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实用|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IT|图片|
                     >>新闻中心>>网络参考>>正文

谁将成为"米卢"商标的主人?
2002年5月8日 09:14

千龙网5月8日报道:江苏常熟意通化纤公司的陈建云向记者证实,他将于近日来北京与米卢再见面。据这个以“第三者”的身份出现的“米卢”商标抢注者自称,他已成功地获得米卢本人的授权,成为“有权注册‘米卢’商标的中国第一人”。所以,此次见面极有可能达成实质性协议。

事情由最初的四川企业主抢注“米卢”商标,发展到了米卢自己抢注“米卢”,之后又出现了“江苏农民独家买断米卢知识产权”的“壮举”。但人们对这个有别于“世界杯”、“拥吻”等新闻的最大质疑是,“米卢”能否值得众商家如此去哄抢?

“米卢”:从抢注到倒卖

事情的转折点是4月16日。这一天,记者从有关方面得到确切消息,针对四川企业主抢注中英文不同版本的“米卢”商标等消息,米卢委托一家知识产权代理公司,准备向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提出申请,尽快将中文“米卢”作为商标进行注册。

但4月22日来自中新社的消息说,米卢已于当天将自己的肖像权、称谓权授予陈建云的意通化纤公司。今年39岁的陈建云是江苏省常熟古里镇湖口村人,2001年当选为湖口村村长。陈的长远打算是,“等注册‘米卢’商标成功后,想把湖口村改名为米卢村”。但这一想法面对上层的压力,目前已无奈搁浅。

据悉,陈建云与米卢有过三次接触。今年3月30日,陈建云在金陵饭店初次与米卢接触时,双方仅仅谈了20分钟。尽管陈建云此行并没有实质性的进展,但幸运的是他给米卢留下了极好的印象。4月8日,米卢和夫人到海南度假,陈建云又千里迢迢赶到海南假日酒店。有了前两次的交往,4月16日的北京之行也就水到渠成了。事实上,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之后,米卢明确表态,答应将自己的肖像权、称谓权授权给陈建云的公司,并把中国地区服装鞋帽类“米卢”商标的注册权转让给他。

据悉,今后,米卢在意通化纤公司将占10%的股份。至于到底花了多少转让费,则成了陈建云“笑而不谈的商业秘密”。

我们姑且不论这一新闻是否属于炒作,但纵观整个事件,其中所隐含极大的商业风险,已经在此前两起类似的抢注中凸显。

“我们是为了永远记住历史功臣。”这似乎成了四川企业主注册中文版“米卢”的动机。据这位柴姓的成都某私营企业主介绍,他一家人都是铁杆球迷。他要用一种方式让人们记住米卢,同时希望能把米卢所具有的潜在价值转化成一种品牌、一种无形资产。于是,他萌发了将“米卢”注册为商标的念头。

事实上,这一念头早在去年的11月就被这位企业主付诸于行动。据柴先生提供的国家商标局转发的“商标受理通知书”显示,其申请注册“米卢”商标的商品类型包括服装、领带、围巾、足球鞋等10类。柴的计划是,如果申请注册成功,将找一家有实力的企业,合作生产品牌定位在中高档的服装和足球鞋等产品。他甚至期望:“要是注册成功,我以‘米卢’品牌这个无形资产入股,至少可以占到30%至40%的股份。”

极具戏剧性的是,早在今年年初就申请注册“米卢”英文版商标的四川张先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自己对中文“米卢”商标不感兴趣。倒以为英文米卢商标注册一定能成功。

当然,戏剧的最高潮部分自然是米卢的出现以及之后被米卢授权的“第三者”出现。但事件的热闹并不止于商家的争斗,一场关于“‘米卢’商标法定产权花落谁家”的争执,也在知识产权业界掀起了小小的浪潮。

谁将是“米卢”的主人

“米卢现在是名人。对名人的肖像权以及其名字的利用,明显牵涉到知识产权的问题。这么一个大活人,别人肯定不能随意将其名字注册为商标。”中国商标专利事务所的柴女士在回答“关于商家抢注‘米卢’商标是否合法”时,劈头就向记者表达了这种观点。

但北京鼎力知识产权代理公司的毛晓东先生则坚决反对这一点。他指出,商家抢注“米卢”商标极有可能通过。如果顺利地通过并没人异议,那最先抢注者就有“在先权利”。这样一来,即便是米卢本人,也无法申请了。

这一说法与当事人之一的柴先生的观点如出一辙。用柴先生自己的话说,“申请中文版‘米卢’商标前,自己对商标法已做过数次研究,至少有80%的把握”。柴先生雄心勃勃的依据是,单从字面上讲,汉字“米卢”并不能受到法律的保护。因为,“米卢”并非其法定的名字,仅是大家对他的爱称或者说给他取的“小名”,米卢没有理由来找他打官司。即使米卢真要和他打官司,他也不怕。

同为全国商标代理机构的北京金木土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则以“业内事情不便发表意见”为由回绝了记者的采访。

而随后对国家商标局有关负责人的采访中,记者听到了不同的声音。该局一不愿透露姓名的负责人表示,按照相关规定,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虽然“米卢”不是其本名,但这个名字已为米卢本人和大众认同,“米卢”作为人名已经在先,法律上要保护这个“在先权利”。即使注册“米卢”不会给他本人带来负面影响,也应先征得米卢本人的同意。

北京大学知识产权学院的崔国斌博士也认为,如果说“米卢”两字只是偶尔使用,抢注倒无妨。现在的问题是,它在国人特别是中国球迷的心目中,有着广泛的共知性。在这一背景下抢注,就有“搭便车”的嫌疑,因为其注册的目的,很大程度是利用了米卢这一品牌效益。

崔博士在接下来的谈话中引用了美国的“福特”商标作为案例说明。他说,“福特”除了是名人的名字外,还被广泛用于普通百姓的名字。这种有着多层含义的名词是可能注册成为商标的。“依此来看,如果谁能说出‘米卢’将用于名字以外的第二层含义,那你就可能进行商标注册。否则不行。这样一来,如果在米卢不知情的情况下其名字被抢注为商标,抢注方将构成对米卢的侵权。”

现在的情况是,米卢已知情,并且亲自介入到事件之中。对此,人民大学法学院的知识产权专家刘春田教授指出:“在这一情况下,米卢将自己的中文名字申请为注册商标的成功率应该是百分之百。一旦‘米卢’二字被成功注册为商标,其他任何人未经其授权,将不得擅自使用。”

尽管专家们的观点一致偏向米卢以及他所授权的陈建云的公司,但有个致命的要素无时无刻不在困扰着米卢。当米卢将中文名字授权后,自然而然,其潜在风险也就转嫁到了陈建云身上。

“米卢”的潜在风险

这么多人为了两个字不惜血本投入,似乎说明米卢含金量极高。“米卢”真有那么值钱吗?那些哄抢“米卢”商标的商家,是否预计过这一投资的风险?

早在去年10月,也就是中国队出线之时,米卢曾问国脚进入世界杯对于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也许直到现在你们都还没有充分地意识到什么叫做出线!”他这样意味深长地告诉队员。如今,当电视屏幕上出现了身穿大红唐装、抱着酒坛子的米卢,人们自然开始明白他这段话的意思了:出线意味着财源滚滚!

米卢把在绿茵场上的伎俩复制到商场,同样发挥得淋漓尽致。因为他除了实打实地往腰包里塞了几大张天文数字的广告单,同样也给自己镀了一层金。在这一背景下,人们要抢注“米卢”商标,自然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但明眼人的看法是,米卢这么值钱,一半因为他是米卢,另一半因为他是中国足球队的主教练。这就使得米卢和广告商的如意算盘正遭到有关业内人士的质疑。

早些时候一位体育官员曾以商讨的语气告诉记者:“不论米卢以何种形象出现在电视、报刊、企业宣传等广泛的以商业牟利为目的的活动中,国家队主教练的身份是不言自明的。这个身份所带来的收益是否能全部归为米卢自己的商业利益,大可值得商榷。”

而部分足球类媒体也尖锐地提出,“相反的情况我们可以断定,如果米卢失去国家队主教练职务,谁还会请他拍广告,哪个球迷还会看他的广告?”

也许是因为中国人在足球一事上被压抑得实在太苦,而米卢对中国队的点化又实在神奇,所以中国人同样被压抑了很久的造神冲动,全部宣泄到了米卢的身上。而被神化了的米卢自然也就得到了中国人空前的宽容。但为中国人带来“快乐足球”理念的米卢,随着世界杯大赛的临近,他还能快乐多久?如果不能进16强,如果中国队连一分都挣不到,甚至进不了一个球,并且每场被人倒灌三球以上,米卢还能快乐吗?中国球迷还能快乐吗?

事实上,这一危机在开战以前就暴露无遗了。在记者的穷追猛打之下,国脚聊起国家队在世界杯究竟能走多远时,都普遍认为,“小组出线的更大机会应该在米卢身上,米卢如果能利用经验制定有效的战术打法出线就有希望,否则根本没戏”。

中国足球队是危险的,米卢也是危险的。因为能将“成功了的米卢捧为英雄”的中国球迷,同样能将失败了的米卢贬得一文不值。到那时,米卢原本拥有的一切神力,都将在国人的心目中丧失殆尽。到那时,“米卢”这一商标还值几个钱?

其实,许多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一再声明,投资商标同样意味着风险。崔国斌博士一针见血地指出:“近年来,抢注商标的事例在各地时有发生,但并不是所有的抢注都能迅速获利。有些更是入不敷出。”

而来自陕西的消息显示,西安某工贸公司老板李东方曾注册过“飞黄”商标,可是时至今日,“飞黄”仍然没有寻到“婆家”。前不久,在我国“神舟二号”太空船成功发射回收之后,李东方又注册了“神舟”的商标。李东方对这个商标寄予厚望,他将与一家拍卖行合作,在一两个月后对“神舟”商标进行拍卖,希望这个商标能拍到数十万元价格,但至今无人问津。

专家指出,注册商标应充分考虑商标的使用范围,越是用于大众的、可被广泛使用的商品,就越有可能被人接受。此外,商标的名称也应有讲究,最好含义吉祥、朗朗上口,有的事虽是轰动一时的新闻,但本身并不一定适合用作商标。还有,商标抢注获利不一定采取一次性转让的形式,也可采取许可使用、合作使用的方式。

编辑:吴麒敏  来源:千龙网 作者:罗昌平 
  • [世界杯]国足防线固若金汤 米卢打趣"进个乌龙球吧"
  • [世界杯]海外三将成定心丸 米卢看好杨晨
  • [世界杯]米卢摆谱了 与女记者“较劲”
  • [世界杯]米卢称中尼热身赛取消不影响国足备战
  • [世界杯]米卢称伤病问题不再是中国队难题


  •  


    【关闭窗口】



    克隆人行不行?
    生化恐怖笼罩美国
    2001年台北选战
    第十届上交会
    巴以冲突又添血债
    中国加入WTO
    美机在纽约坠毁
    山西煤矿事故频发
    巴西女孩的天桥梦
    广东湛江江门爆炸案
    不明船只被日击沉
    阿根廷爆发大骚乱
    呼和浩特火灾
    西安麦当劳被炸
    印巴濒临战争边缘
    赵薇长沙遇袭
    江西一烟花厂爆炸
    巴以濒临战争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