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实用|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IT|图片|
                     >>新闻中心>>国际新闻>>正文

子承父业 萨达姆次子能否顺利接班[图文]
2002年4月22日 09:01

align=center

萨达姆(左)

面对美英战机连续数年的狂轰滥炸和科威特边境蓄势待发的美国地面部队,伊拉克总统萨达姆突然觉得跟美国佬斗累了,日前突然宣布他将放弃总统之位,由二儿子库赛来继承父业。4月21日出版的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披露了这一惊人的消息,并对此进行了详细的分析。有鼻子有眼的报道让关心伊拉克局势的人觉得,伊拉克总统萨达姆的接班人马上就要见分晓了。那么,这一切是真的吗?不显山露水的库赛是如何战胜他那一向张扬的哥哥呢?子承父业真能让伊拉克摆脱美国政府死缠滥打的困境吗?

萨达姆退休传位一举多得

把伊拉克总统萨达姆准备退休传位二公子这篇报道写得有鼻子有眼的是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驻华盛顿记者托尼艾伦米尔斯。米尔斯开篇点题写道:“萨达姆侯赛因突然宣布他将放弃总统之位,由二儿子库赛来继承。”

至于萨达姆突然宣布退休的原因,米尔斯分析认为是萨达姆破美国总统布什准备武力攻伊的“计谋之一”。美国总统布什最近几天正竭尽全力试图将国际社会的关注焦点从巴以冲突和美国失败的调停扭转回伊拉克问题上来。美国情报机构近来频频警告布什说,如果再不早对伊拉克下手的话,那么可能就要坐失攻伊良机了,因为越来越多的伊拉克邻国出于美军对伊动武后可能会造成地区动荡的担心而越来越愿意萨达姆将总统之位传于他的儿子!

自打1996年萨达姆总统的大儿子乌代在一次暗杀行动中身负重伤之后,伊拉克国内外就萨达姆的小儿子、现年36岁的库赛能否接替萨达姆总统一职进行了激烈的争论。国际问题观察家和反对萨达姆的伊拉克流亡者们认为,萨达姆总统对名声不太好的大儿子乌代显然已经耐心全失,就连萨达姆家族的许多人也公然反对乌代,拥戴二儿子库赛。库赛已经全面得势的最新证据是伊拉克国家电视台播出的一系列电视画面。画面上,贴身坐在萨达姆总统左右的就是库赛,而今年稍早些时候,巴格达电视台还播出了库赛的专题节目。库赛在节目中宣誓他将永远忠于伊拉克,“不惧来自恶魔们的威胁,定要破了鸦雀们对伊拉克的鼓噪!”

海湾地区的阿拉伯邻国们也认为,在中东地区政权的父传子现象非常普遍,如果伊拉克也这么做了,那么或许能逼美国佬闭嘴。联合国武器核查人员查尔杜勒弗不得不承认说:“如果伊拉克也进行类似的权力移交的话,那么阿拉伯世界多数国家会承认伊拉克新政权的。”

不过,美国彻底推翻萨达姆政权的决心未改,甚至不因巴以局势而有任何的改变。上周,一名欧洲外交官得意洋洋地抖着手中的一大叠文件说,推翻伊拉克政权的军事行动计划就在其中。当然,这是一项庞大的计划,用一位美国政治分析家的话说是:“这可不是桩简单的事,你不可能星期二发起进攻,星期三就将萨达姆和他的家人赶下台,星期四就扶起萨达姆的反对派,星期五就打道回府,星期六他们就被全干掉了。事情没有这么简单的!”

如此看来,既然美国亡萨达姆政权的决心不死,那么萨达姆自然得想尽一切办法来应对了,把总统职位传给精力充沛的儿子不失为一举多得的好招法。

萨达姆废长子实属无奈

权且撇开萨达姆总统是否已经放弃总统职位真假不论,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萨达姆早就已经着手继承人的培养,而且这位未来的伊拉克政权继承者确确实实就是萨达姆总统的小儿子库赛,而非大儿子乌代。那么,萨达姆为何舍长取幼呢?这实属无奈,因为萨达姆总统之前一直把大儿子乌代当成自己未来的继承人来培养,并且将伊拉克电视台、复兴党党报、奥委会等交给乌代打理,但乌代太不争气,以至于落得个国内国际坏名声。

乌代性情暴躁,手段残忍,令人生畏。据说,乌代经常佩带着一支金手枪,驾驶着豪华跑车招摇过市,任何他中意的女性他都要弄到手。有一次,在巴格达一间夜总会,乌代公然追求一位军官的妻子,这名军官出面制止竟被乌代当场开枪打死。乌代暴戾的性格甚至连萨达姆都管不住。1988年,他在喝醉的情况下,杀死了替萨达姆品尝食物是否有毒的亲信侍从。1995年,乌代还开枪打伤了萨达姆同母异父的兄弟瓦特班。出于对厄运迟早降临到自己头上的担心,萨达姆的女婿兼助手侯赛因·卡迈勒兄弟于是叛逃国外。乌代把两人引诱回到巴格达,命令治安部队对他们下了毒手。

就连替伊拉克国家争夺荣誉的伊国家足球队员们也频遭乌代的暴力。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曾披露一名叛逃的伊拉克足球运动员的辛酸叙述。一个名叫萨阿德的足球队员详细叙述了他本人和他的球队如何在乌代的命令下遭到野蛮的毒打这种令人难以启齿的羞辱的内幕。萨阿德是伊拉克国家足球队队员,曾参加过包括1988年汉城奥林匹克运动会在内的国际锦标赛。他说,由于乌代对派遣他出国打比赛输了球一事大为光火,于是就将他投入监狱一个月。其间,他遭受了非人的折磨。他的头发全部被剃光,遭到看守用粗壮的藤条狠命地抽打。对他的惩罚是由臭名昭著的艾尔·拉德瓦尼亚监狱的看守执行的,人们都叫这些看守为“老师”。萨阿德说,这个监狱有个封闭的牢房,专门关押那些得罪了乌代的运动员和新闻记者。另一位伊拉克叛逃足球队员沙拉尔描述了1997年在伊拉克对土库曼斯坦的比赛中伊拉克以0比4失利,回国后,沙拉尔被立即送到乌代的奥林匹克委员会总部。乌代先是狠狠地骂他踢“臭球”,然后又将他送到艾尔·拉德瓦尼亚的监狱。接着,他被带入一间墙上摆满了一排排藤条的房间。“我被下令将衣服扒到腰部,然后躺在地上,”他说,“接着藤条就像雨点似的抽打起来。我浑身出血,昏死过去。”

类似真真假假的有关乌代说法不但坏了他的名声,而且还给他招来了杀身之祸。1996年底,乌代在巴格达市内遭人用手榴弹及机枪袭击,身中四枪,手术后仍有两颗子弹留在脊椎内,致使他下半身瘫痪,并失去了一条腿。此后,乌代日趋衰落,甚至连其亲自组织的民兵武装也分崩离析。

本不显山露水的库赛逐渐浮出水面

作为萨达姆次子的库赛长期以来远离外界的聚焦,很少在公开场合露面,但他却是位实权人物,在幕后掌管着负责总统及其家属、政府高级官员安全的共和国卫队、军队、情报及国家安全局等重要政府部门。库赛性格内向、沉稳老练、神秘莫测,恰与其暴躁易怒的兄长乌代形成鲜明对照。

在乌代受伤瘫痪之后,萨达姆总统开始把培养接班人的天平向与他作风惊人相似的小儿子库赛这边倾斜。2000年,萨达姆颁布总统令,授权库赛在紧急情况下代替他行使总统权力。总统令中还包括成立一个“决策委员会”,以便在紧急情况下辅佐库赛行使总统权力,并做出最后决定。不久,萨达姆又召开了一次特殊的家庭聚会,参加聚会的有萨达姆和他的两个儿子以及三个堂弟——巴尔赞、萨布阿维和瓦特班,还有他的秘书阿卜杜勒·哈穆德和萨达姆家乡提克里特的3个部族的领导人。萨达姆首先强调了家族内部的团结,至于乌代和库赛的分工,他要求乌代更多地关心知识界、体育界和艺术界,同时要求库赛注意改善军队官兵及军属的生活。萨达姆在这次聚会上首度挑明库赛是他的接班人,他还直言不讳地告诉乌代,如果乌代能够同大家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他将能够在国家政治生活中担当更大的责任。乌代当即表示他支持萨达姆的决定并永远效忠于萨达姆,巴尔赞、萨布阿维、瓦特班弟兄3人随后也作了同样的表态,自此,兄弟之间的权力争端至少表面上被萨达姆压了下去。

2001年5月19日,库赛被任命为执政党、阿拉伯复兴社会党军事委员会副主席,这是库赛完全掌握大权的第一步。而在伊拉克的电视中,库赛更开始被称为“领袖”。

在2001年5月23日召开的伊拉克复兴党第12次党代会上,库赛进入复兴党领导最高层,并同时被任命为复兴党军事局两副总司令之一。这样,加上库赛原本就掌管着伊拉克精锐的“共和国卫队”和萨达姆的“特种卫队”,库赛实际上已成为伊拉克的二号人物。

库赛如能继承父业则任重道远

这次的报道如属实的话,那么其实是意料中的事。不过,管理伊拉克这样的一个国家,对年仅36岁的库赛来说,无疑是一场巨大的挑战,因为伊拉克的外患内忧是有目共睹的。

首先,光是库赛接过的这挑经济担子就不轻。由于海湾战争后的长年制裁,伊拉克在国际社会举步维艰,美英战机还不时光顾。国内经济更是长达数年处于瘫痪状态,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只有约900美元,外债却高达1000多亿美元,黑市的美元兑换汇率是官方汇率的6000多倍。物价飞涨,消费品奇缺,工厂开工率不足40%。10年来,因疾病和饥饿致死的平民已经超过200万。

其次,国际社会大环境对伊拉克并不真正宽松。虽然阿拉伯邻国,甚至西方国家从去年以来对伊拉克显示出一些松动迹象,但前景究竟如何,尚难预料。如果沙特王储阿卜杜拉本周真能按计划访问美国的话,那么布什总统一定会告诉他说,萨达姆家族“玩权力从左手转到右手的把戏”怎么玩都没有用,都不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美国国防大学学者朱迪雅菲也认为,就算萨达姆放权二儿子库赛,那么美国政府仍不会满意的,因为美国官员坚信这改变不了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武器的本质,同时美国政府还认为,库赛之所以能接伊拉克的班,完全是因为“库赛太像萨达姆”,这意味着新的萨达姆又要诞生了,美国政府当然不乐意。

有消息说,美国政府的最佳结果是:萨达姆以及家族成员从伊拉克彻底消失!不过,这不仅仅指通过武力将他们消灭光,更乐意用不战而屈人之兵之法逼使萨达姆家族就范,交出伊拉克的政权,而美国人保证萨达姆及其所有的家族成员安全逃往任何一个愿意接纳他们的阿拉伯国家,伊拉克随之向“民主过渡”!

再次,库赛的哥哥不会善罢干休的。作为萨达姆的长子,乌代之前一直是接班人的热门人选。多年来,他从伊拉克国家奥委会起步,影响逐渐遍及舆论界。

目前,伊拉克的《巴比伦报》、青年电视台、青年联合会和记者协会,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在去年的议会选举中,乌代的得票率高达99.9%。他的影响和权力许多时候都在库赛之上。这样一个人,要想让他拱手将接班人的位置让给弟弟,恐怕是做不到的。实际上,现年38岁的乌代今天年初突然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改信伊斯兰什叶教!对此,舆论认为,乌代的此次行为显然和宗教无关,而是想借此赢得接任大权更多的砝码。

伊拉克国民议会的一位发言人说:“这好比他们兄弟俩在下一盘棋,目前库赛处于优势,但乌代想让弟弟知道,他手里还拿着一张王牌。”在伊拉克,什叶教徒占了人口总数的60%。但什叶教因为和伊朗宗教有密切联系而受到了执政的逊尼教派的压制。1991年,一名什叶教徒就在伊拉克南部被残忍地处死。乌代曾在最近的一次演讲中称,什叶教创始人即使没能赢得权力也照样站在了人民的一边。

据分析,乌代是用此来比喻自己目前的境况,以拉拢什叶教徒。另外,去年10月19日当库塞从总统府出来时,等在外面的两个高级警官杜里和哈迪迪企图驾车冲向库赛的座车,然后“用子弹把他干掉”。在这两人驾车高速冲向库赛座车的刹那,库赛意识到有人要向他行刺,急忙采取了躲避措施。后来,伊拉克警方抓获了哈迪迪,而杜里已逃之夭夭,这桩肯定有阴谋的刺杀案迄今仍不知其幕后指使。

不过,不管怎样,伊拉克人都希望伊拉克的未来政权能平稳交接。毕竟,人人都渴望安定的生活。

相关专题: 美军下一个目标是谁?

编辑:沈怡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徐冰川 
  • 萨达姆累了 欲将总统之位传予次子[图文]


  •  


    【关闭窗口】



    克隆人行不行?
    生化恐怖笼罩美国
    2001年台北选战
    第十届上交会
    巴以冲突又添血债
    中国加入WTO
    美机在纽约坠毁
    山西煤矿事故频发
    巴西女孩的天桥梦
    广东湛江江门爆炸案
    不明船只被日击沉
    阿根廷爆发大骚乱
    呼和浩特火灾
    西安麦当劳被炸
    印巴濒临战争边缘
    赵薇长沙遇袭
    江西一烟花厂爆炸
    巴以濒临战争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