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实用|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IT|图片|
                     >>新闻中心>>文娱新闻>>正文

《我这一辈子》:追求通俗 同时保留文化
2002年5月12日 04:07

东方网5月12日消息:由张国立自导自演的《我这一辈子》,是根据老舍的同名短篇小说改编的。该剧通过福海这个人物的一辈子平凡而坎坷的经历,折射了那个社会的变迁,宣扬了一种宽怀待人的处世态度,对那个没有给人带来幸福和欢乐的社会制度进行了谴责。

比较一下原作和改编,后者在许多地方采取了忠实的态度。如“我”的主要经历均是先当裱糊匠后当巡警;“我”的妻子均是跟人私奔;“我”办事忒认真,不会“汤儿事”(即和稀泥、捣浆糊)因而经常吃亏;“我”的结局不美满,等等。可由于原作仅38887字,人物简单,情节单薄,因而为改编者带来较大的创作空间。

电视剧在内容上作了较大的充实和扩展。原来“我”无姓无名,现在把“我”儿子的名字福海按在主角身上,又增加了刘方子和赵二两个人,戏剧冲突更加丰富,性格描写也呈立体化;在女性配角方面,“我”妻子原也无名无姓,现叫她“大妹”,再加上一个败落的格格——瑞子,感情这条线就有戏了。原妻子是跟一个叫黑子的帅哥走的,且没再回来,现在改跟刘方子私奔,并最后重新出现,这就符合连续剧的要求。原作中主角也曾看到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孩死在乱军的大刀下,“孩子喊了声妈,血溅出去多远,身子还抽动,头已悬在电线杆子上”,现在这个小孩成了“小白”——瑞子的同母异父弟弟,剧情更趋合理、贴切。特别是作品所反映的社会层面,电视剧反映得更为直观。张勋复辟,黎元洪上台,革命党人活动等政治画卷,只有运用电视手段,才得到更好施展,使观众对造成人物性格的特定社会环境有了直接的了解和感受。老舍作品的基本风格——那种幽默和苦涩的笑,以及浓重的京味等,在改编中都得以保留和展示。我感到何冰扮演的赵二这个角色,甚至超过了张国立和李成儒,那种社会底层小人物的种种秉性,被表现得惟妙惟肖,令人难忘。改编基本是成功的。人们在观看电视剧后,进一步接触和了解了文学巨匠老舍的不朽名著,对弘扬优秀中国文化功不可没。

要说有何不足的地方,我感到原作中一个重要的命题:如何做人?还可以稍作挖掘。因为原作反复写到“我”凭良心办事,办事太认真,但“良心在这年月不值钱”!就像给人穿鞋,“你打算合大家的适”,但是“他们要不把鞋打在你脸上才怪”!“我”几次均因“是非分明”而丢了自己的饭碗,根源在于他忘了:在这个社会办事,忘了三个宝贝字“汤儿事”可万万不行!老舍这一思想,反映出那个时代人们的行为准则。

还有一点,原作中突出强调的“我”认认真真干到老,“什么缺德的事也没做过”,最后却仅仅因为留了胡子(那是当了爷爷后特地留的)、年纪大了而遭到新来局长的训斥:“有胡子的全脱了制服,马上走”!作者最后在“仿佛已摸到了死”的时候,仍然还在“笑这出奇不公平的世界,希望等我笑到末一声,这世界就换个样儿吧”!这既是对旧制度的控诉,又是对新制度的呼唤!如能把这层意思再挖掘一下,改编本的思想内涵将变得更加丰厚和沉甸,老舍原作也将变得更加鲜活。

现在有一种说法,认为电视剧要符合大多数人的欣赏需求,要提高收视率,只要通俗、搞笑、轻松就行,这是一个误区。电视文化既然是一种文化,就应该有一定的历史底蕴和思想品位,不能搞得那么庸俗、肤浅和无聊。《我这一辈子》在追求通俗好看的同时,并没有降格以求,而是把老一辈作家创造和流传给后人的厚重文化积淀,奉献给当代的观众,使人们在欢愉的同时,受到了一次文化的熏陶,这是值得赞赏的。

编辑:禇宁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顾云卿 
  • "我这一辈子"大结局 学者观众细说得失


  •  


    【关闭窗口】



    克隆人行不行?
    生化恐怖笼罩美国
    2001年台北选战
    第十届上交会
    巴以冲突又添血债
    中国加入WTO
    美机在纽约坠毁
    山西煤矿事故频发
    巴西女孩的天桥梦
    广东湛江江门爆炸案
    不明船只被日击沉
    阿根廷爆发大骚乱
    呼和浩特火灾
    西安麦当劳被炸
    印巴濒临战争边缘
    赵薇长沙遇袭
    江西一烟花厂爆炸
    巴以濒临战争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