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实用|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IT|图片|
                     >>新闻中心>>财经新闻>>正文

日企"以夷制夷" 国内摩托车企业岌岌可危?
2002年5月3日 21:12

“摩托车价格内哄不是重庆一个城市能解决得了的。”4月底,在重庆市招商投资洽谈会新闻发布会上,重庆市经济委员会副主任、重庆市汽车(摩托车)工业办公室主任戴祯龙格外谨慎地回答本报记者的提问。

今年摩托车出口急剧下滑

困扰戴祯龙的棘手问题是,山城重庆独占中国摩托车出口三分之二以上,然而进入2002年,重庆摩托车及其配件的出口急剧下滑。这对摩托车出口占外贸1/2强的内陆城市重庆,打击可谓是伤筋动骨。而摆在中国摩托车业内人士面前的严峻现实是,占世界摩托车生产总量半壁江山的中国,近两年来摩托车出口价格节节下滑,出口均价从2000年4月每辆700美元左右,跌至当前的每辆200美元左右。重庆海关的最新数据表明,2001年,重庆摩托车出口同比增长61·4%,出口金额仅增长12·7%。

越南是中国摩托车最大的出口市场。两年前以嘉陵为首的重庆摩托车以低价击败日本车而沾沾自喜。如今日本企业大举反攻,嘉陵已黯然退出。隆鑫集团执行总裁刘卫坦承,“今年对越南出口萎缩得很厉害,赚不到钱。”正由于此,隆鑫正考虑退出越南市场。萌生退意的还有力帆进出口总经理牟刚,因为“力帆在越南已是利薄如纸”。

反映在股市上,刚刚公布的深沪8家以摩托车为主营业务的上市公司,有6家亏损。

“但是我觉得现在已经到了问题很快解决的前夜。”戴祯龙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乐观地展望着。继3月1日国家经贸委牵头10个部委共同出台了整顿摩托车行业秩序、禁止新办摩托车企业的文件后,十部委又将联手出台第二招,其中最关键的即是提高行业门槛。

“市场准入制很可能在5月初出台,”戴祯龙谨慎地表示,“初步方案我已经看到了,正在争取摩托车企业的支持。重庆市也正在酝酿一个具体的实施细则。届时我相信,有可能减弱国内企业外销相互压价的程度。”

此举意味着,面临着摩托车价格跳水,而东邻日本渔翁得利,步步为营,中国政府不得不提前介入,与企业联手救市了。

价格内哄中国企业自残

在中国,摩托车分三种流派:广东派,江浙派,重庆派。其中重庆派声势最大,结构最好,中国摩托车出口也基本集中在此。

重庆摩托车工业自1979年嘉陵军转民开发生产出第一辆摩托车后,由“星星之火”发展成“燎原之势”。伴随着嘉陵、建设等军工国企迅速发展,隆鑫、力帆、宗申这3家民营企业也迅速长大,形成了国有、民营企业共同发展的格局。目前重庆摩托车已达到了年产整车500万辆的能力,年产销量保持在330万辆左右。摩托车在重庆市当地基本没有市场,所以几乎全部销往外地。

早先越南市场基本被日本摩托车占领。1997年,中国摩托车老大嘉陵以每辆零售约800美元的价格(约为日本车价的三分之一),率先打开越南市场。随即中国摩企掀起一股“走越南”潮流。在蜂拥而来的重庆摩托低价攻势下,日本车在越南不得不退出80%的市场。

然而越南市场并非想像中巨大,加上市场一时供大于求,各摩企尤其是许多靠组装出口的外贸公司沉不住气了。急欲发财的他们祭起祖传的价格法宝:你降10美元,我降50美元,他降100美元。中国厂商不惜血本的火并,让越南人笑逐颜开,让日本人心中窃喜。中国摩托车价格战使外销利润越来越低。现在在越南卖一辆车最高利润是赚30元人民币,而两三年前的平均利润可是300美元。

越南的摩托车价格比重庆的还要便宜。于是有些重庆摩企便想出了“变则通”的策略:化整为零绕过出口配额许可证管理;收购非法拼装摩托车产品出口;走私散件到越南组装上市;高价出口再给越方高额返利……。

重庆市外经贸官员向记者透露,2001年国内摩托车厂家在越南至少少赚1亿美元,重庆则不下6000万美元。价格内哄也使得重庆摩托车被国内出口同行瞧不起。

进入2002年,中国摩托车出口越南大幅萎缩。隆鑫集团执行总裁刘卫认为,这主要基于三个原因:一是越南政府为了加速国产化,制订了严格的限制措施,大幅提高整车套件关税,甚至一度限制国外摩托车零配件的进口;其二是日本企业开始新的中国战略,使得中国摩托车的低价策略杀伤力越来越小;其三,去年底越南进口了一大批中国摩托车零配件,需要一段长时间的消化,这也导致上半年中国对越摩托车出口急剧下滑。

刘卫不否认中国出口企业之间存在相互压价的事实。不过他认为,作为竞争性行业,价格战是必然的,利润下跌也是必然的。“越南市场对摩托车的需求就是很单一,靠品牌、靠服务等非价格因素起不了太大作用。”

日本人采取“以夷制夷”战略

与此同时,中国的市场格局正在发生突变。打破稳定的,是曾经在越南市场占有绝对优势的日本企业。

刘卫把日本企业去年底开始实施的新的中国策略看作是中国摩托车出口的最大威胁。“日企新的中国战略,最主要的一点就是以低成本收购中国的配套企业,使其品牌摩托车进入越南的价格从1200美元左右降至不足800美元,这使得中国企业的低价策略杀伤力越来越小。”

本田、雅马哈、铃木和川崎,从去年开始大张旗鼓在中国卷土重来。其中动作最迅速的是本田。在天津、广州、重庆已有3家合资企业的情况下,本田去年底收购了海南上市公司新大洲的部分资产,联姻成立新大洲本田公司,合资后推出的第一辆车的价格降到了6000元、并打出了“本田品质,百姓价格”的口号。据悉,该车与国产同款同排量车的价格差不到20%。铃木去年底在广东江门布下棋子,将大长江集团收归旗下。至此铃木在中国的合资企业已多达6家。其地域涉及南宁、重庆、江门、长春、南京、济南等地。雅马哈今年3月26日与建设集团再次签订了新一轮合作协议,要把建设·雅马哈作为全球出口的海外基地。

对此,宗申集团董事长左宗申就有清醒认识:“本田公司已经向我们重庆的配套体系大量采购,并已把组装的摩托车贴上本田的商标卖到越南了。在同样的价格平台上竞争,考虑人家是本田品牌,中国企业能拼得过它吗?!”

应该说,日本的所谓“以夷制夷”的战略,击中了中国摩托车企业的要害。

出口多元化是当务之急

如何应对日本企业的新对策,戴祯龙不得不谨慎反应。这其实也折射出其代表的管理方的矛盾心态:一方面不能干预太多,但一方面,企业未必会买政府的账。

戴祯龙更加寄望行业协会的壮大,“行业管理还没有形成规范,这里生产厂家太多,但是市场得靠大企业牵头制定一些规范的规则。”

然而,尽管力帆老总尹明善曾经出面组织过“华山论剑”,尽管重庆市政府召集过巨头“限价峰会”,但是,“统一体”至今还没有组织起来。

幸运的是,有识之士早为中国摩托车出口开出了妙药良方:出口多元化。

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会长李慧芬认为,中国摩托车出口市场太单一了,当前严重依赖东南亚,特别是越南。据重庆市外经贸委提供的数据显示,2001年该市4·2亿美元摩托出口中,有3亿多美元来自越南市场。市场的高度集中导致了贸易风险增大,于是便有“越南感冒重庆发烧”的说法。

力帆集团进出口公司总经理牟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力帆已经感受到市场单一的弊病。他说,去年力帆出口摩托车收入达1·23亿美元,但其中70%是在越南市场上获得的,中东、南美、东南亚其他国家占20%,美洲和欧洲等市场只占10%。“从利润率上看,越南市场上非常低的,我们在美国的出口虽然只有几十万美元,但那里的利润率要比越南高出好几倍!这个市场我们一定要去占领。”

 选稿:黄海玲 来源:南方日报 5月3日 作者:戴远程 


 


【关闭窗口】



克隆人行不行?
生化恐怖笼罩美国
2001年台北选战
第十届上交会
巴以冲突又添血债
中国加入WTO
美机在纽约坠毁
山西煤矿事故频发
巴西女孩的天桥梦
广东湛江江门爆炸案
不明船只被日击沉
阿根廷爆发大骚乱
呼和浩特火灾
西安麦当劳被炸
印巴濒临战争边缘
赵薇长沙遇袭
江西一烟花厂爆炸
巴以濒临战争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