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实用|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IT|图片|
                     >>新闻中心>>国际新闻>>正文

文汇报记者感受瑞典人的金色晚年
2002年4月16日 06:13

在斯德哥尔摩,记者出乎意外地见到一位上海老乡。他盛情相邀到他家小聚,记者不顾采访活动繁忙,应邀拜访了这个上海人在斯德哥尔摩的家,去了以后才知道这是女主人的生日聚会。看到他们一家老少三代人乐融融的样子,我为他们在异国他乡过上安定的生活感到由衷的高兴。天色已晚,男主人说要先开车送他的母亲回家,然后再回来与我聊天。我不禁心中纳闷,这样一幢三层的楼房,难道没有老人的安身之处吗?

听了主人的解释,我豁然开朗。他是在十多年前赴斯德哥尔摩留学的,后来找到了一份工作,就在这里定居下来了。五六年前,他把老母亲从上海接来,为的是一家三代住在一起,生活上有个照应。过了几年,按当地政府的政策规定,他试着为母亲申办定居手续,想不到居然办成了。

更想不到的是,他母亲不但从此每月可以领取3000克郎的养老金,还获得政府分配的一套公寓。他后来才明白,这不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而是瑞典政府一贯的社会保障政策。早在1956年,瑞典议会就通过一项社会福利法,该法明文规定,子女和亲属不再负有赡养和照料老人的义务。因此在瑞典,所有的老人都有自己的住房。

凑巧的是,第二天我将按计划采访瑞典政府社会保障专家帕尔梅先生,我打算趁此机会把瑞典的社会保障政策,尤其是养老制度打探个明白。

社会保障伴终身人文照顾更重要帕尔梅先生是政府一个专门委员会的主席,负责对国家实行的社会保障制度进行评估,并提出修改建议,还为欧盟各国的统一社会保障体系起草文件。据介绍,他的父亲就是十几年前在斯德哥尔摩街头被谋杀的瑞典首相。

按照事先的约定,我在瑞典政府社会保障部办公大楼的门厅等待会见。我人还没有坐定,看见大门打开,进来一位男士。他看上去才30岁出头,一身休闲服,背着一个在年轻人中很流行的双肩背包。他脸含微笑,目光炯炯地注视着我。我心里猜测,会不会就是他呀?说时迟,那时快,我的陪同已经开始作介绍了。我们两人同时伸出了手。

帕尔梅先生对社会保障制度的各种实践情况非常熟悉。他把我引进一间小小的会议室,在黑板上左涂右抹,很快就画出了各种保障体系的模式。他指出,设计一个社会保障体系,必须从整个人生过程来考虑。受教育、找工作、建立家庭、养儿育女,失业和患病时的经济保障、退休后的养老金、年老体衰时的护工料理,是每个人一生中都要碰到的问题。其中,病人和老人是最需要照顾的。在现代社会,这些问题不是依靠家庭,也不是依靠市场经济就能解决的。

记者表示同意这个观点,但提出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即,如果这些负担政府全包下来,经济上承担得了吗?

吃福利滋生懒人负担重经济减速在上个世纪的七八十年代,瑞典经济飞速发展,国民收入迅速增加,政府开始推行慷慨大方的高福利政策,成为名副其实的“福利国家”。凡经济困难的家庭,只要调查后情况属实,政府就会给予补助。结果是吃福利的人越来越多,政府的负担越背越重。到了90年代初,国家经济不堪重负,出现了衰退的迹象。

帕尔梅承认,高福利政策养活了一些懒人。有时候,福利享受者从政府领到的钱比正常劳动者的工资还要多。所以说,按家庭经济状况享受社会保障的制度是有缺陷的,损害了全职劳动者的利益,其后果是影响了他们的工作积极性。

为改变这种状况,瑞典从90年代初开始改革社会保障体制。帕尔梅先生介绍说,体制改革的一个切入点是在实行全民统一保障标准的基础上,分阶段引入福利待遇和工龄长短、工资高低挂钩的原则。家境困难而没有工作的,只享受基本待遇,不会多给一点补贴。而有工作的人,工作时间越长,工资挣得越高,得到的补贴越多。这样一来,人们就不会呆在家里吃福利,而是千方百计上学进修,学本领,努力工作。结果是把经济搞上去了。

帕尔梅说,实行基本福利统一,待遇和贡献挂钩的办法,有助于提高经济效率。个人、公司和工会不必经常为福利待遇而浪费时间反复谈判。一个工人变换工作,也不会因此损失他的权益。这样的好处是人们对自己的前途更有把握,社会更为稳定,经济发展就更快。

目前,瑞典人通常必须交纳30%左右的所得税,购物时商品价格中包含了25%的增值税。高税收支撑着整个社会保障制度。就拿养老保障来说,瑞典是世界上人口老龄化程度最高的国家之一,超过65岁退休年龄的老人占到全国人口的17%,其中80岁以上的老人占5%。据估算,目前瑞典用于养老保障的开支已超过国内生产总值的20%。

瑞典政府近来对社会福利制度进行改革,养老保障制度也有所改进。比如,新的退休金制度强调人们退休后的收入与他一生的收入挂钩,工龄越长,工资越高,他的退休金就越多。个人对自己的将来负责,它不仅将提高个人的工作积极性,同时还可减轻政府的财政负担。前几年,瑞典政府开始拿出一笔资金,用于补贴由子女承担照料老人责任的家庭。由于中央政府下放了部分管理权限,有的地方政府将老人服务设施私有化,以提高效率。养老金的数额也不是年年相同,它随着年度经济增长率、人均预期寿命的变化而浮动。当年经济增长快了,养老金数额将会提高;人均预期寿命高了,养老金数额会跌一点。

朝三暮四亦良方老有所养心舒畅记者在采访中询问了出租车司机、机关工作人员、公司老板和雇员、商店营业员等各行各业的人,他们大多表示,虽然税缴得比较多,但享受到的社会保障也是实实在在的,他们并不感到冤枉。最重要的是,他们对自己的将来感到踏实,毫不担忧。多少年来,老人都能享受政府提供的养老金和单独的住房。大部分养老金的数额相当于退休前工资的百分之七十,应付日常生活绰绰有余。老年人都能享受到接近免费的医疗服务,包括生活护理。

帕尔梅还补充说,改革来改革去,实际上和以前相比,现在的保障制度所花费的钱并没有减少。但是由于结构不同,体现出了一定的激励作用,国民经济总体上增长加快,经济总量大了,问题就好办了。

新闻提示

联合国第二届世界老龄大会12日在马德里闭幕。大会通过了《政治宣言》和《老龄问题国际行动计划》等重要文件,强调要把老龄问题纳入各国的发展战略之中,同时强调发展中国家要把老龄问题同反贫穷斗争结合起来。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在大会发言时要求各国政府面对21世纪世界老龄人口不断增加的现实,努力建立一个“对各个年龄层的人群都公平的社会”。

据联合国最新统计,目前全球老龄人口总数已达6.29亿,平均每10个人中就有一位60岁或60岁以上的老人。人口老龄化已成为当今世界一个突出的社会问题。目前老龄人口增长率已经高出人口平均增长率。

本报记者卢宝康前不久访问瑞典时,对这个国家的社会保障制度进行实地考察,并采访了瑞典政府的有关专家,他们的经验对我国社会保障制度的创新有可借鉴之处。

编辑:邱曙东  来源:文汇报4月16日 作者:卢宝康 


 





克隆人行不行?
生化恐怖笼罩美国
2001年台北选战
第十届上交会
巴以冲突又添血债
中国加入WTO
美机在纽约坠毁
山西煤矿事故频发
巴西女孩的天桥梦
广东湛江江门爆炸案
不明船只被日击沉
阿根廷爆发大骚乱
呼和浩特火灾
西安麦当劳被炸
印巴濒临战争边缘
赵薇长沙遇袭
江西一烟花厂爆炸
巴以濒临战争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