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实用|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IT|图片|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正文

3000多万不翼而飞 有人为死人贷款开绿灯?
2002年4月21日 07:11

名著《死魂灵》中曾这样描写:俄国沙皇时代,乞乞科夫走遍四乡向地主们购买已死但尚未注销户口的农奴———死魂灵,之后进城办理合法手续,把死魂灵作抵押,从中牟取暴利。这一切居然在我们今天的现实生活中也发生了———

是谁为死人贷款开了绿灯?

在历经一年多的侦查、审查起诉、开庭审理后,2002年春节前夕,福建省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福建省首例违法发放贷款案作出了终审宣判。据调查,在1996年5月至1997年9月的短短一年多时间里,漳州市芗城区原南欣城市信用社主任王鼎荣、信贷员谷韶君正是以类似请“死魂灵”画押、让早已注销的企业当担保人等种种离奇的贷款审批手段,违法放贷143笔,致使国家的3051万元贷款全部打了水漂。那么到底是谁为死人贷款开了绿灯呢?

死人是这样“画押”的

死人怎么可能画押签字贷款呢?且看如下的荒唐表现。

据漳州市芗城区检察院的调查,王某某于1997年7月17日向原芗城区南欣信用社申请贷款5万元,并以王锦田的大同路××号的地契作为抵押,同时还有以王锦田名义书写的一张“愿将该地契作为抵押”的证明材料,书写时间为1997年7月17日。如果仅看这样一份书证,也许局外人还看不出什么端倪。可问题就出在这份书证上,根据公安机关的户籍证明显示,“书写”“愿将该地契作为抵押”证明材料的王锦田已于1995年9月4日去世!

显然,死人是不可能写下“愿将该地契作为抵押”的证明材料的。根据《担保法》第七条规定:“具有代为清偿债务能力的法人、其他组织或者公民,可以作保证人。”但是时任南欣城市信用社主任的王鼎荣和信贷员谷韶君却在根本没有按规定进行调查的前提下,就糊里糊涂地在这份“死人画押”的荒唐贷款协议书上签字同意发放贷款了!结果,“死魂灵”就这样堂而皇之地为贷款“画押担保”了!

由于南欣城市信用社主任王鼎荣和信贷员谷韶君从未认真对贷款人的资信进行调查,类似的荒唐贷款层出不穷:芗城兆丰木制品厂于1997年10月1日向南欣信用社申请贷款35万元,并以健明自行车配件公司作为担保单位。可实际上,作为担保单位的健明自行车配件公司已于1997年8月24日被工商部门吊销了营业执照,同样是一家法律上已宣告“死亡”的企业!

贷款为何如此好骗?

应当说,为了确保每一笔贷款安全、合理、有效的使用,国家法律和各种金融机构都为此作出过各种各样的严格规定。手中掌握着数以千万元计的信贷资金,关系到众多企业的生存与发展,王、谷二人何以就这样容易被骗呢?

据了解,王鼎荣、谷韶君虽处在发放贷款决定权的重要位置,然而两人一个从街道办事处调来,一个从部队转业到金融单位,都没有经过相应的金融知识、金融法规的专业培训,是两个地地道道的“金融盲”。虽是“金融盲”,但上级部门下达的存款任务却不能不完成,结果自作聪明的王鼎荣为了吸收存款而大搞“以存定贷”。不管贷款人是谁,只要能帮助南欣城市信用社吸收存款,或者发动储户到南欣城市信用社存款,就能按王鼎荣推行的“以存定贷”的方式得到相应的贷款,而对贷款人提供的担保人、抵押物、担保单位及担保资格,则统统放弃严格的把关。据了解,作为金融体系中一环的城市信用社,面对着来自于周围同业的激烈竞争,其生存的关键就在于能否更多吸收到存款。根据人民银行的规定,城市信用社放贷的根据就是要看其有多少存款。如此一来,各种花样繁多、缺乏安全保障的吸存手段便在南欣城市信用社中层出不穷。据当地其他信用社透露,事实上“以存定贷”大家都在搞,只不过王、谷二人“成绩”太突出了。

那么就没人去监管吗?据记者了解,王、谷二人所在的南欣城市信用社名义上归芗城区城市信用合作联社主管,但由于没有以资产为纽带组建统一的经营主体,实际上各信用社人财物都是独立的,“上级”难以真正从发放贷款上给予监督。漳州城区8家城市信用社由于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资产纽带,各信用社各自为政,乱争储蓄、乱发贷款,同样存在着管理混乱的严重问题。另据了解,由于王、谷二人事发,经省人民银行批准,目前这8家信用社已全部停办。

在如此局面下,出事看来早已是必然。短短的一年多时间里,王、谷二人贷出的143笔贷款,90%以上的项目没有进行过实地调查,没有进行过可行性研究。3000多万元贷款一去不复返。

亡羊补牢要及时

3000多万元国家资产,就这样再也收不回来了。除了王、谷二人要为此承担全部法律责任外,还有谁该为此负责呢?用“死魂灵”的抵押申请贷款为什么那么容易一再得逞,王、谷二人是否收受了贷款人的贿赂呢?对此,法院没有进行认定。2002年春节前夕,这起轰动一时的福建省首例违法发放贷款案,终于尘埃落定。被告人王鼎荣、谷韶君以违法发放贷款罪分别被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各判处有期徒刑10年和8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

随着各地经济建设的迅速发展,民间寻求贷款以助发展的要求会越来越多。我们的栅栏是否扎紧了?我们的规章是否完善了?我们的监管是否理顺到位了?老百姓的存款和国家的资产是否可以确保不再不翼而飞了?

编辑:周炜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赵鹏 黄如飞 
  • 专家提醒:贷款消费别吃上官司
  • 农村资金流向城市 贷款难成为农民增收又一坎


  •  


    【关闭窗口】



    克隆人行不行?
    生化恐怖笼罩美国
    2001年台北选战
    第十届上交会
    巴以冲突又添血债
    中国加入WTO
    美机在纽约坠毁
    山西煤矿事故频发
    巴西女孩的天桥梦
    广东湛江江门爆炸案
    不明船只被日击沉
    阿根廷爆发大骚乱
    呼和浩特火灾
    西安麦当劳被炸
    印巴濒临战争边缘
    赵薇长沙遇袭
    江西一烟花厂爆炸
    巴以濒临战争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