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社会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社会新闻|常德一镇干部摁住68岁老人灌大粪   |今日关注|知情权是民主根本要求 要尽早制定信息公开法   |财经新闻|中国对部分进口甲苯二异氰酸酯实施临时反倾销   |财经新闻|没有高收益 专家点评中国高技术产业三大"软肋"   |财经新闻|专家预测:2005年中国IC销售额可达800亿人民币   |财经新闻|受"非典"等影响 5月份中国工业生产增长减缓   |台港澳新闻|台湾对祖国大陆出口前5个月劲增一倍
常德一镇干部摁住68岁老人灌大粪
2003年6月10日 11:39
 

东方网6月10日消息:常德市鼎城区石板滩镇68岁的老农刘富贵到镇政府要求解决应享受的生活补助时,与镇干部张新国发生冲突,张新国从厕所里包了一团大粪,3个人摁住老农,张拿着那包大粪,在老农的口里和脸上抹来抹去。

悲愤自述吃粪后还挨打

6月8日下午,刘富贵老泪纵横,诉说了自己遭遇到的“自己到死都不会忘记”的事情——

4月11日上午7时多,我去石板滩镇政府找镇党委书记田大春,要求解决自己应该享受的生活补助,为这个事情,我已经跑过镇政府多次了。到了镇政府后,我在指责镇政府办事效率太低时,镇干部张新国出现了,一见我便大声骂道:“没有喝墨水的老家伙,你跑到这里来,像只狗子叫!”我便回应道:“我是狗,你就是狗子的儿!”

争吵过程中,张新国突然大声吼道:老家伙,你今天还在这里讲,我就喂粪给你吃!他捡了一张废纸,跑到旁边的公共厕所里包了鸡蛋那么大的一坨大粪。我一看不对,跑到附近去捡砖头准备自卫。这时,3个镇干部模样的人抢走了我手里的砖头,将我的左右手牢牢抓住。接着,张新国左手按住我的额头,右手拿着那包大粪,在我的口里和脸上抹来抹去,又脏又臭的大粪糊得我满嘴脸都是,还有大粪落到我的衣领上,随后几个人扬长而去。

我拼命爬起来,想找张新国评理。然而张新国猛一回头,对我左胸狠狠就是一拳,还口出狂言:“我要打死你!”多亏镇长李友明赶来拦在我们中间,才使我免遭毒打。

目击者3人抓手1人喂粪

据目击者段小毛介绍,当刘富贵和张新国在对骂时,张新国突然将自己的公文包放在窗台上,大声说要喂刘富贵大粪吃。刘富贵立即跑到附近捡了几块砖头堆在镇政府大门口。当张新国从厕所里包了大粪出来时,过来3个男子抓住刘富贵的左右手,让刘富贵动弹不得。张新国拿大粪往刘富贵嘴脸上糊去,刘富贵死命地挣扎,嘴巴不停地往外吐着秽物。

石板滩镇农机站站长徐成寿当日上午到镇政府汇报有关情况。据徐成寿介绍,他赶到镇政府大院时,看见镇办公楼一楼办公室外面围着一群人,他走近后那伙人便散开了,他看到刘富贵坐在地上痛哭,脸和衣服上到处都是屎。刘富贵不停地说,他们喂屎给我吃,他们喂屎我给吃。

徐成寿介绍说,当刘富贵诉说张新国喂屎给他吃时,立即觉得情况严重,告诉刘富贵一定要好好保存那件沾满了粪便的衣服。8日下午,刘富贵出示了那件沾着粪便的蓝色衣服,在衣服的左肩附近,一团黄色的脏物格外刺眼。

事发后,石板滩镇镇长李友明派了一辆小车把刘富贵送到了石板滩镇卫生院,医护人员为刘福贵清洗秽物近半个小时,并给刘富贵输了两瓶葡萄糖水。

刘富贵介绍说,当时清洗的时候换了好多盆水。

记者调查张新国拒不露面

昨日上午11时许,记者来到了石板滩镇政府,但党委书记田大春和镇长李友明都外出了。记者从镇办公室找到了田大春和李友明的手机号码,但随后拨打时田大春的手机已经关机,而李友明在电话里说他在外面开会,不便接受采访。

记者随后打算采访张新国,但张新国也不在镇政府。几经周折记者终于与他取得了联系,张新国在电话中表示,自己正在理发。当记者说在镇政府门口等他核实有关事情时,张新国说可以。

等到12时07分,记者再次拨打他的手机时,张在电话里称最多20分钟后便可以赶到。然而,记者等到12时28分时,张新国仍然没有出现。随后,记者再三拨打张新国的手机,但总是联系不上。

下午,记者再次与已经回到镇政府办公室的李友明取得了联系。

据其介绍,退伍军人生活补助,不是由镇政府办理的,而是由鼎城区民政局根据有关政策办理,镇政府只有上报的责任,而镇政府早已将刘富贵的申报材料进行了上报,要到今年11月才有结果。

信访局情况基本属实

据介绍,4月11日事情发生后,可能是太老实,刘富贵及其家人并没有向上级有关部门反映,直到5月11日,刘富贵的大儿子才向其一个曾在检察部门工作过的表叔提起,其表叔一听大为震惊,立即带着刘富贵到常德市信访局进行了反映。

昨日上午,记者来到了常德市信访局找到了主管该事的副局长朱文君。

朱文君介绍说,接到刘富贵的投诉后,她立即交待鼎城区信访局认真办理,鼎城区信访局向石板滩镇政府询问张新国喂刘富贵大粪一事时,镇政府反映“情况基本属实”。随后区信访局在5月27日向区纪委书记向阳进行了汇报,向阳批示进行调查处理。5月28日,区纪委和区信访局的工作人员到石板滩镇实地调查取证。

6月3日,鼎城区信访局给常德市信访局送来了《关于刘富贵上访市政府反映石板滩镇政府干部张新国给其喂粪的调查情况汇报》,认为情况基本属实。

不过,《汇报》认为张新国糊刘富贵大粪时,刘富贵当时并没有被人抓住双手,而是“张新国趁人不备跑到厕所,用纸包了一点大粪藏于身后冲到刘跟前,顺手一抹,将粪抹到刘的左嘴角、下巴、衣襟上”,而且,张新国和刘富贵争吵的时候,刘富贵已经在镇政府里“叫闹,说现在的镇干部办事效率低,并骂遍了历届党委书记和不少在职干部”。

现状区纪委已经立案

据介绍,事发后,石板滩镇党委书记田大春安排刘的家人到镇里处理有关事情,但双方没有达成一致意见,之后派人到刘富贵所在的村里进行调解未果。

5月12日,田大春又带着张新国等向刘富贵的亲友道歉,并让张新国做了书面检查,但刘富贵仍然不满意。期间,刘富贵及其家人提出三条要求,称只要其中一条实现,他们就不会再找政府,三条要求分别是:当事人张新国吃粪一次;赔偿精神损失费5万元;免除刘所在组的税费负担。由于有关方面认为要求过高,事情搁置。

目前,鉴于张新国的“行为太过恶劣”,鼎城区纪委已经立案,相关的纪律处理正在办理之中。

刘富贵必要时将诉至法院讨说法

4月11日事情发生后,刘富贵随后两天吃不下饭,而从此起,家里有客人来时,刘富贵也不敢和客人一起同桌吃饭,自己搬个凳子端着碗默默地坐在旁边,喂粪事件在他心头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创伤。

刘富贵说,他相信政府对此事会有一个公正的处理,目前,他已咨询相关法律专家,必要时将通过司法途径为自己讨个说法。

人物资料——

张新国:现年53岁,正科级干部,原副镇长。一些群众反映张平时脾气粗暴,但《关于刘富贵上访市政府反映石板滩镇政府干部张新国给其喂粪的调查情况汇报》却指出:“群众反映张平时就喜打抱不平,加之,事发后又多次口头和书面向刘的家属及本人道歉,态度诚恳,多数同志都为其叫屈。”

刘富贵:现年68岁,石板滩镇毛票岗村毛家湾组农民。一些群众认为刘有正义感,做事倔强,不达目的不罢休。但同时,《关于刘富贵上访市政府反映石板滩镇政府干部张新国给其喂粪的调查情况汇报》中介绍:“据镇干部及周围群众反映,刘一贯喜欢胡搅蛮缠,一年四季到镇政府吵闹,要求处理一些陈年烂事。”

 
 
编辑:黄宏   来源:潇湘晨报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