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实用|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IT|图片|
                     >>新闻中心>>台港澳新闻>>正文

台海观察:陈水扁给自己“压担子”的背后
2002年4月25日 09:49

4月20日,在民进党“九届二次临全会”上,陈水扁给自己“压担子”,兼任党主席,已经完成相关程序。原定到8月1日他就可以正式履新,只因唯恐夜长梦多,“扁系”正在策划一批追随者在台面下活动,尽可能让谢长廷提前结束任期,以便让陈水扁提前进入新角色。

为何“抢位子”

民进党内有一不成文的惯例,即每逢重大选举获得较为理想的战果后,党主席就要挂冠而去,这种现象被一些媒体称为“党主席早衰症”。许信良、林义雄如此,如今轮到谢长廷。虽然民进党在第5届“立委”选举中取得超乎预期的成绩,圆了“国会第一大党”的梦,但马上有人出场逼其让位,要“占位子”。经过主要派系和实力人物的较量,党主席由陈水扁兼任成为“党内共识”。4月20日举行的被称为“启动民进党第二次转型”的“九届二次临全会”,通过“党章第十五条修正案”,规定执政时期由“总统”兼任党主席,增加“立院党团”总召集人和“总统”指定的3人为“当然中执委和当然中常委”,由党主席提名中常委1至3人任副主席。至此,陈水扁给自己“压担子”的法定程序基本完成。

陈水扁为何出尔反尔,放弃“党政分开”的承诺,赤裸裸地走到前台独揽重权,事出有因。

一是为连任。第5届“立委”选举后,改变了民进党在“立法院”少数、不利的地位,陈水扁争取连任的信心大增,先是组成被称为“扁系内阁”、“台独内阁”和“选举内阁”的“游内阁”,从中人们看到了陈水扁从行政角度为连任布局的用意和准备。作为竞选布局和组织动员,党务系统事实上比政务系统更重要、更直接、更有效,更便于吹嗽叭抬轿子。从竞选连任考虑,必须掌握和控制民进党,清除党内对自己不利的理念、组织、体制因素,把民进党改造成为竞选连任的工具。把民进党的党务改造定位到“竞选连任”上来,这是几个月来陈水扁策划夺取党权的直接原因。

二是为扩权。上台两年来,一方面陈水扁没有对有功民进党执政的人论功行赏,引起党内派系不满;一方面陈水扁也吃足党内派系不配合、实力人物乱发言的苦头,“党政两条线”、“体制多股制”成为影响他行使职权的重大障碍,因此控制民进党成为身为“总统”的陈水扁的当务之急。为抢占民进党的阵地,名符其实地掌握党权,体制上把“党政分开”变为“党政同步”、“以政领党”,为保证陈水扁在党内“责权相符”、独裁一切,还赋予他提名副主席和“当然中常委”的权力。这样,民进党的中执会、中常会成为陈水扁控制、为陈水扁服务的新舞台,陈水扁成了“民进党的李登辉”。

三是为改造。近几年来,特别民进党执政和第5届“立委”选举后,党内一直存在进行党务改造、扩大党的民意基础的呼吁,只是阻力重重,难有实效。如“适应执政”为核心的组织转型,始终受制于原有体制所限,无法适应“执政”的需要。如“淡化台独”为核心的理念转型,始终受制于“基本教义派”的干扰,直接影响到“渐进式台独”的落实和实施,不仅搔扰党内的政治决策,而且还直接影响到吸引中间派、扩大支持群体战略目标的实现。为此,陈水扁要推动党务改造,用“执政党更像执政党”、“渐进式台独取代公开台独”方式,减少中间派的疑虑,突破限制民进党发展的“民意四六格局”。同时,以党务改造为契机,推动“政府、国会改造”。

陈水扁之所以能够成功夺取党权,是因为他掌握着公共权力和全部行政资源,“民选、胜选”的光环照耀着他,党内派系和实力人物更是希望借助于陈水扁,为自己在民进党内的“政治入股”争取更多的“分红”。此外,执政后的民进党在陈水扁的决策机制中逐渐被边缘化,与其不能分享执政权力却要承担施政成败责任,还不如实施“捆绑式”改革,把陈水扁与党的运行捆在一起。“分红”和“捆绑式”使得党内没有出现反对陈水扁夺权的过激行为。再说,三条理由中“连任”是“硬道理”。在当今台湾政治运作中,陈水扁连任成功也是民进党的胜利,扁荣党荣,扁败党败。因此,无论是陈水扁扩权,还是党务改造,只要有利于陈水扁连任就是“真理”。在这“硬道理”面前,理由合适;胜选后进行党务改造,机会合适;“党主席早衰症”旧病复发,手段合适;再加上陈水扁掌握全部行政资源,具备实力。所以阿扁“绿袍”加身,几乎没有遇到值得“扁系”认真对待的对手和反抗。

杂议“新位子”

从岛内政局和政党生态看,党务改造极易流于形式,机构变动易思维调整难,人事变动易政治调整难,因此陈水扁抢到“新位子”,麻烦不少,要有作为更难。

一是党务改造难成。党务改造第一步是组织改造,组织改造第一步是选择领导,新班子成立只是党务改造的开始。不可否认,领导体制和人选的改变,从表面上看民进党有点像执政党了,从“政党政治”、“责任政治”和“责权利结合”的角度看,起码执政党内部关系要比以前顺了,他自己既是民进党内最大的受益者,又是民进党内最大的责任者,这对建立“责任政治”应该说是有益的。不过,对党务改造不要过分迷信,党务改造极易流于形式,而且民进党党务改造的难点不少:从施政层面上讲,建立良好的朝野竞争机制,约束“为反对而反对、意识形态治政”等恶习,尽量避免施政失误,制订切实可行的公共政策,完成“政府”和“国会”改造,减少黑金侵蚀和党内腐败;从组织层面讲,“活化、进化、强化”党的组织功能和角色,建立党内民主和自律自清制度,正确定位主席、副主席、中常委、中执委和党意之间的关系。一件件均非易事不说,难度最大的还在政治层面:放弃“台独党纲”,推倒奉行已久的“台独神主牌”,停止“渐进式台独”,才是党务改造、政治转型的核心部分。其中,放弃“台独党纲”是纲,是能否得到主流民意认同、缓和两岸关系的主要考察点。摒弃“台独党纲”,符合台湾同胞和两岸中国人的愿望,施政水平高低和党务改造好坏的压力就会变小,成效就易显现;如果继续坚持“台独党纲”,则会限制民进党的进一步发展之路。总之,党主席当起来“爽”,党务改造要有成效难,党务改造难有成效,“政府”、“国会”改造难度更大,因此“三大改造”极易变成“三大空谈”。

二是“扩权”遭到批评。陈水扁“位子”好抢,闲话难免,对他高举“三大改造”旗帜,趁机扩大权限、建立“陈家党”的图谋,党内出现反弹。出席党代会应该有386位党代表,实际到场只有260人,缺席者中有对民进党有“象征意义”的前主席林义雄、前“行政院长”张俊雄、“副总统”吕秀莲等人;会议过程中,陈水扁力主的比“增设副主席案更重要的中央党部秘书长由‘立委’兼任案”也被会议拒绝;吕秀莲早就批评“党务改造”是“陷总统于不义”,“请不要让民主进步党变成民主退步党”;"立委"周伯伦、林浊水、李文忠等公开反对“总统”兼任党主席。就民进党内来说,此事还在发酵之中,如非主动让出党主席职、又主导此次党务改造的谢长廷如何安置?3位副主席、4位“当然中常委”、专职党务秘书长谁来当?这已让党内派系和实力人物心头热烘烘的,也可暂时转移人们对陈水扁扩权的视线和注意力,但是陈水扁刚独掌党权不可能向其他派系释出什么权力,终将会加剧党内矛盾。

对于陈水扁的“抢位子”,在野党和民间纷纷指出,陈水扁说不可能有“以党领政”和党“国”不分的作法,民进党不可能变成一言堂,不可能变成一人领导,事实上陈水扁凭借党主席这一“白手套”,可以直接插手和指挥“行政院”、尤其是“立法院”的运作,岂不是“内外一体化”、“党国不分家”了。因此,国民党发言人称其是“大开民主倒车”,亲民党指出陈水扁公开“违背承诺,人民对陈的政治诚信自然会有公断”,媒体给陈水扁送上了“绿袍加身”、“独裁总统”等桂冠。民调中只有25%的民众选成陈水扁兼任新职。甚至民进党的同盟军台联党也说陈水扁“走过去威权统治的老路,党内出现‘寒蝉效应’”。如此议论中,恐怕陈水扁的“硬道理”——实现“连任”要打折扣。况且能否连任还取决泛蓝军能否整合成功。

陈水扁口口声声称兼任新职是为了“尊重多元、坚持改革”、“与时俱进、与民俱进”,那么就请抓住发展两岸关系、提升两岸经贸的时机,请尊重包括广大民进党党员在内的台湾民众“求和平求稳定求发展”的愿望,利用掌握的政权和党权,为改善和发展两岸关系做一些实事,往前进一步。

编辑:吴菁  来源:人民网4月25日 作者:刘红 
  • 陈水扁亲信罗文嘉可能与马英九竞逐台北市长
  • 施明德批陈水扁扫"黑金"却创"白金"体制
  • 民调显示王金平宋楚瑜对陈水扁连任最具威胁


  •  


    【关闭窗口】



    克隆人行不行?
    生化恐怖笼罩美国
    2001年台北选战
    第十届上交会
    巴以冲突又添血债
    中国加入WTO
    美机在纽约坠毁
    山西煤矿事故频发
    巴西女孩的天桥梦
    广东湛江江门爆炸案
    不明船只被日击沉
    阿根廷爆发大骚乱
    呼和浩特火灾
    西安麦当劳被炸
    印巴濒临战争边缘
    赵薇长沙遇袭
    江西一烟花厂爆炸
    巴以濒临战争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