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实用|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IT|图片|
                     >>新闻中心>>文娱新闻>>正文

"天使"李小冉:时尚+忧郁+酷[图文]
2002年4月19日 19:10

align=center

李小冉

东方网4月19日消息:见到李小冉那天,她刚刚拍完一部电影回到北京。因为拍的是一部恐怖电影,全片72场戏,大多都是在晚上拍的,演员工作时间通常是下午5点到次日凌晨5点。面前的小冉边打着哈欠,边抱歉说这两天时差还没倒过来呢!

我是第一次近距离与小冉聊天,她有着北京女孩特有的爽气,她对你的友好会很直接地表现出来。虽然当天她的身体一直不太舒服,但她一脸的轻松没有让我的采访带着一种歉疚的心理。

生活中的李小冉很接近她银屏中的形象,高挑的身材,轮廓分明的脸,一点点时尚一点点忧郁一点点酷,绝对不会让她淹没在街上的人潮中。

“天使”不好当

李小冉走进我的视线,是缘于一部电影《天使不寂寞》。这是一个充溢着时尚气息,时空变换感很强的情感故事,李小冉扮演一个从单纯走向成熟的女大学生。看电影的时候我去晚了,在黑暗中刚刚坐定,看到的第一个人物就是李小冉,她让我眼前一亮。电影中有两场戏我很喜欢:雨夜,男孩送迟归的女孩回学校,当女孩翻过校门时,球鞋挂在了大门上,男孩爬上去把球鞋递给了女孩,女孩抱着鞋,带着一脸的甜蜜消失在雨中……这个女孩就是李小冉。

这么浪漫的一场戏拍起来可不浪漫。当时已经是9月底了,晚上天气特别凉,雨是洒水车的人工降雨。“每一场戏我们都要淋一晚上,冻得不得了。拍雨戏挺麻烦的,因为雨点的大小不太好把握。好多次我们都已经淋了好长时间,突然听导演喊停,雨不好,就得重来。这样的情况占到2/3。”小冉说戏里这几场雨戏一共拍了三个晚上,拍了多少条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导演一喊‘CUT’,我和郭涛马上冲到一辆桑塔纳车前,因为现场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取暖,剧组的人就把这辆车发动起来,车的前盖很热乎,我和郭涛就披一块浴巾趴在上面。”

《天使不寂寞》是小冉的电影处女作,她最深的感受就是紧张。“可能是拍电视剧拍习惯了,就觉得很放松。但拍电影时,胶片盒一响,我就紧张。平时我一点不怕哭戏,别人评价我是说哭就哭。拍《天使不寂寞》几场哭戏时,导演问我行吗?我说凭我演电视剧的经验,应该没问题。没想到实拍的时候,拍了三条都没哭出来,当时急得不得了。我记得那天晚上特别冷,我们在一个未完工别墅的露台上拍戏,冻得发抖。一下来我就想哭,但只要导演一喊:开始!我满脑子都是胶片转动的声音,心想这都是钱啊,我要是拍不好,剧组损失可就大了,于是就更加的哭不出来了。”

第一次拍电影许多东西对小冉都是新鲜的,“比如我脸上长痘痘,拍电视剧时通过化妆就可以掩盖了;但是拍电影就不行了,摄影师会说千万别起痘痘,因为拍出特写,那痘痘在银幕上就和电视机一样大。”小冉至今想起和电视机一样大的痘痘还觉得恐怖。

小冉目前已拍了两部电影,对电影她有一种特别的神往,“我觉得在黑暗中和普通的观众坐在一起感受电影那种氛围,挺好的。”

这个女孩不柔媚

去年是小冉最忙的一年,几次约她采访,她都在外景地。小冉掰着指头数她的几部作品:古装剧《浪迹天涯》、《皇朝太医》、《皇宫宝贝》,时装剧《爱在阳光灿烂时》,和一部电影《天使不寂寞》,总计有100集。小冉称去年属于自己的时间加起来也就20天。“我觉得还好,我比较适应紧张,一闲下来就觉得自己像个废人。只是有时感觉挺孤独的,以前那些朋友好久都不联系了,一打电话都不知道说什么。他们都对我失望了,因为每次打电话,我都不在北京,经常这样他们也就不找我了。”

友情一直是小冉非常看重的,她的生活中有两个最好的朋友。“一个女孩是跟我一起长大的,比我大5岁,我们俩是同月同日生,她已经结婚了。还有一个好朋友是男孩,他说我是他的红颜知己,我有什么事都可以跟他讲,我们可以拉着手上街,但彼此之间只是朋友。”在小冉看来,异性之间绝对可以有抛开爱情的朋友,“当然这和我的个性有关,许多男孩都觉得我是他们的哥们儿。”

“这么说你的个性中柔媚的东西少一些?”

“本来我就不柔媚。”

“可《像雾像雨又像风》中的安琪却那么让人心生爱怜?”

“那是装出来的(笑),你看我现在柔媚吗?”我看着她的神情,想笑。

小冉说生活中她就属于直来直去的那种女孩,但她的外形经常掩盖她真实的个性。“我属于干吃不胖的那种,脸型又是中国传统的瓜子脸,容易让人产生一种保护感。一些特别了解我的朋友看到我演的那些楚楚可怜的角色后,就说装得还可以!”受骗者在了解了真实的李小冉后,都恍然大悟:你哪是女孩,整个一个男孩,差点当了你的护花使者。

《金蝉丝雨》了心愿

“在家里等了两个月,电视剧《保镖》里的一个小角色让我演,现在想想应该是女18号,只露了两面。但是在剧组里我感觉倍受歧视,第一次演戏什么都不懂,我就觉得自己特多余。可是那时自己也没什么积蓄,拍这个戏一个月有4000块钱,我觉得还不错,就咬牙坚持下来。有一次我在化妆间里听别人说起主角叶童和何家劲一集的片酬,当时在我看来那真是一个天文数字。”

小冉记得《保镖》的外景地设在飞腾影视基地,当时剧组有好多化妆师和梳头师,但是最好的化妆师和梳头师是专门为女一号服务的,其他人是不碰的。给小冉这些小配角梳头的是最末流的梳头师。“我当时就暗自发誓,下次再来这里拍古装戏一定要让最好的化妆师给我化妆,让最好的梳头师给我梳头。”

2000年,小冉第二次去那里拍戏的时候,这些愿望全部实现了。这部电视剧就是北京台即将开播的电视剧《金蝉丝雨》。“我记得最好的那个梳头师看见我很惊奇:‘又是你,上次看见你就觉得你素质蛮好的,就想你以后一定能出来,以后要接着努力啊!’”

问小冉拍戏打算拍到什么时候,她笑着说要拍到容颜已褪。

编辑:吴麒敏  来源:北京青年周刊 
  • 李小冉沪上吐露心声"好想谈恋爱"
  • 为《天使不寂寞》开播助威 李小冉解小东亮相北京街头


  •  


    【关闭窗口】



    克隆人行不行?
    生化恐怖笼罩美国
    2001年台北选战
    第十届上交会
    巴以冲突又添血债
    中国加入WTO
    美机在纽约坠毁
    山西煤矿事故频发
    巴西女孩的天桥梦
    广东湛江江门爆炸案
    不明船只被日击沉
    阿根廷爆发大骚乱
    呼和浩特火灾
    西安麦当劳被炸
    印巴濒临战争边缘
    赵薇长沙遇袭
    江西一烟花厂爆炸
    巴以濒临战争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