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实用|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IT|图片|
                     >>新闻中心>>网络参考>>正文

情感实录:沦为人妖没有爱情[图文]
2002年4月28日 18:45

align=center

沦为人妖没有爱情。

我在离开芭堤雅的前夜,参加了一个叫“夜游暹罗湾”的活动。游轮上,从司仪、歌舞表演者、到服务员,全都是人妖。

游轮内的节目开始不久,一位能歌善舞的人妖一出场,便引得许多男人为“她”鼓掌送花,向“她”大献殷勤。“她”也频频向男人们飞吻。

据导游介绍,“她”聪明伶俐,善于交际。待到“她”节目表演完毕,“她”便坐在我们对面的圆桌旁,与人打情骂俏地闹个不停。这时我才发现“她”肤色微黑,身材矮小,但容貌清秀,比起其他身材高挑的人妖来,“她”更显出一种女性的柔媚。

又一段舞曲开始了。导游示意“她”与我共舞时,“她”落落大方地走过来,拉起我便步入舞池。

“她”见我戴着眼镜,文质彬彬地显得异常拘谨,便用生硬的中文说:“放松、再放松!”我试探问“她”,能否陪我聊一会儿,聊有关“她”的故事。“她”笑着回答:“陪聊是要付钱的。”

“她”带着我又跳了两曲舞,彼此熟悉亲近了,她便坐在我身边接受采访。

“她”叫“曲曼”,出生在泰国东南部四色菊府区康县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家乡南面就是柬埔寨,为高原地带,山脉连绵,土地贫瘠,人均年收入仅7500铢,人们的生活都十分艰难。

曲曼7岁就长得文静、秀气,像个十分漂亮乖巧的女孩。这年夏天,曲曼被人贩子打着“曼谷舞蹈学校招考人员”的名义以招收曲曼去学习舞蹈为名,将“她”从父母身边骗到芭堤雅,以5万铢高价卖给了人妖旅行团。

旅行团老板以女性的衣着、打扮、爱好、追求,来培养曲曼,并且每天逼迫“她”吞服雌性激素。随着年龄的增长,“她”感到自己愈来愈失去了男儿的生理特征,而女性特征却越来越明显。老板威逼“她”接受人妖的残酷训练:学习礼仪、舞蹈、声乐、操练腿功、腰功,“她”举手投足一言一行的训练极其严格。曲曼知晓自己已身不由己地成了人妖,“她”欲罢不能。

曲曼在人妖旅行团做“公关小姐”,四处联络游客团体和拉拢客人。“她”不得不施用各种手段东奔西走,尽其所能地联系客源。有时,“她”也亲自当导游,为游客服务。

曲曼不得不拼命地工作,努力为旅行团创汇。即便如此,“她”还是经常遭受老板的打骂和欺凌,遭到同行们的妒忌和排挤。“她”卖命工作,但不愿卖身,因为“她”从心灵深处憎恶自己是个非男非女的人妖。

也许正是因为这点,许多男人都极力地垂涎“她”,追求“她”。

曲曼在接待的所有游客中,“她”对曼谷一所经济学院的男大学生鲍印象最深。那年夏季,鲍来旅行团一边旅游,一边对在泰国旅游业经济发展中起着重要作用的人妖进行实地考察调查。鲍与曲曼经过一周的交往,他采访了解了曲曼不幸的身世后,对曲曼由怜悯同情,到钦佩爱慕。鲍回到曼谷后,用书信向曲曼求爱。在遭到曲曼的拒绝后,鲍终于用血书这种誓死示爱的独特方式赢得了曲曼的芳心。

初涉爱河的曲曼忐忑不安地尝试着与鲍相恋。节假日,鲍邀请曲曼到曼谷游玩。鲍携着曲曼游览了大皇宫、玉佛寺、水上市场……在相携相伴的日子里,两人倾心相恋。

曲曼回到芭堤雅。“她”不会写情书,难以向鲍倾诉心灵深处的情感,“她”为了表达自己的爱意,每月定期给鲍汇去钱物,以资助鲍安心生活、奋发学习,将来毕业谋个好职业。

时光荏苒,曲曼与鲍“相爱”两年后,不知不觉地到了鲍毕业的日子。鲍经过自身努力,在曼谷一家证券公司谋到了一份工作。走入社会生活中的鲍,越来越觉得自己的恋情受人注目,遭人非议,尤其是当他受到公司和家庭双重压力的打击后,他不得不忍痛割爱,中止自己与曲曼的“恋爱”,狠心抛弃了曲曼。脆弱的“爱情”随风而逝。破灭了的“爱情”砸碎了曲曼曾梦想过的生活,“她”痛不欲生。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中,鲍所在的证券公司因不堪重击而关门倒闭。昔日享有“天之骄子”之誉的鲍,一夜之间成了一个一无所有的流浪汉。鲍在极度绝望之中给曲曼留下了一封长达万言的忏悔遗书后,从曼谷一幢建筑物8楼纵身跳下。

曲曼赶到曼谷,在极度悲恸中帮助鲍的父母安葬了鲍。“她”为鲍专门立了一座豪华墓碑,以表达自己对鲍的一腔“爱意”。

曲曼从曼谷回到芭堤雅,终日沉溺在鲍的死亡阴影中,“她”一想到自己置身当今社会,生不逢时,“她”也想自杀。她在痛苦无聊的空虚寂寞中,开始追求新奇和刺激,在带团旅游途中,“她”疯狂歌舞,招引男人寻乐。“她”用纸醉金迷的生活来消磨时光。在泰国,法律规定“人妖”的性别为男性。由于人妖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与男人或女人有着不同的生理和心理需要。因此,在感情上,人妖既无法接受男人的情爱,也无法像正常男人那样去爱女人。人妖只有在男人与女人之间的感情夹缝中隐忍着尴尬的痛苦与折磨,加之社会的歧视,更使得人妖在感情上自卑、自怜和绝望。即使曲曼冲破世俗接受了鲍的爱,但最终也难逃所有人妖的感情悲剧。

曲曼今年25岁了,“她”的黄金岁月即将逝去,“她”也知道自己行将容颜衰退,终会有一天悲惨地死去。但眼前的曲曼又没有别的生存技能,“她”只能在现在从事的这个职业中过一天算一天,因为“她”不愿思考灰氵蒙阴暗的明天……人妖也是人,然而人妖不可能像普通人一样生活、恋爱、成家、立业。“她们”有太多的难以忍受的人间辛酸,不论是生存、就业,还是求学、择业,“她们”都遭到社会和人们不同程度的歧视,“她们”独特的辛酸人生,令世人关注和同情。

在泰国,许多政治家、社会活动家、以及人权组织呼吁政府和社会遏制色情业、拯救人妖,恢复人妖的人性、尊严和权利。然而,泰国一旦取缔色情业、取缔人妖,不仅会给泰国经济支柱的旅游业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也无法解决旅游色情业和人妖的就业生存问题。而今,泰国的曼谷,尤其是芭堤雅,既是人妖得以生存的地方,也是人妖沉浮流漓自生自灭的地方,这里既充满欢乐,也充满辛酸苦难,人妖在这里不断地生生死死,也不断地死死生生,年年岁岁,重复着一幕又一幕的人生悲剧。

编辑:彭朋  来源:四川在线 


 


【关闭窗口】



克隆人行不行?
生化恐怖笼罩美国
2001年台北选战
第十届上交会
巴以冲突又添血债
中国加入WTO
美机在纽约坠毁
山西煤矿事故频发
巴西女孩的天桥梦
广东湛江江门爆炸案
不明船只被日击沉
阿根廷爆发大骚乱
呼和浩特火灾
西安麦当劳被炸
印巴濒临战争边缘
赵薇长沙遇袭
江西一烟花厂爆炸
巴以濒临战争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