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实用|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IT|图片|
                     >>新闻中心>>社会新闻>>正文

重庆名园斧下呻吟 百年古树危在旦夕[图文]
2002年8月25日 13:56

align=center

著名的十八名人雕像在公园一隅寂寞地任凭风吹日晒

东方网8月25日消息:万州西山公园由四川军阀杨森于1925年修建,曾留下朱德、冯玉祥、周恩来等众多历史名人的踪迹,是我市仅有的几个被列入《中国名园》的庭园之一。但今年以来,为了修建万州体育馆,西山公园的园林用地开始被逐步侵占,包括古树名木在内的2248株树木香消玉殒……

中国名园在斧下呻吟

从今年开始,西山公园的“毁绿事件”便让一些万州市民忧心忡忡。他们中有人陆续联名给中央有关部位写信,引起了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和国家建设部的重视。8月23日,重庆市园林事业管理局紧急召见万州区建委负责人,了解这起毁绿事件的详细经过以及造成的损失。此时,万州西山公园——这座有着悠久历史的“中国名园”,其中2067平方米的园地已经被夷为平地。

8月22日,经过近7个小时的长途颠簸,记者来到万州西山公园,采访这起“事件”的详细始末。

热火朝天的工地

正值初秋,天气爆发出强弩之末的炎热,西山公园内的桂花已迫不及待地摆开一副尽快送走这个燥热的夏天的姿势,早早地将枝头装扮成金黄色的星星点点。踏进西山公园,桂香扑鼻,然而,这些百年桂树即使修炼成精也不会理解:为什么它们栖息百年的家园,仿佛一夜之间,变成了一个偌大的工地,而相伴百年的伙伴,在这个燥热的夏季里,被人连根拔起、送走……

这个偌大的工地,即万州体育馆施工现场。据了解,整个体育馆工程设计固定座位4000个,活动座位1000个,建筑面积20000平方米,总投资6000万元。但这个据悉列入了万州区“2002年为民办实事项目”的工程却是在万州老城区惟一的公园的基础上建设的。因此遭到万州部分市民的质疑。从知道工程已经立项开始,这些市民就开始向各级部门、媒体反映情况。8月22日下午,记者在现场看到,依山而建的西山公园,地势平坦地带的大部分如今已经被推为平地并被简易的围墙围上。围墙内,工人们顶着烈日,在万州区的标志性建筑、重庆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西山钟楼”的映衬下,热火朝天地忙碌着。工地上,可能是当初清理时的疏漏,一些树根零星地散放着,工地最深处的围墙边,有少量未来得及运走的树枝和树干,除此以外,整个工地已经没有了当初绿树成荫的痕迹。公园昔日的大门,如今成了工程车进出的大门,大门外,一堆建筑弃土随意堆码着,像是在提醒人们,昔日的“中国名园”,正在变成一个大工地。

“自己的孩子自己抱”

据万州区委办公室2002年第三期会议纪要显示,万州区体育馆的立项时间为2001年1月9日,《纪要》中确定的项目业主为万州区统一建设办公室和万州区锦鸿综合开发公司。据了解,万州区统一建设办公室是万州区建委的下属单位,与万州区锦鸿综合开发公司虽牌子不同、企业的性质不同,但却是同一批工作人员并在同一地点办公。实际上,体育馆工程已经被变相地交给建委管理。1月31日,万州发展计划委员会向锦鸿综合开发公司发出《关于同意万州体育馆项目建议书的批复》。

2002年4月24日,万州区正式下文将西山公园部分土地划拨给锦鸿综合开发公司。

6月,万州区建委通知下属的万州区园林绿化管理处、也是西山公园的直接管理者,必须限期处理体育馆一期工程红线以内的所有树木。

消息一出,万州区园林绿化管理处100多名职工一片哗然,这些种了一辈子树的职工,现在要他们拔树、砍树,难免情绪激动。并且,当时正值盛夏,是最不利于树木移栽的季节,于是,园林处迟迟没有行动。

8月22日晚,记者在万州辗转找到了几位知情者,他们对万州区政府的决策提出了两处疑点:第一,万州要发展,修建体育馆肯定是好事,但西山公园并不是最佳地点,为什么不选择移民新区,以此带动新区的发展?第二,体育馆属于政府工程,为什么要交给建委管理。

有知情人士透露,20世纪90年代初,当时的四川省万县市有关部门也曾动过在西山公园修建体育馆的念头,但是遭到园林管理处的反对。据传,相关领导人曾作出批复“不准建”,事情遂得以平息。

然而,事隔十年,旧事重提,却是另一番光景。据知情人士分析,万州体育馆项目之所以指定区建委管理并选址西山公园,一方面可以省掉一笔征地费用,另一方面或许正是吸取了上个世纪的经验,因为,建委是园林绿化管理处(简称园林处)的上级主管单位。植树人含泪砍树

6月26日,区建委部分领导召集西山公园内个体户开会时指出,7月1日前必须撤除一期红线以内的设施、迁移树木,并且实行倒记时。会上,有代表质问:体育馆工程不属于防洪抗洪工程、不属于军事设施工程、不属于移民工程,为什么要在不作任何补偿的情况下强行撤除?西山公园是万州市的历史文化聚萃之地,大量毁掉公园绿地建设体育馆的抉择是否符合万州打造历史文化名城的长久利益?但这些质问未得到回答。

28日,两台吊车、一辆挖车、数十辆货车浩浩荡荡开进体育馆一期工程红线范围内,园林处近100名职工开始含泪连夜砍树。当时有大量直径达几十公分的桉树、樟树等均因无法移栽被砍掉。而园林处为了解决砍树、移树的经费,只能以承包的方式卖给个体户砍伐,价格是,砍下来的树,连枝、干、叶一起过秤,个体户以每公斤0.12元的价格向园林处付费。

而园林处自己负责可以移植的树木的移栽工作,据目击者回忆,为了连根拔起一些百年老树,需要上面用吊车提,下面用挖车挖。当时,树木倒下的声音、车辆的轰鸣声以及斧头的砍伐声混成一片,声震四野。

整整三个昼夜,红线内树木三分之二被处理掉。7月1日上午,推土机轰轰开进场,万州区体育馆开工大典如期举行,一派喜气洋洋的气氛。

大典后,即7月1日下午,砍树、拔树的行动继续进行,一直到7月3日,红线以内的树木终于被全部处理掉。据后来园林处向万州区建委《关于体育馆建设占用西山公园绿地中园林设施拆除及植物移栽所需经费的请示》显示,此次移栽和砍除的树木共计2120棵,并且,园林处为了拆除设施、移栽树木,大量支出费用,“全处170名职工(包括退休职工——记者注)的工资岌岌可危”。

8月22日傍晚,记者来到西山公园古树的移栽地,只见夕阳下,光秃秃的树干直指蓝天,看不出一点复苏的迹象。而园林处精心搭建的遮阳蓬内,一些上百年的名贵树种尽管有园林处职工每天精心呵护,树叶仍然已经开始枯萎。

钟俊林“换岗”

8月10日,万州区建委领导找园林绿化管理处主任兼书记钟俊林谈话,谈话的核心内容是调动钟的工作岗位。

8月13日下午,万州区建委相关领导宣布免去钟俊林园林处党委书记和主任的职务,“正常工作调动”到区规划院任书记。同时宣布园林处新的书记和新的主任到任。当即,钟与园林处新任领导交接。

据了解,钟于2001年11月调入园林处任领导后,做了大量的工作,首先是园林处内部进行了改革,以身作则刹住吃喝风。组建工程公司,为职工争取了很多福利;其次是建立了双河口绿化基地;再次,对三峡工程二期水位线以下的古树名木进行了抢救性的清理、移栽工作。

8月20日,园林处职工50余人为钟饯行,职工惋惜、挽留之情溢于言表,场面感人。

七月二十几日,园林处又接到建委指令,要求拆除钟楼左边、与钟楼配套的3个花台,用于堆码建筑材料,而这3个花台并不在红线范围内。

7月25日,园林处以没有资金为由,向建委要求拨款100万元作为拆除花台的补助。请示中写到:“时正值盛夏,烈日炎炎,移植成活,渺无希望。”

据了解,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曾有人不论大小、年代,平均每株出价6000元,要求全部买下花台内的植物,而西山公园的管理者没有同意。但如今,这些植物终被全部连根强行拔掉。

8月21日,记者电话采访钟俊林,他只说了两句话:1、园林处是建委的从属单位,必须按建委的要求办,至于毁绿,按《城市园林绿化条例》,该申报到哪一级就申报到哪一级;2、建一块绿地不容易,特别是在老城区,用地比较紧张,新开绿地更不容易,因此,群众的心情可以理解。

没有办理任何植物移栽、砍伐手续

8月22日下午,记者来到万州区园林绿化管理处,新任园林处书记李朝廷以“新到任,不熟悉情况”为由,没有回答记者的提问。

据记者了解,万州体育馆工程整个砍伐、移栽树木的过程,一直没有得到重庆市园林事业管理局的同意;并且,市园林局在五、六、七三个月里,曾连续向万州区建委发了一道批复、两道函。

2002年4月25日,万州区建委向市园林局发出《关于批准移栽西山公园古树名木的请示》,“鉴于万州区2002年为民办实事项目‘万州体育馆’工程的建设需要,拟占用西山公园园林绿地0.4公顷,园林植物2000余株。其中包括:银杏、罗汉松、紫薇桩头、朴树、白玉兰以及百年以上的茶花、桂花、红梅、海棠、腊梅、雀舌黄杨等名贵花木共30余种。”

5月15日,市园林事业管理局批复:

一、根据《重庆市公园管理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修建万州体育馆占用西山公园绿地,经万州区人民政府批准后,应报我局备案。

二、根据《重庆市公园管理条例》、《重庆市城市园林绿化条例》规定,占用公园绿地必须由建设单位按所占面积的二至五倍偿还绿地,或按每平方米交纳二千元至五千元城市园林绿地建设费;同时要按《重庆市城市园林绿化赔偿补偿规定》对所占用的园林绿地附属设施、苗木给予经济补偿。

三、完善上述手续后,同意对必须移栽、砍伐的园林树木进行相应处理,同时要办理砍伐、移栽手续。

四、园林树木是公园的宝贵财富,古树名木尤其珍贵,要千方百计予以保护,尽最大可能减少移栽、砍伐数量,移栽必须严格按操作规范进行,努力保证成活率。

此后,万州方面没有任何反应。

6月14日,市园林局又向万州区建委发函强调:要移栽、砍伐名木古树,必须报园林局审查,报市人民政府批准。“除市人民政府外,其他单位或个人均无权批准。”

7月30日,市园林局再向万州区建委发函指出:根据1999年万州区西山公园古树名木申报表,西山公元100年以上的古树名木有310株,均属二级以上古树名木。该批古树如确需移植、砍伐,必须办理审批手续。

随后,市园林局电话通知万州区建委前来汇报情况,上周,万州区建委相关负责人及区园林处的负责人赶到重庆。揪心的二期工程

就这样,万州体育馆所占用的西山公园施工现场,在没有办理任何植物移栽、砍伐手续的情况下破土了,主体工程被要求在今年内完工,而分两批处理的2248棵树木,如今有的早已成了斧头下的冤魂。

而下一步,令人揪心的万州体育馆二期工程,不知还要吞噬多少公园的绿地。据了解,万州体育馆二期红线还没有最终划定,但从现在体育馆工地周边的土地情况分析,如果二期上马,毁掉的树木可能比一期还要多。据说还有三期工程——修公路。届时,昔日的“中国名园”将变成处在半坡上的、没有任何活动场所的一片孤林。

背景资料:西山公园的历史

西山公园是一座具有重要历史价值和人文价值的著名园林。于1925年由四川军阀杨森驻防万州时始建,原名商埠公园。当时,老一辈革命家朱德和陈毅受党组织的派遣,来万州与杨森接触,做争取杨森的工作。1926年9月5日,英国兵舰挑起事端,炮轰万州城,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万县惨案”。在朱德、陈毅的影响和感召下,杨森部奋起开炮还击。因事件发生在9月5日,当时朱德倡议,将公园更名为“九·五公园”,并由朱德亲自题写园名。1928年11月,为了纪念北伐胜利,又更名为“中山公园”。是年末,陆军二十一军刘湘所部三师师长王陵基(后任万县市市长)移驻万州后,对园中景点大加培植,募捐修建了公园独具特色的钟楼,并题“西山”(2米×2米)两字刻于石壁之上,公园改名为“西山公园”。

抗日战争时期,爱国将领冯玉祥将军来到万州,在西山公园召开群众大会,激昂慷慨地向群众宣讲抗日救国的主张。建国后,1958年周恩来总理乘轮船路过万州,专门上岸,兴致勃勃地来到西山公园,并登上钟楼的最高层,欣赏著名园林的秀美景色。上个世纪80年代,西山公园被列入《中国名园》。

在这个著名的园林里,有成林成片的桂花树、茶花树。仅茶花就有近30个品种、200多株,且树龄多在一两百年以上,这在全国都是罕见的。

编辑:林海  来源:华龙网-重庆经济报 作者:范时勇 
  • 申城加大古树名木保护力度


  •  


    【关闭窗口】



    陈水扁叫嚣"一边一国"
    上海社保走近你我他
    严厉打击"双抢"犯罪
    大兴安岭森林大火
    迎接党的十六大
    学习江泽民5·31讲话
    中央/地方人事任免
    上海居住证制度
    上海"三纵三横"禁摩
    中国各地抗洪救灾
    "五毒书记"张二江受审
    关注"远华"资产处置
    山西金矿爆炸事故
    北航一客机大连坠毁
    6月26日世界禁毒日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