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实用|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IT|图片|
                     >>新闻中心>>社会新闻>>正文

5个月时头被夹 不满周岁婴儿状告公交公司
2002年4月13日 10:07

东方网4月13日消息:五个月大的婴儿张晨在一次痛苦的乘车经历中被车门夹伤头部,在其即将满周之际,毅然将南京公交总公司告上法庭,索赔5万元。昨天,南京市秦淮区法院受理了他的诉讼。

据张晨诉称,2001年10月9日上午,他由保姆抱着和父亲在新街口乘坐101路公交车到原空军气象学院,当时车内并不拥挤,保姆抱着他坐在最后一排,父亲紧靠他站着,车一到站,保姆就抱着他走在前面,父亲紧跟其后,并两次对司机大声招呼:“请慢一点,有抱小孩的。”当时,电脑报站系统并未提醒“关门,请注意”。保姆下车时注意力集中在脚下的台阶,当抱着他走到车门时,还未及下车,车门便“咣”的一声关上,正夹住张晨的头部,左右耳正上方都被夹伤,他马上从睡眠中惊醒并哭了起来,很快车门又弹开,保姆的额头又被弹开的车门打中。为了不耽误整车人的时间,父亲记下了公交车牌号和司机执业号。下午,父亲和车队取得联系,车队答复让他们去儿童医院检查,经诊断,张晨“头颅外伤,头皮损伤”,并伴有“呕吐、烦躁、发热”等症状。翌日,父亲赶到101车队见到该队队长及当日司机,他们在看完医院的诊断报告后口头表示了歉意,并会同父亲去公安机关报案。公交治安分局城南派出所在责任认定书中确认司机王某在事故中负全责,幼儿在正常下车时被夹住无责任。事发后,张晨的精神状态显然不如从前,经常不明原因的哭闹,偶然有身体抽动现象,而且容易受惊,在灵活性、智力反应、注意力等方面也明显下降。每晚一醒就大哭大闹、焦躁不安。由于张晨在年幼时受到这种伤害,必将承担终身的风险,也给养育他的家庭造成了打击。张晨的母亲因受这一刺激,奶水一下就没有了。张晨日夜啼哭,使家人寝食难安,精神压力增大,故依法提出上述索赔要求。不到一岁的幼儿依法维权,在秦淮区法院历史上尚属首例。据悉,该案将于近日开庭审理。

 选稿:小红 来源:江南时报 作者:盛冰 田莉 韩东良 方莹 
  • 特护婴儿"急性胃破裂",谁之过?


  •  





    克隆人行不行?
    生化恐怖笼罩美国
    2001年台北选战
    第十届上交会
    巴以冲突又添血债
    中国加入WTO
    美机在纽约坠毁
    山西煤矿事故频发
    巴西女孩的天桥梦
    广东湛江江门爆炸案
    不明船只被日击沉
    阿根廷爆发大骚乱
    呼和浩特火灾
    西安麦当劳被炸
    印巴濒临战争边缘
    赵薇长沙遇袭
    江西一烟花厂爆炸
    巴以濒临战争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