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实用|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IT|图片|
                     >>新闻中心>>社会新闻>>正文

被疑偷窃 未婚打工妹遭裸体搜身[图文]
2002年8月24日 07:56

align=center

女孩心想我以后怎么见

东方网8月24日消息:近年来,一些非法搜身、体罚的恶性事件越来越多,2000年,台资企业弘扬手袋厂发现少了20多个手袋,便对500多名打工仔搜身检查,不让搜身者就会被“炒”;2001年,深圳龙岗区一家韩资企业对56名女工搜身引起女工集体诉讼。目前在不少外资企业和私营企业中,也不同程度地存在各种形式的搜身现象,有的每天下班都有男女保安对工人进行搜身,翻口袋,全身上下摸一遍,许多打工者把这当作例行公事。

广州市劳动监察大队负责人指出,对打工者搜身是明显的违法行为,是粗暴侵犯人权的行为,必须得到及时制止和纠正。搜身事件频频发生也表明我们在监管企业用工方面的漏洞,以及相关的法规普及不够。另外,不少打工者维权意识淡漠,投诉渠道不畅。为此,政府部门要加强保护打工者的合法权益。

近日,一封署名为“伤心的打工妹”的投诉信被辗转送到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手中,反映广州从化棋杆镇永钊钻石厂的一批打工女青年,因被厂方怀疑偷窃钻石,被强令脱光衣服搜身。“我们绝大多数是十至二十岁的未婚打工妹,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侮辱和打击,现在,谁来为我们这些无辜的打工者伸张正义,讨回公道……”记者为此立即赶往事发地,听取了一些当事人讲述她们遭受侮辱的经历。

厂方丢失钻石 女工赤身受查

来自湖北麻城的刘眉(化名)在“搜身事件”之后就病了,讲起屈辱的经历,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几次红了眼圈:我是永钊钻石厂三楼面板工序的生产女工,8月6日那天下午1点多,四川籍的打工者王林军忽然发现不见了一包共4粒钻石的半成品,自己找来找去也没有找到。

当时在场的“师傅”,实际上就是负责看管我们的小组长,马上叫车间里的40多名工人不准走动,等待检查,检查期间不许上厕所,也不让打水喝。后来找了半天也没找着,主管就来了,叫同一层楼的其他三个车间工人也不准离开,一起检查,大家都把衣服口袋翻了个底朝天,每个人前面的台面、工具箱都查了,鞋子也脱下来抖,还是没找着。

主管又叫大家开始干活,但还是不能上厕所,不能离开车间。打工者王勇(化名)告诉记者,按照厂里的规定,丢失一粒钻石要赔款,像王林军丢的那种是每粒100多元,“我们加工的这种钻石颗粒都很小,是通过放大镜打磨的,生产过程中难免会有弹、跳、飞掉的情况,以前也有丢过钻石的时候,但大多是一粒两粒,没丢过这么多。”

下午5点多,由于丢失的钻石还没找到,厂方的情绪变得焦躁起来,让几名“师傅”监督在场工人站成一条长队,开始搜查每个人的口袋、厂卡、抽屉和机位。贴身搜查持续到晚上7点,工人们一直站着,饿得前心贴后心,但还是不许走,有的实在忍不住要上厕所的,就被师傅“押”着去,蹲在厕所里门都不能关,由师傅看着把“事”办完。

晚上7点半左右,一直没有出现的厂长邱月娥终于走了出来,一手拿着话筒,一手拿着一张纸宣布了厂里的通知,大概的意思是,因为有人丢了钻石,要对面板车间全体工人进行搜身,她问大家有没有意见,大家都不说话,一位主管大声说“没意见”,就拿出一张通告,要求这些工人“自己签名同意搜身”。

19岁的女工张红(化名)讲起当时的情景依然义愤填膺:“我们当时已经站了足足两个小时,没有吃饭,没有喝水,累得要死。‘师傅’还站在我们身边,威胁我们签名,凶得很。后来大家都忍受不住了,就签了字,我也签了。”

签了名的工人被分到了三个地方进行搜身。张红等人被带到了台面车间。这个车间的门是透明的大玻璃门,主管和“师傅”负责检查,叫她们五个一组进到房间里,每个人都要脱光衣裤进行检查,连内衣和短裤也要脱掉,有几个正在来例假的女工还被强迫把卫生巾除下检查,工人们脱下的衣服放在一起,由“师傅”一件件地抖,看有没有藏着钻石。张红说,他们的做法太卑鄙了,由于房间的门是玻璃门,又开着灯,从门外走过的人都能看见里面,一些刚出来打工的女孩子突然碰到这样的事情不知如何是好,一边脱衣服一边哭,有一点经验的抗议说这样做是违法的,搜身的“师傅”还满不在乎,很不耐烦的催着说:“快点,为什么不脱?”到了晚上9点,所有的工人都被搜了一遍,厂方还是一无所获,这时才准许工人离开。

胁迫女工签字 个别女工拒绝

经历“搜身事件”之后,整个永钊厂工人情绪都处于一种波动之中,有人离开了工厂,也有工人向厂里提出抗议。刘眉说,工厂以前丢钻石也搜过身,不过是翻翻口袋什么的,从没这么离谱,事情出了以后,厂里就沸沸扬扬,一些外厂的老乡知道了都在背后指指点点,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我们也不敢和家里讲,不知道怎么做人。

在工人们强烈的抵触情绪下,厂方给103个当时被搜身的工人发了一张纸条,要求他们对“搜身事件”表态,“没意见”的工人在上面签名。许多工人说,我们都是打工的,当时觉得不签名可能就干不下去了,许多人一边签一边哭。但仍有13名工人没有签字,其中一位叫李蓉(化名)的女青年说,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厂方侵犯了我们的权益,应该给予公开的赔礼道歉和精神赔偿。

13名打工者与厂方开始谈判,8月16日,厂方答应给13人每人1000元赔偿。李蓉说:“我们起初不答应,但后来还是签了,因为大家都很害怕,不知道再抵抗下去会是什么结果。”随后,厂方向其他被搜身者公布了这份协议,要求大家都签名。记者看到这份手写的、没有公章、没有公证的协议书上写着:“厂方向三楼面板部门员工一次性赔偿人民币每人1000元,经双方签字,员工领取赔偿金后,员工永不追究法律责任。”

这一次仍有6名女工拒绝在这个协议上签字,其中的刘眉说,这1000元赔偿不明不白,给你1000元叫你当众脱衣服你干吗?他们说这份协议有法律效力,我们更不敢签了,我们不能放弃通过法律途径讨回公道的权利。

编辑:林海  来源:新华社 作者:车晓蕙 王攀 
  • 裸体画风波几时休:隐私被公开 爱情遭破灭
  • 厂方丢失钻石 80名女工裸体受查
  • 乘客裸体闯驾驶舱 法航客机迫降布鲁塞尔


  •  


    【关闭窗口】



    陈水扁叫嚣"一边一国"
    上海社保走近你我他
    严厉打击"双抢"犯罪
    大兴安岭森林大火
    迎接党的十六大
    学习江泽民5·31讲话
    中央/地方人事任免
    上海居住证制度
    上海"三纵三横"禁摩
    中国各地抗洪救灾
    "五毒书记"张二江受审
    关注"远华"资产处置
    山西金矿爆炸事故
    北航一客机大连坠毁
    6月26日世界禁毒日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