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实用|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IT|图片|
                     >>新闻中心>>文娱新闻>>正文

旅英女作家虹影:《阿难》是"老年作品"
2002年5月6日 18:40

东方网5月6日消息:因为一部新作《阿难》,昨日,著名旅英女作家虹影来到南京先锋书店签售与宣传,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部小说内容里有神秘的印度之旅,当天虹影穿的正是一袭充满着印度风情的白色衣裙,她长发的鬓角一侧斜插着两朵新鲜的白兰花,散发着天然与淡雅。记者与虹影的谈话,是从她的代表作《饥饿的女儿》、《K》等开始的……

虹影的成长史《饥饿的女儿》是我的少女成长史。《K》是我的青年时期,它描写了爱情、艳遇、婚外恋,是带有激情的青春作品,《阿难》是我的“老年”,那里我心如止水。《K》去年打的官司我赢了,最近那个自称凌叔华女儿的陈小滢在长春准备再告我。以前我的写作是在爬山,到了《饥饿的女儿》我已经在山上写作了。写完《阿难》我觉得可以不写了,也就是说,我以前的作品到此都不算数,我要从零开始。

南京小说家最棒诗歌是我的血肉,小说是我的骨骼,后者让我更自由。诗歌是文学的最高峰,是天空上的东西,凡人接触不到。小说却是任何人都能看的,但它也可以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像我这样一批开始写诗歌的人,现在转到写小说上来,我认为起码打破了莫言、余华等人写小说的方式。像南京的吴晨骏、韩东等人也是开始写诗歌的,我两年前就说过,南京小说家是中国最棒的。

最爱“放毒女人”人生观我说四个字:荣辱不惊。在这个世界上,别人对你不好是正常的,对你好必须报答。爱情是我创作的源泉,爱情本身是不存在的,我总是在试图靠近、接近爱情,爱情与性分不开。我骨子里是非常好的贤妻良母。我是个黑白分明的人,小时候看《儿女英雄传》特别喜欢十三妹,我希望自己是侠女。我特别喜欢金庸小说,尤其里面的“放毒的女人”,那些放毒的女人都是侠骨柔肠,像我书页上印的荷花。金庸小说中无边无际的想像力和反讽影响了我。

作品无心很难归类沈从文的写作是“有心”的,他有悲悯之心,他过于把同情心表现在作品中。张爱玲和鲁迅的写作是“无心”的,所以比他高。我的作品也是无心的。我这人从不重复自己,包括头发、衣服,在文学上我有自己的追求,我有自己小说的艺术观,把我归为某一类型很难。

尽管作品很难归类,但是昨天下午和今天上午虹影的签售现场却肯定会被归成“场面火爆”之列,其中,还有两位女大学生专门买来鲜花送给虹影,有位读者不仅自己买了一套虹影的书,还专为朋友带了三套。

编辑:张向林  来源:扬子晚报 作者:张漪 


 


【关闭窗口】



克隆人行不行?
生化恐怖笼罩美国
2001年台北选战
第十届上交会
巴以冲突又添血债
中国加入WTO
美机在纽约坠毁
山西煤矿事故频发
巴西女孩的天桥梦
广东湛江江门爆炸案
不明船只被日击沉
阿根廷爆发大骚乱
呼和浩特火灾
西安麦当劳被炸
印巴濒临战争边缘
赵薇长沙遇袭
江西一烟花厂爆炸
巴以濒临战争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