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实用|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IT|图片|
                     >>新闻中心>>社会新闻>>正文

非法职介纵容老色狼强暴4位小保姆
2002年4月21日 10:50

东方网4月21日消息:一位不满16周岁的少女和年长一岁的姐姐从甘肃千里迢迢来到北京,满怀憧憬地希冀打保姆工赚点钱贴补贫苦的家庭,不料第一份工作便让她陷入魔掌。50多岁的男雇主三天内把她强暴了7次。令人震惊的是,她并不是第一位受害者。今年2月至4月短短两个月间,这位老色魔用同样的手段先后奸淫了四位花季少女,她们都还不到20岁。

禽兽雇主

3月17日,经过三天三夜的颠簸,小玲和姐姐等10余名女孩在甘肃当地妇联的组织下来到北京,并被北京远宏家政公司接收,当天她就被一名姓郝的男子挑中去他的“三口之家”当小保姆。

到家后,小玲发现男雇主是孤身一人,不谙世事的她并没有在意。由于旅途劳累,很快小玲就昏昏沉沉地睡着了。半夜醒来时,发现自己的衣裤全被脱光了。郝某发现她醒来,便打开黄色录像让她看,并让她光着身子躺在床上。小玲死活不肯,郝某凶相毕露,打了她几耳光,并说若不依就把她用刀剁碎装到麻袋里扔了。可怜的小玲颤抖着双手苦苦哀求:“爷爷,别这样,求求你。”然而,她的哭声并没能阻止住兽行。

第七天,郝某终于答应放小玲回家政公司,临走前手里挥舞着手机对她说:“这是录像机,我们的事全录在里面。你若回去乱说,我就拿到你家乡去放,让你永远做不了人。而且你告状也没用,派出所所长是我弟弟。”惊恐未定的小玲哪敢不信,回到公司后她就按老头嘱咐,告诉别人是因为女主人太厉害才回来的。

哭诉暴行

事发后,忍无可忍的小玲哭着给在北京另一隅做保姆的姐姐诉说了遭遇。姐姐的雇主刘女士得知此事后,说服举目无亲的姐妹俩鼓起勇气报了案。

4月18日上午,在崇文区龙潭医院,记者见到了正在输液的小玲。从雇主家回来后她身体就一直不舒服:头痛、发烧,一咳嗽就肚子疼,一吃饭就呕吐,最严重的是尿频,每天要上十几趟厕所,稍不及时就尿在裤子上。医生说她泌尿道被严重感染,可能会引发肾盂炎。

小玲说,在郝某家的那几天,她的眼里只有惊恐和屈辱。老色魔每时每刻都严密看管着她,根本无法逃脱。这期间她被郝某不停地蹂躏,有时一天甚至达两三次。每次施暴时,都不让穿衣服,之后还令她立即冲澡,洗掉留有污物的床单。

“我妈希望我们能出来见见世面,挣大钱,谁知道发生了这种事。”小玲瘦小的身体蜷在输液椅上,大而无神的眼里满是泪水。

频频得逞

小玲是第一位揭发郝某的保姆,她向姐姐的雇主刘女士诉说遭遇时,忽然想起在当天自己被郝某带走时听到一位名叫小云的女孩轻声说道:“真想打死这老头。”

刘女士立即找到了小云,但小云除了告诉她也曾在郝某家当过保姆外,什么都不肯说。细心的刘女士已猜到个中隐情,在她耐心的劝解下,小云终于哭着承认她也被郝某多次强暴的事实。现在还不到15岁的小云,也是甘肃人。春节前她被郝某挑中到其家中做保姆,在总共26天的时间里,她也受到了和小玲一样的蹂躏:威胁、挨打、奸淫。

截至目前,被发现曾遭郝某施暴的小女孩已达四人,她们都是今年2月至4月间先后被郝挑走的小保姆。其中小云和小玲,陕西女孩小燕都是经远宏家政公司介绍的,另一位是小玲之后受害的四川姑娘小芳,出自另一家家政公司。

郝某现已被依法拘留,公安机关正在积极调查取证。

寻根究底

短短两个月时间,连续发生四起恶性事件,且属一人所为,实在罕见。要是小玲不报案,不知今后要有多少女孩子陷入这个魔窟。

刘女士向记者介绍说,据小云、小玲的叙述,郝某一般都挑选年龄较小的女孩子;接她们回家的路上,就开始询问她们在家乡有否对象、跟没跟男人睡过觉。然而,尚不懂事的女孩们对此毫无察觉。

小玲在郝家的第二天,曾给姐姐打电话哭诉“老头耍流氓,想回家”,刘女士特意打电话给公司提醒关注小玲的事,但一位姓赵的小姐说,那老头是老顾客,挺好的,小玲在撒谎。“当时老头的行为还仅限于猥亵,如果公司负责点,是不是悲剧就可能避免呢?”刘女士气愤地说。

受害女孩小云生性比较刚烈,期间她曾采取多种方法反抗,但弱女子的抗争终究无法抵制色魔淫威中的暴力。小云回到家政公司后,除了对别人说女雇主太厉害外,任何事情都没有吐露。她对刘女士说:“除了怕老头,我主要是觉得没人会帮我。以前有个姐妹被雇主打得到处是伤,回来后公司什么也没跟雇主说,还罚了那姐妹100元钱。”

小玲告诉记者,她们在被雇主带走前,只是被告知不能欺负雇主家的老人孩子,至于如何保护自己或受到委屈怎样反映,公司没人说起。她们很多人当天就被带走,更谈不上进行任何培训。

小玲说,时至今日,公司负责人只是跟她说,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你要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亡羊补牢

4月18日,崇文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在远宏家政公司大门上张贴公告,认定该公司未取得《北京市职业介绍许可证》就从事职业介绍活动,属非法职业中介机构,应立即停止职业介绍活动。对于小玲事件,公司的薛经理认为他们已尽了相应责任,派专人陪同小玲报案,协助妇科鉴定诊治。

采访中,面对如此幼小的心灵,记者实在不忍心让她们去回忆刚刚过去的厄运。但为了调查清楚事实真相,又不得不让花季般的少女沉浸在噩梦般的记忆里,一次又一次泪雨滂沱。小玲告诉我,她以前特别喜欢跟男的说话,现在却一见男人就讨厌害怕。小云则说,她特别希望能有一笔钱让她一个人过到老,否则就只能去尼姑庵了。

稚嫩的声音和沉重的语气显得是如此疏离。现在除了企盼不法之徒早日受惩和相关人士担负责任,我们没有别的办法来抚慰小女孩们伤痕累累的心灵。同时,我们需要重新审视职业中介规范工作,审视对此类现象的警惕,因为只有杜绝坏人钻空的缝隙,才能彻底避免悲剧的发生。

 选稿:彭金凤 来源:京华时报 作者:王珏 
  • 十龄女勇拒强暴 无耻徒失算落网


  •  


    【关闭窗口】



    克隆人行不行?
    生化恐怖笼罩美国
    2001年台北选战
    第十届上交会
    巴以冲突又添血债
    中国加入WTO
    美机在纽约坠毁
    山西煤矿事故频发
    巴西女孩的天桥梦
    广东湛江江门爆炸案
    不明船只被日击沉
    阿根廷爆发大骚乱
    呼和浩特火灾
    西安麦当劳被炸
    印巴濒临战争边缘
    赵薇长沙遇袭
    江西一烟花厂爆炸
    巴以濒临战争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