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国际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国际新闻|越南黑帮内幕: 3名部级干部180名官员被拖下水   |科教卫IT|中国科协举办"我最深恶痛绝的生活陋习"活动   |社会新闻|7万元白条吃垮食堂 承包人将镇政府告上法庭   |科教卫IT|10日各国IT头条摘要:现在的硅谷空空荡荡   |体育新闻|[综合]中国(北京)国际高尔夫球博览会8月举行   |国际新闻|以色列撤除定居点无人岗哨 巴勒斯坦斥为作秀   |台港澳新闻|刘泰英声称要跟李登辉当庭对质
越南黑帮内幕: 3名部级干部180名官员被拖下水
2003年6月10日 15:04
 

判罚空前严厉

6月5日,经过57天的审理,轰动越南全国的“五甘案件”终于有了结果:

五甘犯罪集团的总头目张文甘(人称五甘)及其他5名被告被判处死刑,5名被告被判处无期徒刑,6名被告分别被判处20年至23年有期徒刑,还有100多名被告分别被判处1年至19年的有期徒刑。

其中张文甘犯了7项重罪,被判处两个死刑、加起来共计42年的有期徒刑、12亿越盾(1美元约合1.4万越盾)和7.5万美元的罚款,其家产的一半也被没收。

这样严厉的判罚在越南绝对可以称得上是空前的,即便如此,仍有人觉得太轻了。“应该把他的家产全部没收了,你想想,他的家产从哪里来的,还不是从其他人手中巧取豪夺来的。”一位在法庭门前关注此案审理的范先生告诉记者。

这个越南最大黑帮的覆灭让许多胡志明市市民松了一口气。一名大学生说:

“在最终审判前,我们都不敢肯定张文甘是否真的完了,害怕他又像1995年那样,关了两年又放出来之后,变本加厉地为非作歹。现在,五甘犯罪集团真的完了。”

张文甘从地下赌场起家

张文甘,小小的个儿、扁扁的脸、花白的头发,看上去像个挺不起眼的乡下老头。但是,在6月5日被宣布判处死刑以后,面对国内外记者的照相机、摄像机,张文甘一直表现得镇定自若,足见此人来历不凡。

与其他黑帮老大差不多,张文甘也是从一个小流氓开始他的犯罪生涯的。

在越南中部沿海有个广南—岘港省,张文甘1947年4月出生在这里。因为排行老五,按越南的习惯被称为“五甘”。早在20世纪60年代,越南南方还没有解放的时候,十几岁的张文甘在胡志明市(当时称为西贡)当码头工人,因爱打架和敢于拼命而在码头工人中小有名气。1964年,17岁的张文甘因打人造成致命伤,被当时的西贡伪政权判处3年徒刑。

1987年,在越南推行革新开放之初,张文甘在胡志明市经营餐饮业,后来发现干餐饮这一行太累,发财也太难,于是把目光盯上了赌场。张文甘开设的赌场有一个赚钱的法子:赢家必须将当天所得的5%上交赌场,这样张文甘的钱财便滚滚而来,不到一年时间,张文甘的“赌博王国”扩张到整个胡志明市。

此外,其他任何人想在该市开设地下赌场都须向他交纳“保护费”。张文甘曾得意洋洋地说,在胡志明市,如果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不敢开一家赌场。他同时募集一批职业杀手,打击黑道同行,扩张势力,形成一个庞大的黑帮犯罪集团。

恐怖活动吓坏整个胡志明市

更让胡志明市市民感到害怕的是张文甘犯罪集团经常进行黑社会恐怖活动。

据越南媒体报道,有一个叫武黄容的黑道“大姐大”曾是张文甘的同伙,两人曾亲热得像一家人。但后来,武黄容自觉羽翼丰满,与张文甘发生了几次冲突。张文甘怒不可遏,对其保镖阮俊海说:“我不愿意再见到武黄容了。”

阮俊海就心领神会地寻找杀死武黄容的机会。2000年10月2日深夜,武黄容与几个同伙在胡志明市中心一个酒吧聊天,突然,一个身材瘦小的黑衣男子推开门走进来。他径直走到武黄容的身后,掏出一支手枪对准她的后脑勺开了火,武黄容应声倒地。

普通老百姓一不小心得罪这帮人更是轻则遭到毒打,重则身残体伤,甚至小命不保。这伙人还把毒手伸向了不听他们摆布的公安干警身上。

(上接第一版)胡志明市的公安人员潘黎山和胡福兴不听张文甘一伙摆布,张文甘一伙就决定除掉他们。2000年1月26日夜、27日晨,张文甘的大保镖阮友盛在胡志明市第一郡一家米粉店用匕首捅伤了潘黎山和胡福兴,然后其他几名同伙一起对这两名公安人员用匕首捅、用酒瓶砸,当场打死这两名公安人员。

事后检验尸体的法医说,潘黎山头上有9处伤口,身上被捅了14刀,整个现场惨不忍睹。

张文甘一伙的恐怖活动吓坏了整个胡志明市,一个中年人告诉记者:“在张文甘等人被抓前的那几年,当地很多人不管何种场合,只要看到张文甘及其手下,无不赶紧避而远之,谁都怕一不小心得罪他们而突降横祸。”

拖上百名官员下水

几乎在每一个带黑社会性质的犯罪集团后面,都有一张渗透到国家机关的“关系网”,都有一些腐败分子利用职权为犯罪分子充当“保护伞”。张文甘的保护网是从胡志明市公安部门内织起来的。

从张文甘经营赌场开始,他就给自己暗中定了一个规矩,每天要从其黑色收入中拿出一定的数额,去打通各处关节,并重点瞄准了胡志明市的公安机关。

行贿金额多则几万美元,少则几千美元,逐渐将这些“抓老鼠的猫”拉下了水,包括当时的胡志明市公安局长裴国辉(此人在被捕前任越南公安部副部长)。

张文甘在法庭上供认,他开的每个赌场每天给公安人员200万越盾,赌场就平安无事。

1995年,根据当时的越南政府总理武文杰的指示,张文甘被捕,但他竟然能把关系网织到河内,逃过应有的制裁。据越南媒体披露,张文甘之妻范氏竹在他被捕的第二天,就携带30亿越盾到首都河内拉关系。经人搭桥牵线,范氏竹与越南记协副主席兼秘书长、当时担任《记者与公论报》主编的陈梅杏见了面,送上了丰厚的见面礼。陈梅杏4次共接受贿赂价值8500美元。他在收受贿赂后,在《记者与公论报》刊登了一篇评论,为张文甘喊冤。与此同时,陈梅杏又将最高人民检察院副院长范士战介绍给范氏竹认识。范士战很快在金钱攻势前投降,他在接受了一套价值3000美元的音响设备和价值1000美元的礼品后,指使下属起草文件,否定对张文甘进行集中改造的决定。结果使张文甘仅劳改两年就重返胡志明市为非作歹。

据报道,仅胡志明市公安局就有50多名干警因“五甘案件”受到纪律处分,全越南共计有180多名官员被拖下水,18名官员被判刑,包括陈梅杏、裴国辉和范士战3名部级官员。

越共中央很重视

张文甘一伙黑帮势力无视法纪的猖狂行为令当地群众愤怒不已,数千封揭发控告信寄到越共中央。越共中央被震怒了,越共中央政治局决定成立由中央内政部、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联合组成的专案指导委员会,由公安部长黎明香和中央内政部长张永仲具体负责。越共中央总书记农德孟亲自批示,越南人民军必要时可以介入对案件的调查,这才使张文甘于2001年12月18日被捕。

当时公安部门在挑选行动成员时很伤脑筋,因为不知道在公安机关内部到底有多少人同张文甘有关系,最后不得不决定从外市临时调入大批公安人员参加抓捕行动。而真正的抓捕行动本身倒没费太大周折,甚至过于平淡,张文甘被捕时还在家里睡大觉。

一位胡志明市市民说:“如果不是党中央这么重视,那些腐败的官员不会动张文甘,他们不愿意抓他。”

越南媒体也承认,越南1986年革新开放以来,由于社会处于转型期,制度不健全,官员利用职权贪污腐败问题比较严重,这严重影响了党员干部在老百姓心中的形象。严厉惩处“五甘案件”主犯,包括严肃处理涉案的高级干部,体现了越共中央反腐败的决心,但这项工作任重道远,需要坚持不懈地做下去。

 
 
编辑:曾静   来源:环球时报6月10日  作者:柳山 
 
 
  • 越南黑帮老大"上演"七宗罪 将接受严厉惩罚
  •  
    订阅 铃声 图片 言语传情 自写短信 短信联盟
    笑话无限、快乐无限-包月仅7元 阿杜孙燕姿,热门铃声
    五十步笑百分500元现金奖 每日星座运程,爱情指数
    每日健康提醒 球亨足球乐园,澳彩权威盘口信息
    时髦短语,最新“非典”笑话 幽默图片打扮个性手机
    头条快报
    20元/月
    实用新闻
     0.20元/条
    绝对短信
      7元/月
    情趣笑话
      16元/月
    两性学堂
      20元/月
    你的手机: 手机密码: 注册 密码查询
    http://sms.eastday.com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