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文娱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网络参考|绝密曝光:雅尔塔会议斯大林窃听罗斯福   |国际新闻|波兰外长称美英对伊战争就是为控制中东石油   |体育新闻|[甲A]戚务生徐弘师徒对话 滇川一战泯恩仇   |体育新闻|[西甲]小罗飞赴马德里 皇马要用金钱砸倒曼联   |今日关注|淮河经历1991年以来最大洪水 唐垛湖炸坝行洪   |文娱新闻|众明星"秋后算账" 众星齐唱《英雄赞歌》   |科教卫IT|温州家长为孩子重金择校行为一年比一年激烈
众明星"秋后算账" 众星齐唱《英雄赞歌》
2003年7月6日 15:17
 

昨天晚上,众多演艺界明星,在劳动人民文化宫,将一台《英雄赞歌——首都文艺界慰问医务界大型文艺演出》奉献给北京广大医务工作者。在演出开始前,部分明星对本报记者谈起了他们在非典时期的生活。

濮存昕 退休前惟一的休假

“非典期间,我的心态很好,一是因为我相信我们能够战胜非典,二就是任何一种流行病都有它的规律,入侵人类的时间不会很长,我们要把握分寸,按照规律生活。出于这样的一种心态,我一般不怎么戴口罩,但是去商场时要戴,因为这样是对别人的尊重。另外因为非典的影响,我和大家一样享受了一次在家休假的生活,这可能是我在退休之前惟一一次休假,很少出门、很少聚会,我说这是‘木头人’的生活,感觉很放松。”

昨天,一进太庙的演员临时工作地,穿着鲜黄色T恤的濮存昕外表略显青春,但是说起自己在非典时期的生活,他的沉稳给记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许戈辉 英国的采访泡汤

许戈辉说,就在北京非典疫情开第一次新闻发布会的时候,她和几位同事正在飞往英国的路上。一到目的地,他们便立即看电视,当天晚上,国外新闻是将北京的新闻发布会放在头条,看完新闻,她立即问候国内的亲人、朋友和同事们。紧接着是许戈辉提前约好的采访全部被临时取消,联系新的采访对象也被礼貌地合情合理地谢绝。

“其实,我们也能理解他们的做法,我们站在他们的立场上想一想,我们的做法可能也是谢绝。”许戈辉笑着说,“虽然采访不是很顺利,但是我们在英国的日常生活并没有受到影响,我们在餐馆吃饭的时候,老板并没有对我们有什么看法,还向我们打听北京的情况。

谢园 改掉坏习惯

非典在北京最为肆虐的时候,谢园从武汉回到了北京。

“回来后,看到北京到处是戴着口罩的人流,我这心里压抑难受。当报纸上登出非典的元凶可能来自果子狸时,我真恨它啊!但是我渐渐想明白了,这不能怪它啊,这是咱们人类自个儿闹的。什么吃野生动物啊,不良的卫生习惯啊,等等,这不能怪果子狸什么的,我们得反省。”爱笑的谢园这阵是一脸严肃地对记者说,“说实话,我也有一些不良习惯,开车时趁着没人的时候扔个可乐瓶,偶尔也随地吐痰,这非典闹腾之后,我彻底改了。”

“不过,现在让我说,这非典也是件好事,可以说非典期间是我的一段幸福生活,和家人在一块儿,自己要挺住,家里人也要挺住,这是对家人的负责。”

临走时,谢园像个孩子似的认真地说:“我发誓,我不吃野生动物,不随地吐痰。”

钟镇涛 终于和家人团聚

北京非典肆虐的时候,钟镇涛正在台湾。钟镇涛说,那个时候台湾电视台每天新闻的主要内容就是非典。非典期间,钟镇涛的大多数工作都停了下来,不过这对他来说也是一个难得的机会,让他有时间整天和家人、孩子待在一起。一直为事业奔波的钟镇涛,已经很多年没有这种体会了。回想起那段短暂的日子,钟镇涛面带微笑,他说:“我那时候能不理的事情就不理,能不见的人就不见,想把所有的时间都留给关心我和我关心的人。那时候孩子们也停课了,不用上学,我也不工作,陪他们一起玩,以前就算是暑假也没有这么多时间和他们在一起,真是好多年都没有这样过了。”

6月5日,旅行警告还没解除,钟镇涛就来到北京。当时走到哪里都不堵车,着实让钟镇涛欢喜了一阵子,但是马上他又发现,自己喜欢的餐馆全关了,酒店因为要开窗通风,没有冷气,只好吹电风扇,不过这也让他回忆起了儿时,在电风扇旁度过的一个个夏天。钟镇涛这些日子养成了一个把玩折扇的习惯,他从天津寻来一把颇有档次的黑色折扇,走到哪里都要掏出来扇两下。

王思懿 去郊外烧烤

4月份,王思懿正在北京拍摄电视剧《与爱同眠》。非典给她的工作也带来了一些影响,剧组停机20天。王思懿笑谈,北京人那时候无论去哪里都不受欢迎,这20天只好待在北京的家里。还好住在昌平,那里视野开阔空气清新,非典的影响也比市内要小一些。

令人惊讶的是,开朗的王思懿在非典期间居然还曾经和朋友一起到郊外烤过几次肉,去小汤山附近吃新鲜的无公害蔬菜。王思懿说,郊外风很大,空气流动好,所以烤肉应该没有什么危险,如果对非典有了一个科学的认识,就会发现它没有想象中的可怕。王思懿还谈到,非典刚开始的时候,她戴口罩上街,觉得别人都在用怪怪的眼光看她,非典宣传普及之后,大家都开始戴口罩,也就无所谓了。

唐朝乐队 写歌消磨时间

唐朝乐队在这次慰问演出上,将一曲让人热血沸腾的《飞翔鸟》奉献给广大医务工作者。

主唱丁武住在市区,对非典的感受要比其他住在郊区的艺人强烈。他说,刚开始的时候稍微有些害怕,但是随着对非典的了解,恐惧感消失了。非典期间,主要靠在家看电视、看新闻和写歌来消磨时间。鉴于非典的传染性,为了安全起见,乐队的5位成员减少了排练和相互接触的次数,但是大家经常打电话聊天,互通信息,也很团结。其实这也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平时很忙,非典期间可以静下心来回顾一下乐队多年以来走过的历程,做些反思,以便今后更好地发展。”

 
 
  选稿:黄河 来源:北京娱乐信报 7月6日  作者:陈汉辞王健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