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社会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今日关注|萨达姆屠杀大量妇女儿童罪行可入吉尼斯记录   |国内新闻|武汉连续6天平均气温超过33℃ 江滩纳凉再度火   |社会新闻|强奸猥亵19女生 吉林一色魔老师罪行始末   |国内新闻|8月1日起一批法规将正式施行 收容正式变救助   |国内新闻|31日非典疫情:内地在院治疗非典病例仍为11例    |台港澳新闻|台一家四口单车环游世界 旧金山金门大桥划句号   |台港澳新闻|政府拨款4亿港元 香港推出连串计划应付传染病
强奸猥亵19女生 吉林一色魔老师罪行始末
2003年7月31日 16:40
 

7月29日,吉林省通化市桦树岭刑场,伴随着正义的枪声,一个罪恶的身躯仆倒在地。随后,场外响起了不绝于耳的鞭炮声。

被枪决的是原吉林省通化市二道江区某乡小学教师栗锋,这个年仅26岁的年轻教师在担任班主任4年时间里不间断地强奸、猥亵了19名不到14周岁的女学生,终于罪有应得。鸣放鞭炮的是19名受害女学生和其他学生的家长,他们在宣泄心中压抑许久的愤懑……

此前在4月21日,19名受害学生中的13人将学校告上法庭,要求学校以合理方式向其道歉,并赔偿精神损失共计130万元。但是学校认为栗峰所犯罪行与学校无关,学校对此不承担民事责任。此案双方存在严重分歧,法庭近日将择期宣判。

妈妈,我快要过生日了,在那天我想去死。妈妈,你为什么要生我,让我在这个世界上受罪?

栗锋的学生小慧(化名)于2002年生日前夕写给妈妈的信,摘录如下:

“妈妈:这是我写的第一封信,也是最后一封信了……妈妈,我快过生日了,在那天我想去死,妈妈你为什么要生我,让我在这个世界上受罪?我很讨厌这个世界,我讨厌所有的人,我恨死他了……7月7日,你的女儿小慧。”

然而,小慧的内心独白不仅没有引起父母的警惕,反而招致妈妈的一顿责备:“你写这个干啥?活得好好的,死啥死?以后不许写了。”粗心的妈妈竟然没有追究信中的那个“他”字,甚至都没有留意。小慧所在学校学生的父母大部分是农民和工人,这些老实巴交的家长们整天忙着种地、工作,把全部心思都用在赚钱过日子上,却没想到,他们遭受到了作为父母的最无法面对的命运。

发现孩子被栗峰糟蹋的那个晚上让小冰(化名)的妈妈一辈子都忘不了,“2002年9月3日晚上,我接到小馨(化名)父母打来的电话,说栗锋这个畜生把小馨她们一班孩子都给祸害了,你们家小冰肯定也逃不过。当时已经是晚上10点多钟了,孩子已经睡觉了,第二天还要上学,我和她爸就没忍心叫醒她盘问。那个晚上真是难熬哇,我跟他爸整整一宿翻来覆去睡不着觉,第二天一早起来我们就迫不及待地问孩子,孩子一边哭一边说没有,我狠下心逼问她说,小馨啥都说了,你到底有没有?孩子还是一个劲地说没有没有……”

小冰的妈妈哽咽着说:“我多希望我的孩子能逃脱这一劫……孩子哭得特委屈,我当时心里就是一沉……后来到医院去体检,结果出来了……”小冰的妈妈再也没有勇气继续说下去,因为小冰在所有孩子中受到的伤害最严重,诊断书上写明“患者阴道呈已婚型”。

栗锋接手这个班级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就把小冰作为侵犯的第一个目标。通常是在上课时,他利用各种借口把小冰单独叫出去实施犯罪,有时就在离教室几步之遥的水房里。小冰开始对水房充满了恐惧感,一听到栗锋命令似的召唤就浑身瘫软。后来,这个苦命的孩子终于想到了解救自己的办法:死命地抓紧桌子腿,任栗锋如何叫唤也不撒手。气急败坏的栗锋利用各种机会刁难和体罚小冰。一次,小冰的妈妈发现孩子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就追问孩子是怎么回事?小冰委屈地说:“妈妈,有一道数学题,我明明做对了,老师偏偏说我做的不对。”小冰的妈妈不解的问:“那他打你干什么?”小冰睁着恐惧的大眼睛回答说:“他非得拽我到水房去做题!我不去,他就打我。”

这样的悲剧在小冰这班孩子毕业(或许说成“逃离”更为合适)之前的四年时间里,不断地重复上演着,只是地点有所变换,只是被侵害的女孩子有所不同。甚至在课堂上,栗锋竟敢勒令全班学生不准回头,自己带着某个女同学坐到教室的最后一排,用邪恶的双手无耻地猥亵着幼小的肉体和心灵!

我无偿代理这个案件,不仅仅为了伸张正义,也饱含着一种赎罪的愿望。

我和我的同事‘培养’了一个废品,一个畜生

受害学生的代理律师陈维国是通化师范学院分校的心理学和教育学高级讲师、兼职律师。栗锋1995年至1998年在这所学校学习期间,学校为每个年级开设了心理学教育这门课程,主讲教师正是陈维国。

栗锋的丑行被揭穿后,受害学生的家长们极需法律援助。他们跑遍了整个通化市的律师事务所,却一次又一次地被高额代理费拒之门外。正当家长们一筹莫展的时候,陈维国向他们伸出了援助之手。他说:“我无偿代理这个案件,不仅仅为了伸张正义,也饱含着一种赎罪的愿望。我和我的同事‘培养’了一个废品,一个畜生。作为人民教师,我深深地感到愧疚。”

从接手这件案子开始,陈维国就有计划、有步骤地进行了一系列艰苦细致的调查工作。在陈维国的帮助下,13名受害学生一纸诉状将学校告上法庭,要求学校以合理方式向受害人道歉,并赔偿精神损失费共计130万元。2002年4月21日,通化市二道江区人民法院审理了这件民事诉讼案件。

代理律师陈维国认为,二道江区某乡学校作为代表国家对学生进行义务教育的专门机构,没有依法履行保护未成年人安全接受义务教育的职责。由于学校管理上的严重过错,导致栗锋在代表被告人履行教师职责的四年期间,对本案原告及其他受害学生进行长期的性侵犯,致使她们的身心受到极其严重的摧残,一生都将承受无法诉说的精神痛苦。依照我国“民法通则”、“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精神损害赔偿问题的若干规定”、“学生伤害事故处理办法”等法律法规的规定,学校应当对受害人予以精神赔偿。

学校则认为,被害人的人身损害赔偿责任应由栗锋承担,学校的管理与栗锋事件的发生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不能认为学生到了学校,他的一切都应由学校负责。这无疑扩大了学校的社会职能和法律责任。就本案而言,栗锋案件是一个偶然事件,这一事件的发生是学校无法预见的。

这场官司没有真正的赢家,谁也换不回孩子们天真烂漫的童年

栗锋所在学校在当地小有名气,大部分功劳要归功于该校校长李丽(化名)。早在1989年李丽就曾获得全国优秀教师的荣誉称号,1990年至今连续三届当选为通化市及二道江区人大代表。

2000年,小冰的妈妈先后三次找到李丽,反映栗锋打骂学生和私自补课等问题。李丽答复说,孩子学习成绩要是好,还用得着补课?用得着打吗?小冰的妈妈说:“孩子正值发育的时候,栗锋又是20多岁的大小伙子,天天晚上留到八九点钟,出了事怎么办?”李丽立即呵斥说:“你们这些家长真愚昧,把我们教师想像成什么人啦?”

栗锋在学校被认为“教学方法不古板,成绩突出”,因此在2002年8月小冰这一班学生毕业后,栗锋又接手另一个毕业班担任班主任。刚刚上任几天,栗锋就再次对几名女孩子下手,终于被学生家长得知。这是栗锋犯罪四年来第一次被发现。有三位学生家长找到李丽反映情况,要求学校开除栗锋,以免别的孩子受害。李丽答复说:“学校没有这个权力,可以向教育局反映,把栗锋调到别的地方。”这时,李丽未经家长们同意私自通知栗锋的父母到场,几位家长气得转身拂袖而去。

当天下午,三位家长找到二道江区教育局。局领导立即指示学校停止栗锋工作,做进一步调查。2002年9月2日,根据进一步调查的结果,区教育局领导班子决定:给予栗锋开除公职留用察看一年的处分。与此同时,栗锋的父亲栗福臣(时任当地村党支部书记和区人大代表)通过各种关系联系三位告状的家长,向每个家庭赔偿7000元将此事“私了”。随后,栗锋被调到区教育局工作。

此时“栗锋祸害女学生”的消息已经传出,在当地传得沸沸扬扬。受害学生家长们得知前面三位家长已经被“摆平”的消息后,再也不敢去找学校,直接到当地公安机关报案。栗锋得知消息后在其父的帮助下出逃。2002年9月8日,区公安分局刑警远赴辽宁将栗锋抓获。

5天后,区教育局做出开除栗锋公职的决定,同时撤销其教师资格。2003年2月10日,新华社记者就栗锋案件所写内参受到吉林省领导的高度重视,省委书记王云坤、副书记全哲洙、副省长李锦斌等领导作出批示,责成省教育厅进行调查处理。同日,通化市二道江区教育局撤销李丽校长及党支部书记职务。

此后,栗锋因强奸、猥亵儿童罪被一审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栗福臣先被依法免去区人大代表和村党支部书记职务后,因窝藏罪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2003年7月29日,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通化市召开公开宣判大会,宣读由高法院长签署的死刑命令。宣判后栗锋立即被拉赴刑场,执行枪决。

虽然受害学生和学校的官司还没有了结,但是陈维国律师认为,这场官司没有真正的赢家。什么都不能换回19名孩子天真烂漫的童年。他说,无论学校还是家长都应当反思在栗锋案件中应负的责任,如果学校不是出现管理上的失职,如果家长再细心体贴孩子一些,这一切或许可以避免。

 
 
编辑:祁贺   来源:新华网  作者:王强 
 
 
  • 强暴妇女19名疯狂盗窃 北京"延庆色魔"被枪决
  • 色魔摧残近十名幼女只判10年 量刑是否过轻?
  •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