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实用|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IT|图片|
                     >>新闻中心>>文娱新闻>>正文

解释明星访谈节目七宗罪
2002年4月18日 07:22

俗话说,距离产生美。明星之所以会成为人们顶礼膜拜的对象很大程度源于那种可望不可及的神秘感,当他们在银幕或舞台上光彩夺目的形象被熟悉后,他们的日常生活,他们的情感世界成为了大众更渴望获知的内容。

明星访谈节目因为满足了对明星“私生活”的窥探欲,释放了我们的好奇心而被青睐有加。几乎已成为各家电视台拉高收视率不可或缺的招数。《超级访问》、《娱乐人物周刊》、《艺术人生》、《朋友》、《明星三日谈》、《猜猜谁会来》等明星访谈节目汹涌而来,形成了继“游戏类”、“益智类”节目流行后的新一轮风潮。

可当我们一开电视机,就能看到大小明星们的真情告白时,手中的遥控器却不愿为此停留哪怕十分钟。

笔者历数明星访谈节目的七项罪名,权做一家之言。如果诸位编导能够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就再好不过了。

第一宗:矫情

这已成为现今大部分人物栏目的通病。编导大概看准了中国人的泪腺比较发达,因此刻意制造种种噱头和细节营造气氛,但这种功利的目的决定了最后的结局只能是矫情有余,真诚尽失。

有的主持人一开始就与嘉宾称兄道弟:刘哥、那姐充盈耳端,让观者的毛细血管迅速膨胀。湖南一位女主持特别喜欢用浓重的港台腔同嘉宾打情骂俏,比如:你快说嘛?人家都着急死了。你这人怎么这么坏?等等。有的节目录了许多场外镜头,请来各路明星对嘉宾进行肆意的吹捧褒扬,简直像看一场娱乐圈劳动模范表彰大会。曾有过一档节目:当主持人对嘉宾开了一个毫无幽默感的玩笑后,两人就开始大笑达5分钟之久,恶心至极。

第二宗:粗糙

量多掩盖不了质劣。明星访谈节目制作水平的粗糙显而易见:随随便便搭个景棚,摆张桌子,弄把椅子,再搬台摄像机就能捣腾出一期节目。因此画面基本是在主持和嘉宾脸上来回跳动,连必要的双人镜头都很少,更别谈什么丰富的剪辑技巧了。

明星是在赶其它演出、活动的间隙抽空来的,主持也根本不需要做什么案头准备,反正随便找个话题开聊,走到哪算哪,还美其名曰:追求现场感和即兴火花的闪现。在某节目李连杰专辑中甚至几次出现手机铃响,制作的马虎与粗糙暴露无疑。

第三宗:自恋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明星访谈节目都染上了严重的自恋病。把节目剪辑成若干段落,在每一节开始之前先播放由下节内容的精华剪成的片花已成为各档节目的必备招数。

其实,这种手法在国外电视中已屡见不鲜,可人家的节目时间长,广告又多,此法起到了较好的提示和分割作用。国内节目区区30分钟,却要插上10来分钟的片花,实属喧宾夺主,非但不能锦上添花,反而让人产生逆反心理。

是编导对自己的节目特别有信心,或是在浪费时间,显而易见。

第四宗:媚俗

现在有种说法:整天看电视的人一般层次不高,所以低能加噱头是提高收视率的唯一手段。游戏化与庸俗化也逐渐在明星访谈节目中盛行。

弄几段搞笑的噱头,做几个低俗的游戏,问几个愚蠢的问题,再配些不痛不痒的观众笑声。看嘉宾在节目中如何出洋相,成了编导同志最大的追求———也许这就叫真我本色吧。

第五宗:贪婪

俗话说:贪多嚼不烂。可我们敢想敢做的电视人就是有这样的勇气和魄力。有一档明星访谈节目自信地提出了“每天一小时,一周三天天天见面”的口号。结果密度是有了,质量却每况愈下。

国外也有许多成功的每天播出的访谈节目,但一般都是利用明星身份,请他们就当天新闻热点谈看法,注重的是新闻性。我们的节目往往强调专题化,以明星的生活,情感为主要内容。客观来讲,足够支撑一小时容量的明星真的不多。

第六宗:盲从

一个节目火了,于是仿照其模式的节目就一窝蜂开办起来。而热门明星也往往处于刚下这个谈话节目,又上那个谈话节目的状态。打开电视,就看到同一张脸在不同的频道间说着一些相同的话。

选题重复、形式雷同、缺乏个性、定位模糊已经成为明星访谈节目的致命伤。盲从的原因很简单:跟风炒作、借鸡生蛋,不思进取,希望不劳而获,结局也很简单:淘汰出局、臭名远播。

第七宗:弱智

许多明星访谈节目的主持人本身都属青春靓丽型,因为在游戏娱乐节目中火了,便被看做吸引收视的法宝。他们夸张豪放的身体语言与简单幼稚的思想语言极不相称,因此你经常会听到一些极其弱智的问题。

一档明星访谈节目的莫少聪专辑甚至用大半集的篇幅让莫介绍“糖醋排骨”的做法,接着主持人拿了本菜谱随便挑两个菜,再问他做法。郑钧专辑中女主持则很肯定地说:“我以前听过一首歌《三分之二的理想》很喜欢的(应为《三分之一的理想》)。一档有关女主播专辑的谈话节目,主持人在节目快结束时感情充沛地说:欢迎大家收看本期节目(应为感谢)。还有不少主持人喜欢在嘉宾表述观点时,打断别人,“聪明”地说完别人没讲完的话,结果却证明是错误的。

此外,有思想有经历的明星严重匮乏,使许多口碑与素质双差的明星成了常客。这就使严肃的访谈成了一场真正的游戏。

专家诊断:精神产品忌“拷贝”

被访者:王群(华东师范大学影视专业副教授、电视谈话类节目研究学者)记者:目前电视荧屏上明星访谈节目很多,但似乎普遍形式雷同,质量不高。您认为原因在哪里呢?

王群:我认为关键不在数量多,而在质量差:无法给人情感上的震撼、理性的思考空间,没趣味性、少信息量。电视节目是一种产品或者说精神商品。是商品就有跟风和流行存在。前阶段,不是也一窝蜂,全在搞游戏节目吗?但精神产品同物质产品不一样。不能简单地拷贝。物质产品可以拷贝,因为消费者有从众心理,容易流行起来。而精神产品缺乏创意的简单拷贝反而会使人毫不留情地拒绝。因为物质只要一种形式就可以了,精神则需要内涵,层次更高。

第二,无论物质产品还是精神产品,一旦形成了品牌,就不能随便拷贝。《艺术人生》火了,就模仿人家,是很卑劣地假冒,只会让人反感厌恶。

第三,许多编导只看到别人辉煌的结果,却忽略了艰辛的过程,没有很好的研究学习,生产出的就是次品。观众往往会自觉地抵制次品。

记者:您觉得做好一档明星访谈类节目需要具备哪些要素?

王群:首先,起点要高,编导的目的不能只是用明星作招牌,提高收视率。

其次,主持要佳。谈话类节目可以说是各种电视栏目中对主持人要求最高的,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主持的。我觉得访谈类节目主持要具备两个“力”:魅力和功力。魅力是指主持人的文化气质和个性旗帜。功力则是体现在他们的睿智和卓识上。好的主持人应该与被访者进行精神对话,或者说“神聊”(曹可凡语)不能太琐碎,更不能没话找话讲。这就需要案头工作相当充分。

第三,角度要新,同样的人物,同样的选题也可从不同角度切入,关键要动脑筋。

第四,话题要明。在前期策划中一定要设计主题,不能像踩西瓜皮似的,随意性太大。有人说这是在追求《锵锵三人行》的风格。可人家节目的信息量和语言风格你复制得了吗?

第五,范围要广。明星不一定要是影视圈的,甚至可以从经济、体育、教育领域找。

第六,制作要精。学学别人《对话》、《艺术人生》的精良制作。

第七,运营要活。要寻找多种途径和形式的运营模式。

记者:您觉得像《艺术人生》这样的节目成功在哪里呢?

王群:它请的嘉宾都是大腕,所说的内容却是普通人的情感经历、成功路上的艰辛挫折。很容易引起观众的共鸣。

在节目编排上结构严谨、注意用细节说话、外景与演播室访谈相结合,观众是从网上精挑细选出来的。空间的分布也很有创意。你看,主持人与嘉宾不像有的节目正对而坐,是45度角,感觉是在和观众交流。

编辑:钱程灿  来源:新闻晨报 4月18日 作者:黄斌 
  • 演艺圈最近有点烦 明星也需要平常心
  • 女明星中的未婚妈妈们[图文]
  • 我是美女我怕谁 两岸三地明星嫁入豪门录


  •  





    克隆人行不行?
    生化恐怖笼罩美国
    2001年台北选战
    第十届上交会
    巴以冲突又添血债
    中国加入WTO
    美机在纽约坠毁
    山西煤矿事故频发
    巴西女孩的天桥梦
    广东湛江江门爆炸案
    不明船只被日击沉
    阿根廷爆发大骚乱
    呼和浩特火灾
    西安麦当劳被炸
    印巴濒临战争边缘
    赵薇长沙遇袭
    江西一烟花厂爆炸
    巴以濒临战争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