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实用|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IT|图片|
                     >>新闻中心>>文娱新闻>>正文

江苏农民向朱总理上书状告刘晓庆始末(2)
2002年8月6日 07:41

公司被注销不清算却藏匿财产

按法律规定,提供虚假文件骗取注册登记,这首先就是违法行为。当时《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登记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第67条规定:“对于提供虚假文件、证件的单位和个人,除责令赔偿因提供虚假文件、证件给他人造成的损失外,处以5000元以下的罚款。”

刘晓庆为达到自己的目的,却置法律规定于不顾。她的曾一时声名鹊起的“晓庆化妆品有限公司”成立后,该年检时也不去年检,以至于拖到1999年底,终于被工商部门注销了。按规定,作为该公司的董事长和法人代表,其公司被注销后应在规定的时间内进行合理清算,清理债权债务,刘晓庆自然不会这么做,因为此时她欠人家一屁股债,正忙着转移藏匿财产,免得被法院给债主执行了去。

刘晓庆逃避债务的手段还不只如此。按我国的有关法律规定,“晓庆化妆品有限公司”被工商部门注销后,应由其投资人(或股东)香港高尚发展有限公司承担北京晓庆化妆品有限公司被注销前的债权债务,可正如我们前面向您介绍过的那样,香港高尚公司哪里有注册资本所填的100万美金,高尚公司的资产不过是刘晓庆与另一个股东各持的5000港币,合计也不过10000港币,而且香港高尚公司当时也被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府宪报上宣布:在没有收到相反因由的情况下,高尚公司的名称于2001年4月6日起三个月期满时将从登记册中剔除,就是说香港公司也散摊子了!

我的分公司更换了法人,我的北京公司被工商部门注销了,我的香港公司也被注销了,我欠的钱就可以不还了。法院执行吧,我的公司已经是个空壳了。这就是刘晓庆的逻辑。

企业注册资金交了一个月就提光

两原告申请执行阶段的代理律师贺中荣经过了长期、认真的调查,不但对其受委托的江苏铜山县前八段村民、企业集团告刘晓庆欠账不还的案件掌握了大量的证据,还拔起萝卜带出泥,掌握了大量刘晓庆的其他违法证据。其中很重要的内容就是刘晓庆注册成立公司伊始,就在实施抽逃出资。

按工商规定,要成立公司总得有注册资金,而且注册资金应在注册登记后的六个月内缴足。刘晓庆成立“晓庆化妆品有限公司”时便来了个虚晃一枪。1993年6月3日其向公司汇入了30万美元,同年11月26日和12月7日又汇入25万美元。表面上看她是在落实注册资金,其实她不过是让这些钱在银行里“旅行”了一遭,因为紧接着在同年的12月31日其分两次以预付广告款的名义又从公司提出了549900美元,这个时间距离验资机关的验资时间后还没到一个月。随后,刘晓庆就靠说出来鬼都不信的公司账面上只剩下的100美元开始生产她的化妆品了。而且还是鬼也不信的竟然倾其公司所有的资金都拿去做“广告”了。但事实是在晓庆化妆品有限公司几年的经营活动中,账面上根本见不到正规广告公司的任何一张广告费用单据。何况,刘晓庆在北京成立化妆品公司是包括生产和销售业务的,可公司成立不到一个月,机器设备还没个影儿,所谓的化妆品更没生产出半点,却拿巨额资金去做广告,人们实在想象不出她要广告什么。

律师为“亿万富姐“感到羞耻

贺中荣律师在进行了大量调查之后,专门就刘晓庆公司利用“换头术”逃债的情况,向法院写了一份法律意见书。其中的部分摘要是:

“如果说晓庆化妆品有限公司董事长换人决议是真实的话,那么1996年10月30日刘晓庆就已离任,不再担任北京晓庆化妆品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了。1996年11月8日刘晓庆为什么还要以法人代表的身份,去委托曹伟先生代表其本人(刘晓庆)处理这两案的执行事宜?

退一步讲,即使吉尔哈德的任职是真实有效的,那也只能是接受香港高尚发展有限公司及其法人代表刘晓庆的委托行为。被委托人的行为是委托人行为的一种延伸和继续,委托人当然应该承担责任。如果仅因为换了一个法人代表,刘晓庆作为委托人就无责任的话,除非刘晓庆变更法人代表和董事的行为是对公司的整体出让,否则要想完全推脱责任既不现实,也不明智。而如果其认可了整体出让,刘晓庆的责任照样也是不能免除的。

综上所述,在两案事实的发生过程中以及两案判决长达七年的执行中,尽管刘晓庆设置了诸多骗局,但其本人应该承担的赔偿责任自始至终是无法改变、无法推脱的。依法裁定刘晓庆个人为两案的被执行主体是天经地义的,合理合法的。同时,依据现有事实证据,和我国法律制定完善过程及溯及力看,刘晓庆的行为是触犯刑律的行为。建议依法追究其诈骗罪,抽逃出资罪,妨碍公务罪,拒不执行人民法院生效判决、裁定罪,未经清算、擅自处理企业资产罪等刑事责任。”

贺律师在了解了案情的全部经过,又看透了这位“亿万富姐”的所作所为后发出了这样的感叹:“作为两案执行程序的特别代理人,我在做了部分调查取证工作的基础上,又查阅了两案的全部卷宗。通过对案件事实和执行工作的深入了解,我的心情特别沉重,感慨颇多。一方面,对刘晓庆这样的名人,不顾做人的起码道德,利用其名人的优势和群众对其盲目崇拜的心理,坑害农民、蒙骗群众的丑恶行径表示极大的愤慨!特别是两案进入执行程序后,刘晓庆又多次利用其名人的优势,采取欺骗的手段,公然对抗人民法院的执法工作,妨碍对案件的执行,甚至不惜采取犯罪手段,擅自处理人民法院依法查封的财产,造成两案长达七年之久不能执结,使铜山县人民法院的工作陷入了被动,给铜山县的社会稳定带来了不安定的隐患,也给法律蒙上了一层不该有的羞辱。另一方面,对前八段村四千多善良的农民无端遭受了别人的不法侵害又长期讨不回公道的悲惨境遇深表同情……”

“亿万富姐”无财产可供执行?

贺律师所言毫不为过,刘晓庆所欠近一百万元,对一个村的农民意味着什么不言自明。为了讨回公道,八段村的村民们不知采取了多少有效和无效的措施,他们甚至写下了有近千农民签名的万言书,那上面密密麻麻的近千个鲜红的手印无疑是这些农民的一滴滴巨大的血滴!

铜山县法院的法官们也可谓尽了法律赋予他们的全部职责,为了帮原告方讨回公道他们不知跑了多少次北京。当他们发现刘晓庆的公司竟然更换了法人代表后,知道这将为执行工作凭空又增加了难度。为了便于了解和处理有关执行中的问题,他们经与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协商,在1997年3月25日将该案委托朝阳区人民法院执行。朝阳区法院也为此做了不少工作,但是铜山县法院在1998年2月23日还是得到了朝阳区法院这样的告知:刘晓庆公司暂无履行能力,又无其它财产可供执行,建议中止该案的执行。

铜山县法院的法官认为案子到了这份儿上只能说明两个问题:“刘晓庆暂无履行能力”,那就是说这个自称亿万富姐的大款穷得还不起债了;其次是她有履行能力,不过是想赖账不还罢了。铜山法院给朝阳区人民法院的函中说明了他们的意见:一、被执行单位私自动用查封物及返还款,其不履行法定义务的行为应予追究;二、应变卖、拍卖被执行单位的财产,继续履行法定义务。随后,铜山法院执行人员再赴北京,朝阳区法院表示,铜山法院可自行调查并执行,必要时朝阳区法院可派警力协助。铜山法院执行人员随即展开了艰苦的调查工作,刘晓庆在本案中的所作所为的真实面目终于渐浮水面。

该院发现,他们在1996年10月7日依法查封的刘晓庆公司在北京市亚运村安慧北里秀园小区7号楼6单元一楼仓库的干燥机、冰箱及系列化妆品及账面存货等价值四百余万元的货物去向不明;刘晓庆公司成立时租赁北京市朝阳区通达工商企业服务公司座落在北京市朝阳区广渠东路方家村的房屋、场地进行经营,后又租赁北京刘晓庆实业发展公司座落在北京市亚运村安慧北里秀园小区7号楼6单元部分房屋进行经营,后该公司搬出,新址查无下落。

于是,铜山县法院不得不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以追究刘晓庆的刑事责任。

被坑农民上书共和国总理

眼看法律对刘晓庆已经显得无能为力,被拖7年的近百万血汗钱要回无期。忍无可忍的铜山农民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只好直接上书朱镕基总理。下面就是四千多江苏农民给朱总理写下的控告书:

敬爱的朱总理:

我们是江苏徐州市铜山县马坡镇前八段村的农民,长期以来,一直过着春种秋收的农耕生活。改革开放后,我们这一代幸逢盛世,赶上了党的好政策。我们在村干部的带领和上级领导的支持下,落实党的富民政策,在村里办起了工厂、修建了学校、幼儿园、养老院。孩子们能够受到良好的教育,老人们老有所养,多数村民摆脱了贫困,过上了富裕的生活。但是自从我们被大明星刘晓庆骗了以后,我们的工厂被拖垮了,集体经济陷入困顿之中。

为了能够渡过难关,挽回损失,我们多次找刘晓庆,请求她将欠我们的钱给还了。但是刘晓庆耍无赖,任凭好说歹说就是不给。无奈之中我们与这个大明星打了官司。值得欣慰的是,法律给了我们一个公道的说法,判决我们胜诉,刘晓庆败诉,当领导拿回判决书给我们宣读了以后,我们几百村民聚集村委会大院里,情不自禁地振臂高呼法律万岁!共产党万岁!

然而,我们高兴得还是早了一些。我们做梦也没有想到,刘晓庆凭着大明星的名气和她的社会关系,输了官司也不给钱,而且进一步采取欺诈手段阻碍法院工作。为了能够给村民们一个过得去的交待,不得已,村里只好卖掉了工厂和设施,继续申请法院强制执行。然而刘晓庆是个一有机会就装糊涂的无赖,甚至自己亲自签过字的合同也不认账,说她根本不知道有这码事。没办法,我们只好又请了律师,请求人民法院进一步调查。

铜山县人民法院的法官给我们的答复是,刘晓庆借钱欠加工费不还的事实十分清楚。法官们也多次进京帮助我们进行强制执行,但是眼看着该还我们的钱还是拿不回来。村里好多年轻人气愤之极,要带我们到北京找刘晓庆算账。铜山县人民法院的法官和村委会的领导一再阻拦,怕我们到北京找刘晓庆闹影响首都的安定。在多位好心人的劝说下,我们取消了进京的计划,我们采取了给您亲自写信的方式。这就是我们给您去信的初衷和本意。

由于我们的钱被刘晓庆骗走,又长期讨不回公道,所以全村不仅经济垮了,而且人心不稳,上访成风。先后已有四位村党支部书记愤然辞职,现在连选领导班子都十分困难了,我们想,刘晓庆凭借自己是名人,社会关系多本无可厚非,但她怎么也不能据此而无视道德法律,坑群众、对抗法院的判决,甚至为了获取不义之财,败坏我们国家的社会风气。为了净化社会风气,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为了还我们一个公道,我们强烈要求依法追究刘晓庆!

此致敬礼!

江苏省徐州市铜山县马坡镇前八段村

这是600余名农民代表的四千多村民在忍无可忍,走投无路,虽然求告有门,却无法讨回公道时,向共和国总理的上书。信纸上鲜红的手印,在我们的眼里分明是苏北铜山县的农民心里流出的委屈与愤怒!

摘自《谁把刘晓庆送进监狱》光明日报出版社出版/(本刊有删改、调整)

编辑:李丹枫  来源:北京青年报 8月6日 
  • 江苏农民向朱总理上书状告刘晓庆始末[图]


  •  


    【关闭窗口】



    陈水扁叫嚣"一边一国"
    迎接党的十六大
    学习江泽民5·31讲话
    中央/地方人事任免
    上海居住证制度
    上海"三纵三横"禁摩
    "五毒书记"张二江受审
    关注"远华"资产处置
    中国各地抗洪救灾
    中国驻吉外交官遭枪杀
    山西金矿爆炸事故
    北航一客机大连坠毁
    上海市第八次党代会开幕
    6月26日世界禁毒日
    司法考试完全指南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