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实用|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IT|图片|
                     >>新闻中心>>文娱新闻>>正文

"草根导演"陈果:我是穷人名牌[图文]
2002年4月18日 14:37

align=center

陈果,1959年4月15日生于中国广东。10岁随父母移居香港。1984年加入嘉禾电影公司。1996年利用电影公司用剩的底片、50万港元联同5个工作人员拍摄《香港制造》,获瑞士卢卡诺影展评审团特别奖及第34届金马奖最佳导演与最佳原著剧本等多个国际奖项,成为香港电影的一个神话。《香港制造》和之后的《去年烟花特别多》、《细路祥》合称“九七三部曲”。《榴莲飘飘》和《香港有个好莱坞》为“妓女三部曲”的头两部。2002年刚完成数码电影《人民公厕》。

不是一部写实片

记者:香港电影节开幕式那天我在现场看《香港有个好莱坞》,观众笑了好几次,影片中有些黑色幽默的东西,但开场前十分钟却有点闷……

陈果:前十分钟闷是应该的,你不要那么快进入。这次有点不同,从整个布局来讲观众会不知我在搞什么东西。

记者:对,看完后也觉得导演似乎想表达的东西很多,但不知到底有没一个核心?

陈果:最简单的最流行。你不觉得香港很多家庭的破碎是由于内地女孩的加入吗?(原来你想表达的就是这一点?)这是你自己的决定,如果你了解我以前的电影,那你一定知道陈果想说什么,但知与不知这两种想法其实对我都不重要了。现在香港人有种很迷惘的东西,突然有天来了个漂亮的人就慌张了,你不觉得吗?

记者:对,影片前面四分之三的部分给人感觉就是这个主题。

陈果:周迅的这种写法也是蛮有突破性的,她其实不是一个主角,但她贯穿整部戏,她走后三个男人仍能感到她的存在。这部电影我是玩自己内心的感觉,写香港人的迷失。

记者:但影片对周迅这个角色的背景交待不是很清楚。

陈果:我不想交待,那太婆妈了。这不是一部写实的电影,它存在一种幻想的东西,很多是虚的。

周迅演得不错

记者:周迅以前总演清纯的形象,这次却演妓女,总感觉不接受。

陈果:我觉得她演得不错,角色没问题,香港人挺喜欢,可能你对她太了解,这次她的戏不多,当时也想过找其他人,但找来找去找不到。其实在片里你可以认为她是妓女也可以不是。

记者:影片里有种夸张美学,像特写猪肉、断手呀。

陈果:现在已经很含蓄了,生活中砍手更厉害,黑色幽默就应该这样。你不要与以前的比,这些拍法都是为了迎合这种风格,像性爱场面,这是我这次最难的。基本上在华人地区拍这种镜头永远拍不了。

我从低层做起

记者:是不是因为演员不信任导演?

陈果:不是,是因为我们很封闭。在拍《榴莲飘飘》时来了两个湖南女孩当群众演员,她们与小璐聊天,我当时怀疑她们是做这行赚钱的,非常自然,拍完后她们对我说:“我们也可以露的,只要你们给钱。”我们原本并没想这样做,但既然她们提出来我们觉得也可以,可后来真正让她们来演时又不干了,说“现在VCD那么多,我们怕家里看见”。总之拍性爱场面一直是华人电影的一个头疼问题,我下次坚决不干了。

记者:那天我看完后与几位影评人交流,他们觉得不如《榴莲飘飘》。

陈果:影评人就不要理了。电影是不能一部比一部的,否则不好看,其实我可以永远拍《榴莲飘飘》那种东西,但对我个人就不好玩了,我不会执迷不悟地拍别人觉得好的影片,我不知什么好坏,只拍自己感兴趣的东西。

记者:你这么自信吗?

陈果:是。可能我从低层做起,不像有些人上看下看的,我看过很多成名导演走进死胡同,说超不过以前就不拍,千万别这样想,这只是个工作。

记者:作为“妓女三部曲”第二部,你有没有想过要从哪个角度来区别前一部,并保持三部曲的完整?

陈果:一定有。一个主题重复拍三次,一定要换角度。这次我的重点不在妓女身上,但下一部又可能重新放回女孩身上。我不怕重复自己,个性的东西是永远不会改变的,所以你不要听大师说“不会重复自己”,这种话完全不要挂在心上。

记者:你觉得这部片与《榴莲飘飘》比,是超越还是持平?

陈果:不一样,类型不一样。有些观众喜欢这部,有些喜欢那部,没有百分百赢的,要那样想一辈子也拍不了了。

记者:你的“香港三部曲”我还是最喜欢第一部《香港制造》,而且外界评价也是后两部不如前一部,这次拍妓女三部曲会不会也存在这种情况,后两部很难超越《榴莲飘飘》?

陈果:对,可能会,第三部很难拍,有压力,我想做一些颠覆的东西,可能你们这么想,我反而不会照你们想的那样拍。现在在构思第三部,暂时也不知道会怎样,在风格上不想画地为牢。

我是穷人名牌

记者:你说过在拍完《细路祥》后要拍一部比较主流娱乐的电影,已经开始准备了吗?

陈果:我不只要拍一部,这几年老在谈,但如要拍主流的东西,就会有很多工业的东西加入。我现在多好呀,无政府主义状态,但能坚持多久我也不知道。海外如欧洲就会觉得,你是独立电影就永远不要去做主流。有钱才能做,但又要受人控制。(那王家卫呢?)王家卫不一样,他已地位超然,可以操控自己了。他真的是一个名牌。(你不是吗?)我是穷人名牌,是佐丹奴,但我又想做这种东西。说到底,影片如果不好看还是会被市场无情地淘汰。

记者:那你是不是只想拍自己喜欢的东西而不在乎市场?

陈果:我不是不在乎市场,拍之前一定考虑观赏力在哪,如果只是拍出一部很个人的片那肯定不会出现在香港市场,除非你要放弃这个市场。

关注草根生活

记者:你会永远关注草根阶层的生活吗?

陈果:这是我比较熟悉的题材,容易掌握,而且低层里有无限的生命力,故事来源也非常丰富,暂时不可能改。草根的东西既然给你了就用下去吧,我也不知他们为何给我扣了一个“草根”的帽子,下次我拍武侠片看他们会怎么叫,“草根武侠导演”?

记者:你为何总在拍三部曲?

陈果:也是在搞创作呀,以后我可能是华人电影导演里三部曲最多的!(笑)我每做一个主题就会发现有很多故事,一部里讲不完。

记者:你会一直走这种独立制作的路子吗?

陈果:我的个性里有革命性的东西,要对抗整个工业,骂完还去做。你骂人家可以,但你超不过人家就要闭嘴。最近我有个朋友在做一部地下电影,我看了后问他:“你有什么冲动,凭什么要拍这部电影?”他讲不出来。花那么多时间去搞一部电影为何不搞好?浪费!在香港就更难。(难道你的电影仅局限于香港吗?)不,如果是,那我今天就在街上做乞丐了,就因为我的电影在欧洲、日本、韩国还有一点小众市场,可以赚点小钱,又可以给本土的观众多一个选择,这种做法才可以维持下去,但也做得很辛苦。我算不错,熬过了五年,还能熬多久就不知道了。

 选稿:钱程灿 来源:南方都市报 4月18日 作者:谢晓 
  • 看到了就想拍 陈果《人民公厕》封镜


  •  


    【关闭窗口】



    克隆人行不行?
    生化恐怖笼罩美国
    2001年台北选战
    第十届上交会
    巴以冲突又添血债
    中国加入WTO
    美机在纽约坠毁
    山西煤矿事故频发
    巴西女孩的天桥梦
    广东湛江江门爆炸案
    不明船只被日击沉
    阿根廷爆发大骚乱
    呼和浩特火灾
    西安麦当劳被炸
    印巴濒临战争边缘
    赵薇长沙遇袭
    江西一烟花厂爆炸
    巴以濒临战争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