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实用|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IT|图片|
                     >>新闻中心>>文娱新闻>>正文

2002波澜再现 金庸出山先改黄蓉
2002年8月7日 09:18

东方网8月7日消息:自打七月底传出已经封笔22年的金庸大侠要重新修订小说之后,在金迷和媒体中立刻掀起了轩然大波。甚至有媒体猜测此举是因为金庸新近以18%的高额版税改签了新出版社,所以要修订小说,再赚一把稿费。

但是对于金迷而言,金大侠已80岁的高龄,还有没有精力去改,小说要怎么改,会不会弥补当年自己看书时因为情节安排而产生的诸多遗憾,才是最让人牵肠挂肚的。

■新闻回放·金大侠怎么改

目前金庸主要是利用浙江大学放暑假的间隙,修改小说,开学之后,只要有时间,修订工作还会继续。现在,金庸已经完成了《书剑恩仇录》、《碧血剑》、《射雕英雄传》的修改工作,正在忙着改《天龙八部》。

从已经完成的情况来看,金庸这次修改主要有三个方面:

1.硬伤。对于铁杆金迷来说,《射雕英雄传》里黄蓉的年龄问题一直是大家津津乐道的谈资。柯镇恶在郭靖出生之前很久眼睛就已被黑风双煞打瞎,而黑风双煞桃花岛偷书之后很多年才遭遇柯镇恶兄弟引发鏖战。可是,从后文来看黄蓉出生又在黑风双煞偷书之后不久,这样算来黄蓉郭靖就成了年龄相差十多岁的姐弟恋。这一点,金大侠将在新作中重新处理。

2.写法突破。金庸一直在寻求写法的突破。他说:“有一种情况,人的心理上变化,行为上却没有不忠,即是用理智去控制感情。这种人物在中国小说还未出现过,我在修订《碧血剑》时会尝试。”基于这一点,金庸会安排袁承志对长平公主阿九的爱情,令他对温青青,不再那么专一。

3.增强文化历史感。在《书剑恩仇录》中,会增加陈家洛对《可兰经》的认识。

■新闻评说·众说纷纭看修订

女金迷周舒(研究生):人到老年,未免心境变化。这次修订会给原来的版本带来什么新的变化,还不得而知,因为毕竟重新回到若干年以前的感觉,对任何人都非易事,而当年的青春少年,壮年英豪,现在已经垂垂老矣,能带给大家什么样的感觉,会不会对整体的小说有影响,的确值得关注。

比较关心《碧血剑》对袁承志形象的改动,当时就觉得袁承志的专一有点没有道理—不过爱情本身就没什么道理。现在要改成和阿九的插曲在先,值得期待。

男金迷马雄鹰(报社编辑):作为一位职业作家修改作品十分正常,但金庸这把岁数还出来改书,从理性上我十分敬佩,可算做敬业了。但作为普通读者从感性上我的心情却异常矛盾,在感情上有损失,几乎是一种被动接受的状态。从另一个层面讲,他的作品出自几十年前,而社会历史诸多变迁,修订后会不会把现在的理解融入,更是在所难免。可能这样的话可以被更多的青年人接受。

冷成金(中文系教授,长年开设金庸小说研究课程):如果他此次修订想好好操作一下,想向雅文化方向走,往《红楼梦》那种经典上靠,还有些许欠缺。逻辑上大的破绽没法改掉。一旦改掉也就不是金庸了。艺术上的粗糙处处可见:杨过和小龙女这么多年不见,虽然情节感人但毕竟太过僵硬。

《书剑恩仇录》补充了陈家洛对回族《可兰经》的了解非常好。陈家洛本来就是“书”的象征,当然文化色彩越浓越好。《碧血剑》加插袁承志对长平公主阿九的爱情也可以,不过就有点像张无忌,人物比较雷同。

杨奎(作家出版社编辑):我与一些金迷不同的是,我不会过多关心情节。即便有什么差错也是作者的权利。如果新版出来,我希望它的装潢简单大方,最不希望的是搞出豪华版。首先精装不一定能做到极致;其次精装意味着价格昂贵,对市场不利。读他小说的人层次非常多,应该满足不同读者的需求。每册定价不要过20元最合适。

■新闻链接·“金庸版本学”

这次修订作品,对于金庸而言并不是第一次。从1954年创作发表《书剑恩仇录》到1972年《鹿鼎记》连载完毕,金庸共创作小说15部。此后,从1973年到1980年,金庸用8年时间,将这15部小说重新修订之后,结集出版。历来人们把1980年之后的称为新版,而把这之前的各种版本(均未经过金庸授权)称为旧版。通常我们看到的都是新版,琢磨金庸新旧版本区别成了金迷们的一大乐趣。

在1980年完成的这次修订中,金庸主要改了以下几个方面:

1.重新编订回目。如把《天龙八部》由8部64回改为5部50回等。此外金庸还给许多作品的回目名称进行了处理,如把《倚天屠龙记》的回目名以柏梁体古诗一以贯之等。这部分工作虽然在这次修订中占去的时间精力最多,但金庸本人并不是十分满意,历来评价也不高,认为金庸炫耀的成分更强。

2.剔除关于自然现象方面过于奇异的描写。为此甚至删去了“射雕”中的一个主要人物秦南琴(旧版杨过的生母)。

3.消减因连载造成的作者创作前后思路不统一。例如在旧版《鹿鼎记》中,韦小宝本以一个练武奇才的形象出场,这点后来被改掉。

4.反映金庸认识的变化。对于《书剑恩仇录》中“周仲英杀子”一段的改写,最能体现金庸在26年创作之中,对于“江湖义气”的理解产生了变化,反对把江湖义气看得高于一切。

其实金庸之所以能在众多武侠作家中脱颖而出,上一次修订功不可没,那么时隔22年之后呢?人们等待着。

编辑:闵明  来源:《北京晨报》 作者:张大天 周雪桐 


 


【关闭窗口】



陈水扁叫嚣"一边一国"
迎接党的十六大
学习江泽民5·31讲话
中央/地方人事任免
上海居住证制度
上海"三纵三横"禁摩
"五毒书记"张二江受审
关注"远华"资产处置
中国各地抗洪救灾
中国驻吉外交官遭枪杀
山西金矿爆炸事故
北航一客机大连坠毁
上海市第八次党代会开幕
6月26日世界禁毒日
司法考试完全指南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