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实用|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IT|图片|
                     >>新闻中心>>网络参考>>正文

夜总会神秘"艳遇" 坐台女被骗却找回灵魂
2002年5月7日 20:34

SOHU5月7日报道:一个年仅18岁的坐台女,与一个骗子在夜总会相遇,被骗1万元巨款后,她如梦方醒。然而骗子的手段并不高明,却能屡屡得逞,其荒唐的骗术令人深思。

夜总会神秘“艳遇”

2002年1月18日,成都还沉浸在新年的欢乐气氛里。他来我们夜总会玩,点我坐台唱歌。我们坐在大厅里,我挨着他,他却挪了挪身子,责怪我说:“哎呀,坐远点,你们这里的人就是爱围着人挨挨擦擦的。”我很吃惊,心想:咦,这个男人好怪哟,来这种场合不就是图玩得高兴吗?这时我看他坐在那里却愁眉苦脸,双手捧面,不停地唉声叹气。

我忍不住问他:“你怎么了?是不是心里有事,不高兴?”

后来他告诉我,他交了一个女朋友,在云南做生意时认识的。原本打算今年元旦结婚,他们在宜宾老家买了一套房子,都装修好了。但他女友却走上了一条吸毒的不归路。

我们在一起越聊越投机,我问他叫什么名字,他说叫思乔。随后我们彼此都给对方留了手机号。他在走时恋恋不舍地说:“明天中午我请你吃饭,给个面子好吗?”我见他颇有礼貌,也就欣然同意了。我觉得我们非常有缘,说话很投机,大家都意愿与对方交朋友。

电话打出一个“爱情”

1月19日下午5点左右,他打电话来说:“你现在就出来嘛,我在皇冠假日大酒店门口等你。”

我挂了电话立即打车赶到,他带我去一家海鲜楼大吃一顿,两人花了几百元钱后,又打车到茶楼喝茶聊天。

他向我讲起过去与女友恩爱无比,女友染上毒品后,曾来成都戒过几次,但都失败了,后来越吸越凶。他在照顾女友戒毒时啥办法都用尽了,昼夜守候床前,寸步不离。讲到伤心处,他的眼圈红了。我觉得他心肠好,就安慰他不要难过。他哽咽着说:“我和女友分手后,对父母打击很大,我也很痛苦。”稍后,他又问我:“你愿不愿意陪我回去一趟,安慰一下父母,我不想让他们为我操碎了心。”我心一软,就答应了。但一切来得太突然了,当时我心里还无法接受这突如其来的“爱情”。他进一步表明:“我不在乎你以前干过什么,只在乎今后做什么。”我觉得他讲得有理,再看他穿着得体,人长得帅,便对他产生了一点好感。于是就含含糊糊地答应做他的女朋友。在这种情况下,他立即打电话通知他妈妈说:“我过两天要回来,还有我交的女朋友。”

看来,我不走一趟是不行的了。临走的时候,他捏着我的手说:“小雯,今后我们买一台出租车跑出租,或者做点其他生意,我不会再让你吃苦受累了。”

“抢男人”遭恐吓

在他信誓旦旦的许诺中,我开始憧憬着美好未来。我也觉得呆在夜总会不是长久之计。从他强制性的话语中可以看出他颇在乎我,我又有什么理由不好好珍惜呢。

一天晚上,他告诉我他在祥和里小区租了一套房,隔壁有两个女人,其中一个爱他,想与他在一起,但他不肯,因为那女的年龄比他大,还带有一个小孩。他还向我介绍,那女的很霸道,有一回不知啥事惹毛了她,她又哭又闹提刀要砍他,还抢了他的房门钥匙。他所说的一切是真是假,我不知道,但觉得怪吓人的。

我和他又接着上楼,刚走到他家门口,一个女子提着一把菜刀蹿出来大吼:“骚货!我不许你把他抢走!你敢来抢,我就砍死你!”妈呀,当时我的双腿都吓软了。思乔不顾一切冲上去一把抱住她,我趁机逃走,发疯似地跑下楼打车回家了。

10分钟后,思乔给我打手机说:“我把她摆平了,你快过来。”他向我解释,那女的找他闹不外乎就是为了钱,拿钱消灾,现在没事了。但我仍很害怕。他在电话中告诉我,那女人把他的皮裤全砍烂了,身上的衣服也撕破了,人也被抓伤了。我很内疚,立即打车过去。我要看他的伤口,他说没什么,双手抱在怀里,死活不让我看,我也没注意他的衣服是否真的被撕破。当晚,我只好留下来陪他。

自揭“老底”献“金佛”

1月21日我们又去一家茶楼喝茶,他颇认真地看着我说:“小雯,你现在和我交朋友,你就有权知道我的过去,我老家是宜宾柏溪的。1997年,我与女朋友在云南做生意亏了,就开始跑‘白粉’买卖,赚了钱,可是女友背着我悄悄吸毒。我帮她多次戒毒无效,后来就给她50万元分手了。同我一起贩毒的一个朋友,前段时间在云南翻船,把我也供出来了,警方现在查得很紧,所以我才跑到成都来躲。现在老家不敢回,云南也不敢去。我再也不想做‘白粉’了,想把现在的100多万元投资干点正当的事情。其实,我每天心里都怕得要命。”

听他这么一说,我心里既惊又喜,惊的是他铤而走险,喜的是他知错即改,晓得回头。当时我想:既然他都不嫌我以前坐过台,那我也不管他过去干过什么,只要他从今往后待我好就行。

当晚,我又同他回到出租屋,他拿出一个东西给我,说是在云南时一个跑社会的大姐送他的生日礼物,从泰国走私过来的金佛。由于室内光线暗淡,我也没有看清那佛到底啥模样,反正感觉很沉,像是金子做的。

被骗1万我才如梦方醒

1月22日早晨8点,思乔起床后一脸苦楚,很难为情地开口对我说:“小雯,有件事情想跟你商量一下,我又觉得有些不妥。”见他吞吞吐吐的样子,我心里很着急:“有啥,你就直说嘛,何必与我客气。”

在我反复催问下,他说:“上周一,我妈妈才给我汇了1万元,现在我身上只剩下2000多块。我怕回家不好向妈妈交待,在成都又没什么朋友,也不好开口找别人借钱,干脆你先借1万元给我,回去后我马上把钱还你。”他怕我不信,又立即解释说:“我的钱全部存在我妈和姐姐名下,我不敢存自己户头,主要担心警方查到我,因此每次钱用完了,都是我打电话叫妈妈取钱再给我寄来。”

既然自己要同他一起回去,又有什么关系呢。我想都没想,就拿着存折到银行取了1万元给他。

这天,他叫了一个朋友开车送我们回去。路上,他打电话通知他妈妈、爸爸、姐姐和姐夫中午12点准时到宜宾酒都大酒店等。

到了酒店,他的亲人们早已在大厅等候。他一一向我介绍了他的家人。然后,他把他妈妈、爸爸、姐姐和姐夫叫到一个包间里说话,我坐在外面不知道他们到底说些啥。一个个出来都喜笑颜开的。最后,思乔把我叫去对我说:“我的家人对你印象都不错,现在有一个问题是:老人家要求到成都与我们一起过日子,你看行不?”我满口答应:“有一个老人在一起生活,那当然好!”我一高兴竟忘了应该提出去他老家看看。

午饭后,我们又坐车回成都。一路上,我昏昏沉沉的。他动手翻我的挎包,我懒得动,心想你要翻就翻吧,反正里面没秘密。

车到祥和里,思乔和司机一起下车。他说忘了带钥匙,要去旁边房东家拿,并叫司机在外面路口等他。可是,我和司机等了许久也不见他出来,司机感觉不对头,猛拍大腿叫道:“糟了,他肯定跑了!”“啊?!”我大惊,望着司机半天回不过神来。许久,我才又问:“你这是出租车?”司机说:“是啊,他答应给我600块钱的。”

我和司机立即赶回去找他,但仍不见其踪影,打他手机关机。我又跑到他的出租屋去看,什么东西也没有,整个屋子空荡荡的。这时,我才相信自己遇上的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骗子!

关于金佛,那完全是废铁砣,但我仍放在家里保存着。因为它是我一生中收到的第一件爱情信物。

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这怎么会是一个骗局呢?连我自己都难以相信。现在夜总会经理每天打电话叫我回去上班,但我都拒绝了。我想:既然从那地方出来了,我永远也不想再回去了。

编辑:张向林  来源:SOHU 


 


【关闭窗口】



克隆人行不行?
生化恐怖笼罩美国
2001年台北选战
第十届上交会
巴以冲突又添血债
中国加入WTO
美机在纽约坠毁
山西煤矿事故频发
巴西女孩的天桥梦
广东湛江江门爆炸案
不明船只被日击沉
阿根廷爆发大骚乱
呼和浩特火灾
西安麦当劳被炸
印巴濒临战争边缘
赵薇长沙遇袭
江西一烟花厂爆炸
巴以濒临战争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