毁
    山西煤矿事故频发
    巴西女孩的天桥梦
    广东湛江江门爆炸案
    不明船只被日击沉
    阿根廷爆发大骚乱
    呼和浩特火灾
    西安麦当劳被炸
    印巴濒临战争边缘
    赵薇长沙遇袭
    江西一烟花厂爆炸
    巴以濒临战争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