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网络参考>>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网络参考|何祚庥院士:克隆小何祚庥无妨[图文]   |文娱新闻|赵本山 走了这么久剧本改好了么?[图文]   |今日关注|新闻夜话:何祚庥院士愿意第一个被克隆[组图]   |文娱新闻|李保田"情人"沈傲君透露秘密:别把他当明星   |国际新闻|战争何时开打?媒体解读伊拉克冲突20个热点   |体育新闻|[围棋]丰田杯今日打响 常昊再度战"石佛"   |文娱新闻|"英国奥斯卡"《芝加哥》《纽约黑帮》各获12项提名
何祚庥院士:克隆小何祚庥无妨[图文]
2003年1月29日 07:54
 
align=center

何祚庥

电话采访

陈大元(中科院的首席克隆专家)

我反对克隆人

我本人是不做克隆人,但是我做克隆动物。凭直观,我想说三句话:第一,有报道说克隆人已经诞生,然后第二个也很快要生了,但这仅仅是媒体的介绍,并没有真正的报道,而且没做DNA检测,所以此消息难辨真假;第二,我反对克隆人;第三,克隆出来的小生命没有罪过,政府应该给予保护并很好地抚养。

演播室采访

1月22日,美国的“克隆援助”公司宣称,他们克隆出了世界上第三个克隆婴儿。在这以前的一个月,“克隆援助”公司还曾经宣布过另外两名克隆婴儿诞生的消息。但是到目前为止,该公司还没有提供过任何证据证明这几名克隆婴儿的真实性。克隆属于无性繁殖,通过克隆手段生下的后代,他的DNA结构和提供DNA的对象是完全一致的,从理论上讲DNA完全相同的两个人,他们的相貌、血型甚至他们的指纹全都应该是一样的。无论这三个克隆婴儿的真实性到底怎么样,“克隆人”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

克隆是繁殖的手段

克隆小何祚庥无妨

主持人:您曾经表示,如果条件成熟,您愿意第一个被克隆,克隆出几个小何祚庥来都没有问题?

何祚庥:说过这个意思。

主持人:假如您被克隆,他与您的血缘关系就是基因相同?

何祚庥:对。

主持人:这是惟一的这样的关系,那他算您兄弟还是别的?

何祚庥:兄弟、儿子甚至孙子都可以。如果我1岁的时候,克隆一个何祚庥出来,那么他就算我弟弟;如果是说30岁克隆,就算我儿子,如果是75岁时被克隆,我就多一个孙子。

主持人:克隆羊是为了得到优质的牲畜,那克隆人是为什么呢?

何祚庥:是人类可以多一种繁殖后代的手段,两性繁殖还是主导的,但单性繁殖也没有什么不好,为什么人类社会要那么单调,非要认为两性繁殖是惟一的繁殖的方法呢?!

有无性繁殖不对立

社会基础不会动摇

主持人:您认为多一种(繁殖)方式肯定意味着进步?

何祚庥:当然是。

主持人:但是一些科学家认为,这种单性繁殖,实际上是无性繁殖,比起有性繁殖来说是一种退步,在生物界里一些非常低级的单细胞动物才采用这样的方式。

何祚庥:这件事情是生物学家的一些成见。

主持人:意大利一位正在做克隆婴儿实验的医生说,他克隆婴儿,主要是为了那些不育的夫妇得到后代。

何祚庥:对。

主持人:但是不育的人继续克隆,克隆的后代仍然是不育的,从这个意义上讲,他并没有得到真正的后代,他的孩子如果想继续繁育后代,那就要一代一代地克隆下去。

何祚庥:如果他有社会生活,有这个需要的话,我认为并不是坏事。

主持人:这个社会的情、理、法全部是建立在两性繁殖的基础上的,是人类存在的社会结构、社会关系中最根本的东西。

何祚庥:我不想动摇这个基础,只是想把单性繁殖作为两性繁殖的一个重要补充。为什么一定要把单性繁殖与两性繁殖对立起来呢?

主持人:假如一个男人把死去的妻子拿去克隆,这个女孩长大之后,他是否可以与这个女孩过上夫妻的生活;如果一个人正常结婚生了一个孩子,他又把自己克隆出来一个孩子,这两个孩子之间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现有的继承法是不是要改,现有的很多法律是不是可以适用,所有的这些弊病都会随之而来。

何祚庥:这不是弊病,而是很容易解决的问题。

主持人:可是父亲与儿子的关系都分不清楚了。

何祚庥:这种家庭还是很容易鉴定的。

有动物实验做前提

克隆人不是牺牲品

主持人:克隆的方法主要是,把要被克隆的人的细胞核移植到一个去掉了细胞核的卵细胞里面。但是现在也有人把人类的细胞核移植到动物体中,并且成功地培育出了大量的人类胚胎,如果这样的胚胎也可以克隆出婴儿,那人与这个动物是什么关系呢?

何祚庥:这种事有没有可能目前还不清楚,只有等这个胚胎出生、长大,才能知道他到底会有什么缺陷,才能继续修正他。

主持人:在这个意义上,这个被克隆出来的人很有可能会成为科学研究的牺牲品。

何祚庥:为什么是科学研究的牺牲品呢?他很可能是我们人类的一个大宝贝,是第一个克隆人。

主持人:他可能有先天的残疾。

何祚庥:这应该是可以避免的。

主持人:您的意思是说,可以先在动物身上做试验,直到非常完善了再搬到人类身上,这样这个克隆人就可以不做任何牺牲?

何祚庥:这个人可能还会有一点牺牲,但是这种牺牲的概率越小越好,不敢说一点牺牲没有。

主持人:您也担心克隆出来的人,可能会缺胳膊少腿?

何祚庥:可能的。但残缺率跟失败率不是一个概念,比如多利羊,它是寿命不长,生病了,但是,很多人不承认,不认为这是基因的缺陷。

主持人:多利羊一出生,它的染色体显示,它已经有好几岁了,从这个意义上讲,它比同龄的小羊更接近死亡。同理,人类也如此,那么对这个克隆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何祚庥:的确,这对克隆人是一件非常残忍的事情,如果这种假设成立的话,科学会解决这种问题。

同种基因限量克隆

克隆与双胞胎雷同

主持人:那您是不是承认人是可以“人造”的呢?

何祚庥:是。

主持人:那么假设我是一个克隆人,在我出生之前有人设定了我的性别、我的相貌,包括我性格里面的很多基因,而且从技术的角度讲,可以克隆一个我,也可以克隆一百个一千个我,那我跟芭比娃娃有什么区别呢?

何祚庥:我觉得可以限定同一个基因的克隆次数。

主持人:还有人担心,这项技术可能会被一些恐怖分子掌握,用于战争或者作别的特殊用途。

何祚庥:有可能,不过要做这项技术,他首先要有钱,而且他的这种举动,不可能不被社会发现。

主持人:您克隆人不用动摇社会结构和社会关系,那么他是不是动摇了人的根基呢?

何祚庥:我想问,双生子是否动摇了人类的根基呢?

主持人:克隆人跟双生子的性质是不一样的。

何祚庥:怎么不一样?

主持人:一个是单性繁殖,一个是两性繁殖;一个是人类自然繁育的后代,一个是通过克隆这种手段繁育出来的后代。

何祚庥:但是后果是一样的。

主持人:那么您的意思是说目的是最重要的,手段并不重要?

何祚庥:是的,他们的后果是一样的,只不过是两者年龄不相同,不叫双生子而已。

新闻链接

第三个“克隆人”已出生

其父母为日本人

信报综合消息由邪教组织雷尔教派资助成立的“克隆援助”公司1月22日称,世界上第三个“克隆婴儿”已经出生,这名男婴的父母都是日本人。

去年12月和今年1月,“克隆援助”公司曾宣称已分别克隆出两个人类婴儿,但迄今却未提供有关这两名女婴的任何证据,这一做法受到全世界的质疑。

22日在佛罗里达州劳德代尔堡举行的听证会,主要是为了受理律师西格尔提出的关于“夏娃”的监护权的诉讼。“克隆援助”公司副总裁凯恩齐格并未亲自出庭,而是在美国拉斯维加斯通过电话作证。他闪烁其词,声称“克隆援助”并非一家注册的股份有限公司,他本人不知道“夏娃”现在究竟在何处。但凯恩齐格称,公司总裁布瓦瑟利耶告诉他,“孩子现在受到了很好的关照”。

22日的这场听证会并未得出什么具体结果,反而加重了人们对“克隆援助”公司的怀疑。美国一些媒体评论说,这是又一场“怪诞”的闹剧。

相关链接

为克隆人争取中立方

何祚庥舌战四川学者

在世界上第一个“克隆人”传说即将诞生之际,何祚庥2002年12月18日在成都舌战四川学者。由于缺少强有力的反方辩手,这场国内首次以“克隆人”为辩题的辩论会最终成为关于克隆人的研讨会。

辩论会正式开始时,主持人向与会者发问:“请支持‘克隆人’的观众举手。”环视四周后,主持人说:“连台上的嘉宾在内,只有不到1/3的观众举了手,看来还是反对‘克隆人’的多。”

语音未落,立即遭到何祚庥反驳:“没有举手的,也可能是中立者。”主持人补充问道:“有没有中立的?”“肯定有,”何祚庥很自信地说,“我就是来争取中立者的。”果然,又有许多人举起了手。

在辩论会临近结束时,主持人再次请现场支持“克隆人”的观众举手时,记者发现,人数明显多了许多。据《环球》杂志

结束语:到底要不要克隆人,何院士的观点代表了一部分人,从科学发展的角度看,百家争鸣无可厚非,但是由此产生的各种社会问题,还是必须认真对待。卫生部已经对克隆人研究有公开的正式表态,这个态度至今没有任何变化,中国在任何情况、任何条件下,都不赞成、不允许、不支持、不接受生殖性克隆,也就是克隆人的实验。

 
 
编辑:周湘   来源:CCTV《新闻夜话》 
 
 
  • 法将克隆人类定为"反人种罪"并禁治疗性克隆
  • 哗众取宠搅乱科学 今后谁还相信克隆人?[图]
  • 欧盟发表声明支持在全球范围内禁止克隆人的建议
  •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