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实用|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IT|图片|
                     >>新闻中心>>体育新闻>>正文

[世界杯]国足辩论"飞火流星"利于中国队吗?
2002年5月3日 20:58

2002年世界杯官方指定比赛用球“飞火流星”2001年11月29日在北京亮相。中国队从4月份在昆明世界杯前集训时,开始使用“飞火流星”练习。4月27日的中韩对抗赛,中国队首次在正式比赛中使用“飞火流星”。国脚的感受如何呢?这种新型用球对于实现阎目标是否有利,这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

第一部分:辩论

反方一辩:杜威:训练的时候感觉不是很强烈,但比赛的时候才发觉,这种球的运行速度相当快,而且踢起来感觉很飘。与以前的用球相比,飞火流星不利于防守队员,对球的落点比较难以判断。但是它对进攻队员是有利的。

正方一辩:祁宏:作为进攻球员,我不这样认为。条件都是同等的,由于飞火流星比较轻,我们在接球以及带球时也存在着困难,不过用飞火流星射门的确很不错,只要脚法运用得当,可以打出旋转很强烈的弧线球。

反方二辩:江津:研制飞火流星的目的就是鼓励进攻,与接其他球相比,接飞火流星更有难度。飞火流星很轻,所以射出去后,运行轨迹比较难以捉摸,守门员必须要有着正确的预见性。

正方二辩:安琦:飞火流星比较轻,拿在手里的感觉很舒服,有种正好稳拿的感觉。尤其赶上下雨的时候,这只足球不像过去的足球那样和着泥水沉重地像铅球。另外它更好地保证了足球在空中运行轨迹的准确性和精确度,帮助前锋提高射门的准确率,这就增加了守门员把守的难度,对守门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而且由于这只球比较轻,更便于球员的远射,那这种突然袭击要求守门员必须有灵活的反应和机敏的动作。不过我并不认为球的重量变得更轻,速度更快,守门员就容易脱手,我觉得这两者没有必然的关系。造成守门员脱手的原因很多,一个好的守门员不会受这种微小的因素影响,况且优秀门将的第二反应也很快,会迅速处理脱手的足球。有人说飞火流星将是守门员的噩梦,但我不以为然。每个人的想法都不同,不能因为一两个人的说法而轻易否认这种足球。我的总体感觉还可以。而且这种足球的面世也是足球发展的一个进步,开始可能会让球员感到陌生,但总体上它会推动足球的发展。我相信,世界杯上,飞火流星会带来很多精彩。

反方三辩:宿茂臻:它有点轻,也有点飘,感觉球速特别快,落点挺难判断的。像我这样头球功夫好于脚下技术的球员更习惯于在运动战中接队友的传球或是摆渡或是攻门。由于过去的比赛用球在球感上已经习惯了,在面对飞火流星时,旧有的起跳时机和触球方式目前都面临着一个尽快改正和适应的问题。其实飞火流星也不是我一个人不适应,包括队友包括对手也都面临着这一问题,关键还是看谁的适应能力强。

正方三辩:杨璞:我觉得飞火流星挺好控制的,还非常有利于远射,能调动起球员进攻的欲望。新球就是新球,刚开始踢的时候还不觉得怎么样,逐渐地才觉出它的好来,就拿长传来说吧,只要你的技术动作基本到位了,球几乎就和你预想的目的地差不了太多。另外就是射门,尤其是远射的感觉特别好,赶上一个球点比较正,无论威胁大小,一下就能让你兴奋起来,它甚至能调动起你参与进攻的意识和兴趣。

第二部分:场外提问

1问:“有国脚曾指出,飞火流星的颜色让他们看得不是很习惯,是这样吗?”

杜威:“虽然飞火流星上有红颜色,但并没有让我花眼,对它的颜色我还是认可的。”

安琦:“我是一个浪漫的完美主义者,喜欢这只用黄色和红色代替了原来单调的白色和黑色的足球带给我的完全感觉。这只足球的颜色代表的激情与热情正是我的性格,我喜欢迎接这种挑战。”

2问:“飞火流星球速快、准确性强,那是不是就对那些打长传冲吊的球队有利呢?”

杨璞:“我认为飞火流星对那些高举高打的冲击型球队确实会有帮助,只要战术运用得合理,我觉得他们在世界杯里的成绩不会差。”

3问:“那它对杨璞你这样的后卫的考验是不是更大呢?”

杨璞:“当然了。具体到我们边后卫,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不能失位,尤其是在世界杯上我们要面对的都是非常优秀的前卫,他们的突破、渗透能力很强,最后的这段时间里,我们的任务就是尽快、更全面地熟悉球性。”

4问:“你们应该如何尽快去适应和熟悉呢?”

宿茂臻:“至于具体怎么个适应法,还没有细致具体的办法。接球前的起跳肯定会有一个提前量,这个量到底有多大还需要进一步确定;而控球时显然压住球是第一位的,否则球会不经意间从脚下滑走。”

第三部分:事实

宿茂臻告诉记者,虽然这次昆明集训已经改用这种飞火流星来训练,但因为先前这近一周的训练都是恢复性训练,对于球感比较陌生的这一比赛用球其实还没有完全适应。

到了中韩对抗赛上,这种不适应感马上就体现了出来,控球和接球的时候,感觉球特别的轻,尤其带球的时候感觉球飘飘的,似乎不怎么听使唤,上半时临近结束前的那记远射之所以没有压住球将球打飞,就不排除这一原因。

而接球时球速特别快的感觉让宿茂臻记忆深刻,他回忆说,李霄鹏19分钟时喂给他的那记斜传,要是用过去那种比赛用球,让他用头一发力就肯定有了。虽然头球射门时的一瞬间感觉也很自信,但事后细细一回味,才觉得头顶上去的一刹那也是有种软软的感觉。至于肇俊哲传给他的那个球,虽然没有第一个感觉那么明显,但宿茂臻觉得球感的因素应该也是占了一定的成分。此外,在场上宿茂臻感觉还有好几次应该得到球的机会,但最终没能得到或拿好球也都与球速太快、没有找好落点有关。

第四部分:他说法A

阿迪达斯公司制作的“飞火流星”被认为是有史以来运行最精准的足球,同时它在外观设计上融入了韩国和日本的现代文化元素,更具动感和创新。2002年世界杯比赛所有用球都是在摩洛哥用手工缝制的。

在新球推出的广告中,贝克汉姆曾竖起拇指称“力量与准度无与伦比”,但是目前在英超效力的法国队后防大将席尔维斯特公开表示,“没有一个人喜欢世界杯比赛的官方用球。特别是门将,但巴西队的罗伯特-卡洛斯可能会是个例外,因为他能利用新球做出令人瞠目结舌的大力射门。”(席尔维斯特参加了法国队与罗马尼亚队的热身赛,在那场比赛中尽管法国队以2比1战胜了罗马尼亚,但是赛后席尔维斯特却认为是阿迪达斯新的比赛用球导致了场上令人哭笑不得的场面。)在德国波鸿进行的与韩国国家队的热身比赛无功而返后,首次接触世界杯正式球“飞火流星”的土耳其国家队队员把只是与对手踢平的原因归咎于比赛用球上,抱怨说“速度太快,很难控球”。

土耳其主教练古内斯在与韩国队0比0打平后挖苦道,“靠这种球简直无所不能”。攻击手苏克尔也说,“很难控球,球在脚下滑”,中场队员埃尔坎则认为,“不能把球准确地传到该传的地方。要是有人也有相同的不满,那么世界杯时应予以纠正”。

第四部分:他说法B

飞火流星第一次在世人面前露出面容是去年12月1日釜山世界杯小组抽签仪式前一天,而使用飞火流星的正式比赛是去年12月9日韩国队和美国队的友谊赛。

在和美国队的比赛前,韩国国家队为了对付飞火流星,制定了特别的守门员适应性训练。首先利用刺激神经训练等专业训练法提高守门员的敏捷性和爆发力,其次为了应付对手更加频繁的射门,提高守门员的体力,并为了充分利用飞火流星准确度提高的特性,多采用守门员直接大脚传给前锋的训练。

虽然经过了一段时间的适应性训练,但韩国队守门员金秉址对飞火流星的威力还是心有余悸。金秉址表示“因为球的弹性大大增加,守门员感受到的射门速度比以往更快,所以时刻得集中注意力。尤其是远射的时候更需要百分之二百的注意力,因为远射的速度大大提高,而且球在空中左右摇晃的现象很明显,有时候看着球的方向也扑不出去。”

不仅守门员,韩国队中场球员对飞火流星的反应也是褒贬不一。

经过了适应性训练的李天秀和宋钟国等球员比以前更加自由自在地带球,宋钟国更是表示:“飞火流星更轻弹力更大,越踢越觉得不错。”

而初次接触球的球员则是怨声载道,崔兑旭表示:“如果不能准确的踢正部位,球往往会飞到意想不到的地方。”而因为球的反弹力很大,柳相铁在比赛中停球的时候差点把球直接传给对方前锋,柳相铁赛后表示:“因为飞火流星弹力过大,难以控制球的飞行距离和方向。”

美国队门将也出现过几次危险的场面,像上半场8分钟在接李乙容记力量并不大的远射时竟然犯下脱手的失误。

不过第一次接触飞火流星的球员们感到吃力的是带球和控球不容易,接球的时候控制力度也不容易,而且就是用了稍大的力也很容易出现“绊球”的情况,即出现用了一定的力度去带动球,但球不听使唤地停在原地不动的情况。

3月初突尼斯队和韩国队进行热身赛的途中还曾发生过一个小花絮,第一次接触飞火流星的突尼斯球员觉得很不适应,所以当球出了边界以后让场外的球童掷进以前的三色球,结果搞得场上一会儿是飞火流星,一会儿是三色球。

法国队对此已经得出了答案。

如果有机会观看法国队训练,可以看到法国球员在控制飞火流星的时候不是用脚背或脚内侧控球,而是多采用脚底滚球的方式,这也是因为法国队已经了解到了飞火流星的这个秘密。还有传球的时候也不是求快求低求长,而是求慢求高求短,因为飞火流星和冬季型草的摩擦力较大,压地的低平球不好传,反而是高球更有把握。

不过飞火流星弹力很大阻力很小,所以就是不用全身的力量去踢,只要踢正部位,就能踢出让守门员心惊胆战的球。就像韩国队后防中坚洪明甫所说,飞火流星让人很容易上瘾远射。

第五部分:总结技术越硬越适应

“飞火流星确实和以前的其它球不一样,感觉这种球特别‘贼’,确实不太好把握”,谈起今年世界杯的新球“飞火流星”,金志扬出人意料地对这个最新的科技产品并不感冒。

金志扬认为,和1998年法国世界杯的球相比,“飞火流星”主要有三个显著的变化,“一是它的旋转强,球员在相互之间的传球在作出判断时要考虑得更充分才不至于出现失误;二是球本身比较轻,球员在发力的时候比较容易;最后就是它在空中飞行的速度快,比如我们现在在昆明这样的高原上感受就更加强烈,因为没有太多的空气阻力,球经常是“嗖”地一下就过来了。”

“而之所以说他‘贼’,也是因为它的轻、飘、快,从某种意义上说它也符合现代足球发展的潮流趋势。我的感觉就是越是技术扎实、过硬的球员,踢起“飞火流星”来就越能得心应手,在初期他们可能会觉得很不适应,像球总是带不好呀、踢得别扭呀,但是只要度过了这段时间,那就是球帮助他发挥他的作用和水平了。像上个月巴西与葡萄牙的比赛,我觉得双方的队员就都能很好地利用球的特性,借球提势,非常聪明和灵巧。”

金志扬介绍说,国家队是从上个月昆明集训开始才使用“飞火流星”。

“由于只有20多个球,所以训练还经常是和别的球混着用,从我们的观察来看,队员们还是在努力适应这种球,因为说回来毕竟它是得到了国际足联官方认可通过的,又是高新科技产品,我觉得运用得好肯定会从中受益。当然了,四年一次的世界杯,球也一直在不断地更新,今年是中国队第一次参加世界杯,大家都想把准备工作做得更充分一些,也可能正是因为如此,比赛用球的问题也得到了特别的重视,按照一般的经验,只要有一定时间的适应期,队员都会慢慢习惯新球,所以如果现在国脚觉得还不是特别顺也是正常现象。”

金志扬同时也承认,从他私下了解到的情况,可能绝大多数的中国球员对于银色激流的评价都比飞火流星高,“银色激流的弹力非常好,它是那种很自然、协调的弹性,飞火流星的弹地性也不差,但是更富于变化,另外就是银色激流队员们已经使了好几年,一些习惯上的东西可能不是说变就变得过来的。”

至于国家队是不是会针对“飞火流星”的特点在世界杯的比赛里做一些专门的布置呢?

金志扬表示,“球员是比赛的主体,球是围绕球员转的,再好的球也需要球员来支配和控制运动,我想不会有哪个队会因为球吃了亏。而比赛也好、球也好,对于参与的双方都是公平的,中国队不是强队,在球的问题上我们只要能做到‘知己知彼’,心中有数就可以了。”

 选稿:赵岩欣 来源:南方体育 5月3日 
  • [世界杯]国足11人1430万美元 诸强身价几何
  • [世界杯]国足开始战术演练 看来米卢真急了
  • [世界杯]新老国脚解读米卢 他最适合中国队


  •  


    【关闭窗口】



    克隆人行不行?
    生化恐怖笼罩美国
    2001年台北选战
    第十届上交会
    巴以冲突又添血债
    中国加入WTO
    美机在纽约坠毁
    山西煤矿事故频发
    巴西女孩的天桥梦
    广东湛江江门爆炸案
    不明船只被日击沉
    阿根廷爆发大骚乱
    呼和浩特火灾
    西安麦当劳被炸
    印巴濒临战争边缘
    赵薇长沙遇袭
    江西一烟花厂爆炸
    巴以濒临战争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