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实用|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IT|图片|
                     >>新闻中心>>网络参考>>正文

剧毒清洗液淋死路人 清洁业惊曝内幕
2002年5月8日 21:21

大洋网5月8日报道: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和生活节奏的加快,以清洗为代表的家政业快速发展,越来越多的普通居民和单位聘请清洁公司打扫室内卫生和清洁外墙。然而,很少有人知道,他们在花钱雇员清洁的同时,对生命构成危险的隐患也正悄悄向他靠近。3月29日,浙江省温岭市横峰街道堂西村村民老蔡从辖区派出所拿到的他弟弟蔡晓虎的尸体检验报告表明,蔡晓虎就是被清洁公司的清洁液淋湿后,老板不承认清洁剂有毒而使诊断不明,未能进行针对性治疗而中毒死亡的。这是全国第一例清洁液致人死亡事件,但它的背后却潜藏着对你我均构成危险的隐患。

塑料桶脱把,“清洗液”自然向下泼去

素来爱好清洁的江浙人通常会在腊月对家里家外进行一次全面的卫生打扫,好干干净净过大年。

浙江省温岭市横峰街道堂西村老沈一家,因年底企业生产繁忙等原因,没有时间和人力对三间五层楼的里里外外进行全面清洗维护,决定在经常从门缝塞进广告的清洁公司中随便找一家前来帮助搞清洁卫生。1月24日,老沈按照广告上的联系号码拨通了温岭市丑小鸭清洁有限公司的电话,说他家准备聘请清洁公司的专业人员前来清洗外墙。

堂西村地处温岭市郊区,这些年这里的农民家家户户办起各式各样的家庭工厂,经济发展很快。但毕竟是乡村,村民还很少有雇请专业清洁公司为家庭搞卫生的。因此,一接到老沈的电话,丑小鸭清洁有限公司马上派蒋某前往洽谈。为扩大影响,在该村及周边打开业务市场,丑小鸭清洁有限公司以每平方米3元的优惠价格与老沈一家谈妥了沈家的内外墙清洁业务。

老沈和两个儿子一起经营着一家规模不是很大的家庭工厂,有一定的安全生产意识。在谈定价格后,老沈对丑小鸭清洁有限公司蒋某说:“你们的工人在这样高的地方从事外墙清洁,有一定危险性,安全问题你们自己要注意,加强防范,到时出了问题我们可负不起这个责任哪!”

“没关系!我们平时不都也是这样替别人清洁外墙的么,什么时候出过问题了?安全问题我们自己包了,你放心。”蒋某答道。

“我们现在口头说了也没用,还是签一张协议书吧。”办了10多年企业的老沈向来做事小心,他这样补充说。

“好,你这样不放心我就给你写一张协议书吧。”蒋某说着在老沈提供的一张空白纸上写下“沈家三间房屋清洗,一切安全由丑小鸭清洁公司负责”的便条,签上蒋某名字和2002年1月24日的日期。

2002年1月28日,已是农历腊月十六了,这天上午8时许,丑小鸭清洁有限公司小蒋带着5男2女共7名清洁工来到堂西村沈家。小蒋安排两名男清洁工清洗东面外墙,三名男清洁工清洗室内墙壁,两名女工整理清洁厨房。临近中午时,东面外墙清洗完毕,看上去挺干净的,大家都很高兴,在一起吃了中饭。

午饭后,清洗外墙的两名清洁工转到沈家的北面,每人负责一间房屋的外墙和窗玻璃清洁工作。12时许,负责西面第一间外墙的清洁工从楼顶上放下保险绳后,准备从五楼窗口爬出墙外。他手里提着一桶装有10来斤清洗液的塑料桶,递出窗外,左手握着塑料桶提把,右手准备在提把上系绳子。这时,塑料桶提把突然与塑料桶脱离。

“哗!”失去提把的塑料桶带着一桶满满的清洗液从空中向下泼洒去。

板车夫路过,“落汤鸡”眼睛好痛好痛

据人民网消息,时年45岁的堂西村村民蔡晓虎因为个子矮小等因,一直未婚,生活也没有像该村其他大多数村民那样过得红红火火,村里那块属于他的建房地基,因为没有足够的资金,一直荒在哪里。前些年,他四处为家,到处借宿,日子过得不尽如意。四年前,蔡晓虎的二哥因病医治无效去世,蔡晓虎搬进他二哥的那间二层旧屋,与他79岁高龄的老父亲共同生活。村上一个加工皮革的老板,看蔡晓虎没有经济来源,生活拮据,就叫蔡晓虎到他的企业拉板车,与另外二人一起把他加工皮革裁剪下来的边料拉到别处。虽然工资不是很高,但起码也算有了个比较固定的职业,蔡晓虎的生活也因此越来越像模像样。

这天中午,蔡晓虎回家吃过午饭后,又来到他拉车的厂家。

12时左右,他和另外两名板车师傅一人拉着一车皮革边料,从村西往东走,蔡晓虎走在中间。

板车经过老沈家门口,两辆运输车正好停在路中间装货,加之临近春节,路上人来车往,蔡晓虎他们只好尽量靠路边行走。前面的板车师傅过去了,后面的也即将过来,正当蔡晓虎拉着那车并不是很重的皮革边料经过老沈家门前时,“哗”一声,一桶水从天向他泼来。顿时,他成了一个“落汤鸡”。

蔡晓虎迅速放下板车,伸手用力把头上的水往后甩去,同时想抬头看看到底是从哪里掉下什么东西。

但他抬头往上看时,感到眼睛有一股刺辣辣的疼痛,睁不开。他大声叫嚷起来:“什么东西掉下来呀?刺得我眼睛好痛哪!”

这时,正在沈家一楼的小蒋听说整桶清洗液掉到地上去了,慌忙往屋外跑。一到门口,他看到一个小老头正双手捂住眼睛嘶声叫喊眼睛痛,就急忙跑回沈家,打来一盆自来水,往那小老头脸上泼洗。听到叫喊声,正在后园厂房打扫卫生的沈家大小也赶紧跑出来,老沈一边拿来毛巾给蔡晓虎擦洗眼睛,一边询问小蒋:“老板!你们清洗用的是啥药物呢?有没有毒的?蔡晓虎的眼睛为何被清洗液淋湿后会刺痛呀?”

“没有毒的。不过皮肤沾上清洗液后都会有一点点疼痛,我们的小工也是这样的,但过一会儿就会好。没关系的。”

连着换了几脸盆清水,晓虎洗后还是一个劲地叫眼睛疼痛,人不舒服。

看着蔡晓虎那疼痛可怜的样子,小蒋、老沈等人只得把蔡晓虎送到堂西村边上的一家小卫生院就诊。这家卫生院医生给蔡晓虎眼睛清洗了一会后,建议小蒋等马上把蔡晓虎送往温岭市区市大医院治疗。

听到消息后放下手中活计匆匆赶到医院的蔡晓虎哥哥老蔡质问小蒋到底使用什么清洗液,导致晓虎眼睛这样疼痛。小蒋支支吾吾说没关系,他们的小工也经常会碰到这样的情况,挂一二瓶盐水就会好。

因为小蒋等在诉说蔡晓虎就诊病因时只是说被清洗液淋了一下,蔡晓虎也只是诉说眼睛痛,身体有一些不舒服,医院从没碰到过这样的症状,只能根据病人和其亲友的诉说诊断为眼酸烧伤,行眼部冲洗和抗炎补液等。在医院行眼球冲洗及静脉滴挂后,因蔡晓虎内外衣服被清洗液淋湿,身体发冷,要回家换衣服,众人拿着一瓶滴挂液回到了堂西村。

回到堂西洗了澡换了内衣后不一会儿,5时许,蔡晓虎又说身体不舒服,双脚剧烈疼痛。在老蔡的陪同下,蔡晓虎来到老沈家,询问老沈清洗液中是否含有毒性物质。这时老沈和老蔡发现晓虎两小腿特别是双脚红肿,皮肤起泡。他们急忙致电丑小鸭清洁有限公司老板,叫他过来处理。

傍晚6时许,丑小鸭清洁限公司老板蒋某驾车来到堂西村找到沈家,看了看晓虎的双脚后,蒋某说:“就是皮肤一点红,没关系的,我们自己的小工也经常会发生这种情况,挂一二瓶盐水就会好,放心好了。”说着,蒋某从衣兜里拿出300元现金交到蔡晓虎手中,说:“这钱你先拿着,明天再去弄几瓶盐水挂挂,钱不够的话改日我再给你,如果你因此需要休息几天的话,小工工资我来付。”看众人没有反对意见,蒋某驾车返回温岭市区。

“痛死我了!”病人在求救声中含冤离世

蒋某走后不到3个小时,也就是1月28日当天晚上9时许,蔡晓虎躺在床上大声叫喊“来人救命啊!我要死了!”听到呼救声,蔡晓虎的邻居连忙起床找到老蔡家,告诉老蔡,蔡晓虎在大声喊救命。

老蔡赶到蔡晓虎床前,看到晓虎疼痛难熬,整个人蜷曲在床上抽搐,一下子声嘶力竭地高喊“痛死我了,痛死我了!”一下子又有气无力地低哀:“我不行了,救救我吧!”痛苦之状无法形容(事后记者在采访时,温岭市公安局的法医告诉记者,氢氟酸进入人体后,氟离子与人体组织中的钙和镁离子结合形成难溶性盐,钙离子的减少使细胞膜对钾离子的通透性增加,钾离子从细胞内渗透到细胞外,导致神经细胞的去极化而引起剧痛。这种剧痛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老蔡一边拨打“120”急救电话,一边叫来几位亲朋好友,人们与医生一起,七手八脚把疼痛难忍的蔡晓虎送往温岭市区某医院抢救。

这时的蔡晓虎虽然神志尚清,但非常疼痛剧烈。医生在蔡晓虎的住院病历中这样记载:神志清,痛苦貌,无压痛。右上臂和右大腿有水泡,水泡液混浊,部分腐皮已脱落,创基潮红。诊断为酸烧伤,面积10%,二度;予创面清创、敷药、抗炎等治疗。

晚上10时10分许,蔡晓虎突然出现双上肢抽搐,呼吸浅快,心跳缓弱。医护人员立即进行心肺脑复苏治疗,并行心脏胸外按压,辅助呼吸等抢救措施。35分钟后,蔡晓虎双瞳孔散大,心电图呈直线,抢救无效死亡。医院对其死亡诊断为酸烧伤,呼吸心跳骤停。

真相大白,清洁液剧毒致人死亡

上午还好好做事的一个大活人怎么说死就一下子死了呢?

1月28日下半夜也即29日凌晨,老蔡向温岭市公安局横峰派出所报了案。

向来对安全生产这根弦绷得特紧的横峰街道得知消息后,立即指派人员配合派出所协同调查。

1月29日上午,温岭市公安局刑事侦察大队的刑侦技术人员对蔡晓虎的死因展开了调查,并对尸体进行了检验。尸检表明,死者蔡晓虎整个头部及颈、胸、腹、背部等处外表和解剖均无明显损伤和出血;但四肢皮肤多处见烧伤,表皮脱落。

因无内外伤害,肠胃中也未发现常见毒物,一时无法查明蔡晓虎的真正死亡原因。

在否定了外伤致死,排除食物中毒等常见死因外,法医开始怀疑清洁液中可能含有毒性物质。

2月初,温岭市公安局法医携尸解提取脏器及创面皮肤送浙江省温州医学院病理学教研室进行病理检验,同时又提取死者创面皮肤和血液、尿液、原清洗液等送浙江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进行理化检验。

在司法和政府部门出面后,丑小鸭清洁有限公司老板终于承认清洁剂是剧毒化学品氢氟酸,清洗配制比例为20%。氢氟酸是从路桥进的货。

3月19日,浙江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出具了温岭市公安局刑事侦察大队的委托检验样本检验报告。该检测报告显示:清洗液氟离子含量高达每升193.78克,皮肤氟离子含量为每公斤111.64毫克,血液和尿液中氟离子含量分别为每升34.75和50.96毫克。

检测结果清洗液中氟含量与蒋某交待的清洗液氢氟酸比例20%相当。

法医告诉记者,氢氟酸是一种剧毒无机酸,估计人体口服摄入1.5克氢氟酸即可致立即死亡,资料记载致死含量为每公斤20毫克(祥见第四部分氢氟酸中毒一节)。检验结果蔡晓虎体上不管是外表皮肤还是内部血液和尿液,其氟离子含量均远远超过了20毫克这一致死量。根据系列检验结果,结合调查病案材料,诊断蔡晓虎为氢氟酸中毒死亡。

剧毒药品洗墙,谁还敢雇清洁公司

成语“祸从天降”常用来形容灾祸来得非常突然,很少有解释说是祸直接从天上或者高处掉下来。蔡晓虎是无辜的,走在三人中间的他会被从高空掉下来的清洗液夺去生命,真正的祸从天降。

4月下旬,横峰街道法制办工作人员出面调解,丑小鸭清洁有限公司赔偿蔡晓虎各种损失共计人民币6.4万元。

蔡晓虎的死固然有未及时脱离污染源(3个多小时没有脱去被清洗液污染的衣服)、未作针对性治疗等客观原因,被从天而降的清洗液“淋”死,纯属偶然、意外;但他的死却又是必然的,因为使用剧毒药品清洗墙面难保何时要死人这一无法违避的事实是必然要发生的,如果这天厄运不降在蔡晓虎身上,说不定明天就可能会降在张晓虎或者王晓虎身上,只不过这倒霉的第一个让蔡晓虎碰上了,成了清洗行业的牺牲品。

好好走在路上的蔡晓虎,被无缘无故从天上掉下来的清洗液夺去生命的新闻,随着公安机关尸检报告的出具划上了句号,但清洗行业使用剧毒药品清洗墙面的内幕刚刚被揭开。

使用氢氟酸清洗墙面决非小丑鸭清洁有限公司一家,也决非温岭及路桥独有。据人民网2月24日讯,日前,江西省南昌市一名从事高楼清洗工作多年的“蜘蛛人”抖出一惊人内幕,清洁公司使用剧毒药品清洗墙面。清洁公司老板为了不让“蜘蛛人”或楼内办公人员知道他们在使用剧毒药品作业,大都将清洁剂标签撕去。这名不愿透露身份的“蜘蛛人”在几家清洁公司打过工,由于没有特别的保护措施,他们在工作时皮肤有时会接触到清洗剂。他发现接触到清洗剂的地方总会痛上一个多星期,皮肤表面变黑。后来他听说这些清洗剂的成分是氢氟酸。他说氢氟酸很容易在空气中挥发,它的毒性对楼内办公者的身体也有损害。

那么,氢氟酸到底是怎样一种酸,万一发生中毒又该如何治疗呢?记者采访了有关人士并查阅了相关资料。

相关链接:氢氟酸中毒

氢氟酸为无色、略有刺激味的液体无机酸,家庭中可用于清洁、除锈,但大多数用于工业中,如半导体工业、金属磨光、塑料制造业等。

氢氟酸中毒绝大多数皆因工作中未带防护器具,如呼吸防护具、橡胶手套、长袖工作服、靴子等而接触溶液或吸入高浓度的蒸气所致。

人体接触氢氟酸后,因其浓度不同,接触部位、面积不同会引起不同的症状。局部的腐蚀作用表现为剧烈的疼痛、红肿、水泡、坏死、化脓、指甲脱落或永久变形。作用于眼睛,可引起角膜、结膜发炎、溃疡乃至失明。

全身症状主要为低血钙、低血镁、高血钾引起的心慌、抽搐、昏迷等症状;吞服还有消化道腐蚀的症状,如口腔溃疡、吐血、吞咽困难、腹痛等。并可能出现胃肠穿孔及腹膜炎等并发症。

氢氟酸引起的中毒多见于工作中的意外,因此预防显得格外重要。在工作中应严格遵守防护规则,患于未然。

局部接触氢氟酸后,最有效的措施和治疗的关键是立即用大量流水作长时间彻底冲洗,尽快稀释和冲去氢氟酸。如果疼痛剧烈,可用2.5%的葡萄糖酸钙软膏涂敷,或用2-2.5%的葡萄糖酸钙溶液浸泡来止痛。如疼痛没有明显的改善或出现了全身症状应立即就医。

口服氢氟酸引起的中毒,30分钟内可洗胃,并给牛奶或其他钙、镁、铝溶液(如葡萄糖酸钙溶液、稀释石灰水、硫酸镁等)。吞服一小时以上者则不宜洗胃,但仍可以给予钙、镁制剂,并应及早入院检查、治疗。吸入中毒时,应注意有无呼吸困难、肺水肿等症状,如出现呼吸系统症状或其它症状也应立即治疗。

 选稿:黄杨 来源:大洋网 


 


【关闭窗口】



克隆人行不行?
生化恐怖笼罩美国
2001年台北选战
第十届上交会
巴以冲突又添血债
中国加入WTO
美机在纽约坠毁
山西煤矿事故频发
巴西女孩的天桥梦
广东湛江江门爆炸案
不明船只被日击沉
阿根廷爆发大骚乱
呼和浩特火灾
西安麦当劳被炸
印巴濒临战争边缘
赵薇长沙遇袭
江西一烟花厂爆炸
巴以濒临战争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