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实用|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IT|图片|
                     >>新闻中心>>社会新闻>>正文

浙江淳安发现"稻田怪圈" 作案者竟是野猪
2002年9月5日 00:46

东方网9月5日消息:近几日,浙江西部山区的深谷稻田内惊现“稻田怪圈”,每个怪圈大小不一,形状均呈比较规律的圆形,当地村民认为是外星人逗留地球时所为。9月2日,时报松毛虫淳安灾区采访小组接到报料后,迅速赶往现场,会同当地的村民蹲点守侯两天两夜,于昨晚23时拨开迷雾,揭开谜底……

外星人制造“稻田怪圈”?

松毛虫大肆侵害淳安林区,大片松林遭到破坏。时报为此专门组织了松毛虫灾区采访小组深入受灾区,对松毛虫的生长、蜕化、迁徙、危害等进行全程追踪。

9月2日下午1点,在威坪金山和淳安县林业局生防站专家在一起的采访小组记者,突然接到时报热线电话,要求记者全速赶往淳安一个叫姜家镇的地方。该电话称,姜家镇所辖的深山稻田内惊现几处“怪圈”,村民认为是外星人在光顾地球时,飞行器着地时留下的。

当天下午6时左右,记者一行三人赶到姜家镇霞社村。在三个当地村民的带领下,记者开始向目的地进发。越向山里走,小块稻田中间的山路越加崎岖不平,路面越加狭窄。虽然天边的余霞还能映照路面,记者连拉带扯、连滚带爬,才走完十余公里脚背宽的山路。听不到鸡鸣狗吠,看不到农舍炊烟,这是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借着手电看看表——晚上8点30分,天已全黑,手机也不知在什么时候没有了信号,阴冷逼上脊背!

顺着手电的光柱望去,稻田中间有一个直径约20米的巨大怪圈,近1米高的稻子被压平,呈较有规律的圆形,圈外不见任何人类活动过的迹象;走进怪圈的中心,不见轮胎印,也不见金属零件或残片;稻秆被大力折断,齐刷刷地如刀割一般,断痕新鲜,秆子并没有枯,枯萎的稻穗被深压进土层;怪圈边缘没有凌乱的倒穗,被压倒的稻秆和完整的稻秆之间相差只有2-4厘米,边缘痕迹明显异常。

除了这种圆形的大圈外,还有一种两端圆、中间呈长方形的怪异形状,酷似隐形眼镜存放盒。其表现出来的稻秆压痕和圆形“怪圈”大体一致。

“这些圈怪怪的,这么大,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搞的”霞社村的余大伯说,“我们都在想,是不是外星人来过?是他(她)们留下的?”

“那东西飘忽不定,无声无息”

姜家镇霞社村来过外星人的消息不胫而走。当地甚至有人传言说,看到了外星人降临时由飞行器散发的耀眼光芒。“那东西飘忽不定,无声无息。‘唰’地一声,早从东边飞到西边。”该村72岁的余老太肯定地说,“它会转,能发出很亮很亮的光。”

记者在走访这个村庄的时候,上有70多岁的老人,下有还没上学的六龄儿童。粗粗统计,自称看到了不明飞行物的人不少于20个。

“对,对,对,它确实就飞到那个山谷里去了。”几个村民围在一起,同声向记者证实,“就是昨晚你们去过的那个地方,稻田被压了好几个大圈。”

尽管有多人证实有不明飞行物来过,但追踪到最后,大体都是听别人所言。记者通过多方渠道,力图得到更有说服力的图片资料,未果;在稻田寻找外星人的痕迹,同样令人失望。

外星人是不是真的来过当地?究竟是谁制造了“稻田怪圈”?为了进一步了解到事情真相,淳安松毛虫采访小组决定9月3日晚上进行蹲点守候

漆黑的夜,向神秘山谷进发9月3日晚9点,摄影再一次检查了摄影包和手提电脑,确信准备充分后来到了约定地点。乡政府给记者组织的,专门负责保护记者安全的7个村民(5个猎人,带猎枪;一个手势翻译员;一个向导)已在等候。

这7人一律着迷彩服,穿解放鞋;每个人头上都有一盏“矿照灯”,灯光雪白;腰间别一把小刀,用以防身及在被毒蛇咬伤时导血。从未见过这等场面的记者,心开始揪紧。简单地做了一番分工,两个记者被安排到了“检”组(行话,意为新手,需别人带领。位置在队伍的第三或第四位),手势翻译就在两记者中间。摸着漆黑的夜路,我们一行9人开始向那个叫金山的神秘山谷进发……

20分钟后,走在队伍最前面的郑振书(队长)熄灭了头顶灯,并依稀可见他的左手做了下劈的动作。“熄灯,放轻脚步。”翻译压声地告诉记者,“注意不能发出声响。”突然,所有的灯都熄灭了,四周一片漆黑。抬头向上看,黑乎乎的,只有山体从四面压来的恐惧。只有20余厘米宽的路面坎坷而且多弯,路两边是高过人的柴草,叶片上的露珠滑过脸颊,“倏”地过去,阴冷阴冷。脚下看不到路,只能见到最为贴近自己的前后两个人的身影。猫着身——固定左脚,慢慢伸出右脚,轻轻的点点地,确定踩稳了,方移开重心抬起左脚再向前挪去(尽管这样,两记者还是摔了好几跤,手臂、脚膝生疼生疼,得到了队长一再的“批评”)。

关灯后,“摸”路走了又有半个小时。除了记者的脚步声,死一般的沉静。“太极功”和漫身袭来的恐惧,记者早已被汗水浸透。“蹲下!”翻译的声音低沉却不容抗拒。一下子,半身高的稻子掩藏了所有人的身影。静静地蹲了将近有5分钟,记者前面的向导已趴下身,匍匐而行了。依样画葫芦将脸贴近路面时,稻穗横在鼻跟前,记者分明闻到了泥土的气息。“到了,趴着别动。”其他的人按照事先的分工向自己的位置爬去。没有蚊子,没有风声。静!死静!一个迷底似乎将要被揭开。

凌晨2时,“稻田怪圈”制造者被生擒十分钟、二十分钟、半个小时……没有任何的声响。“天上怎么没有任何迹象?外星人知道了我们的行踪?”一个个疑问冲淡了记者的压迫和恐惧感。“咯吱——哌——”“扑哧——扑哧——”来了!是外星人来了?而且就在白天观察过的那块稻田的附近!!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靠近!记者甚至听到了有跑动的声音!“砰——砰——”,7、8分钟后,几声枪响在“矿照灯”亮起时发出。惨叫声、跑动声、稻杆倒地声和成一片——一只野猪中枪倒在了田里,其它的却急速地向山上窜去!一头逃避不及的野猪,在9个大男人的围攻下被生擒!看看刚被野猪肆掠过的稻田,稻子被践踏,稻杆被折断——圆圆地成了一个圈——野猪,就是“稻田怪圈”的制造者!回来的时候已是9月4日的凌晨2点,抬着两只各近40公斤重的野猪,大家满足且惬意——为村民除了害,又解开了一个传得神乎其神的迷。

编辑:靳慧  来源:青年时报 作者:鲍亚飞 


 


【关闭窗口】



湖南娄底发生矿难
上海按需申领护照
外交部新闻发布会
个性化车牌试行
陈水扁叫嚣"一边一国"
上海社保走近你我他
严厉打击"双抢"犯罪
大兴安岭森林大火
迎接党的十六大
学习江泽民5·31讲话
中央/地方人事任免
上海居住证制度
上海"三纵三横"禁摩
中国各地抗洪救灾
"五毒书记"张二江受审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