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财经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财经新闻|湘粤水灾再揭农险伤疤 法国保险商开出处方药   |社会新闻|大学生组装打火机 一个月才挣9块钱   |国内新闻|SARS南涝北旱导致增收难 三大灾难挤压农民工   |国际新闻|美在伊发现法国护照 法否认为逃亡官员开绿灯   |社会新闻|含血袋伺机"吐血" 4姐妹上演吃黑好戏   |体育新闻|[西甲]巴萨竞选热火朝天 候选主席各出奇招   |文娱新闻|只要非典疫情能得以控制 《激情2》随时可复拍
湘粤水灾再揭农险伤疤 法国保险商开出处方药
2003年5月25日 11:28
 

东方网5月25日消息:法国安盟保险集团担心:SARS瘟疫可能影响他们在中国四川开设分公司并涉足农业保险的进程。此前,安盟保险集团总裁让·阿泽马在今年5月举办的“中国农业保险论坛”上再次向中国保监会和农业部门表了态——要给中国农民提供“一揽子保险计划”。

“不到一年半时间,总裁曾三次访华进行公关,希望获得营业许可。”安盟集团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张宏毫坦言,“安盟进入中国农业保险市场愿望强烈。”

与安盟的热心相比,中资保险公司正在以复杂的心情面对湖南、广东还在发展的汛情。据《财经时报》得到的消息,洪灾已给这两地造成了近20亿元人民币的损失,但截至5月21日,保险公司接到保险理赔的报案合计不到2000万元人民币;而人保估计,其中遭受严重损失的农业部门核赔后,获得保险补偿的数额将不到100万元。主要原因之一是,保险公司没有将洪灾划进保险范围。

“但出于政治上的压力,我们不得不坚持开办农业保险。”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农业保险处处长直言不讳地说。作为中国仅有的两家承保农险的公司之一,人保的农业保险收入正以每年超过15%的速度缩减。“不赚钱,我们商业保险公司赔不起”。

圈定四川

早在1900年,法国农民以互助的形式组建了安盟保险,现在这已是法国第二大综合性保险公司。法国的保险公司现在每年能从农业保险中获取100亿法郎(约合330亿元人民币)的保费收入,其中80%是承担来自农业从业者及其家庭成员的职业风险的收入,20%是农业合作社及其分支机构的风险管理收入。安盟的市场份额达到62%。

2000年3月,安盟集团首次向中国提交了营业许可申请;次年11月,与中国保监会签署合作备忘录,共同研究中国农业保险问题,并向中国政府建议:将商业性保险公司无法承受的农业巨灾保险与商业保险可以运作的一般农业风险加以区别。2002年5月,安盟在研究了中国农业保险数据之后,递交了第一份关于在中国建立农业巨灾风险体系的建议书。

当年11月,安盟集团又向中国保监会提交了《中国农村保险调查报告》,建议针对农民的需求提供“一揽子保险产品”,其中囊括房屋、机械、牲畜、收获等方面的财产保险,职业工作和个人生活中的责任方面的保险和医疗、意外伤害及养老等。

安盟调查报告出台的背景是,配合中国保监会和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在四川、江苏、吉林联合开展了农险实地调研。在走访了10个村庄、22个农户后,安盟认为,在充分考虑农民收入的前提下,大众型产品保费应该只占农户产值的1%~4%,并由此摸清了定价基础。

今年1月,安盟集团最终把试点圈定在中国四川。

据悉,安盟的算盘是将“农险”的概念从“农业保险”换成“农村保险”,即不再局限于种植业和养殖业保险,而是向农户提供“一揽子全面保障方案”。目前,中资公司农险范围主要集中在种植、养殖两业。

安盟集团认为,它的计划应该包括财产保险、责任保险和人身保险三个部分:财产险主要针对农业建筑保险、农业收获保险及牲畜死亡保险;责任险主要是与农业活动有关的、属于农民车辆的责任险和家庭主人和农事负责人应承担的责任保险,以及与其农业活动有关的各种衍生农业活动应当承担的责任,例如眼下非常红火的农庄旅游、农庄客栈等;人身险主要是工伤事故和职业病保险。

安盟负责人分析,在四川这类经济发展水平有限的农业省份,保险公司要达到总体经营平衡,单做传统农险不行,必需“互相调剂”,才能让农民付得起保费,保险公司又不至于亏损。

萎缩再萎缩

按照中国保险公司的解释,洪水与旱灾、虫灾都属于“巨灾”,保险公司不保——也保不起。只有暴雨、山体滑坡和霜冻等几项在保险之列。因此,从目前湖南、广东反映的数字看,能纳入保险赔偿范围的损失少之又少。

“农业保险在中国属于政策性保险。”农业部产业政策与法规司体改政策处负责人介绍,为了支持农业保险,政府为农民提供保费补贴,为农业保险经营者提供费用补贴,实行优惠甚至免税的税收政策。

但优惠的政策并没有激发保险公司的热情。人保公司的农险业务2001年下滑14%,2002年下滑19%,预计今年下滑将在10%左右。公司有关负责人解释,下滑速度减缓并非他们采取什么积极措施扭转局面,而是已到了“跌无可跌”的境地。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2001年的统计数据表明,中国农村有19.5亿亩耕地,农作物总播种面积约23.4亿亩,其中粮食生产占总播种面积的68%。调查显示,有78.3%的农户在最近10年遭受过农业巨灾。但是,目前只有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和中华联合保险公司维持着少量农险业务,保费收入仅为农业生产总值的0.03%,远低于国内整体财产保险0.93%的保险深度。

早在1982年,人保公司就对农业保险进行了“低保障、低保费”的商业化经营试点,业务一度从养殖业的个别险种扩展到农、林、牧、渔的100多个险种。但1996年后,人保开始向商业性保险公司转轨。农业保险缺乏明确的业务定位和足够的政策支持,业务迅速萎缩,目前仅剩30多个农业保险险种,2002年保费收入仅3.14亿元,占整个财产保险业务的比例不到1%。

据人保湖北、广东分公司介绍,目前投保农险的客户主要是农业企业,而不是那些“小家小户”。投保的企业通常都实现了农业的高科技化和产业化。例如,云南的烟草种植业、新疆的棉花种植业等。他们是保险公司“硕果仅存”的相对稳定的农险客户。

安盟的心思

导致中资公司农险经营困难的原因很多,人保农险处负责人认为,“政策不足”和“农村经济发展水平低”是最重要的原因,至于保险公司的技术等方面不是障碍。《财经时报》问及如何看待安盟等外资公司的计划时,回答是“到时候再看看吧”。

据悉,人保目前并没有对农险业务加以革新的计划,只是采取“拖着往前走”的态度,而且最终很可能放弃这个领域。中华联合保险公司亦没有打算将农险业务再向内地推进。

看到农险业务火光将熄,监管部门一再向保险公司表态:将积极探索经营农业保险的多种组织形式,既抓紧研究建立政策性农业保险公司和互助合作保险组织的可能性,又鼓励现有的商业保险公司开发农村和农业保险业务,同时也要引进在农业保险方面有专长的外资公司。

正当此时,安盟保险集团看到了短期内获得中国市场准入的希望。他们乐观地表示:农业和农村改革为中国的农业保险提供了越来越多的空间。例如,新的土地法规为土地集中提供了可能,更多的农民将转变为农工,因此种植业保险、农工的人身保险等等需求,就是有希望淘出的“金子”。

 
 
编辑:闵明   来源:财经时报  作者:魏璇 
 
 
  • 国航给旅客上非典保险 发生死亡赔偿二十万
  • 海淀区白衣战士获得总金额高达11亿保险保障
  • 受非典影响 保险外汇业务获准延长申领期限
  •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