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财经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财经新闻|15%-20%增长率"问题不大" 中国投资增长没有过热   |网络参考|民航将首招女飞行员 要求1.65至1.75米高无文身   |社会新闻|母亲一句气话 孩子在外漂泊7年至今未归   |国内新闻|北京再就业税收优惠全面落实 下岗干个体免税三年   |国内新闻|黄山700万打造公交立体网络 运营车辆增加一倍   |国内新闻|遇特枯年黄河水告急 今年水量将创建国以来最少   |国际新闻|伊拉克邀请布利克斯和巴拉迪2月10日再访巴格达
15%-20%增长率"问题不大" 中国投资增长没有过热
2003年1月31日 08:49
 

东方网1月31日消息:近日,国际投资银行瑞士信贷波士顿第一公司驻新加坡首席经济学家巴素指出,中国目前高达15%至20%的投资增长,将加剧产能过剩和通缩危险。认为“中国目前正面临潜在危机爆发点。这个获得最热络资本流通的地区,将会是下一个危机发生的地区”。另一个著名投资银行摩根大通虽然说得没有这样可怕,但其日前公布的经济报告也指出,“中国经济出现过热情况”,并有可能“导致进一步的产能扩张和加重通货紧缩压力”。

这种判断和分析有多少根据?实际情况又是如何?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走访了国内外著名研究部门和机构,期望从站在中国经济研究最前沿的专家、学者那里找到问题的真相。

消息是伴随着“2002年中国GDP增长8%”和“中国直接吸引外资527亿美元跃居全球第一”两则新闻出现的。无论是否巧合,都有股浓厚的警世味道。这位瑞士信贷波士顿第一公司驻新加坡首席经济学家巴素,曾在2001年和2002年获选为亚洲最出色的三位分析师之一,其分析和判断不能不引起国内外的关注。加上近来对中国房地产是否过热的群起争议,和业界对国内钢铁价格“只升不跌”神话的怀疑,各方面也不由得会对中国是否存在投资过度的问题产生警惕。当然,问题的焦点还是集中在“中国投资过度”这个判断的准确性上。

■30%至40%的增长速度才是“发烧式”的“投资过度”,15%至20%投资增长率“问题不大”

“问题不大”。国家计委投资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张汉亚告诉记者:“中国投资过度”这个判断放在1993年前后,是可以肯定的。但放在现在来讲,值得商量。国家信息中心预计2002年我国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将完成43908.6亿元,同比增长19%,比2001年提高6.3个百分点。张汉亚认为4.4万亿的投资空间,还只是个开始。“中国这两年才刚刚进入由住房和汽车带动消费的经济结构,中国市场还有广阔的发展余地。”他举例说,汽车消费结构正在发生积极变化,居民消费意愿看涨,私人购买轿车占全国轿车销售量的比重约60%。去年汽车行业产销量和利润总额分别增长38%、37.1%和60.94%,消费需求和能力非常强。

即使饱受争议的房地产投资,只要想到我国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将有4亿、甚至更多城市居民具有住房需求,“就可以想象到这个市场的潜力有多大”。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技术经济部部长郭励弘专注于国内投资研究。他认为15%至20%的投资增长率之所以被国外过度关注,在于对中国20多年改革开放中发展情况和背景的认识不够。“15%至20%的投资增长率真的是太平常了,日、韩兴起的时候还有比这更高的投资速度。而且,要知道过去我们曾经有过30%至40%的增长速度,那才是政府包办下‘发烧式’的‘投资过度’。1998年以来,政府意识到这一点,加强了投资控制,集中到了基础建设上。而基于现在这个速度的投资增长,是不能叫过度或过剩的,顶多是超前投资。”

郭励弘认为随着目前中国投资环境和行为市场化的逐步实现,以及40%多的高储蓄率的支撑,相信中国投资的大发展才刚刚开始。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中国投资与技术促进办事处首席代表胡援东则从全球视野讲述了自己的观点:“根据我们对中国经济及投资的观察,巴素的看法值得研究。中国作为一个尚未完成工业化及城市化进程、人口总量的大多数仍是农民的发展中国家,投资的短缺或对投资的需求仍将在一个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存在。换句话说,在经济发展、市场需求的总体规模上,谈不上‘过度投资’。”他认为,事实上,在相当多的产业领域及地方区域中,特别是在具有优势的产业、中西部地区及发达地区中的特定区域中,投资仍然是严重不足的。

同时,张汉亚反驳了把上世纪90年代末期东南亚国家状况与中国现在情况联系到一起的做法。“东南亚与中国的情况是非常不同的。它们的投资主要靠外债,而且对国外市场的依赖非常强,稍有风吹草动就搞得自己很被动。而我国的投资主要靠的则是内债,而且又有一个非常广阔的国内市场的存在,完全可以游刃有余地处理好东南亚国家遇到的那些问题”,他认为用这种类比进行分析判断,过于简单了。

■判断产能是否过剩的依据是市场而非其他,世界半导体生产基地正向中国转移已不能改变

这两家国际投资机构判断问题的简单,更体现在具体的投资市场上。巴素在阐述自己观点时提到的一个论据是:“中国半导体生产突起,已经使全球高档半导体制造产能供过于求的情况雪上加霜”。为此,记者专门走访了北京大学微电子研究所所长王阳元院士。这位国际半导体研究权威对这个判断持否定态度:“世界半导体生产因为产能过剩而引起的市场衰退,已经分别由日、韩和中国台湾引发了三次。这是半导体市场兴衰发展的必然结果,不能成为半导体产业不投资、不发展的理由。”他认为世界半导体生产基地正在向中国转移,已不能改变。而是不是出现产能过剩,判断的依据决定于市场而非其他。

他提供给记者一份材料显示:我国半导体市场供需差距不是在缩小而是在扩大。2001年,中国IC市场供给23亿美元,而市场需求是152亿美元;而到了2005年,市场只能提供86亿美元的产品,而市场需求则高达362亿美元,供需差高达276亿美元,也就是2270亿人民币的投资空间。“这个数据足以证明,中国目前在半导体市场方面还处在急需大力发展的阶段,远谈不上所谓供过于求的地步”。而且,郭励弘去年7月曾经考察台湾也发现,中国内地半导体的生产,更多是台湾这个全球半导体最大生产基地、生产能力向内地的一部分转移,“从总的情况来看,并没有改变全球市场的格局”。他认为对这个产业下如此的判断,“说明其远远没有了解中国具体的市场情况”。

而房地产市场的投资,近年来一直保持了快速增长的势头。去年1至11月,基本建设投资13783亿元,增长23.8%;房地产开发投资6228亿元,增长28.2%。张汉亚告诉记者,判断房地产投资是否过热,可以盯住一个数据,基础建设投资增长率与房地产投资增长率的差距。“差距越大说明房地产风险越高。而我国这个数据这几年一直是趋于缩小的,与过去差距10多个百分点相比,去年已经缩小到不到5个百分点。这说明从总体上讲,市场是健康的。”郭励弘也赞成这个观点。认为即使有问题,“主要还是与政府对地价问题不合理的控制有关,而并不真正是市场的问题”。美国投资银行所罗门美邦经济学家黄益平也表示,不应过分担心泡沫:“数十年来,人们一直居住在计划经济下由政府提供的低标准公共住房中,随着人们迁出原先在计划经济下由政府补助的房屋,加上中国日益增长的经济以及不断提高的生活水平,使新兴的中产阶级有能力负担私人住房,中国房产市场将在长期内持续其强劲的增长势头。”但这是总体上的健康,也不能否认在局部会出现一些问题。例如王阳元院士指出:“中国半导体产业刚刚起步,虽然不存在投资过度的问题,但我们要注意到投资合理的问题。”他提醒国内某些地区、部门不要把发展半导体产业当作“政治工程”、“标志工程”,不讲条件地投资。他认为国内现在的确存在着不顾市场的盲目不合理投资问题。

另一个例子就是钢铁产业。国家经贸委预计,今年国内钢材消费量为2.15亿吨。钢和成品钢材产量为1.95亿吨和2.1亿吨,加上进口因素国内钢材将出现供略大于求的状态。而国内许多生产商受去年钢材价格“只升不跌”的诱惑,都有意投入巨资提高产量,甚至一些民营企业也纷纷投入其中。重复建设的危险性很高。1月20日国家经贸委经济运行局局长马力强公开警告冶金、建材行业密切关注市场变化,不要盲目发展和新增生产能力。不过,从中国宏观和全局的角度去分析,胡援东认为即使这些问题存在,也不是“投资过度、产能过剩”所能解释得了的,还有更深的原因。

“根本的问题是结构”。胡援东作为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中国投资与技术促进办事处首席代表,已经在中国观察和研究了7年之久。他认为,从海外资本到国内资本对中国不同产业的投资比较来看,目前的状态未必是对中国长期发展最有利和比较优化的选择。“对于产业内部的结构,很难讲今天中国有哪一个产业整体上已经‘产能严重过剩’,而不需要或不能再投资。但在一个产业内部,某些产品一哄而起、同水平重复模仿、重复投资,这是中国经济中一个长期未能解决的明显问题。”

他认为近年来,中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鼓励投资者将投资转向经济适用房、商品房以及危房改造等其他房地产领域,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因为这些产品的市场仍然是潜力巨大的。我们认为这种做法应当推而广之到各个领域。”

■相对规模庞大、投资效果优良而流行国际的购并性投资很少,“中国的良性投资才刚刚开始”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技术经济部部长郭励弘告诉记者,中国目前投资环境和发展趋势,总体形势已变得越来越好。这从去年吸引直接外资527亿美元、同比增长12.6%就可见一斑。但即使这种增长,他认为也只是一改4年来徘徊局面所出现的恢复性增长,“更高的增长效应还远远没有发挥出来呢”。“我国目前吸引的投资还更多属于生产性投资。而相对规模庞大、投资效果优良而流行国际的购并性投资很少。这不能不说是影响过去我国外资投资的一个重大因素。”他相信我国在最近出台的和即将出台的一些政策付诸实施,尤其是国资分级所有体制具体落实后,将极大地推动外资对我国的投资力度,“许多地方资产将更积极地参与到全球并购市场上去”。加上我国投资市场化、制度化因素的加强,他认为有理由相信“中国的良性投资才刚刚启动,大发展才刚刚开始”。国家信息中心预测部副主任范剑平对中国未来的投资形势也充满了信心:“与往年相比,去年以来我国以民间投资为代表的社会投资出现了加快增长的喜人势头,民间投资不断活跃,成为2002年投资领域突出的‘亮点’。”这种社会投资增长的趋势,直接说明我国自主性投资正在日益增强,“是投资形势进一步趋好的明显信号”。

他认为十六大对经济体制观念的解放,将使我国民间投资环境的外部环境变得更为宽松。同时政府加快了投融资体制的改革,制约民间投资的金融支持瓶颈有望得到缓解,尤其是国家出台《关于促进和引导民间投资的若干建议》,将帮助我国民间投资快速发展,并使之在投资领域发挥更主要的作用。

范剑平预测2003年民间投资将继续加快增长,对整个投资增长的贡献将进一步提高,预计全年增长22%左右。而全社会投资也将保持在一个较高的增长速度,预计也会达到16%左右。

胡援东同意中国专家对中国投资前景的看法,他由衷地告诉记者:“巴素的警告,如果说能够引起大家的警觉,使这方面的研究和探索更加深入活跃,从而使海内外投资者、特别是中国本土的投资者,更加理性地看待中国的投资机会,既不放过任何商机,又能最大限度避免盲目,我相信是一件大好事。”

 
 
编辑:闵明   来源:北京青年报 
 
 
  • 各投资市场休市安排公布 喜迎新春节后再战
  •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