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社会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网络参考|电影中10个令人心碎的男人形象   |国内新闻|云南大姚县地震已经造成直接经济损失10亿多元   |网络参考|中国各省女孩美丽程度比较分析:川湘居首   |文摘精萃|李锐给毛泽东的三封信   |国内新闻|河北辛集市鞭炮厂爆炸后续:死亡人数已升至7人   |社会新闻|抢劫露馅浴室溺杀七人灭口 北京冷血恶魔受审   |今日关注|睡街卖血坐台 "群众演员"明星梦难圆[组图]
抢劫露馅浴室溺杀七人灭口 北京冷血恶魔受审
2003年7月29日 09:04
 

庭审揭秘哭泣之声不绝于耳

28日上午9时10分,能容纳70人的法庭里已经坐得满满的。李一萍是“5·15乐园洗浴中心特大杀人案”被害人李培南的大姐,她颤抖着双手从纸袋中拿出两张“全家福”,指着照片上已被害的弟弟和弟媳泪如泉涌。她身边一个相貌清秀的小姑娘是李培南的女儿,这个10岁的小姑娘一夜之间成了孤儿。“出事后她就不爱说话了,我们本不想让她来法院,但她非要来,她说一定要看看杀害她爸妈的凶手是什么样子……”李一萍哽咽得说不下去了。

上午9时30分,法庭的走廊里传来了刺耳的镣铐声,“5·15乐园洗浴中心特大杀人案”的犯罪嫌疑人惠金波和李俊麟被法警押进法庭。11名被害人家属在法庭内不停地抽泣,他们的7位亲人在那场灭绝式的杀戮中被强制溺水身亡,现场只有一名4个月大的婴儿幸免于难。

杀人灭口连夺7命

今年5月,个体生意惨淡的李俊麟和惠金波决意抢劫,最终他们盯上了一起打过牌的乐园洗浴中心老板李培南。

5月13日午夜,李俊麟和惠金波找来2名外来务工人员,4人用口罩遮住脸,头上还捂着帽子,带着匕首、钢管和胶带等摸进了洗浴中心。4人先来到锅炉房,将熟睡中的锅炉工龚某一家4口控制住,又在包厢里找到了两名20岁出头的男女服务员。在洗浴中心大堂,他们撞见了正在聊天的李培南夫妇。

就在他们认为已经控制住局面的时候,李培南却从身形和声音上认出了惠金波,并随口叫出了惠金波在牌桌上的化名。李培南没意识到,他顺嘴说出的这句话会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除龚某4个月大的孩子被扔在包厢里以外,劫匪捆住了其余7人的手脚,蒙上了他们的双眼,最后又堵住了他们的嘴。李培南在胁迫下打开了保险箱,任对方抢走了2.9万元的现金和财物,又被逼说出了银行存折的密码。

惠金波和李俊麟后来交代说,因为身份已经暴露了,所以他们决定杀人灭口。两人先支走了同伙,然后在一个水池中放满了水,先男后女逐个对被害人实施强制溺水。溺杀了几个人后,他们觉得太麻烦,就索性先把人打晕再拖下水,这样杀一个人的时间就从3分钟缩短为1分钟。两人在杀人过程中异常平静,李俊麟累了时还坐在池边,边喝饮料边玩水。在他拖拽李培南妻子马某时,马某透过眼罩识出了李俊麟,哭着央求李俊麟留她活命,甚至告诉李俊麟屋里还有钱,可李俊麟拿到钱后还是将她杀害了。杀人过程持续了一个小时,被害人中年龄最大的53岁,最小的服务员年仅20岁。

凶手何以如此残忍

5月15日,李培南的弟弟李富南来洗浴中心找哥哥时,发现了尸体,他马上报警。警方在现场抽干浴池的水后又发现了另外几人的尸体,并在包厢中找到了锅炉工龚某气息尚存的孩子。而此时,惠金波一伙并没有出逃,他们处理掉作案工具后一切如常地生活着。

有着9年杀人在逃经历的惠金波非常自信,他自觉此案已是无头案。次日,他到银行提走了2万余元,虽然当时他戴着口罩,但警方还是通过银行监控录像成功地锁定了目标。20多天后,惠金波和李俊麟在大兴一个洗浴中心双双被擒。

今年29岁的惠金波外表冷峻,内心极为阴毒。15岁时他就因销赃被劳教3年。20岁时他又在沈阳为讨钱花勒死了没过门的“舅妈”,随后四处逃亡。几年前他在大兴隐匿时结识了李俊麟。惠金波在庭审中说,被李培南认出后他就决意灭口,因为背负命案的他只要落网横竖是死。

现场探案村民闭口不谈

顺着京沈高速公路一直向南穿越五环路,就来到了略显偏僻的黄厂村。在村中心的路旁,记者找到了乐园洗浴中心。这座平房建筑面积不大,暗红色砖墙映衬着门脸简单而陈旧。虽然案发至今已有两个多月,但这里依然透着一股肃杀之气———大门紧锁,门前没人停车,甚至没人由此经过。马路对面一位卖烧饼的老汉正在低头忙着。“这浴室死人了吧?”记者试探着问。“不知道。”老汉头也没抬地答道。记者再问周围的住户,所有人都闭口不答。显然村子里的人都在极力避讳着这桩令人毛骨悚然的命案。

凶手原是“板寸王”

从乐园洗浴中心向南走不足百米远,一块“大林子板寸一绝”的招牌赫然立在路旁,这家理发店的老板“大林子”,就是本案的主犯之一李俊麟。今年32岁的李俊麟曾因盗窃被判处6年有期徒刑,出狱后凭着出众的剃头技术开了个理发店,自称“大兴板寸王”,村里不少人都是他的常客。“这个人啥时候都能沉得住气,没见他慌过。”一位熟悉李俊麟的村民说。沉稳,是记者在采访中听到的对李俊麟最多的评价。据说,作为乐园洗浴中心的常客和有前科者,警方在案发后曾多次查问李俊麟,但他凭着良好的心理素质,躲过了一次又一次盘问。甚至有村民说,案发后还曾有民警去他的店里理过发。直到警方让李俊麟等村民去辨认惠金波银行取钱的录像后,他才逃跑。

嫌疑人和被害人是“发小”

在人们眼中,李俊麟不同于那些整天在街头打架的混混,他脾气随和,见人先笑,在村里挺有人缘,惟一的嗜好就是“喝一口”。平时李俊麟坚持健身,据说他两手各拎一个四五十斤重的铁锁还能收放自如。

据一位村民说,李俊麟和李培南多少沾点儿亲缘关系。两人年龄相仿,从小一块儿长大,没听说两人有什么矛盾。平时李俊麟常去洗浴中心,和李培南一家都挺熟。李俊麟还是李富南的同班同学,所以去乐园洗浴时从来不用买票。当李俊麟落网的消息传来时,所有人都觉得这个“谜底”让人难以置信。小时候和李俊麟睡过一个被窝的李富南告诉记者,他现在只想让对方“以命抵命”。

 
 
编辑:晓晶   来源:北京晚报 
 
 
  • 为买车抢钱杀人 北京门头沟一对情人共叩鬼门关
  • 昔日男友掐死坐台女后分尸 警方一年多抓获凶手
  • 莽夫怒杀人愚妻洗血衣 夫妻双双落入法网
  •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