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实用|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IT|图片|
                     >>新闻中心>>网络参考>>正文

失身少女的醒悟:天堂和地狱之间仅差一步
2002年5月5日 16:58

新华网5月5日报道:2002年4月10日的早晨,我跌跌撞撞走出那座瑰丽而邪恶的粉红色别墅,拦了一辆夏利车。司机问:“去哪?”“黄河。”我哑着声音回答。司机满脸疑惑地看着我:“小姐你……啥事都想开点……”我一甩手,从皮包里抽出两张“四人头”掷向他,大吼:“开车!”司机苦笑出生意人的痞态,摇摇头只管开车。

望着滚滚而去的黄河,我在岸边呆立了很久,突地颓然坐下,抱头揪发。原来,死,也不容易,我想起了妈妈……

我成了“两栖动物”

河南伊川县一个贫困的山村。妈妈生我的时候,一只白鸽响着哨子飞入家院,又响着哨子飞出。于是我的名字便叫小鸽。妈妈说我不满1岁时,爸爸就病死了。爸爸的病是能治好的,但家里太穷,没钱治。于是,打小开始,穷就是我心里的一个疙瘩。

15岁那年,学习成绩优秀的我考入洛阳师专,成了山村里惟一一个“大学生”。我在师专中是年龄最小的,随着时日推移,我的“最”也越来越多———最土气、最刻苦、最节俭、最美丽、最要强———同时,也最敏感!有一天,一个富态娇艳的女生只是那么怪怪地斜了我一眼,我便好长时间不理她。任凭她怎么解释,也任凭老师同学怎么软硬兼施,我死活就是不理。自此,我内心最恨有钱人,同时也最想有钱!

慢慢地,我把眼光投到了校外。我开始在节假日及星期天到校外挣钱。一开始做的是钟点保姆、钟点家教。但是这些活不光钱少,常常还吃力不讨好。对于美丽而又聪慧、自信而又倔强的我而言,这是一种“侮辱”和浪费。渐渐地,我发现了不少更来劲、更刺激的挣钱门路,同时也了解了不少其中的污浊和危险。但是,盲目的自信让我自觉有着超越一般少女的机智,认定自己可以进退自如,出污泥而不染!

尽管如此,失衡的心理还像一根针,不时地刺扎着我渐已麻木的理智。我开始在心理上为自己的行为寻找藉口,我甚至想要把它归结于孝顺、正义和善良:我两度以“奖学金”的名义给妈妈寄去几千元;我塞给大街上一个乞讨学费的乡下儿童500元;我为希望工程捐款2000元;我为本校特困生匿名寄款前后共达3000元……

就这样,过度膨胀的自信心牵引着我慢慢滑向泥沼的最深处。我开始大胆地出入于各种娱乐场所,周旋于各色痞客流氓之中。陪舞、陪吃、陪唱、陪游……也曾几次遇上些难缠的客人,但每每总能施计脱身,保住自己的“清纯”。于是,我便更自信也更张狂了。为了减少学校老师同学的怀疑,在第三学年,我干脆在校外租了一间专供自己用于化妆换衣的小屋。从此,我过起了校内校外的“两栖生活”。

泥足深陷

“好运”似乎已眷顾着我,直到那一天。4月9日夜,我在酒吧里遇到一个很让我好奇的中年男人。言谈欢笑中,他像一位沉稳的父亲,看着我的眼神里尽是无限的疼爱与关切,看得我心头暖暖的。我情不自禁地向他诉说了我的一切,当然,也包括自己“出污泥而不染”的骄傲。他静静地听着,痛苦爬满了他的整张脸。突然,他泪流满面,颤抖着手从兜里掏出5000元塞给我,而后刷地站起来,大吼:“不入污泥更好,回校去!”吼罢转身就走。

一种被理解的感激从心底腾地升起,在酒精的催化下,发酵成一股冲动。我拔腿就追。追上他后,问他的姓名……他好心地拿出一片“醒酒”药,让我吃下,而后扶我上车,让我到他家去认认门。

迷迷糊糊间我晕倒在车上,醒来时已是次日凌晨。我猛然发现自己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身上痛如刀割……我猛然醒悟:我玩过火了,我丢失了清纯女孩子最宝贵的贞操!我哭叫着扑向他。他扬起手,一拳把我打倒在地,狞笑着说:“你是收了5000元卖身的———去告吧!你太小看我了,想耍我?我就是要让你输,不顺从我的话,我还会到你学校到你家去告你!”他吼着又狠狠地向我扑来……

我的挣扎便很绵软无力了……

妈妈的遗物

一阵风刮过来,几颗沙子打在我的脸上,生疼生疼的。跳入黄河又能怎样?有妈妈,我没有死的权利。

我挣扎着爬了起来,一脚深一脚浅地走回了学校。

一整天,我不吃不喝,只是躺在床上对着墙壁默默地流泪。我的反常引起老师同学的怀疑。当夜,校长亲自传唤我。在她的桌上,放着几张我亲笔填写的捐助我校贫困生的汇款单复印件。显然,她已经在怀疑我的经济问题了。然而她却不再追问什么,只是轻轻地搂着我,和我一道追忆我穷不失志的过去,追忆我在学校的种种优秀乃至我的才情、我的可塑性。我的心震颤了,抽噎着,委屈的眼泪如决堤的洪水汹涌而下。我“通”地跪了下来,声泪俱下地叫了声“妈妈”。我哭着大喊后悔,我不该去赌红尘,我不该走出妈妈希望的轨道,我不该走出书本和校园……

12日上午,我收到家乡邻村表妹的来信,说妈妈已病倒好几个月了,收到我的汇款后疑虑重重,吵闹着要来学校查问,抑郁中,病情不断加重。正当我怔怔地对着信发呆时,电报又到:“母亲病故,速回!”字字如雷,我哭得晕了过去……

被学校送回家,葬了妈妈,表妹郑重地把妈妈的遗物交给我。是一块白布,被剪成两半,一半洁白干净,一半浸满了油污。表妹说,妈妈让我把染了油污的这一半洗回原样!

逃离心魔

带着妈妈的两块布,我回到了学校。一开始,敏感的我无论走到哪里都觉得身后有无数双鄙视的眼睛使劲地盯着我。渐渐地,我把自己封闭了起来。每天除了学习之外,就是不断地洗那半块浸满油污的布,一遍又一遍。甚至半夜里也爬起来偷着洗,混混沌沌地近乎白痴。然而,不管我怎么洗,那块布总也无法洗回原样。

猛然间,我理解了妈妈,头一次,完完全全地。

是啊,如果不能洗净肮脏的过去,明天我又该如何重新开始?我已经错过了骄阳,难道还要错过晚霞吗?不,我不能让欺负我的人逍遥法外,我更不能让自己消沉下去!

解开了心结,我连夜写了一份检讨,交待自己混迹娱乐场所的经过,带着深深的悔恨向学校坦白了一切。

校长觉得事情重大,要我再写一份举报材料,亲自带我到公安局自首并举报。当天晚上,公安机关连夜出动,由于我的检举,数十个挂着“正当”招牌的非法窝点被查禁,几十名犯罪嫌疑人纷纷落网,其中也包括那只披着羊皮的狼。

因为举报有功,我被公安机关免予起诉。我没脸面回到学校,向校长申请退学。校长说:“你有勇气举报坏人,就应该有勇气回到学校,重新改造思想,重新做人。”

学校本着教育人的思想,没有给我处分。但我不能原谅我自己,我要自己处分自己。在学校的支持下,我在校园里做了一次公开的检讨,以自身的经历讲述了贪慕虚荣、误入歧途、被金钱迷惑的危害性。

从边缘回归,我的检讨得到同学们的谅解。在老师同学的帮助下,我已经恢复了良好的学习心态。每天,我都不忘看看妈妈留给我的那半块带着污渍的布,轻轻地对自己说:我还得一遍一遍地洗下去,洗出另一种干净与领悟!

编辑:赵师谊  来源:新华网 


 


【关闭窗口】



克隆人行不行?
生化恐怖笼罩美国
2001年台北选战
第十届上交会
巴以冲突又添血债
中国加入WTO
美机在纽约坠毁
山西煤矿事故频发
巴西女孩的天桥梦
广东湛江江门爆炸案
不明船只被日击沉
阿根廷爆发大骚乱
呼和浩特火灾
西安麦当劳被炸
印巴濒临战争边缘
赵薇长沙遇袭
江西一烟花厂爆炸
巴以濒临战争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