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社会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社会新闻|捡破烂卖钱买"友谊" 少年惨死同学手   |国内新闻|国家质检总局采取多项措施 严防南非霍乱传入我国   |国内新闻|淮南出台引咎辞职、责令辞职办法 各界反响强烈   |国际新闻|胡锦涛会见法总统希拉克 积极评价中法关系发展   |体育新闻|[NBA]半天卖完四万张 马刺主场球票已告罄   |社会新闻|花花公子成人视频节目在香港正式落地   |体育新闻|[英超]经济危机影响球员生计 今夏将有100人下岗
捡破烂卖钱买"友谊" 少年惨死同学手
2003年6月2日 10:23
 

16岁少年捡破烂卖钱买同学“友谊”

5月24日,延安市宝塔区河庄坪镇长庆第七中学初二(二)班学生、16岁的雷某吃过午饭后,向母亲李润芳讨要5元钱。问其理由时,他只说同学找他有事而又不愿回答,母亲拒绝了他的要求。于是,他便匆匆地离开了家。谁知这一离开,就再也没有回来……

据李润芳回忆,她平时一般每天最多只给孩子5元零花钱。孩子平时还经常捡一些废纸、酒瓶之类的东西卖钱。她从来没问过孩子的零花钱都用在了什么地方。一年前,当孩子开始捡破烂卖钱时,她曾问孩子为什么要捡这些东西,孩子只说可以卖钱。她当时还以为孩子懂事了、知道勤工俭学了。

出事后,长辈们在整理孩子的遗物时,见到了孩子藏在抽屉的一本日记。雷某在日记里不止一次提到自己同班同学魏某向其索要钱的事。日记里写到,如果他不能满足对方的心愿,魏某不但不和他一块玩,而且还要打他。他不想将这个负担加在父母身上,为了能够维持同学的友谊和避免挨打,他只能靠捡破烂卖钱给魏某了。

“娃在去年春节回老家过年的时候,晚上睡在床上给我说过,他的同学经常向他要钱。他又不敢给他母亲说此事,怕母亲骂他。”雷某的叔父说,“我当时还给娃说让他给老师告状或者不要和对方来往了。并没有想到孩子受魏某诈钱的问题会这么严重。更没有想到他会对娃下毒手……而这一切,学校老师和我们所有做家长的竟然都不知道。”

在谈到孩子为啥不找其他同学玩时,李润芳说,因为娃比较笨,学习成绩差,平日除了和三四个同学来往外,其他同学和他不太来往。为了有同学和他一块玩减少寂寞,孩子只能用零花钱来维持他和同学的友谊。

记者在雷家的阳台上见到了雷某还没来得及卖掉的破烂和啤酒瓶,他的家人背着其母亲给记者看了一页记载着孩子内心深处呐喊的纸:“长庆一中是我家,在长庆的校园里学了4年,4年学来遭了殃,老师同学把我骂,看不起我。”

离家后神秘失踪搜遍山野不见影

5月24日晚上8时许,一直等孩子回家吃饭的李润芳,走出家门开始寻找孩子。一夜过去了,仍不见孩子的踪影,李润芳打电话和所有的亲属联系,以寄希望于“孩子会在亲戚家里”。当这一希望落空的时候,她已经预感不妙,便向延安市公安局延河分局报了案。

与此同时,得知孩子失踪的消息,所有亲属以及在河庄坪居住的老乡,都自发地加入到寻人的行列。他们兵分几路,山野河滩找了几遍。在方圆两三公里的范围之内,喊哑了嗓子,搜尽了所有的暗角、死角,但仍未看到孩子的身影。

“我当时还到学校找过老师,希望他们能够帮助我们找找孩子,但是,学校老师坚决地说‘此事和他们没有关系’。听到这话,我们感到非常绝望。”雷某的两个姑姑在谈到这些情况时哭着说。最后,全家人只有将全部希望寄托在公安局的身上,直到最后接到了可怕的通知。

杀死同学回家中母亲帮忙埋尸体

记者在延安市公安局延河分局了解到,5月24日那天,雷某没有向母亲要到钱后,下午4时就按约定随魏某来到了距马路不到200米的柴阳山聊天,聊天过程中两人发生口角动了手,魏在身后拣起一块石头,向雷的头部打去,一下就将雷击倒在地,并骑在雷的身上。雷还手打破了魏的鼻子,这时魏就骑在他的身上用那块石头在雷的头上猛击6下,雷不动了。十几分钟后,魏看雷的鼻子没气了,又去摸脉搏,判断雷的确死了,就把现场的血迹处理并草草埋在距尸体5米远的地方。下午5时许,魏离开现场回到家里。

据魏某家邻居马桂兰讲,5月24日下午5时许,魏的母亲李玉秀来她家聊天,不一会儿,魏某蜷缩着腰,用一个什么东西捂着下半部脸回到自己家,他们都怀疑魏某是不是又和人打架了。过了一会李玉秀就回家了,将自己家的门帘放下,时间不长,魏某换了衣服又出了门,马桂兰问李玉秀孩子为啥不吃饭,李回答说,中午吃过了,现在借人家的钱给人还钱洗澡去。话说完不久,李玉秀就将孩子换下来的衣服给洗了。

实际上,魏某回到家里将自己杀人的事给李玉秀说了,李说她自己当时想带儿子去公安局自首,魏某苦苦相求母亲不让报案,如果报案他将会被判刑。于是,他提议将尸体埋了,母亲李玉秀竟同意了。

5月25日凌晨3时许,李玉秀母子俩拿着铁锨、手电筒,上山来到事发现场,挖了一个坑,将尸体掩埋了。

说法不一生疑点魏母终于去自首

雷某没有回家,他母亲李润芳非常着急,四处寻找无果。凭着印象,深夜零时许,找到魏某家里,魏和母亲李玉秀正在吃饭。李玉秀告诉李润芳,魏某在外面看电视才回来,魏说他和雷某下午3时在路上就分手了,其他的事他就不知道了。

5月25日上午8时,李润芳又来到魏某家,将睡熟的魏某叫起来问:“你们昨下午3时在路上分手还有谁?”魏回答还有米某(原来同班同学,现在已辍学在家),说完后魏又改口说他和雷某不是在路上分手,而是在一家超市门口分的手,时间也不是下午3时而是下午5时。

下午5时许,魏某及另外两个帮找人的同学一块来到雷家,在一旁的李润芳特别留意他们三人的议论,魏某对另两个同学说,在雷某未回来之前,任何事都有可能发生。他们商量着要赶紧找,于是就一块来到公安局报案,值班民警问魏某情况,魏仍镇定地说当日下午5时他和雷某分手后各自回家。

回到家里的李润芳反复推敲着魏某对所有人说的话,越想越觉得有疑点:他们俩分手的时间,一会说是下午3时,一会又是下午5时;分手时有同学米某在场,但那天米某根本就没有同他们在一块。这些疑点告诉李润芳,魏某一定知道些什么,就是不肯说。于是李润芳就将这几天找孩子的过程及其对魏某的怀疑告诉了丈夫,他们觉着应该将这些情况汇报给公安局。

晚上9时许,他们来到公安局将他们所知道的情况及对魏某的怀疑向值班民警说了,听罢后那位民警就让他们去将魏某叫到公安局,民警针对疑问,询问了魏某,他不慌不忙一口咬定时间是下午5时。

5月26日上午9时,李润芳夫妇又一次来到公安局打听情况,公安局派了一民警将魏某娘俩又叫到派出所,分开询问,无果后就让他们回家了。

延安市公安局延河分局副局长赵晓波告诉记者,5月26日上午11时,犯罪嫌疑人李玉秀到了公安局将此事的前前后后说了,干警们立即按所说的地点上山,找到了埋人的地方,将尸体转到火葬场。当天下午4时许,楼下有人叫李润芳,说柴阳山后面死了一个孩子,事发现场离雷某家不到500米,李润芳赶到山下,被跟上来的亲戚按住了,在地上哭得死去活来。

5月26日晚11时,公安机关以涉嫌包庇和涉嫌杀人分别将李玉秀、魏某刑事拘留。

杀人动机尚未定此案留下思考多

5月30日,记者就这起凶杀案的相关情况,采访了延安市公安局延河分局副局长赵晓波,在详谈了案件基本情况后他强调指出,因为凶手杀人的动机目前还没有查清,该案还在进一步审理中。

赵副局长告诉记者,案发后,延河分局立即向延安市公安局上报了案情,市局来了4名法医做了尸检,尸检结论为“头部被钝器打击致死,当场死亡”。头部被击伤的伤口比较大,说明犯罪嫌疑人用力很大,且15岁的嫌疑人魏某在公安局里只承认打死人,不谈细节和动机,经过4个多小时的审问他才将主要犯罪事实讲清。在此案中,嫌疑人魏某的母亲在知情后,不仅没有及时给公安机关报案,而且还帮着孩子消尸灭迹,这种行为已经触犯了刑法,应该受到法律的严惩。

死者的长辈们告诉记者,他们看完孩子的日记后,才了解了自家的孩子,日记字字滴血,反映了孩子生前长期被勒索敲诈,心理恐惧的生活状态。这时才叹息———真正了解孩子的时间太晚了!

一个年仅16岁的鲜活生命就这样永远消失了,死者家属对孩子死因的质疑(怀疑为窒息死亡),以及公安干警对犯罪嫌疑人杀人动机的最终确定(怀疑敲诈勒索),虽然目前都还没有一个最终的定论。但是,我们相信随着相关部门的进一步调查,此案最终将会有一个最为公正的结果。因此案而引发的关于青少年教育等诸多社会问题更值得人们去认真地思考。孩子是祖国的未来,关注下一代就是关注我们自己。

 
 
编辑:邢丹   来源:华商报  作者:浩淼 
 
 
  • 遭恶母木棒暴打4小时 一8岁女悲惨死去
  •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