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实用|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IT|图片|
                     >>新闻中心>>社会新闻>>正文

为爱人甘愿坐台 失爱人按摩女行凶
2002年5月8日 14:33

麻阳看守所里,笔者见到了谭红梅。在监狱里刚刚过完20岁生日的她,没有流露出半点喜悦,更多的只是怨恨和悲伤,或许因刚堕胎的原因,她的脸色异常难看。她艰难地讲述了一个凄凉的爱情故事……

洁身自好的按摩女

据江南时报报道,谭红梅出生在芷江侗族自治县五郎溪乡的一个小山村里,读完初中后由于家庭经济拮据而辍学。

1999年冬,谭红梅第一次踏进了芷江县里的一家发廊,跟着那些大姐们学起了理发和按摩技术。3个月后,谭红梅听人说,麻阳做按摩小姐很赚钱,便来到了麻阳县城,先后在麻阳县城多家发廊和美容保健中心打工。

在发廊里谭红梅见过各式各样的人,也有许多不安分的男人对她动手动脚。每当遭到无端骚扰时,她总是负气而走,宁愿不挣客人的钱,也不愿自己遭侮辱。老板见她如此轻意的就得罪顾客,先后3次炒了她的“鱿鱼”。

2001年4月,谭红梅经人介绍,来到了麻阳县城一家名为“港都”美容保健休闲中心,在那里她做上了一位名副其实的按摩小姐。

一天晚上,一个衣着考究,身高1.68米的青年小伙子在朋友的陪同下来到了休闲中心。谭红梅在为曾钦山洗头时感觉眼前的这位男子气宇非凡、风流倜傥,心中顿生爱慕,而曾钦山更是一见倾心。从此,曾钦山只要有空便有事无事地钻进休闲中心与谭红梅闲谈。两人在不断地交往中渐渐坠入爱河。1个月后,她们便在休闲中心里开始了同居。

为了爱人坐台

2001年7月,对谭红梅和曾钦山来说是一个黑色的日子。

谭红梅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有些不适,强烈的妊娠反应使她很难继续工作。7月中旬的一天,谭红梅到医院进行了一次检查,医生告诉她已经怀上了孩子,并且已有2个多月。谭红梅兴冲冲地找到了曾钦山,将这一消息告诉了他。谁知曾苦着脸,神情恍惚地对谭红梅说:“打掉吧!”谭红梅犹如当头被泼了盆冷水,她没有想到自己深爱的人会如此冷漠,心中十分悲凉。谭红梅柔声细语地求曾钦山:“钦山,咱们结婚吧!”曾钦山不痛不痒地说:“结婚?其实我们了解的并不多,再说结婚并非儿戏,好歹也要和家里人商量后才能定。”谭红梅见曾说得在理,没有再与曾相争。最后两人商定由曾抽出时间回家与家人商量后再举行订婚仪式。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然而,谭红梅就是没有得到曾钦山带来的好消息。于是,她又一次来到了曾的宿舍。曾钦山板着脸,说:“现在家里拿不出钱,等秋后再说吧。红梅,我们还是先把孩子打掉吧,否则,计划生育的干部会找上门罚款的。”谭红梅为了顾全曾的面子,她默默地流着泪答应了曾钦山的要求,到了医院堕了胎。

后来,曾钦山渐渐地疏远了她,但越是这样谭红梅越觉得他可爱。8月初的一天,她找到了曾钦山,诉说了心中的苦闷。曾钦山在她的缠绵细语中又一次拥抱住这个一心追随自己的女人。温柔过后,曾钦山告诉她,自己父母并没有同意他俩的婚事。天真烂漫的谭红梅追问着原因,曾钦山在长叹一声后,哭丧着脸说:“他们说你是一位按摩小姐!”谭红梅当即晕倒在地。

此后,谭红梅为了拴住曾钦山的心,对他百般顺从,但只要一提起他俩的婚事,他就马上板起了脸孔。

8月中旬,谭红梅对曾钦山说:“钦山,咱们还是先订婚,你父母那里我去做工作。”曾钦山低头不语,后在谭红梅的强硬要求下,他勉强陪同谭去了一趟在怀化的家。曾母对她视而不见,曾钦山也没有表明他要与谭红梅订婚的意思,这让谭红梅很是气愤。晚饭后,谭红梅质问曾,为何不将订婚的事向他母亲挑明,曾无语。事后谭红梅才知,曾家只有他一个儿子,他一向对母亲的话言听计从。

第二天一大早,谭、曾二人便悄然回到了麻阳。不几天,曾母十分担忧,怕儿子找了个做按摩的小姐而耽误前途,便追至麻阳。在收费站的宿舍里,曾母见曾钦山与谭红梅双双坐在床上有说有笑,便指着儿子问:“钦山,你是要工作还是要这个女人,天底下的女人多得是,非得要找一个做按摩的小姐当老婆,你是要气死老娘怎样?”

后来,曾钦山约谭红梅在大桥上长谈,他说自己是独苗,无法违抗母命。谭红梅泪水像串线的珠儿一样不断地向下掉,泣不成声地对曾钦山说:“钦山,咱们生不能在一起,死后再成为一对夫妻。”说完,她欲纵身跳河,曾钦山见状急忙抓住她的衣摆,使劲地将她拉了回来。

这时曾钦山欲爱不能,分手又怕谭红梅闹出大事,他只好离岗日夜陪着谭红梅。之后,单位对曾钦山作出下岗3个月的处理,母亲也扬言不会给他们一分钱结婚,曾钦山心情低落到了极点。谭红梅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听人介绍说到长沙坐台能挣大钱,无奈的她便与曾商量到长沙坐台,挣些钱来两人就可以结婚了。

到了长沙,谭红梅和曾钦山租了一间民房,她出入大宾馆,每天能挣1000多元钱,回来后,便交给曾钦山保管。曾钦山心里明白,谭红梅挣来的钱并不是正当的收入,然而,他对谭红梅钱的来历从不过问,也不干涉谭红梅的行为,只要钱交到他的手上便无话可说了。

1个月后,谭红梅感觉身体不适,经检查发现,她患上了严重的性病,两人又回到了麻阳。

气急败坏下毒手

两人回到麻阳后,曾钦山的母亲便找到了曾,说给他在怀化找了一位女朋友,要其回怀化相亲。曾钦山没有将此事告诉谭红梅而独身前往。后来,谭红梅知道了,便与曾钦山大吵了一通。在双重压力下,曾钦山正式提出与谭红梅分手。谭红梅经受不住如此沉重的打击,她欲哭无泪,为了他付出了太多太多,回想起过去的几个月,全然被曾钦山的花言巧语所蒙蔽,而现在一身是病,顿时产生了报复的恶念。

2001年10月15日,正逢麻阳县城赶集日,谭红梅在街上买了5包鼠药。17日晚,曾钦山来到了休闲中心,他想与谭红梅再次长谈。两人交谈了一会后,同去了一家餐馆吃了一顿便餐。最后,曾钦山将吃剩的饭菜装进了两个饭盒内,带到了休闲中心。晚上10点多钟,他想请谭红梅到他的宿舍里过夜。谭红梅认为下手的机会来了,为避单位耳目,曾钦山要谭红梅先坐车前往宿舍。谭红梅到宿舍后,将老鼠药分别放进了饭中和水杯中,只等曾钦山的到来。约10分钟后,曾钦山回到了房间,谭红梅深知曾有吃宵夜的习惯,便将放了毒的盒饭递给了曾,曾不知有诈,吃掉毒饭后不一会便毒发倒在床上。谭见曾已死,便饮尽杯中的鼠药水自杀。因谭再次怀孕,妊娠反应促使她呕吐不止,后被单位同事发现,将曾、谭两人送往医院。曾因中毒太深抢救无效而死亡,谭红梅第二天终于从死神手中挽回了生命,但腹中的胎儿却性命不保。

第二天,麻阳警方侦破了这一投毒案,谭红梅对自己的投毒事实供认不讳,11月26日,谭红梅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依法逮捕。

 选稿:钱程灿 来源:江南时报 
  • 长沙:不名身份男子猝死按摩床[图文]
  • 广州部分医疗门诊竟打药店招牌搞色情按摩


  •  


    【关闭窗口】



    克隆人行不行?
    生化恐怖笼罩美国
    2001年台北选战
    第十届上交会
    巴以冲突又添血债
    中国加入WTO
    美机在纽约坠毁
    山西煤矿事故频发
    巴西女孩的天桥梦
    广东湛江江门爆炸案
    不明船只被日击沉
    阿根廷爆发大骚乱
    呼和浩特火灾
    西安麦当劳被炸
    印巴濒临战争边缘
    赵薇长沙遇袭
    江西一烟花厂爆炸
    巴以濒临战争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