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实用|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IT|图片|
                     >>新闻中心>>文娱新闻>>正文

中国新生代电影导演:表述的欲望
2002年4月18日 07:58

近期,进口大片《指环王》正闹得沸反盈天的时候,另有一批国产电影也悄无声息来到上海,它们背后是这样一些名字:王小帅、路学长、娄烨、管虎、张番番、张一白、孟奇、李春波。

近期,进口大片《指环王》正闹得沸反盈天的时候,另有一批国产电影也悄无声息来到上海,它们背后是这样一些名字:王小帅、路学长、娄烨、管虎、张番番、张一白、孟奇、李春波。

无疑,用“电影新生代”这样中庸本份的名字称呼他们毫无风险,虽然他们当中有些人已经把自己从地下拔出来,成功地绑在了声誉火箭筒上,开始在电影的天空加速度飞升,然而在票房方面他们似乎依然凶多吉少,以至于主办方不得不在“新生代电影展”的名头前面用心良苦地加上“时尚”两个字,以招徕观众,有闻于此,那些只在网上拼命灌水号称铁杆影迷的“虫子们”是不是该羞愤而死?至于“新生代”们,他们冷面热心,他们用电影说话,他们在在乎和不在乎之间勇敢摇晃镜头,建树个人一派。其他,都是扯淡。

绕不开的“第五代”,在中国电影历史上已经浓墨重彩留下了他们的烙印。90年代以后,对“第五代”而言,电影已经成为工作,熟练工或者生手工,他们的大限在于他们难以通畅地进入与生命现在时的对话与交流。

试图通过非主流机制的方式获得跨国认同的最初尝试受阻后,经过反省和挣扎,这些大多在六十年代出生,八十年代以后接受正规或业余影视教育的年轻人,喷薄出表达的欲望,终于风生水起。

他们是正在形成的一代,音乐制作人兼电影人黄燎原概括:六十年代出生的人,其历史观和世界观大异于当前电子时代出生的“后辈”,又不同于五十年代红色中国的“前辈”,他们体验到的是商品社会在身边的进驻,随着他们年龄增长而成为生活。

管虎的《头发乱了》,娄烨的《周末情人》等,以其在电影观念和影像形态上的独特性,形成了一个前卫性的边缘。他们信奉的是“还原”:对他们所体验的世界的还原。

他们大多重视迥异于历史与民族传奇的当代城市生活;他们对上世纪以来中国人那种经久不衰的政治热情相当疏离;他们回到日常,与那种将自我拔高的宏大叙事拉开距离;他们对中国电影技术与艺术上存在的巨大缺口富有野心。

他们用迷离的色彩、跳跃的结构、幻动的节奏、情绪化的人物,还原了他们自己在都市的喧哗与骚动中所感受到的相当个人化的希冀、沉醉、失落和来去无归的生存体验。

冷清的票房绝非由于影片本身,而是在此之外的一些东西。他们需要一种被关注的力量,而我们则需要属于自己一代人的电影。

王小帅:

坚持独立精神

王小帅的电影,构图优美精准,造型意识强烈,他始终在运用自己的电影视野观照我们这个时代中那些被异化,感受到异化或者拒绝异化的人。而这样的努力都是在维护一件事情,使我们的生命免遭伤害。

《冬春的日子》里的画家刘晓东最后精神失常,而《极度寒冷》中的行为艺术家齐雷干脆放弃了生命。也许王小帅的影片过于忧伤,但是这一切背后是对生活真正的热爱。

《梦幻田园》里,夹在妻子和过去的恋人之间的文刚近乎自虐的自我审查,令人动容。有人认为影片里的储藏室非常具有象征性,还不习惯“站出来生存的国人的内心都有一个储藏室,人们不是到那里忏悔,而是去逃避自己想象中的审查。

曾经有人问过王小帅会将独立电影的信念坚持下去吗?王小帅的回答是:“独立制片是比较接近我个性的选择。重要的是独立制片的精神是不是存在。独立电影的精神应该是在大众的道德取向里边寻找个性,相对保持艺术电影的纯粹性。”

路学长:

机位决定立场

据路学长所说,“自己同第五代导演的不同,是他们的机位放在了地平线上”,而他将镜头投入其中。

他的处女作《长大成人》是一部少年的成长史,通过影片他力图表现他们这一代人对生活的思考和热爱。《非常夏日》同样贯彻着路学长对人生的思考和对成长的关怀。

他选择的角度可以用他自己的话来做注脚:“每个创作者对题材以及人物的兴趣点都会有所不同。表现普通人也好,表现边缘人也罢,无非是创作者一面之词。对于观众来说也许酒逢知己也许一钱不值……你应该想方设法让人家看完你的影片,同时又能保持住你的品格。这是一个导演的功力所在,也是一个导演所肩负的责任。其实从世界影坛看,玩弄外部技巧已不是那些新锐导演们所热衷的了,而转向面对人与生活,甚至达到赤裸裸的地步。”

如何让人看完自己的电影,同时又保持自己的风格?答案就是生活,直面生活。

娄烨:

选择自由和压力

“独立电影”在娄烨的理解里就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和创意拍片子。他认为:如果你选择了独立制作,那么在选择了创作自由的同时,也就是选择了自己兼顾一切的压力。不过,娄烨也强调,在目前中国最需要的是一批能和国际接轨的独立制片人,他们懂电影又善沟通,既能把独立电影导演从千头万绪里解放出来,又能与投资、发行商有效沟通。

娄烨和他的电影是从城市里走出来的,从《周末情人》到《危情少女》,特别是最新的作品《苏州河》,他对当代大都会里衍生的一切总有着个人特别的敏感。

在他看来,第五代导演的早期作品是革命性的,随着他们的被接受和认可,他们的许多作品也慢慢从“由衷的制作”变成某种意义上的“协议定货”,即按照某种对第五代电影的期待模式来拍片,他们可能有意无意地在他们的电影中努力排除一些他们觉得“不中国”的东西,可是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讲,这种排除可能越来越困难,或者说新一代的电影制作人可能在这方面更坦然一些。如果没有领会错的话,那么他自身“按照自己的想法和创意拍片子,正是一种突破。而独立的底气在于自己是“能和国际接轨的独立制片人”。

他们的处女作

管虎:执着于生活体验

被影评人士称为“作为新生代导演具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新锐精神”的管虎,在他自筹资金拍摄的《头发乱了》这部低廉成本的处女作中,我们已经感觉到极其个人化的东西:青春的激情和执着的生活体验。

管虎这些早期电影里的主人公多为摇滚乐手、学生、流浪艺术家,在混乱的情感纠葛、迷茫的追求、琐碎的细节描写中讲述当代城市青年成长的故事。

张番番:拍好看的电影

在《天使不寂寞》的首映发布会上,当被问到“第一次执导影片感到最困难的是什么“,导演张番番轻描淡写就把问题支过去了,但回头私下接受本报记者的采访时,他却认真“交待”:第一次导片,真正的困难是“叙事”。而这部片子拍下来,张番番觉得对得住自己:“国内导演,老实说拍了一辈子电影还不懂得叙事的大有人在,这就像写作文,形容词可以堆得很华丽,但却没有中心思想。”

第一次导片,张番番的态度是“用一个纯粹的想法拍一部纯粹的电影”,而“纯粹”就在于电影要“好看”。毕业于北影的张番番,把处女作拿回母校给师弟师妹们观看,结果大受欢迎,连走廊上也坐满了人,把他激动坏了,感觉自己“活了”。

张一白:新城市电影

《开往春天的地铁》是张一白电影上的牛刀初试,这之前人们念叨的则是他那部都市偶像青春剧《将爱情进行到底》。青春幻象,浪漫元素,感官城市,似乎是张一白的情结。“地铁在我眼里是一个现代化的象征,是人群的集散地,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场所。”张一白把地铁的美学意味充分涂抹在他的影片里,而“新城市电影”则是他的旗号,“这是一部新城市电影。新城市电影的概念是,平静反应和发现现代都市生活的美感;让人发现生活中实在的东西,给人一种幻想和憧憬。”无论张一白的“新城市电影”提法是否尚属初级阶段,现代意义的中国城市电影的确已露端倪。

李春波:追求原生态生活

《女孩,别哭》,是李春波从歌手向导演迈进的第一部片子,而他以追求“原生态生活”的理念,将自己送入新生代导演的阵营。李春波说:“这部片子生活流的手法,展示的就是生活的原生状态。没有太多情节。因为生活本来就是这种样子,没有那么多大喜大悲。就像《女孩,别哭》中的一句歌词,‘生活转来转去,又回到原地’。大喜大悲的事情我们已经麻木了,并且大家都把这种事放在心里,都沉浸在自己的体验里,谁都不愿将这种事和人沟通,十年前当然是另外一种样子。并非是说没有上进精神,而是把今天的事情做好,就是对生活认真负责。”

编辑:钱程灿  来源:青年报 4月18日 
  • 十天票房不足9万 "新生代"电影申城遇冷场
  • 上海"时尚新生代"电影展开幕
  • 张艾嘉跟希望新生代导演合作[图文]


  •  





    克隆人行不行?
    生化恐怖笼罩美国
    2001年台北选战
    第十届上交会
    巴以冲突又添血债
    中国加入WTO
    美机在纽约坠毁
    山西煤矿事故频发
    巴西女孩的天桥梦
    广东湛江江门爆炸案
    不明船只被日击沉
    阿根廷爆发大骚乱
    呼和浩特火灾
    西安麦当劳被炸
    印巴濒临战争边缘
    赵薇长沙遇袭
    江西一烟花厂爆炸
    巴以濒临战争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