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实用|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IT|图片|
                     >>新闻中心>>文娱新闻>>正文

江苏农民向朱总理上书状告刘晓庆始末[图]
2002年8月6日 07:39

align=center

上周,刘晓庆因偷税漏税而被捕的消息成了最热的新闻。就在人们从各种渠道打探、猜测刘晓庆偷漏税细节、涉案金额之时,一本披露刘晓庆违法行为内幕的新书《明星末路——谁把刘晓庆送进了监狱》也进入了最后的校对装订阶段,本周将与读者见面。该书讲述了许多刘晓庆的偷漏税过程、手段等鲜为人知的细节,特别是披露了这位“亿万富姐”在当初起家时,怎样靠欠农民钱不还致富,被法院判败诉后依旧拒还农民血汗钱,弄得当地4000多农民不得不直接上书朱镕基总理的详细经过。本刊经该书的出版商——光明日报出版社特许,在该书出版发行前特摘登书中的一章内容,以让读者从一个侧面了解刘晓庆走到今天的深层原因。

刘晓庆曾十分坦然地说:“至今天为止,我的每一分钱都是自己挣来的,取得的每一个成功都是自己创造的。”但是看看与刘晓庆打过交道的江苏农民是怎样的遭遇吧。

拖欠村办企业54万加工费 被铜山县农民告上法庭

1993年,当时大红大紫的电影明星刘晓庆要下海经商办公司了。人们也许还记得,她最早成立的公司之一就是“北京晓庆化妆品有限公司”。

本来,按法律规定北京的公司不允许搞异地经营,可刘晓庆不管这套,她一出手就瞄上了偏远贫穷的苏北徐州市铜山县马坡镇前八段村的村办企业——徐州化妆品厂。

晓庆化妆品有限公司在徐州有个分公司,徐州分公司并无法人资格,也就是说,一切法律行为都属于刘晓庆,因为刘晓庆是该公司的董事长。

1994年3月28日,晓庆化妆品有限公司徐州分公司与村办企业——徐州化妆品厂签订了一份委托加工生产“晓庆”牌系列化妆品的合同,合同约定:加工费以每瓶2.2元计算,全部加工费在产品出厂三个月内付清。农民们得了这份活计自然是兴高采烈,因为他们指望的是通过一番辛勤劳动后能够换回一笔血汗钱——“晓庆”牌化妆品的加工费。

几个月后,产品生产出来了,也让刘晓庆的徐州分公司拉走了,那是247382瓶“晓庆”牌系列化妆品,按合同上的标准计价,刘晓庆的公司应该给前八段村农民544240.4元的加工费。农民们眼巴巴地等着这笔钱养家糊口,可他们根本就没想过刘晓庆这个大明星竟会不给这笔钱,那张白纸黑字的合同对于刘晓庆不过是一张纸罢了。

农民们几番讨要毫无结果,他们只得向铜山县法院提起诉讼。

前八段村农民起诉晓庆化妆品有限公司的官司一目了然,法院判起来也不复杂,很快铜山县人民法院就作出了一审判决:“经本院审理认为,晓庆化妆品有限公司徐州分公司与徐州化妆品厂签订的委托加工承揽合同为有效合同,徐州分公司是刘晓庆公司下属不具备法人资格的分支机构,不能独立承担民事责任,而加工的产品又全部被刘晓庆公司提走,故刘晓庆公司应负连带责任。

据此,本院于1996年7月22日以[1995]铜经初字第372号判决书,判令徐州分公司在判决生效后10日内给付徐州化妆品厂加工费544240.4元,并支付给徐州化妆品厂部分违约金(从1995年3月1日至执行完止,按欠酬金总额每天1%计算)。刘晓庆公司负连带责任,诉讼费16291元,由两被告负担。”判决后三方当事人均未上诉。当然刘晓庆也没有还钱。

借企业集团40万不还 被法院判败诉

刘晓庆要生产“晓庆牌系列化妆品”赚大钱,却又不想用自己的钱投资,只是想借别人的鸡生蛋。晓庆牌系列化妆品生产前,其公司与徐州化妆品厂签订了委托加工晓庆牌化妆品的意向书,签订完意向书的一个多月后,她便伸手向徐州化妆品厂所在的集团公司借款40万。当时刘晓庆给前八段集团立下的字据是:今收到江苏前八段实业集团公司人民币40万元,为无利息款项,应于1994年12月31日全部归还。

到了1995年初,刘晓庆向前八段实业集团公司借钱还款日期已过,刘却丝毫没有还钱的意思,找她去要,她先是百般推托,逼得急了,刘晓庆竟然说:此款是你集团公司替你们下属企业徐州化妆品厂支付的开办费。这简直是个难以令人置信、让听者都有点脸上发烧的理由——即使徐州化妆品厂真的才开办,开办费凭什么给你刘晓庆呢?何况你当初打的借条写的是什么不是一清二楚吗?刘晓庆不管这套,再逼得紧了,刘晓庆干脆说:该款已由徐州化妆品厂还给了前八段集团公司。

被刘晓庆赖账不还的前八段集团在讨债无果的情况下,也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此借款不还的纠纷立案后,法院经依法审理认为:“前八段集团公司借给刘晓庆公司人民币40万元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刘晓庆公司应予归还。刘晓庆公司称借款系开办费的主张及称借款已由徐州化妆品厂归还的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法院于1996年3月8日在(1995)铜经初字第371号的判决书中明确表明:“判令刘晓庆公司返还前八段集团公司借款40万元,赔偿部分经济损失68822.4元,于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付清。诉讼费12806元,前八段集团公司负担806元,刘晓庆公司负担12000元。刘晓庆公司不服判决提出上诉,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1996年6月11日做出了(1996)徐经终字第213号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一审法律文件生效。”

法律已经作出了最后的判决,但当时法律好像也奈何不了刘晓庆,说穿了,想让刘晓庆把吃进去的钱再吐出来,那真是比登天还难几分。

金蝉脱壳躲欠款

1996年9月6日,依旧拿不到刘晓庆公司还款的两原告(前八段村民和前八段集团)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法院也据此向被告(刘晓庆公司)发出了执行通知书,可在法院通知书规定的期限内,被告毫无反应。铜山县法院的法官只好于1996年11月7日赴京开始了艰难的强制执行。

在北京,执行法院依法扣压了刘晓庆公司银行存款40558.16元,接着又对刘晓庆的财产隐匿地进行了搜查,并查封了设备和货物,折款4132878.88元。法院依法向刘晓庆公司宣布:设备允许使用,但不得藏匿,不得转移,不得变卖,不得毁损;货物允许销售,但销售后要保留货款,以用来履行偿还义务,并限被告在30日内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逾期将对被查封物依法处理。

从终审判决到强制执行,一切都体现着法律的尊严,刘晓庆自知理亏,于是以公司董事长的名义签发委托书,委托专人向铜山县法院和徐州化妆品厂递交了愿自觉履行本案义务的书面请求。请求法院在指令履行义务的时间上给予宽限,以便其想办法自觉履行判决书确定的义务。

任何一个善良的人都会再次从刘晓庆的许诺中看到希望。前八段集团和铜山县的农民觉得冤头债主已经清清楚楚,法律判决也早已生效,这回被告也愿意履行义务了,两年都等了,再等几个月有什么呢,只要刘晓庆能把那些应该给他们的血汗钱吐出来,他们绝不会再跟这位大明星没完没了。可是抱着善良愿望的执行法院和前八段村的农民无法想到,在刘晓庆满脸真诚地请求原告和法院宽限时间的同时,背地里却在紧锣密鼓地转移财物并策划着一个逃避责任的“换头术”。

在法院一再宽限时间又几番督促刘晓庆履行法定义务后,不但没看到她履行半点义务,而且在原告和法院办案人员再次赴京后才惊愕地发现:刘晓庆不但擅自将法院查封物返还款457628.23元挪作了它用,还干脆将被告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换成了一个具有德国国籍的什么高特哈德.吉尔哈德。

原来法院向晓庆化妆品有限公司发出强制执行通知书后,刘晓庆为了逃避法院执行作出了“金蝉脱壳”的“快速反应”。1996年10月30日刘晓庆宣布辞去晓庆化妆品有限公司董事长职务。1996年11月30日,北京晓庆化妆品有限公司召开了第五届理事会,会上做出了几项决议,其中包括:一、原公司董事长刘晓庆小姐退出董事会,由吉尔哈德先生担任董事长;二、更换了一批董事;三、决定将公司名称更改为“北京远景化妆品有限公司”。

对那个被刘晓庆在危难之机推到前台的吉尔哈德董事长,经调查发现其人名义是香港高尚公司的副总经理。为了在表面上更合乎点情理,刘晓庆竟然令人哭笑不得地将那个德国人在高尚公司任职的时间提前到该公司注册前的1992年。前边提到那个香港的高尚公司不过三个人,此时又冒出个第四者,而且是在公司没注册前就是公司的副总经理了。

有关办案人员的调查结果显示,这个吉尔哈德从“任职”以来,从来就没到过中国,更不用说参与公司的经营了。刘晓庆在法院执行的关键时刻推出这个人的目的何在可谓昭然若揭。

这一更改法人与公司名称的目的非常明确,那就是来个金蝉脱壳,让你债主不但找不到门(公司换了),也找不到人(法人也换了)。但是,原告律师敏锐地提出刘晓庆化妆品有限公司更换董事长和公司名称的决议是违法的。其提出,首先根据我国公司法的规定,董事的任职与解职,决定权在于股东会,董事会无权做出此类决议。其次是越权,根据其成立时董事会的产生方式来看,其董事会成员是由股东——香港高尚发展有限公司委派和聘任,董事会无权解聘与更换董事,更不用说更换董事长了;三是虚假。董事会决议应由董事会所有成员亲自签名,可这个决议的董事的签名除了刘晓庆是亲笔外,其余全由一个人代笔,其中的猫腻自不必言;第四,更换后的董事长吉尔哈德的任职不能成立。一是董事会决议越权、违法,二是身份不真实,这个吉尔哈德是何方人士?无人知晓,香港注册部门在香港高尚公司的注册资料中对此人也无任何记载。而且,弄出这么个来路不明、身份不清的人突然担任公司董事长和法人代表,也不符合我国公司法第57条规定的条件。

一审法院立即对刘晓庆在本案中的所作所为进行了深入细致的司法调查。在大量的事实面前,司法部门确认,刘晓庆变更法人代表的行为是无效的。

一万港币的注册资金 变成100万美元

要知道刘晓庆为什么会在法院执行的关键时刻,将自己公司的法定代表换人?先得看看她的这家晓庆化妆品有限公司是如何成立的。

晓庆化妆品有限公司,是1993年4月在中国成立的具有中国企业法人资格的外资独资企业,所谓外资是指香港的股份。眼下可能没几个人不知道当时外资企业在中国所享受的诸多优惠政策,刘晓庆可能就是看中了这一点。这个公司的投资人是刘晓庆为股东并任董事长的“香港高尚发展有限公司”。

香港高尚公司的另一个股东是美国国际远景公司的王某,两人各出资5000港币,也就是说,全部注册资金是10000港币。这个公司的整个注册过程都是神通广大的刘晓庆一手操作。按中国政策规定,注册资本金10000港币,远远达不到在中国设立公司的最低要求,但是刘晓庆自有办法。为了能弄到批文并注册登记,刘晓庆亲自制作和填写了《在中国北京设立外资企业的申请表》,大笔一挥,10000港币的注册资金变成了100万美元。于是,貌似大型外资企业,实则彻头彻尾的外资皮包公司在中国诞生了。摘自《谁把刘晓庆送进监狱》光明日报出版社出版/(本刊有删改、调整)

编辑:李丹枫  来源:北京青年报 8月6日 
  • 一周文娱盘点:张艺谋很风光 刘晓庆成焦点
  • 刘晓庆案已被列为文艺界第一大案[图文]
  • 拒绝全裸搜身 刘晓庆当场落泪[图文]
  • 广东电视急推刘晓庆"绝唱"《火凤凰》[图文]
  • 江苏农民向朱总理上书状告刘晓庆始末(2)
  • 姚燕倩出任刘晓庆律师 细数当事人三大缺点


  •  


    【关闭窗口】



    陈水扁叫嚣"一边一国"
    迎接党的十六大
    学习江泽民5·31讲话
    中央/地方人事任免
    上海居住证制度
    上海"三纵三横"禁摩
    "五毒书记"张二江受审
    关注"远华"资产处置
    中国各地抗洪救灾
    中国驻吉外交官遭枪杀
    山西金矿爆炸事故
    北航一客机大连坠毁
    上海市第八次党代会开幕
    6月26日世界禁毒日
    司法考试完全指南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