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实用|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IT|图片|
                     >>新闻中心>>文娱新闻>>正文

美籍演员蔡满寿在上海遇见梦想
2002年4月18日 02:22

背景

4月12日至28日,一部讲述跨国婚恋的都市情感剧《秋千情人》,在上海话剧艺术中心艺术剧院上演,美籍演员蔡满寿在剧中扮演男主角鲍勃,其流利的中文,充满激情的表演和特殊的身份引起了观众的高度关注,记者在首演之夜采访了这个在上海寻梦的外籍演员。

中国影视界的第一“外援”

他生于美国,从小和华人小孩一起读书,对中国人有一种难以言表的感情。因为教他中文的老师姓蔡,他就随了老师的姓,取名“蔡满寿”,代表吉祥长寿。

16岁时蔡满寿第一次来到中国,在北京师范学院进修中文。随后又去哈佛大学读完了中国历史研究的硕士课程,并考上了哈佛的博士研究生。为了撰写论文他第一次来到上海,当他看到了自己向往以久的著名的外滩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太愚蠢了”,然后他反问自己:“我为什么要在美国学习中国历史?还有什么地方能比中国上海更适合了解中国的过去和现在呢?”于是,蔡满寿婉拒了哈佛再次提供的博士学位全额奖学金,定居申城,为了寻找儿时的梦想,开始和许多中国的“个体户”演员一样,靠着拍影视片养活自己,以上海为家成了一个外籍的职业演员。

在这个城市里,他说,他找到了自己热爱的事业。

为了这个梦想,蔡满寿曾经放弃了一份待遇优厚的工作。有一阵子他在上海的日子过得非常艰苦,为了省钱吃过4元钱一份盒饭,与人合租公寓,为了机会,他学会请人吃饭,用中国话说着“一言为定”或者“哪里哪里”的客套话,“削尖脑袋”挤进文艺圈各种聚会,搜集各种名片。

1997年的时候,机会终于向他招手,他在电视剧《亡命天涯》中扮演了第一个角色。并且借着一个偶然的机会蔡满寿开始在“智力大冲浪”节目中演小品,担任各种角色,爱因斯坦,八国联军,甚至还扮演过女人,他于是成为了中国影视界的第一“外援”,在上海滩也开始越来越有名气。

之后蔡满寿频频在各类广告中出现,并在多部电影中出演角色,《新十字街头》中的黄毛、《不说再见》中的利曼、《华英雄》中的警察等等。不久前中央台播放的《紫荆勋章》中蔡满寿出演了小泰勒,是一个希望公平竞争的英资企业家形象,20集戏中他出场了16集,几乎创造了一个外国演员在中国表演的奇迹。

如今的蔡满寿可算是小有成就,可是他却依然渴望自己的演艺生涯能够得到新的开拓,最近他又开始走上了上海的话剧舞台。

在上海这个繁华的城市里,这个期待“让生命活得有价值”的外国演员,一次次的和自己追寻的梦想拥抱,不断让生命跨入一个新的高度。

爆发力和激情

一个外国人能够说好中文也许并不太希奇,但是如果一个外国人可以用流利的中文出色的演好一台话剧,那就足可以把这称之为是一个“奇迹”了。而这个奇迹的制造者正是美籍演员———蔡满寿。

4月12日,记者在上海的安福路话剧艺术中心的舞台上,看到这个美国人蔡满寿,在这部讲述跨国婚恋的话剧《秋千情人》中,蔡满寿扮演的是男主人公鲍勃一角。近两小时的表演过程中人们看到了这个外国演员用流利的中文将主人公鲍勃身上的浪漫与激情,以及面对现实后的失落和痛苦演绎得淋漓尽致。

正像《秋千情人》的出品人黄安钢先生所形容的那样:蔡满寿,一个美国人用中文表演得这么好,不容易,最难得的是他有爆发力,他有激情。

首演结束之后,记者采访了这个外籍演员,蔡满寿轻松讲述着自己在上海的生活,喜欢唱歌,喜欢跳舞,也喜欢在空闲的时候和朋友一起到酒吧里喝酒,普通得像任何一个在这个城市生存的年轻人。

可是一谈到表演的时候,蔡满寿的脸上马上显出了严肃的神情,他说他一直很喜欢看电影,常常会被电影里的情节感动得落泪,表演一直是他的一个梦想。

走出剧场,外面的夜色越来越浓,蔡满寿一天的表演正式结束了,而关于他的舞台表演事业却只是刚刚开始,明天的戏幕还将再次拉开,这个执着的外国人还将在上海的舞台上继续他的寻梦生涯。

档案

蔡满寿,1972年出生于美国休斯敦一个犹太家庭,英文名MattTrusch,曾在哈佛大学取得硕士学位,并在北京师范学院和哈尔滨工业大学学习中文,因为酷爱表演,只身来到上海,开始他的演艺生涯,在“智力大冲浪”节目中演过多部小品,并在《新十字街头》、《不说再见》、《华英雄》等影视剧中担任过角色。

访谈

记:你怎样理解《秋千情人》鲍勃这个角色?

蔡:我认为鲍勃是一个在哪儿都可能存在的很真实的人,他并不是一个特殊的人,虽然他有特定的家庭背景和成长经历。在剧中这个人爱上了一个没法生育的女人,而鲍勃非常爱孩子,那么这就是问题,鲍勃要选择,你到底爱的是孩子,还是爱这个女人。其实剧中孩子是一个比喻,生活中人们为了某些因素,要么是钱,要么是其他什么东西,人们丢失了爱。

记:现实中你有没有遇到过这样现实与梦想发生矛盾的时候?

蔡:以前曾经谈过一次恋爱,就是因为将感情带上了一些现实的条件,所以最后失去了,但是如果现在再出现这样的情况的时候,我想我会跟着感情走,而不是考虑太多的现实因素。

记:怎样看待下面观众的反应?

蔡:上海的观众很好,他们会积极地作出反应。但我有一个地方很奇怪,当我演到鲍勃对苏激动地说“你为什么杀了我们的angel(天使)时,观众为什么大笑而不是感到难过,我想这应该是一个可以感动别人的时刻?(注:《秋千情人》中苏向鲍勃隐瞒了自己与国内前夫的孩子曾经流产的事实,而鲍勃一直把这个事实上并不存在的“孩子当作自己的天使,给他起名an-gel,并打算把他接到美国来,当他获悉真相,痛苦异常。)记:这大概就是中西方的差异吧,中国人把血统看得很重,所以他们看到鲍勃这么强烈同时也很可贵的感情,反倒不自然。

记:可以问问你的年龄吗?

蔡:我今年三十岁了。

记:那你知道中国有句老话叫“三十而立吗?

蔡:(立刻站起身来,做了个立正的动作,笑)就是要开始做事嘛。像我这个年龄,应该结婚有自己的家庭,像我的朋友很多都结婚有孩子了,但我的问题在哪儿呢?我更想要一个精神的对象,可以一辈子在一起。我觉得一个男人即使什么都有,但是如果没有女人,那他也等于什么都没有。

记:会找上海女孩结婚吗?

蔡:我不知道。有些女孩子会考虑一些怪怪的东西,真的爱情哪里要考虑那么多,结婚吧。

记:你跑过很多地方,最喜欢哪里?

蔡:当然是上海呀。上海浪漫。我在北京也演过戏,北京特别有人情味,但我更喜欢上海。

记:你原来起“蔡满寿这个中文名字时,并没有很多的去考虑它的含义吧?

蔡:很多人觉得这个名字太傻,像个土包子,很多很多人叫我改名字,我不改,我就是喜欢这个名字。

记:作为一个“外援在平时演戏的过程中,有没有受到特别的待遇?

蔡:会有,他们都会特别照顾我,因为我是一个犹太人,不吃猪肉,所以他们会给我特别提供一些其他的食物,我每个周六的时候要参加犹太人的安息日,那天他们就不会给我安排工作。

记:那你的这个特别身份,会不会给你在中国的发展带来限制?

蔡:那是很明显的,这种限制一直有,如果一般的中国演员可以接到100集的话,那我通常就只能接到20集,别人每天都可能有工作,而我有时候一个月都没有工作,但是相对来说我的工作价值可能就会比他们更高一些。

记:遇到这样的情况的时候,你通常怎么解决这种困境?

蔡:我会选择做制片人的工作,因为之前也有做过,这样就可以平衡生活。

记:你曾经是哈佛的研究生,为了来中国放弃了这样好的求学机会会不会觉得可惜?

蔡:一个人在抓住梦想的时候,必须要作出一点牺牲,有时候出现困境的时候,会想如果按以前的生活会是怎样,但是更多的时候我还是觉得值得的,因为有些机会是买不到的,即使你有很多钱,也未必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而且我也觉得现在自己得到的要比失去的多,所以也没有什么后悔。

编辑:邱曙东  来源:青年报4月18日 作者:钱春雷 


 





克隆人行不行?
生化恐怖笼罩美国
2001年台北选战
第十届上交会
巴以冲突又添血债
中国加入WTO
美机在纽约坠毁
山西煤矿事故频发
巴西女孩的天桥梦
广东湛江江门爆炸案
不明船只被日击沉
阿根廷爆发大骚乱
呼和浩特火灾
西安麦当劳被炸
印巴濒临战争边缘
赵薇长沙遇袭
江西一烟花厂爆炸
巴以濒临战争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