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实用|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IT|图片|
                     >>新闻中心>>社会新闻>>正文

风流女人无奈人生:16岁遭强暴又坐台又坐牢
2002年8月24日 16:32

东方网8月24日消息:16岁遭强暴,当过人体模特,坐过台,也坐过牢……她说一直想做个好女人。但是,她却背着丈夫在外包“二爷”———一个风流女人的无奈人生。

20日晚11时许,重庆晚报新闻热线骤然响起,来电是136××××××××,电话那头是一个女人的微弱声音:“婚姻是一个陷阱,我想自杀……”

几经劝说,她同意与记者见面。在南坪渝堰夜总会门口,记者见到了她。她站在风中,身着高腰黑色上衣,红色紧身七分裤,看上去气色不错,有着女人的妩媚,但眉宇间闪烁着隐隐约约的幽怨。

应她的要求,我们在南坪车站对面的“浪漫今生”茶坊大厅落座,听她讲述过去和现在。

我姓吴,今年30岁,老家在邻水县合流镇农村,读完小学后,14岁到重庆当保姆,后到一个棉纺厂打工。从那时开始,我暗下决心,要拼命挣钱,出人头地。随后我应聘到一家烫衣店,认识了一位来自巴南区接龙镇的师兄,开始初恋,不久同居,那是我的第一次,也是自愿的。后来因为一次口角,我们分开了。

初恋结束后,我的人生开始了大的转折。从烫衣店出来,我开始在解放碑附近做小摊生意,一次在中巴车上认识了一个离了婚的男子,他比我大11岁,是解放碑附近一家派出所的联防队员,我们回家的路线相同。一天晚上的10点多,他跟踪我,在南坪长江村附近将我挟持到他家中强暴。我当时想不通,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思想严重,于是和这个联防过起了长达两年的夫妻生活,他对我很好,我以为这辈子可以平平安安过了。但一天中午,我突然发现这个联防在家中和一个女人正在淫乱。我们凑合着过了一段时间,最终下决心离开他,但他威胁我,说不和他好,就捣乱我做生意。

出自对这个联防的恐惧,我很快结婚了,老公是南岸一开关厂家属子弟,是经人介绍的,见面没一周就办了结婚证。没想到,这次草率的婚姻让我的命运雪上加霜:媒人隐瞒了丈夫的精神病史,我在生了女儿35天后,丈夫开始喜怒无常,旧病复发,住进了精神病医院。从此,我们开始了长达8年之久的分居生活,夫妻关系名存实亡。

照顾孩子,伺候丈夫,生活的担子让我喘不过气来。生活所迫,我去了云南一艺术院校当人体模特,脱光了衣服让这些学生画。在云南的空闲时间太多,经人介绍到一家卡厅当陪舞。在云南呆了一年多,回到重庆,经介绍到解放碑附近一家夜总会坐素台(只陪客人唱歌、跳舞)期间,我认识了一个在新华路做家电生意的男子,和我同龄。我们很快同居,分分合合四年多,我们在外面租房、开房,不敢回家,因为他的父母反对我们结合。我本是有夫之妇,但我无法摆脱他的感情,矛盾而幸福。

1998年,我在上新街承包了一个“Y”美容厅,很快被公安机关查封,我被判刑1年,在监狱里度过了10个月的艰难生活。出狱后,我继续背着精神病老公,和这位“第三者”纠缠在一起,但他说我有孩子,不愿意和我结婚。我没有名分,没有地位,我想过自杀,想过和他同归于尽,但放不下自己的女儿……(她眼眶里面噙满了泪水)

她说曾经风流过,但却发现人生往往在风流过后伴随无奈。记者劝她勇敢直面人生,她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转身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编辑:周玮  来源:重庆晚报 作者:朱强章 
  • 强暴镜头太真实 电影观众被当场吓晕[图文]


  •  


    【关闭窗口】



    陈水扁叫嚣"一边一国"
    上海社保走近你我他
    严厉打击"双抢"犯罪
    大兴安岭森林大火
    迎接党的十六大
    学习江泽民5·31讲话
    中央/地方人事任免
    上海居住证制度
    上海"三纵三横"禁摩
    中国各地抗洪救灾
    "五毒书记"张二江受审
    关注"远华"资产处置
    山西金矿爆炸事故
    北航一客机大连坠毁
    6月26日世界禁毒日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