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实用|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IT|图片|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正文

舆论监督 长治市委书记报上点名批评副市长
2002年4月28日 09:52

正是得益于此,山西省长治市近两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政府大院就像群众自己的“家”,没有成群结队的上访者,没有武警站岗守门。这里经济发展速度迅猛,城市绿树成荫鸟语花香。

1 在报上点名批评副市长

2002年4月初,全国有关媒体披露了这样的消息:山西省长治市曾在《上党晚报》2001年3月29日的头版和《长治日报》3月31日的头版头条,相继发表了该市市委书记吕日周给分管教育的副市长秦来英的批示,措词相当严厉:“秦来英副市长,贯彻西沟会议精神,没听说教育(系统)蹲点,你要带头、带动、带领!……教育系统是如何贯彻西沟会议精神的?工作要扎实,要落实。”“山后河村‘长期没有合格教师,27名学生流失了20名’的严重问题,我却看不到任何一级党组织和政府的报告,可见深入基层、深入群众、深入人心差距有多么大!”

据报道,报纸一出街,顿时在当地引起轩然大波,也引来这位副市长的强烈反弹:对一个问题的处理方式有很多种,你可以当面交流,也可以作出批示,“怎么不打招呼,就在报纸上公开点名批评?这是什么意思?……”而这次批评源于《上党晚报》记者李慧良的一篇报道,该报道反映了长治市壶关县店上镇山后河村“27名学生流失了20名”的问题。

被吕日周在报纸上点名批评的当天,秦副市长就率领市教委一班人马进驻山后河村,进行了为期一周的蹲点调研。老百姓说:“这是山后河村人第二次见到太阳。”

一周后,山后河村所有问题得到圆满解决,小学生住进了宽敞明亮的新校舍。当工作组走出山后河村时,村民敲锣打鼓相送,有的还拿着鸡蛋、水果等往工作组人员兜里塞……此情此景令秦来英副市长感慨万千:“我是因为没有做好工作,受到了市委书记的批评才来的,却受到老百姓这样的回报,我问心有愧。此时此刻,我才充分领悟到,凡是老百姓需要的,就是我们干部应该做的。”

当我们从新华社等媒体的报道中得到这一消息后,前往长治进行了为期一周的深入采访,做出的这道“新闻大餐”,实在耐人寻味……

2 书记给副市长挂“黄旗”

2002年4月13日,记者赶到长治市,刚在宾馆住下,就感到一股浓烈的舆论监督气息扑面而来。

在当天的《长治日报》头版头条,醒目地刊登着长治市委、市政府办公厅联合发出的《关于将4月11日定为“长治不卫生知羞日”的通知》。而更为引人注目的则是头版刊登的《市委书记吕日周对本报关于长钢铁运部拒不接受黄旗报道的指示》。

《指示》全文为:如果这位领导人拒不接受黄旗,那么,就把这面黄旗挂到我办公室,我替他受罚。这是因为,一是我是长治一把手,长治境内如有不卫生单位,一把手本应当知错、知羞、知是非、知改正,不怕别人给自己身上泼“污水”,只怕长治街上不干净。黄旗会教育我们,并加大全市人民创建全国文明卫生城市的工作力度。二是也会对不知礼义廉耻的单位领导人产生压力,起教育作用。我建议全市人民就此事展开讨论,不是一般讨论,要把4月11日定为长治不卫生知羞日,全市所有单位要进行大讨论,并在现场召开责任追究会。

如此严厉的批示,并将批示在当地最为权威的媒体公诸于众,这不仅在全国独一无二,在全世界恐怕也不多见。那么,吕书记何以如此大动肝火,并提议设立“长治不卫生知羞日”(全国首创)呢?

记者随即进行了采访。

今年4月11日,《长治日报》推出了一个醒目的批评报道:“旧长邯路市区段渐成垃圾路”!

吕日周看报后大为震惊,当即作出批示:各级领导班子要主动担起责任,分解责任,落实责任,直到追究责任。当天下午,一个出人意料的仪式在长治市政府举行:在市委秘书长的带领下,市人大、市政协、市纪委、市委宣传部、督查室等五大监督方面的负责人,在媒体记者的镜头下,为政府分管城市卫生工作的副市长挂上了“市政府分管领导解决卫生不力”的黄旗。接着,一班人浩浩荡荡地来到旧长邯路,为正在现场清理垃圾的城区、郊区政府领导送上“市容环境卫生邋遢单位”黄旗。

而位于长治钢铁公司铁运部家属区门前的一大堆垃圾在检查人员抵达时仍没有清理,五大监督方面的负责人给他们挂“市容环境卫生邋遢单位”的黄旗时,这里的一位负责人态度极不端正,寻找种种理由推卸责任,拒不接受黄旗,产生了极为恶劣的影响。

2002年4月12日,《长治日报》不仅在头版头条发表了“论责任”的评论员文章,还发表了“城郊结合部不是死角”的言论,并披露了长钢铁运部拒不接受黄旗的做法。同时,在第二版发表了对长钢铁运部负责人的采访和该单位仍未采取行动的三幅现场照片,“欢迎读者就此事讨论”。

吕日周看完当天的报道,当即就此作出批示,并提议将4月11日定为“长治不卫生知羞日”。

于是就有了4月13日《长治日报》一版整版关于此事的报道。在强大的社会舆论压力下,4月13日下午,长钢(集团)公司召开座谈会,决定将“4·11”定为本企业知羞日;马上将垃圾清理干净;对态度不端正、拒挂黄旗、严重影响长钢企业形象的长钢铁运部主任助理郭印则撤销职务;企业(集团)公司向市委、市政府写出深刻检查;长钢铁运部主任赵某向市“五大监督”领导组写出深刻检查。

4月14日,《长治日报》继续追踪报道,除辟出头版半个版发表群众的讨论外,还配发言论“知错就改好”。

4月15日,长治市召开市容环境邋遢单位追究责任现场会。会上宣读了长治钢铁(集团)有限公司的检查和对监管不力的市建设局追究责任的督查通报。第二天,《长治日报》全文刊登了长钢(集团)公司的检查,以及长钢铁运部主任赵某的检讨书及对其诫勉的决定和关于对郭印则免职的通知,并在头版配发了一篇意味深长的评论员文章:“只要单位在长治,自然就是长治人”。舆论监督显示了其强大威力。

3 下达“新闻监督令”

是什么促使吕日周在长治掀起了一股股“舆论监督风暴”?

2000年2月12日,时任山西省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主任、党组书记的吕日周走马上任长治市委书记一职。摆在吕日周面前的局面并不轻松:位于太岳老区的长治市是个出了名的穷地方。1999年,该市在全国224个地级市中排位为156位,与全省6个省直辖市相比,人均GDP、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农民人均收入三项指标分别排在倒数第一、倒数第二和倒数第三。尤为令人忧心的是干群关系。“要敢于承认落后,勇于亮家丑。家丑只有亮出来,才能增强我们改变它的勇气和决心。如果家丑不亮出来,长期包着、捂着、盖着,谁提出批评和谁急,谁提出意见和谁过不去,这不是有所作为的态度,更不是共产党员的本色。”

2000年2月14日,吕日周把《长治日报》报社领导和要闻部主任叫到了他的办公室,着重谈了3点意见:首先,长治问题太多,不找出来怎么行?其次,在版面安排上,基层、群众、一线靠前,领导、机关靠后;再者,报纸官话太多,真话实话太少,有分量的东西不多,表面化的东西太多,记者要深入基层、深入群众。

吕日周曾多次对《长治日报》的舆论监督工作提出严厉批评。报社总编辑弓德旺自言多次被吕日周当面训斥,其中最厉害的一次是在一天早晨5点钟,他被吕叫到办公室。吕拿着报纸,痛心地说:“这是一份由无能总编无能编辑无能记者办的一份无能报纸!”

真正的舆论监督以前在长治很少见。《长治日报》一位资深记者谈到:“以前我们报道一下小偷偷东西被抓,就有人出面打招呼,不让登。多年前,《长治日报》惟一的一个舆论监督阵地是‘读者来信版’,但也就是一些皮毛的事情,即使如此,领导也认为是个找麻烦的地方,最后干脆取消了。”

如今,新任市委书记下达了“新闻监督令”。

2000年2月17日,《长治日报》“望哨”栏目推出了“英雄路卫生死角多”等第一批批评稿件。几天之后,又推出了《上班应是上班样,机关不是娱乐场》等第二批批评稿件。

尽管《长治日报》刚开始推出的两批监督稿件抓的都不是深层次问题,但反响之大,仍让报社始料不及。“那几天,报社的电话铃声几乎不绝于耳,冷嘲热讽的有,兴师问罪的也有。新闻单位的同志对舆论监督的前景有些迷茫和畏难情绪,怕打击报复,怕上法庭。”

在这关键时刻,市委书记的支持给了报社编辑记者极大的精神鼓舞。“在长治,不允许有不接受新闻监督的单位,不允许有抵触监督的个人。”凡是媒体的批评报道,吕日周都会在当天作出批示,责令有关部门马上解决。

4 媒体擂响监督战鼓

2000年4月12日,《长治日报》所办《上党晚报》以“赌桌上捉住乡党委书记”为题,报道了壶关县党行乡党委书记秦某在工作时间聚赌,被公安机关查获的消息,在广大读者中引起强烈震荡。当天,吕日周作出了到长治以来最为重要的一个舆论监督批示:“抓住反面典型,一追到底,全市讨论秦××,问全市人民怎么处理这个乡书记。”

士气大振的《长治日报》第一次“杀奔”最前线,在第二天的头版发表了通栏大标题:“对这样的干部怎么办”。下边有3篇讨论文章:《这哪像个共产党员》;《农民最恨这种“官”》;《老百姓真不放心》。第三天,讨论仍在继续,文章有:《干部身不正,不如老百姓》;《治安虽处罚,党纪不可容》。

市纪委及其相关部门闻风而动。秦某受到了党纪政纪处分,党委书记一职被免职。《长治日报》为此再发3篇文章:《这样的干部早该撤》;《他让群众灰心》;《绝不允许损害党的形象》。

这是《长治日报》独立操作的首起大型监督报道,也是该报创刊以来“监督掉”的第一个官员。当年12月6日,《长治日报》头版发表读者来信:“群众要求撤换环卫处长”。当天,报社即派出6路记者,向3000多名市民发放“新闻监督社会民意票”,广泛征求社会各界对环卫工作的意见。结果,对环卫工作不满意的达59.3%,对环卫处长工作不满意的达53.8%。

12月7日,这一调查统计结果见报。

12月8日,《长治日报》发表一组文章,大标题为:“只有人民决定干部命运,干部才会对人民负责”。环卫处长李某被就地免职。

12月9日,《长治日报》再拿出一个版,刊登李某被免职后各界的反映。

从此,长治市新闻舆论监督如火如荼,气势如虹。在这一监督态势下,长治市的一位副市长上了报,挨了批,另一位副市长被挂了黄旗。诸如“法官违法滥用刑,执行庭长竟如此执行”、“市卫生局私设173万元小金库”等几百篇揭露报道上报……《长治日报》、《上党晚报》、长治电视台因此成了长治人心目中的“焦点访谈”,甚至比“焦点访谈”还“焦点访谈”。“舆论监督”成了长治人使用频率最高的词汇之一和茶余饭后广为议论的话题。“过去,老百姓对新闻漠不关心,现在,长治人看电视、看报纸的热情恐怕是内地最大的;过去,登了批评报道,大家不习惯,现在,没了批评报道,大家反而不习惯了。

5 给媒体送“尚方宝剑”

由于中国目前尚无相关法律,媒体在实施舆论监督时往往不是那么理直气壮,吕日周决定送给新闻单位一把过硬的“尚方宝剑”。

2001年12月初,吕日周召集有关部门的领导,提出建立“五大监督”体系(即是以纪检监察机关牵头的党监督;以人大牵头的法律和工作监督;以政协和统战部牵头的民主监督和民主党派监督;以新闻媒体牵动的舆论监督,以信访部门牵头的群众监督)的构想,之后,又多次与有关部门就此进行专门研究。2002年1月21日,《中共长治市委建立“五大监督”的实施意见(试行)》在长治市委八届二次全体(扩大)会议上获得通过。

该《意见》明确规定,新闻媒体监督的对象包括:上至四套班子领导,下至一般干部,大至全市各级各部门各单位各方面的工作,小至各家各户的各种行为,只要法律许可,都在新闻舆论监督的范围。监督的办法有:所有的新闻单位都要划分责任区,建立责任制;舆论监督要采取通报、排队、曝光、追踪报道等形式;各新闻单位都要设立监督举报电话,接待群众来信来访;各媒体每月刊、播批评报道不得少于20件;对全市的各项工作采取明查暗访;采取“一事一报、一报一追、一追一果”的办法,实行全方位、全过程的监督;凡被新闻媒体批评的人和事,有关部门要实行联动,严肃处理;新闻单位要主动接受社会监督等。

为了推动舆论监督工作的健康发展,根据吕日周的指示,市委宣传部、办公厅、纪检委、督查室的领导,几乎天天

夜里都到《长治日报》现场办公,督查指导,排除干扰,使一批有一定监督质量的稿件连连见诸报端。市委常委、纪委书记曹燎原还多次对一些被曝光的案件进行批示,组织力量进行查处,并亲自撰写文章,表明了纪检要旗帜鲜明地支持舆论监督的态度。

这样的“办法”,在全国还是第一个。长治媒体终于有了理直气壮的“靠山”和“法宝”,当地的新闻舆论监督由此迈上了一个新台阶。

2001年,长治市全年财政总收入完成17.91亿元,比上年增长19.03%,创下历史新高,是1996年以来增幅最大、增长最快的一年,也是长治建市以来增收额最多的一年。2002年,长治日报发行量和长治电视台的收视率皆有大幅增长。

6 舆论监督需权与法双重推动

—————与《长治日报》总编弓德旺对话

弓德旺,1989年从部队转业后来到报社,2001年当选为长治日报社总编辑。他曾感慨,搞批评报道,不仅需要智慧和策略,更需要勇气和胆识。鞭挞邪恶,记者要有降妖捉怪的威力;扶植正义,记者要有不怕挫折的韧力;支持弱者,记者要有路见不平挥笔相助的实力;完成各种采访任务,记者要有超乎常人和常规的战斗力……而且要忍辱负重,甚至流血牺牲,献出包括自己生命在内的一切。

可以毫不夸张地讲,到目前为止,没有哪家党报能像《长治日报》这样,搞舆论监督有如此大的力度。那么,弓德旺又有哪些经验和体会呢?记者日前采访了这位同行。

记:别的媒体皆苦苦盼望进行真正的舆论监督,你们的市委书记如此支持舆论监督,甚至认为你们的监督力度不够,你有何感慨?

弓:我的感慨很多。没有监督,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新闻是没有生命力的。第二,在我们舆论监督最困难的时候,市委书记一批示,就能解决很多问题。新闻监督需要权力和法律的双重推动和支持。

记:有这样一种说法,因为你们的监督势头非常猛,有些部门和官员就吃不住了,各种各样通过关系打招呼说情的非常严重。为了抵住这个压力,市委宣传部部长隔半个月时间就要在报社签付印。是不是有这种情况?

弓:有。舆论监督必须顶住四个风。说情风,反监督风,施加压力风和消极抵抗风。比如说,去年薄一波同志捐资20万元给长治,希望修建一所希望小学。但这个希望小学修得并不好,修成了一个伪劣工程。我们报纸报道了这个事,上级一个部门就很不满意。

7 采访后记

从飞机上看山西,满目黄土高原。春天来了,但你看不到多少绿色。一片光秃秃的荒原,只会让你感慨当地人顽强的生命力。

长治就在这片黄土高原上。长治让我感到惊奇。我的惊奇首先来自于她的美丽。未到长治前,我印象中的长治市是黄沙蔽日,破破烂烂,一座典型的西部农村城市。但到了这里,却是绿树成荫,空气清新,鸟语花香,还有小桥流水。市民说,这是近几年才发生的变化。

我的第二个惊奇是长治市委市政府大院竟然没有门卫站岗。在我的记忆里,每到一处采访时,最难进的是政府机关大门,武警荷枪站岗,工作人员查看证件。可以想象,记者尚如此之难,老百姓要进一进政府大院,是何等艰难。长治把市委、市政府大院变成了一个民众休闲娱乐的场合。我去时,正值星期天,成群的鸽子在草坪上漫步,市民信步其中,人鸟怡然自得。

一位官员告诉我,长治市委书记提出的口号是“政治上放开,经济上开放”。市府大院对公众开放后,没有人冲击政府,也没有成群结队的上访者,因为新一届市委市政府把问题都在基层解决了。

在长治采访的日日夜夜里,记者先后接触了蹬三轮车的师傅、的士司机、退休职工、下岗工人、官员、农民、当地商人、外地客商……他们皆感叹长治这两年的变化,他们最大的愿望是:希望吕书记不要走!

编辑:宋争  来源:华商报 作者:王剑平 


 


【关闭窗口】



克隆人行不行?
生化恐怖笼罩美国
2001年台北选战
第十届上交会
巴以冲突又添血债
中国加入WTO
美机在纽约坠毁
山西煤矿事故频发
巴西女孩的天桥梦
广东湛江江门爆炸案
不明船只被日击沉
阿根廷爆发大骚乱
呼和浩特火灾
西安麦当劳被炸
印巴濒临战争边缘
赵薇长沙遇袭
江西一烟花厂爆炸
巴以濒临战争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