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实用|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IT|图片|
                     >>新闻中心>>社会新闻>>正文

一凶徒刺三童两死一伤 起因只为五元罚款
2002年8月24日 20:26

东方网8月24日消息:3名年龄分别为6岁、9岁和12岁的女孩被一民工刺成两死一伤,这是8月21日晚上在嘉兴秀洲区新塍镇(原高照乡)发生的一出惨剧。

据今日早报报道,民警经过一夜的设卡堵截,于8月22日清晨6时15分,根据群众举报,在高照菜场将犯罪嫌疑人王某抓获。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这起耸人听闻的凶杀案的起因,竟是为了5元钱的罚款!

女工呼救:三个女孩被人杀了!

3名女孩的父母都在秀洲区高照砖瓦三厂打工,都来自湖北。

8月21日晚上8时40分许,厂里的一个女工来到宿舍楼准备洗澡。当她来到三楼的职工宿舍时,却发现3个女孩躺在血泊之中。她马上呼救,当时大部分职工还在上班。据车间副主任单某说,他赶到现场时看到楼板上流淌着的都是血,6岁的小女孩已没气了,9岁的女孩身子在微微地动着,12岁的女孩在轻微地呻吟。他们马上开摩托车送3名女孩到高照卫生院抢救。6岁和9岁的女孩经抢救无效死亡,12岁的女孩被送到嘉兴市第一人民医院继续抢救。

晚上9时15分许,12岁的女孩被送到医院急诊室,随后被送到八病区抢救。当时女孩血压很低,呼吸急促,全身上下都是血。主治医师陈治横说,孩子腹部正中被刺一刀,右侧后肋被刺一刀,伤口长度约3厘米,部分肠子被刺断露在外面,还有可能伤及胃、胰腺,幸好没有伤及肾脏和胸腔,需马上动手术。记者见到躺在病床上的孩子连衣裙上都是血,染红了雪白的床单。

据悉,12岁女孩和9岁女孩是姐妹,还在读小学,她们的父亲是厂里的“带班”(即组长),6岁女孩是她们的堂妹。据车间副主任单某说,来自江苏的同厂职工王某案发后不见了踪影。前段时间,王某不知何故不来上班,21日,女孩的父亲找到王某,两人发生了争执,后来在厂部的调解下,这场风波平息了。王某转身时,却余怒未消地说:“有他没我,有我没他!”王某今年30多岁,3月才来砖瓦厂打工。

十多名群众围捕歹徒

8月21日晚8时40分许,嘉兴市公安局110接到报警电话,新塍派出所全体民警迅速赶赴现场,开展前期的调查、设卡工作。经侦查,民警很快认定此案系江苏滨海人王某所为。秀洲区公安分局迅即组织力量对滨海籍人员聚居地及建筑工地、交通要道、火车站等设卡堵截、检查。

同时,民警、保安、护村队员在新塍镇通往外地的各个交通路口重重设卡,歹徒成了瓮中之鳖。民警又通过电视台、农村广播站等发布协查通报。围绕王某可能落脚的地点,民警分两路进行缉捕:一路即刻启程赶往江苏建湖县,一路前往王某曾打过工的苏州市。

新塍镇100余名民兵以发案现场为中心,向四周扩散进行地毯式搜索。民警还将王某的相片复印件分发到各小店和农民家里。凌晨5时许,一名设卡的保安队员向新塍派出所副所长胡斌报告,一名砖瓦厂的职工说他20分钟前看见王某走在到高照集镇的水泥路上。民警马上将“网口”缩小,将搜索目标定在高照集镇的周围。这时与胡斌在一起的新城派出所陈永良接到民警报告:群众举报王某出现在高照集镇上。民警马上赶去,在高照菜场边上,十多名群众正将王某团团围住。民警下车,王某未作任何反抗,伸手让民警铐住双手。

竟有人叫凶手快点跑

8月22日,在嘉兴公安机关配合下,记者采访了犯罪嫌疑人王某,以下是他的一段自述:

“8月21日傍晚6时,我来到厂里宿舍,伺机对与自己积怨的谭某的女儿下手。看到一女工和三个女孩走进浴室洗澡,我便在楼上等。晚上8时,我回来,看到谭某的孩子与其他人在一起,不好下手,就叫人将其他孩子支开。

“我从三楼跑到自己的宿舍,拿了压在被子下面的尖刀,再冲到三楼,只见谭某的大女儿正在门边洗东西,他的小侄女在床边的小凳上哭,二女儿靠在堂妹的边上。我冲进门去,对着谭某的大女儿就刺,只听到她“哇”的惨叫一声。我也顾不上其他,继续冲进去,向谭某的二女儿猛刺。那个最小的女孩吓得停止了哭泣,坐在凳子上呆呆地看着我,我还是朝她捅了一刀。

“我跑出房间,将刀扔在楼梯口的炉子里,骑着自行车就逃。骑了一两百米路,我将自行车扔在水沟边,往路西面跑,看到有片桑树林,我钻了进去。过了10分钟,看见警车开进厂里,我索性也不跑了,在桑树地里睡到凌晨4点钟。我从桑树地里出来,朝高照集镇方向走去。路上碰到砖瓦厂的一名船工,他对我说:快跑,别人都在抓你。

“我到了高照集镇上,身边只有4元钱,在一家小吃店里买几只包子吃。这时,有穿警服的人拿着相片在门口问有没有见到过这个人。我知道他们正在查我,只是低头吃着包子。出来的时候,被煤气站的老太婆发现,还有很多人也认出我来,他们将我围住,我也不想再逃了。”

杀机缘于五元罚款

“我与谭某的积怨是为了5元钱的罚款。8月14日,我生病了,挂盐水还吃药,连着两三天不去上班,谭某就罚了我5元钱。我把恨记在心里,特意到嘉兴市区买了这把尖刀,本想杀谭某的,可我人小,怕自己吃亏,就想着杀他的女儿,让他断子绝后。

“前天中午,我把借来的煤气瓶还了,把向别人借的钱也还清了,就想着晚上如何动手。

“我二十几岁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我已十多年没回滨海老家,一直在外打工,母亲假如还在世的话,该有68岁了。”

编辑:周玮  来源:中新网 作者:沈煜威 王恭平柴明雄 
  • 一女子追包被连刺数刀 两男子闹市抢包杀人


  •  


    【关闭窗口】



    陈水扁叫嚣"一边一国"
    上海社保走近你我他
    严厉打击"双抢"犯罪
    大兴安岭森林大火
    迎接党的十六大
    学习江泽民5·31讲话
    中央/地方人事任免
    上海居住证制度
    上海"三纵三横"禁摩
    中国各地抗洪救灾
    "五毒书记"张二江受审
    关注"远华"资产处置
    山西金矿爆炸事故
    北航一客机大连坠毁
    6月26日世界禁毒日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