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实用|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IT|图片|
                     >>新闻中心>>社会新闻>>正文

重庆:"三县武林盟主张三丰"原是黑老大
2002年5月12日 19:49

东方网5月12日消息:在江津市德感镇一带,“张三丰”的大名妇孺皆知,倒不是因为荧屏正热播的《少年张三丰》《太极张三丰》,而是当地有个臭名昭著的“黑老大”张正忠,自封外号“张三丰”。

31岁的张正忠其实不过是江津双福镇一个仅有小学文化的普通农民,体格粗壮,唯一“与众不同”的是他在1997年因流氓罪和抢劫罪被判过刑,是当地知名的大嫖客!但就是这样一个人渣,居然成为200个刑满释放人员和社会闲杂人员共同推选的“三县武林盟主”,祸害一方。

西物市场留命案

1998年9月24日,在沙坪坝区西物市场组织卖淫的张正忠,觉得自己带的“小姐”生意不如另一“鸡头”程某的业务好,当面给了程几耳光。程邀约“杀手罗六”报复。当晚,程假意请张吃饭,暗地里携带了两把长砍刀。狡猾的张正忠也邀约李波、胡安兵、夏元友等心腹携带火药枪、刀具、钢管共赴“鸿门宴”。双方见面话不投机即持刀械斗,混战中夏元友当场死亡,胡安兵被砍成重伤。横行霸道欺百姓江津“张三丰”好赌,曾一夜输掉数十万元。但他的脾气暴燥,无论输赢都喜怒无常。

1999年2月21日晚,张正忠正在“傻儿翠竹农庄”打金花,江津市双福镇居民何泽兵、肖业华到农庄办事,张正忠强逼其参与赌博。何泽兵慑于其淫威,掏出100元迎附,牌也不看则认输。张正忠勃然大怒,从桌下抽出火药枪对准何泽兵。经旁人劝离后,张仍不解气,带兄弟伙追上何,以对方不给他面子为由,用枪抵住何泽兵的头,抢走600元现金。次日一早,张再次持枪抢劫何等人900元。此后,何泽兵害怕报复,全家被迫背井离乡至四川遂宁。警方事后查证,类似何泽兵这种被张正忠逼得离家出走的至少有5家人!

阻拦出警110

张正忠在江津德感嚣张霸道,垄断黄鳝市场强收“保护费”不说,甚至还敢阻拦110民警处警。走马镇黄鳝收购户林顺全在交了每月100元“保护费”后,被逼将收购来的黄鳝低价卖给张正忠的喽罗文宗伟。2000年3月5日,因为未将黄鳝卖给文宗伟的侄儿文兵,竟惹祸上身。3月8日,林顺全在走马镇市场遭文兵暴打一顿。当晚,张正忠指派手下李波、文兵、陈明贵等人到林顺全家打砸抢,林母下跪求情仍未能保住儿子免遭毒手。村民拨打110报警。见势不对的张正忠竟跑到半路上阻拦出警110,谎称是报的假警,致凶手扬长而去。

1998年至2000年间,张正忠还垄断了双福镇至白市驿的所有中巴营运。各车主为了取得“营运资格”不得不交2000-5600元不等的“保护费”给张正忠。张正忠及其团伙成员过生日还常找借口向车主收费。

“地下法官”乱“判案”

1999年10月1日,双福镇凯勇酒厂开业,厂长罗某因排污问题与当地群众发生纠纷。张正忠得知后,要群众派两个代表和罗某同到他开的火锅馆“调解”,张以“地下法官”自居,威胁双方不得再扯皮。然后“安排”罗某请客,趁机收取高价餐费。去年3月8日,江津中港花园老板张某因施工与滨洲花园老板徐某发生纠纷,张电话通知张正忠约人“裁断”。张正忠随即组织“四大恶人”赶去制止滨洲花园施工,并通知徐某某到场“面谈”。徐某某被迫同意停工,张正忠则心安理得收取了张某某1000元现金和一条玉溪烟。警方事后从张正忠家里收出的10余张欠条和借据,都是张正忠充当“地下法官”时,胡乱“判案”后强迫别人留下的。

刑满释放当“阎王”

1998年张正忠刑满释放后,张成为当地的活“阎王”--每年变着方儿办生日酒,“热情”通知当地企业界人士前去“祝寿”,借机非法敛财。不去祝寿者,轻则遭遇威胁恐吓,重则殴打、敲诈。1999年8月14日,张找到双福镇大田村村民何某,故意称何某检举了他“吃粉”的窝子,敲诈何某4500元罢休。2000年8月,江津冒水湖度假区修建公路,朱某、周某包得工程,张正忠竟强行搭占干股,工程赢利的50%无偿归他。此后张正忠将已经投资的朱、周两人赶走,又拒付民工工资,从中非法获利10余万元。

“盟主”是个大嫖客

张正忠有个拜把兄弟“樊傻儿”樊顺友,1998年底在双溪镇耗资上百万开设地下淫窝“傻儿翠竹农庄”,一面容留100名左右“小姐”卖淫,一面开设客房、卡厅、棋牌室,供大嫖客“张三丰”吃喝玩乐。在长达一年半的时间里,地下淫窝生意十分红火,他们还专门建立“嫖客”收费制度、罚款制度、“小姐”卖淫税金制度、请假押金等管理制度。同时修建豪华的“三味舒屋”,专供其淫乐。1999年元宵节之夜,张正忠通知九龙坡、璧山、江津的黑道人物和社会无业人员200余人在“傻儿翠竹农庄”内召开所谓的英雄大会,最后有黑道“张三丰”之称的张正忠被一致推选为“三县武林盟主”。不过,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日前,记者从江津警方获悉,张正忠团伙已被彻底铲除--“三县武林盟主”被戴上枷锁,等候法律的“发落”。

编辑:张向林  来源:重庆晚报 作者:许泉 


 


【关闭窗口】



克隆人行不行?
生化恐怖笼罩美国
2001年台北选战
第十届上交会
巴以冲突又添血债
中国加入WTO
美机在纽约坠毁
山西煤矿事故频发
巴西女孩的天桥梦
广东湛江江门爆炸案
不明船只被日击沉
阿根廷爆发大骚乱
呼和浩特火灾
西安麦当劳被炸
印巴濒临战争边缘
赵薇长沙遇袭
江西一烟花厂爆炸
巴以濒临战争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