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实用|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IT|图片|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正文

毛乌素沙漠见闻:草原治沙刻不容缓
2002年5月12日 16:04

沙化草原呼唤禁牧

羊群在浮沙四起的草原上快速移动,荒原实在没有什么值得它们驻足留恋的东西。在这没有绿色的春天里,羊群四处可见,羊嘴紧贴着地面,哪怕是不足一厘米长的草叶,它们也不放过。

在地处毛乌素沙漠边缘的宁夏盐池县中部草原,记者看到缺少生机的昏黄色布满这片广袤的大草原。实在难以想象这里曾是史书记载的肥美草原。盐池县有680万亩的天然草场,超载过牧使这里的草原沙化日益严重。

我们从盐兴公路来到大水坑镇柳条井自然村张连家中,这位老农谈起沙害,黝黑的脸庞上吐露着无奈的表情,去年他家30亩地收了500多公斤粮食。他说:“草原沙化没草了,我家40只羊只好买草喂养。一斤草2毛钱,养羊不划算了。”老汉回忆说,十几年前我们这里春天种麦子收成可好呢,而现在春天已种不成粮食了,只能在秋天种几亩秋杂粮,一亩地也只能收上个三四十斤。

在盐池县,像张连这样的家庭在农牧民中占大多数。这个县共养羊85万只,实际养羊远远高于此数。只有少数是圈养的。而照盐池县草场的状况,养羊最多不应超过30万只。多年来盐池县为治沙采取了围栏草场、以草定畜、划区轮牧等措施,但治沙的速度远远赶不上沙化的速度,现在看来,要解决放牧与破坏草原植被这样一矛盾,最根本的措施是禁牧。

盐池县副县长齐光泽介绍说,全县农村人口12.4万人,有1069万亩土地面积,人口与土地承载力的矛盾不是很突出,以牺牲草原植被来实现农民增收的途径要改变。必须使盐池县走上种草养畜舍饲育肥,生态治县的良性循环。目前我们在3个乡实施禁牧试点,我们禁牧存在羊只品种不适合圈养,禁牧农户暖棚养羊舍饲资金投入缺乏等问题。

然而,当我们告别盐池县,一路驱车驶向毛乌素沙漠腹地的另一座城市——内蒙古额托克前旗的时候,四望车外茫茫草原上覆盖浓密的植被。在旗政府,蒙古族县委副书记千·敖云达来说:“我们草原植被好,主要是实施了禁牧措施。为了让农牧民在禁牧后收入不下降,旗政府加大资金扶持,引导农牧民发展模式化养殖,走出了一条既保护草原植被,又发展生产的路子。”

我们走访了一户通过种草养畜实施模式化养殖的示范户张有平。坐落在沙漠中的饲养厂白色温棚干净整洁,数百只白绒山羊吃着饲料,周围种植着绿色的植被。张有平说,“禁牧后,我利用小范围的人工高效土地种植紫花苜蓿,为大批牲畜提供饲料,从而使大面积的天然草地得以修复。”

目前,前旗已全部实行禁牧,封闭禁牧两年以上的沙化草场,植被覆盖率由不足10%提高到50%以上。实施模式化养殖户与一般农牧户按可比口径计算,人均纯收入增加了500元。

沙化草原呼唤禁牧,禁牧成功之日,就是草原重现生机之时!

被黄沙遮住的“黎明”

一片片残垣断壁,寂寞而苍凉。眼前的景象让我们无法想象这里曾经人畜兴旺,倒像一个古城遗址,只有涌进残存农房墙基的沙坝诉说着曾经发生的一切。

几年前,风沙掩埋了宁夏盐池县马儿庄乡黎明村,村里39户农民被迫搬迁到几公里以外的高地上,黎明村从此成为一片废墟。绕过断墙间的沙丘,我们来到了唯一一户没有搬迁的人家。24岁的女主人沈燕萍说:“我们也想搬走,但就是没钱。”当记者问及如何防止沙子再入院时,她指了指院内摆放的几把铁锹和一辆架子车说,每天早晨全家人都要清理院子里的沙子。清沙早已成为我们家生活的一部分。

主人这番话让我们联想起采访途中看到的情景,从盐池县城出发沿盐兴公路向中部行驶,在这条一级公路两旁,很少看到树木,远处沙丘上生长的稀疏沙蒿根本阻挡不住沙子的蔓延,风卷起的一股股细沙像无数条黄色的小蛇在公路上蜿蜒前行,不一会儿路面就被沙子掩埋。当我们行驶到尖儿庄时,车子不得不停下来,前方路段已被沙丘阻断,四五名养路工正在挥汗如雨地清理路上的沙丘。工人马建福告诉记者,他在这条路段上已经忙了整整一年,清沙已经成为养路工一年四季周而复始的劳动。

离开黎明村的“最后守望者”,我们又来到在最早搬离这个村的崔成金家,远远望去,新建的房屋高大漂亮,房屋周围刚刚种上的新疆杨已吐出新绿。主人显然希望新的地点新的院落能够把风沙阻挡在外面,而走近房屋我们却看到,新的沙坝已经逼近了这所漂亮的房屋。

当女主人回忆起当时风沙刮倒房屋的情景时还心有余悸,“沙丘经常堆在我家房屋的后墙上,有一天下起了大雨,雨水湿透了沙丘压塌了后墙。深夜房屋倒塌前发出的声音把我们惊醒了,家人刚跑出屋子,房子就塌了。后来政府给我家贷了款,才建起今天的新房。”

同行的马儿庄乡副乡长金明科介绍说,目前这个乡草原面积有64万亩,沙化达到46%以上,像黎明村这样的村庄有13个。沙化严重的主要原因是人为破坏:从1992年开始,邻乡大批村民赶到这里挥锹滥挖甘草,加之超载过牧,使这片原本植被茂盛的草原变成了现在的荒漠。

离开沙漠人家的时候正值黄昏。金黄的沙漠、吃草的滩羊、低矮的砖房、袅袅升起的炊烟在落日余辉中油画般美丽。也许,这种景象在“过客”眼中是美丽的,但对于世代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来说,这种“美丽”只能带给他们贫困。草原应该是村民们赖以生存的基础,而现在已经沙化的草原却成为他们生活的灾害,不知道这里的农民何时才能恢复他们美丽的家园。

“治沙,别捡了芝麻丢西瓜!”

迎着漫天的沙尘暴,我们来到占地面积1000多亩,灌木树种达167个的宁夏盐池县沙生旱地灌木园,四周狂风呼啸,园内无沙无尘,散发着林草的香气。我们忘记了外面还有一个沙漠。

“在毛乌素边缘这片沙地上建立起这座充满绿色生机的灌木园,表明毛乌素沙漠是完全可以被阻挡的!但目前在治沙造林方面存在着不容忽视的问题,必须引起政府及有关部门的重视。”灌木园的始创人、原宁夏农林科学院研究员王北直言不讳。

“首先在毛乌素沙漠边缘,政府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治沙,并在局部实现了人进沙退,可是远离毛乌素沙漠的中部草原如今却沙化严重,有的草原村庄竟出现了被沙丘吞噬的惨剧。治沙,可别捡了芝麻丢西瓜啊。”

“提起防沙,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植树造林。其实树挡不住沙,即使在沙地里种下了也根本无法成林,这是自然界的铁律。一棵阔叶树犹如一个小型抽水机,相当于30平方米草地的耗水量,如果在干旱地区不合理植树尤其是高密度植树,反而会使土壤日益缺水,久而久之沙化严重,原来的树也会死掉。一些地方植树造林未能很好考虑水分承载力,不但成本高,成活率低,而且连过去已有的林子也会死掉,主要原因是那里的天然水分条件不足以养树育林。现在,我们应该总结、吸取过去的经验教训,据以指导实际工作。在西北地区植被恢复上实行以草为主的战略,采取草、灌、林的先后次序,可能更科学,更有效益。

“就是在治理较好的地方,也存在许多亟待引起重视的问题。”这位治沙专家与我们一同乘车前往盐池县城西部查看治沙情况,风沙中汽车急速行进,林间的沙子在地表流动蔓延。有着30年治沙经验的王北说:“单一的乔木林带虽然具有很强的防风能力,但是固沙的效果很小。治理沙漠就要高起点,实行乔、灌、草混交。”

在大片大片的柠条林边,也是单一品种,我们停下车走进柠条林间,本来可以长得很高大的柠条却很矮小,根本无法抵御风沙。王北指着不到一米高的柠条说:“柠条如果及时复壮更新,一株可以长成七八株,每株都可以长到两米多高。可是由于管护不力,这片柠条长得稀落、矮小,大大降低了防风固沙的作用。”

王北认为,在沙化草原实行围栏封育,划区轮牧的做法,本身没有把区域内的人畜压力释放出去。围起来的地方,沙漠化有所逆转;没围起来的地方植被破坏更加严重,势必造成沙漠化的继续加剧。他说,当前沙漠化的治理措施,主要侧重于恢复植被、控制土壤风蚀,而没有直接从消除造成沙漠化的人口压力入手,这是沙漠化治理成效不够显著的主要症结所在。

“好政策让我们感到治沙有奔头”

进入宁夏陶乐县境内时,黄河边绿色的麦苗已覆盖了农田。湿润的空气和一片片鲜嫩的绿色让我们兴奋不已。而更令人高兴的是,我们碰到了这样一个感人至深的场面:

东沙乡南梁村二队数十名村民敲锣打鼓,从村里专程赶到县城给林业局送匾,感谢林业局为民治沙,免费送树苗给村民。憨厚的沙区农民这一举动引来很多人驻足观看。治沙大户陈玉玺告诉我们:“县林业局给予农民的好政策让我们真正感到治沙有奔头。”

陈玉玺说,农民早已意识到沙化的危害,但缺乏治沙的投入,更担心成果不能归自己所有。今年开始,县上规定,治沙造林收益全部归业主所有,对于新开发荒山、荒地、滩涂等生产特种林产品的企业、个人,自有收入时起5年内免征农业特产税等。对于治理效果好的,国家还给予重奖。这么宽松的政策我们很感动。今年我开发2000亩荒地造林,林业局送树苗给我,还要另外奖励我。我把盖新房子的钱一万元拿出来全部投资造林。

县林业局局长牛龙说,长期以来,一方面国家在大规模治沙,另一方面,广大农民却为了短期利益破坏生态。只有让千家万户的农民由生态的破坏者变成建设者,生态建设才能取得实效。而这一切必须靠一个好的机制去刺激农民治沙。

县上采取让农民先写申请再承包沙地的政策,一般是承包两年,如果两年内树木成活率达到规定标准,见到了生态效益,林业局将全额补助农民造林的经费。在一开始就给一半的造林经费,半年后如果苗木成活得好,则另一半补足。对于两年内树木成活率达到标准的土地,林业局与农民签订合同,将土地经营权给予农民。反之,则收回农民承包的沙地,再转包给有能力治沙的农民。避免了土地平均划分承包,使有能力治沙的人无沙可治,没能力治沙的农户占着沙地的状况。

那么,政府支持企业个人的资金从何而来呢?牛局长说,我们的生态建设资金有外援项目,有国家退耕还林苗木资金,天然林保护工程等,过去林业部门牢牢抓住权力和资金不放,结果是年年造林不见林,我们意识到如果不能调动千家万户老百姓的积极性,造上林难以管护。我们现在放权放钱,让有能力治沙的人去治沙,使有限的资金真正发挥生态建设的效果。县上将项目资金捆绑使用,把沙地承包给造林大户,将权力变成服务,资金一杆子插到农户,避免“雁过拔毛”。林业部门在服务中,对造林面积大、成活率高的农户,无偿提供围栏保护设施。

沙产业路在何方?

行进在毛乌素沙漠,心情徘徊在绝望与希望之间,每当看到大片黄沙连绵无尽,心中便无限怅然,而每当看到治沙英雄为沙漠披上片片绿装,心中又充满了信心。

一路上,我们看到了许多不同主体、不同形式的治沙典型,他们的经历昭示人们:建立在破坏生态环境基础上的经济发展是不可持续的;同样,没有经济效益的生态环境建设也是不会长久的。只有把沙化治理与发展沙产业结合起来,才有可能确保生态环境良性循环与农业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在宁夏盐池县柳杨堡乡上土沟村,我们来到村民汪成明家,这位48岁的农民把我们带到了他家的温棚。温棚内黄瓜新鲜欲滴,在其他地方这根本不算什么,而沙漠中可真的是稀罕物。主人一边摘黄瓜让我们吃,一边介绍他甚为得意的“四位一体温棚”,所谓“四位一体”是利用太阳能种植温棚,温棚上的积雨场积蓄雨水,温棚旁再盖圈场和厕所,利用人畜粪便产生沼气烧水做饭,为沙区农民提供经济来源和生活便利,从而使沙区农民彻底摆脱对土地的依赖,达到保护生态的目的。

但同时我们了解到,“四位一体”温棚在上土沟村目前只有4户,是每户贷款6000元建起来的,更多的人也想发展四位一体温棚,可是没有资金投入,银行贷款也只能解决少数人的问题,难以普及。更广大的普通群众却因缺乏基础投入而继续过着超载过牧、开荒造田、乱采滥挖等以破坏生态来换取收益的生活。

令人欣喜的是,随着国家西部大开发政策的推行,沙产业正成为中国企业投资的热点。在毛乌素沙漠边缘,每到一地,我们都能找到进军沙海的企业。在内蒙古鄂托克前旗,我们采访了一位70高龄的治沙奇人奇华琳,在她的项目区,柠条、杨柴、花棒等沙生植物严严实实的覆盖了沙漠,成片的树林生机盎然地成长,田间全部实现了节水喷灌,1000多亩麻黄草长势喜人。“良好的光热条件、没有污染的环境和广阔的廉价土地,这就是商机”,奇华琳说。

治沙专家王北说,沙区内生长着经过长期自然选择而保存下的优良灌木和草木植物,是开发新的食品、药品、饲料及其它加工业用途的再生植物资源。沙棘、沙柳、山杏、麻黄草、苁蓉、有毒灌草、天然胡萝卜素等呼唤着产业化的尽快到来。

如今政府鼓励个人和企业参与治理荒山、荒漠,并给他们提供配套资金、低息贷款等扶持条件,出台了“谁治理谁受益”的新政策。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兼收的沙产业,赢得了企业的青睐。

采访中,长年治沙的一些干部群众说,虽然进军沙产业的企业越来越多,但就整体而言,沙产业目前还不成气候,充其量只能称得上是星星之火。陶乐县近年先后有三家大型治沙企业开发沙产业,但加起来总共不过一万多亩沙地,而陶乐县毛乌素沙漠化土地92万亩,已占陶乐县总面积的70%。由于投资大、见效慢等因素的制约,已经多年投资沙产业的企业鲜有龙头舞起来辐射广大农牧民的成功范例,而千家万户的沙区群众何日主体跻身沙产业的大军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编辑:彭朋  来源:新华社 作者:黄会清 刘泉龙 李云路 
  • 沙尘暴启动新的"沙尘暴经济"


  •  


    【关闭窗口】



    克隆人行不行?
    生化恐怖笼罩美国
    2001年台北选战
    第十届上交会
    巴以冲突又添血债
    中国加入WTO
    美机在纽约坠毁
    山西煤矿事故频发
    巴西女孩的天桥梦
    广东湛江江门爆炸案
    不明船只被日击沉
    阿根廷爆发大骚乱
    呼和浩特火灾
    西安麦当劳被炸
    印巴濒临战争边缘
    赵薇长沙遇袭
    江西一烟花厂爆炸
    巴以濒临战争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